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这个天国不太平 > 第十四章 庙头转机

正文 第十四章 庙头转机

书名:这个天国不太平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第十四章庙头转机

    黄沙河一战,清军败退得太快。从广西一路追击的刘长清一部,一接到黄沙河与长毛贼军交战的消息,便加快行军速度,想加入战场从后面夹击太平军,无奈,离黄沙河还有三十余里的时候,便已得知清军仓惶败退的信息,刘长清吓得连忙命部下停止追击,并再往后撤退十里,这才安心扎营。

    当天,天王东王一道宣布庆祝天国大捷,全军在黄沙河圩扎营休整,并将清军营帐中缴获的肉米等食物分发各营,喜庆胜利。

    傍晚,冯绍光命亲卫取了些吃食,在卢七的带领下,来到亲卫营,看望关押的刘长佑、江忠濬、江忠淑、江忠义四人。

    江忠濬等三兄弟倒还好,毕竟年轻又习武。刘长佑才被俘虏关押两天时间,冯绍光再见到时几乎认不出来了。冯绍光见他双眼眼圈发黑,布满血丝深深凹进,自己进来江氏三兄弟都看向自己,唯独刘长佑眼睛平视,不曾看过自己一眼。

    一旁的牌刀手告诉冯绍光,这个刘长佑是个硬骨头,绝食2天了,怎么劝都不肯吃饭,很难对付。

    冯绍光看看这个牌刀手,他认出来了,是叫谭体元的那个小伙,也是童子军里面调过来给自己当亲卫的。

    冯绍光笑笑,不无嘲讽地看看刘长佑,道:“谭体元,你说他要绝食求死,我不这么看。真的求死,咬断舌头或者自己撞死在地上都可以,何必折磨自己挨饿绝食而死?”

    “说吧,刘长佑,你这么做,无非是想引起我注意,是杀了你成全你的名声,还是别的企图?反正不是真的想死,对吗?”冯绍光面含讥讽地微笑着。

    “你!?你这逆贼,上反叛君父,下戕害百姓,妄为读书人!”刘长佑张张干裂的嘴唇,喉咙沙哑地骂道。

    “大胆!居然敢辱骂南王!南王,让小人砍了他的狗头!”一旁的谭体元怒喝道。

    冯绍光摆摆手,制止谭体元,又对刘长佑道:“而今,满清占汉,天灾不断,税收混乱,贪官污吏欺压百姓,民不聊生。我冯云山正因读了点书,才欲救天下百姓。驱逐满清,复我汉人江山,共创大中华之天国盛世,让所有的汉人都有饱饭吃,有暖衣穿,是冯某之理想,冯某哪怕舍却此身皮囊,也在所不惜!”

    “倒是你,妄为读书人!你刘长佑,妄读孔孟圣贤书,白学程朱大家理!身为汉人,甘做满清奴隶,维其统治,鱼肉百姓,助纣为虐,为身前一时名利,空留臭名于丹青。”

    冯绍光想起后世中华被各国列强欺凌侮辱,不由更加痛恨满清。一身正气充斥胸间,斥责刘长佑倒也是理直气壮。

    刘长佑为冯绍光气势所压,一时语塞,满脸通红,强辩道:“你这逆贼胡言乱语,强词夺理!你等长毛逆贼,不事生产,四处烧杀虏掠,纵兵为祸,竟然妄谈救民于水火?我身为读书人,忠君爱国,替君父朝廷分忧,对你等乱民贼子,恨不能尽诛为快!”

    冯绍光想想太平军现在做的,确实不事生产,靠抢夺豪强财物生存。不由有些泄气,他知道刘长佑还是那种传统的读书人,用言辞是无法招用的。不过,自己有的是耐心,就让亲卫营慢慢关押着,就算不能招降杀掉,也决不能放回满清那边。

    刘长佑是硬骨头,但江忠淑、江忠义两人不是。冯绍光才将目光转向一同关押的江氏兄弟三人,江忠义就喊起来:“南王,忠义身为汉人,必定身向天国!何况小人已带李大人寻获数担火药,为天国立下大功啊。请南王放了小人,允许投效!”

    一旁的江忠濬喝道:“住口!兄长说过,你如果投降长毛,以后就不要姓江。”

    江忠义一听,一脸绝望,凄然哭诉道:“三哥,我才17岁啊,我不想死。我还没成家,没后人,我家中老母也无人赡养。我只不过想活下去而已,不姓江就不姓江,我只要能不死。”

    江忠濬一怔,无法反驳,不禁惘然长叹一声,看看旁边的刘长佑,见他也一脸无奈,便不再言语。

    江忠淑也嘴唇一动,刚想说什么,又犹豫着,最终没出声。

    冯云山看看几人反应,已了然于胸。他让谭体元将江忠义放了出来,跟着谭体元他们做南王牌刀手,以便随时盯控,其余三人全部分开关押。

    看到江忠义直接被放了,江忠淑不由急了,自己也才18岁,也不想死啊,而且江忠淑本身也是厌恶满人,不愿自称奴才。略一迟疑,冯云山和谭体元等人已经走了。江忠淑如释重负般,继续他的关押生活。

    第二天一早,东王下令将清军俘虏中的五十余名满人全部砍首,剩余六百汉人兵勇交由后军看押,充当辎重搬运苦力。当下在黄沙河又征集了三十条船只,天**中有中型船只一百余艘,小型运输船只、渔船共三百余艘。曾观澜、卢七等人指挥后军牌尾将黄沙河圩清军营中大量营帐、粮米、火炮等悉数装运上船,将大点的船都装载得吃水极深,才将剩余无法带走的营帐等物焚毁。之所以如此着急,是昨晚太平军营中庆祝大餐时,席间悄悄流传一条消息,衡州府、长沙府一带清军兵力空虚,尤其长沙城墙破旧,极易攻下。

    这条消息自然是冯绍光使人流出,目的是提供湖南清军信息,促使天国高层加快行军速度。

    途中,冯绍光暗令才十六岁的谭体元领二十余名可靠后军老兄弟,从黄沙河圩悄悄出发,至百余里外的新宁县,寻找那从江忠义口中问来的刘长佑家中位置,设法将江忠源及刘长佑的家眷悉数带出,不可使之受伤,送至冯绍光身边。

    太平军从黄沙河圩出发,开始出广西,踏入湖南境内,顺江而下朝永州府进发。

    傍晚时分,冯绍光正坐船上,一边饮茶,一边和李开芳、谢享才闲聊圣教往事。忽听船底咔嚓一声,三人跑至船舱边一看,江中水流不知何时变得湍急,湘江北急转朝东,约半里长狭窄的转弯江面,密密麻麻聚集着二三百船只,后面还有一百余艘船只继续顺流冲下。

    船底咔嚓吱吱声仍不绝于耳。这时,几人发现前面几十艘中大船只开始靠岸,原来是许多船只由于载得太重,吃水很深,经过刚才的急转弯道时候被连片的暗礁撞松舱底木板,出现缝隙漏水。

    江水开始往船舱倒灌,天国将士急忙从进水船只上岸,一边舀水,一边搬运辎重物资到岸上。

    不一会,有牌刀手乘小船来报,上百中型船舱底板出现缝隙

    隙漏水,开始朝下游平缓处一个叫庙头的地方靠岸转移。天王东王下令整个船队停下来,天国上万将士全力转移人员物资。

    冯绍光心中暗喜,不过他没有表露出来,而是连忙命人将漏水船只的人员和辎重等转移到其他未漏水船上和岸上!他坐的船可能因没载多少人和物资,吃水较浅,并未漏水。

    直到深夜,所有漏水的船只人员全部转移到岸上,不过仍损失一批辎重货物,还有十余尊土炮,由两艘中型运输船载着,还未来得及抬下岸便随船一起沉入江中。

    由于损失百余艘船只,尤其是载货多吃水深的船只,完全打乱整个天国的行军计划。虽到半夜,天王东王仍未休息,召集天国高层商议解决对策。

    天王洪秀全很是心焦。好不容易冲出广西,本想顺江北上,迅速攻占湖南,尤其是长沙城,这可是省府大城,作为人间小天堂最合适不过。根据从黄沙河新俘妖兵那里得来的消息,湖南的清妖兵好多抽调至广西,湖南本地兵力空虚,正是攻占的大好时机。偏偏船只损毁这么多,将士、辎重都不能靠水运快速行军到长沙,丧失建立小天堂机会,他怎能不窝火。

    东王杨秀清见船只损毁,甚是心痛,担心不能快速赶到长沙,便跟天王建议立即召集天国高层商议对策。

    上百盏灯笼彻底照亮了一座宽敞的双层航船,所有船舱全部以黄绸整饰,富贵堂皇,正是此次商议的地点---天王所乘座船。

    卢七率陈玉成、范汝增和几名牌刀手驾着艘小船,在天王卫队盘查后,护卫着冯绍光登上天王座船。

    略微寒暄,天国首义六王和秦日纲、胡以晄、朱锡琨、罗大纲、曾锦谦、曾水源、黄玉昆、赖汉英等天国老人,便开始商议正事。

    首先还是天王提议道:“众兄弟,今日天国百余大船为礁石损坏,不但众多辎重物资无法携带,连天国部众都无法全部水路装运。众兄弟可有何办法,都议议吧。”

    西王一如既往地直爽干脆,说出了众人心声:“禀天王兄,妹婿以为天国兵分两路,主力乘坐剩余的船走水路,快速行军急攻长沙,此乃天国建小天堂之大事。余下部分辎重、牌尾等,可在一偏师护卫,躲避清妖追击,沿江陆行北上。”

    众人一听,均觉有理,但余下偏师牌尾等无疑有被抛弃的嫌疑,万一被清妖追上,无力抵抗,下场可想而知。

    翼王石达开也觉心中不忍,道:“西王之策虽好,但置牌尾和天国将士亲属等人于危险之境。恐为清妖所乘!还望天王、东王三思。”

    胡以晄、黄玉昆、赖汉英等天国老人也纷纷附和,担心偏师不能护卫牌尾等。

    北王韦昌辉开口道:“贵妹夫所说很是有理,攻占小天堂才是天国最大之事!因此分兵势在必行。但诸位兄弟担心也有一定道理,不如多派些圣兵保卫辎重牌尾,待天兵主力攻占长沙后,再迅速回头接应,岂不皆大欢喜。”

    洪秀全一听,点点头,紧锁的眉间也舒缓不少。

    “贵妹夫所说甚是有理。听湖南来投的兄弟所说,而今清妖在衡州、长沙一带兵力空虚,长沙城墙更是倒塌不堪,清妖头还未来得及修葺,正是天父皇上帝赐予我们建立小天堂的良机。天国将士必须加快进军,尽快赶到长沙城,建立小天堂。正袍的补充也很好,解决了天王和秀清的后顾之忧。天国天兵就水陆分兵而行,水军在前开道,陆路在后追赶,随时接应,尽快赶到长沙。”端坐次位的东王,轻拍船舱,一句话敲定了应对之法。

    “那众兄弟再说说看,由谁担任偏师主将,带多少天兵,保护辎重牌尾和女营等人。”东王继续说道。

    众人闻言,均沉默不语。任谁都知道,这偏师主将,无甚功劳,却危险万分。

    坐在下手的胡以晄打破沉默,开口道:“若天王、东王允许,以晄愿担此任,率一千偏师护卫辎重牌尾,尾随天国主力到长沙。”

    天王洪秀全大喜,刚想夸赞胡以晄,但转念一想,胡以晄是他在军中能领兵,为数不多的亲信之人,且武艺高强,曾两次救他性命,不放自己身边,万一有危险,自己如何抵挡?不由犹豫起来。

    东王杨秀清道:“以晄兄弟不惧危险,自告奋勇,秀清甚感欣慰!但以晄兄弟平素从未接触辎重牌尾诸事物,恐不是最合适。”

    朱锡琨和曾水源顿时明白了东王言语中意思,两人一起联声说道:“天王,东王,锡琨(水源)以为偏师主将由南王担任最为合适!南王乃天国柱石,威德高远,素掌天国辎重牌尾,更兼后军主将,天国行军,素后军断后,均井井有条,从未给清妖以可乘之机。”

    天王洪秀全一听不由皱皱眉头,他虽不想南王势大压主,但一直以来南王都是惟他是从,助他良多。他当然不想失去南王的扶助。

    东王杨秀清见心腹明白自己意思,提议南王,心中暗喜,但面上却颇为难道:“南王虽是最为合适,但南王乃天国千金之躯,岂能如此行险,还是再议议吧。”

    “天王兄、东王兄,云山愿为后师主将,将诸位牌尾兄弟及辎重尾随天国主力,顺顺当当带至长沙,替天国分忧。”冯绍光见此机会,哪能不抓住?他在过了蓑衣渡后,便苦思脱离天王东王二人的计策,暗中使曾观澜领十余名细作,在天**中散布长沙等处兵力空虚、城墙倒塌不齐的消息,让天王和军中将士渴望能急切行军,早日建立小天堂。哪怕船没被暗礁撞坏,冯绍光也会称病,或另找其他借口建议分兵,如今总算等到脱离天国主力的好机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这个天国不太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