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这个天国不太平 > 第九十八章 尤浪漫参军(上) (忧郁de浪漫大大)

正文 第九十八章 尤浪漫参军(上) (忧郁de浪漫大大)

书名:这个天国不太平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感谢斛跋睿壱、琥珀麒麟、robot9527三位大大的打赏!

    尤浪漫是桂林本地人,家住城南三里远的南溪山下尤家村。站在村后的南溪山上,便能看见桂林城南门。

    他家就三口人,一个瞎眼的老娘和比他大三岁的哥哥。兄弟俩都是浪字辈,又生活在漓江边上,经常发大水漫过尤家村,于是,哥哥便取名叫尤浪漓,弟弟,自然便是尤浪漫了。日子虽然过得紧巴巴的,但母慈子孝,一家人和和睦睦,倒也还算安宁。

    不过,就在三四天前,尤家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一开始是几名临桂县衙的衙役带着些团练乡勇,来到尤家村,说是长毛贼匪要大举进攻桂林城,让百姓都躲入城内,等打退了长毛贼兵,便可再回到家中,不过官府管吃管住的,要每人缴纳五钱银子,三人便是一两五钱。

    尤家别说一两五钱银子,连一钱银子都拿不出来。尤浪漫长到十八岁这么大,就没见过家里有一两银子的时候。

    出不起钱,衙役和乡勇不干了,骂骂咧咧地砸了尤家本就破烂不堪的大门,在尤浪漫家里鸡飞狗跳地搜寻一番,找到了几件像样褂衣和两只老母鸡,便准备走。

    尤浪漫知道,那几件褂衣是老娘帮城南张老爷家浆洗,赚点零用补贴的,丢了衣服,如何赔得起?还有两只老母鸡,等着下蛋换粮食的。家里没有田地,兄弟俩倒是开了几次荒,可刚种上一年地,不是被水淹,便是被人拿着地契抢走。所以这母鸡也是家里的一根支柱。都被抢走,这如何得了?

    当下,尤浪漫便红着眼就要去跟衙役拼命,幸好被老娘和哥哥尤浪漓拉住,就这样,还是被一名乡勇敲了好几棍子。

    本以为就这样过去,没想到第二天,直接来了百余名官兵,带了数百乡勇,二话不说,直接点火烧房。尤浪漫在河滩边开荒没在家,要不是哥哥尤浪漓刚好打渔回来,连忙将屋内还在纳鞋底的老娘扶出屋子,估计连老娘都要被烧死。

    尤浪漓是老实人,尤浪漫可不是。他回来一看,全家都烧得快没了。不单是他们家,整个尤家村的房子都烧了。他哥牵着老娘,和乡邻们一起在村口哭。一问才知道,是官府为了不让城外的民居挡住视野,方便防守,同时也不让长毛贼军躲入城外的民房中休息和获取补给,便决定将桂林城外的民居焚毁。

    “这帮混蛋!”尤浪漫便操起开荒的锄头,又拉着几名同村玩得好的兄弟,便要去找清兵算账。这回尤浪漓和老娘也拉不住他了。

    清兵在点完火便已走了,吩咐留下的一队乡勇,看着房子全烧干净才能回去。这队乡勇恰好点着火把,耀武扬威地走出村口,正好碰上尤浪漫他们几个。

    “狗剩!是你带人烧了我们家的房子?”尤浪漫认出了乡勇领头之人,正是他们村里偷鸡摸狗的混混尤狗剩,听说如今进了桂林城,当了团练小头目。

    “哎呦,这不是浪漫贤侄吗?”尤狗剩瞟了领头的尤浪漫一眼,阴阳怪气地道:“我们可不是烧房子,是剿匪窝,剿灭长毛贼匪可能会去的窝点!兄弟们,是不是啊?

    一帮乡勇闻言,纷纷哈哈怪笑。

    “你胡说!”尤浪漫忍住怒火,喝问道:“我听说是为了清理视野,为何你自己家和尤旺财家的那两栋房子不烧?”

    尤浪漫说的尤旺财,人称尤老爷,是村里附近的名人,有儿子在江西当官,地位崇高。他家房子在村口,要说挡住视线,尤老爷的房子最高最大,最挡住视线。

    “废话!尤老爷又不会和长毛贼勾结,烧他家房子干嘛?我自己就更不可能。闲话少说,让开,本团练大队长还急着要回去复命。”

    “尤狗剩,我们跟你拼了!”尤浪漫说完,便操起手中的锄头朝尤狗剩挖去。

    尤狗剩瘦弱,知道自己挡不住,便一闪身躲过,同时大喊道:“兄弟们,给我上,杀了他们算我的。”

    几十名乡勇便呼喊着拔出腰刀,往尤浪漫他们砍来。尤浪漫拼死挡住,但人少又只拿个锄头,哪里是乡勇的对手,都是尽力支撑着,眼见便要被乱刀砍死。这时,忽然村后的南溪山腰冲出一支队伍,个个头戴红巾,手持长矛和鸟枪向众人冲来。

    “是长毛,长毛已经打来了,快逃!”尤狗剩大喊一声,招呼着众乡勇往桂林城逃跑,只是,几匹快马飞跃而出,挡住众乡勇去路,砰砰几声枪声,逃在最前面的两名乡勇背后中枪,血流如注,扑地倒下。剩下几十名乡勇都不敢再跑,扔掉手中腰刀,跪地求饶。头裹红巾的队伍将众乡勇收押起来。

    “尔等是此村乡民?这些可是城中清妖派的四处烧毁房屋的乡勇?”一名头裹红巾的魁梧大汉问道。

    “是的军爷!”一名尤家村乡民答道。

    “给!你们分了吧,就当我圣军给你们被烧毁房屋的赔偿!毕竟,清妖烧房,也是因我们进攻桂林而起的。”魁梧大汉从马背包裹内摸出一个沉甸甸的小包裹,抛给离他最近的尤浪漫,然后手一拉马缰,来了一个漂亮的转身,率领队伍继续往桂林城方向赶去。

    呆呆的尤浪漫直到队伍走远,才回过神来,打开小包裹,里面竟然全是白花花的银子!

    这真的是长毛贼匪吗?不但赶跑了乡勇,救了他们一命,还怜悯他们的房屋被烧,好心的给他们银两。如果这就是被官府说得十恶不赦的长毛贼匪?那宁愿天下所有人都是这种贼匪才好。尤浪漫想道。

    尤家村众人纷纷诉说长毛贼匪的好,分了银两,到临近圩集换些吃食。尤浪漫一家三口在他开荒的漓江岸边河滩上,搭个茅屋,过了一晚。

    第二天上午,尤浪漫和尤浪漓刚抓了些鱼,准备到桂林城里换点盐米,忽然听到桂林城方向枪炮声大作!一问几名惊慌逃散的路人,才知长毛贼军大举进攻桂林城了!还说长毛贼军最是凶狠,杀人不眨眼,让尤浪漫兄弟赶紧躲躲。

    尤浪漓吓得脸都白了,赶紧拉住尤浪漫回了茅屋。

    尤浪漫是不信路人说的话,他这一整天,脑海中时不时浮现那名头裹红巾的魁梧大汉,这种人绝对不是普通的贼匪!尤浪漫相信自己的眼光。不过,为了不让老娘担心,他还是随哥哥回到茅屋,在茅屋内又呆了两天。

    桂林城早就没了枪炮声。第三天,尤浪漫回烧城废墟的家里,想找回那口值不少钱的铁锅,正在废墟里翻弄时,村口来了一群

    群人。

    为首之人却是城南的张老爷,尤浪漫认识,还是因为他老娘帮张老爷家浆洗衣服,收取衣服都是由他去的。后面跟着张老爷的,却是数十余名头系红巾的长毛贼兵。

    这张老爷也是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和长毛贼兵在一起啦?尤浪漫心里嘀咕着,迎了上去。

    “张老爷,您老来尤家村有什么事啊?”张老爷虽然有钱,但为人不错,尤浪漫对他还是很客气。

    “尤家二小子,你娘还好吧?”张老爷只是打个招呼,他不等尤浪漫回答,便转头朝身后头系红巾之人道:“卒长大人,这里便是尤家村,那劣绅尤旺财家便是那个园子。

    “嗯,辛苦张老爷带路啦!兄弟们,还是一样的分工,东两司马将外面围住警戒,西两司马进去,给我把尤老地主家全抄了!”头裹红巾的魁梧大汉喝道。

    这…这不就是那天救了自己一命,还给乡邻们银两的那名长毛贼兵吗?原来他是长毛贼兵里的卒长!尤浪漫认出了此人。

    “是你?你不是前两天那个小子吗?哦,对了,那天就是这里!”魁梧大汉下完命令,转头一看,也认出了尤浪漫。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这个天国不太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