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这个天国不太平 > 第八十七章 试验对象叶名琛

正文 第八十七章 试验对象叶名琛

书名:这个天国不太平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感谢忧郁de浪漫、robot9527、勿忘勿念ym三位大大的打赏!非常感谢!)

    辞了苏三娘,冯云山领着亲卫刚回桂阳城,署理圣殿薄书江忠淑领着二名信使,满头大汗地跑来,见冯云山,喜道:“圣王,永州府来的信使,有要事禀报!”

    跟随冯云山从道州出来月余,江忠淑黑瘦了些,少了点书生质,多了分精悍。

    信使说的是永州府城传来的消息。清妖提督向荣,率领数千清军,携带二千民夫,携带大量物资,从永州府城乘船北上,进军长沙。永州一带还有大量乡绅跟随其后,前往衡州府避难。

    这么说,向荣这个妖头,居然放弃了永州府城,赶往长沙去了?看来清妖对太平军攻克的长沙城,志在必得,竟然能让向荣放弃到手的永州府城,赶往长沙,想必是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但换个角度,冯云山不由替洪秀全和杨秀清他们担心了。既然向荣选择赶往长沙,想必是觉得肯定能收复长沙,这样的功劳比占据永州府城还大,他才会这样选择。

    不过,可恨的是,信使说的向荣携带民夫和大量物资,还有众多乡绅跟随逃往衡州。冯云山猜测,这向荣拖延这么些天,肯定是将永州城全部搜刮一空,还将城中民壮全部征调,乡绅全部迁走,将永州城变成一座废弃的空城,留给自己。这向荣倒是一员劲敌,如此决绝心狠。

    但自己还不得不接下。不过,既然清妖如此做,少不得要利用一番,正好永州府的乡绅逃亡,留下的田地由佃户看管,趁机将他们的田地收缴就没什么阻力了。正好前阵子何见机派人来报,说不但将道州一州之地,还有江华永明和宁远三县的田地都已经清查完成。

    当下,冯云山决定,亲自赶回道州一趟,主持下道州一带的土地改革。

    原本冯云山占领道州后就想进行土地改革,后来发现自己地盘太小,道州一带的百姓认为自己迟早要被赶走,不认同,要进行什么改革,很难推行去下。哪怕是百姓也支持分田分地,他也不敢分,谁知道哪天满清官府又杀回来,那就变成通匪的大罪。

    如今不同了!不但道州一带几县被太平圣军占领,连桂阳、郴州,甚至广东广西都有州县被太平圣军占领,圣军的兵力也强大许多。这些,都能给百姓信赖的信心。觉着这是真的要变天,官府不会再打回来了。再说这么多地方都分田地,就算官府真的打回来,要追究,也是涉及面太大而无法追究下去。老百姓的小聪明,冯云山能想象得到。如今,携太平圣军攻势之威,在道州一带进行土地改革的条件已经成熟。

    临走之前,还有些要布置下。

    冯云山让圣军总拯危急黄益芸总负责桂阳郴州之地的管理,又让陈水太、刘又卿等人在一盘协助。主要还是桂阳州附件几个矿区里矿石的开采,冯云山让陈水太四处搜寻矿工,又将各地送来的俘虏全部押入矿洞,在圣兵的监督下进行挖矿,将附近能开采的有用矿洞全部投入开采。

    命梁立泰负责统领郴州剩余的一万四千圣兵,坚守好郴州之地。伺机往北攻占衡州府的耒阳和长宁两县,吸引清军兵力,顺便将郴州和永州两府之地连成一片。

    正准备出发这天,圣一军的一个旅帅押着俘虏署理两广总督叶名琛到了桂阳,一同被押送过来的还有将近二千名清军俘虏。这名旅帅解释说,本来叶名琛率领的五千清妖,全部被歼灭,但被毒烟熏晕后,近二千人没能醒过来,剩下的三千人选了近千名被逼加入清兵的兵勇,编入圣军,剩下二千清勇便送至桂阳来做矿工了。

    二千清勇俘虏,冯云山没兴趣见。桂阳的那么多矿场正缺人呢,有免费的劳力不用白不用,便直接将之打发给陈水太,让他们在圣兵的监督下挖矿去。

    对于叶名琛,冯云山肯定是要见一下的,还准备在他身上做点试验呢。

    “胜邦兄弟,将本王前日弄出来的那瓶子药给带上,小心别打破了。去见见清妖头叶名琛。”冯云山喊了一声。

    屋内立刻闪出一名壮实汉子,正是御林侍卫刘胜邦。前几日,刘胜邦身体的伤都已养好,便回到冯云山身边贴身保卫。

    “圣王,是这瓶吗?”刘胜邦前两日见过冯云山,用那个叫乙*迷的东西和其他的一起捣鼓了几个瓶瓶罐罐,后来收拾好,装了十来个瓷瓶。

    冯云山见一个瓷瓶上用墨汁写着“迷你丸”,点点头,往州衙后院走去。

    “属下邱朝贵,添为圣一军后师中旅旅帅。奉命将妖头叶名琛押解到达!”一名精瘦的汉子上前行礼,正是押解叶名琛的旅帅。

    “邱兄弟一路辛苦!此妖头还是一点情报都不肯透露?”冯云山问道。那日信使报信时候就提过,这叶名琛倔强无比,无论圣军辱骂鞭打,都一句话不说,几次欲寻死都被看守的圣兵阻止住。

    “回圣王,此妖头甚是硬气,我等无法让他开口。”

    冯云山没再说什么,只是让邱朝贵先到一边休息。他走向被五花大绑关在木笼里的叶名琛。

    刘胜邦上前,打开木笼,将里面的人拉了出来。看起来像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下巴上长着稀疏的胡须,他闭着眼睛,张着嘴,嘴角边的还有些干透的血丝,正是叶名琛。

    见五十岁不到的叶名琛,竟然如此模样,冯云山知道这一路上,圣兵对他是多么的不待见。

    “叶妖头,睁开你的狗眼,面前是我太平圣军的圣王,特来看你!”刘胜邦拍了下木笼,喝道。

    冯云山朝刘胜邦摆摆手,看着睁开眼睛,望着自己的叶名琛,微笑道:“叶大人,想不到有这么一天吧?说起来,冯某还是广东花县人氏,大人算是冯某的父母官了。”

    “听你口气,也似读书人,为何做如此有辱天地君亲师之事?不若迷途知返,听从招安,解散众人,投效朝廷,叶某包你一生荣华富贵。”叶名琛声音沙哑,反倒劝起来冯云山来。

    “哈哈哈!叶大人当真可笑!投靠满清,给清酋做奴才,便是读书人应该做的事?冯某反清,不是为了荣华富贵,而是为了天下百姓,不再世世代代都做清妖的奴才!”

    “既如此,不必多言!要杀要剐随你,叶某在阴府等你!”叶名琛说完,闭上嘴巴和眼睛,不再看冯云山一眼。

    “叶大人,我劝你还是乖乖将你知道的广东府清妖兵力分布说出来,免得吃苦头!”冯云山喝道。<b

    r />

    叶名琛却理也不理,浑似未听见。

    冯云山朝刘胜邦示意一下,对叶名琛道:“既如此,叶大人,冯某便亲自送你上路吧!”说完,对刘胜邦道:“胜邦,将那剧毒之药喂叶大人2颗,送他上路!”

    叶名琛睁开眼睛,脸色惨白,咬牙道:“来吧!”说完,主动张口,将刘胜邦递过来的2粒药丸吞入腹中。

    过了一会,只见叶名琛摇摇头,好像觉得头很晕似的,接着便迷迷糊糊地斜瘫在地上。又过了一阵,叶名琛好似心跳加速,喘着粗气,眼部的瞳孔也开始扩大。

    冯云山和刘胜邦对视一笑。成了!

    “制台大人,你如此年轻,又没什么大功劳,何以升迁如此之快?”冯云山在一旁轻轻问道。

    “叶某对君父…忠心耿耿,十余年平息…平息乱党反贼起事几十余处,剿杀乱民…近二十万,为君父分忧,还不算大功?”闭着眼睛的叶名琛,梦游似的,半坐起来,说到自己功劳处,还炫耀似的傻笑着。

    “制台大人,有人说广州城的防卫都是广州将军布置的。不知道广州城周边兵力如何布置的?你有权调动吗?”

    “胡说八道。穆特恩那狗…东西,虽然当了好……几年的广州将军,但广州布防都是沿用…康熙爷…旧制,还是本官就任巡抚时……建议朝廷加强……广州海口和河口巡防。”叶名琛越说越顺溜,嘴巴也不再结巴,“广州外有虎门、潮州、南澳、琼州、高廉、英德和惠州,各有一镇标由一总兵率兵驻守,共有绿营兵力近3万人。广州城内,东城为两广总督衙门、巡抚衙门、布政司、贡院、广州府学、钱局等文官区,西城则为广州将军衙署、副都统衙门、各旗营房等武将区。从道光二十一年开始,绿营兵出城,府城防治则全由八旗兵防守,一共近四千人。八旗兵主要驻守在归德门到大北门一带,汉人不能进入混杂居住,北部为汉军八旗,南部为满洲八旗。”

    “制台大人,听说广州将军节制全广东兵力,那制台大人岂非成了摆设?”冯云山又引诱着问道。

    “胡说!他穆特恩只是统辖八旗驻防旗兵,另外也只是和本督一同节制南韶连镇标和另外七镇、广州城守协、三江口协、黄冈协、罗定协、增城各二营,南雄协、钦州各一营,雷州左营、前山、永靖、连阳、惠来、骁平、潮阳、廉州、儋州、万州、和平、四会、那扶、永安、兴宁、平镇、潮州城守、石城、阳春、三水、徐闻、绥瑶等营。督标、抚标、提标皆不在他统辖范围内。”

    冯绍光听得暗自好笑,这叶名琛还真嘴硬。明明除了他自己的直属的督标、抚标、提标外,其余绿营也几乎都由广州将军统辖,说是一同节制,但广州将军身为满人,又是武官,任职又长,在绿营中说话肯定比他好使。

    “制台大人,你知道广州城旗兵有哪些重要的地方吗?”冯绍光直接问道。

    “旗兵城内驻地就那些,还有个箭道场和马圈场以及校场。至于城外,倒有几处重地。八旗炮场在城东的燕塘,火药库在观音山。恩,你问这个做什么?你是谁?啊你对我做了什么?”叶名琛突然睁开眼睛,脸色惨白,惊恐地望着冯云山,像是见了鬼一样。

    冯云山见他清醒过来,知道再问也没有意义,便也不再理他,让刘胜邦还是将他绑好塞入木笼中,随后便离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这个天国不太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