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这个天国不太平 > 第119章 攻夺广州城(二)

正文 第119章 攻夺广州城(二)

书名:这个天国不太平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感谢第一近卫坦克旅、书友160910093809272两位大大的打赏!特别是经常打赏的坦克大大,谢谢!

    陈开率六万余义军到达城西北角,与李文茂会合。

    与李文茂的洪兵不同,陈开这六万义军,不但从十五万义军中挑选的精壮,还从南海县城武器库h县衙上搬走二十余门火炮,接着又在攻占的省河珠江口岸边的二处炮台,拆下十余门重型火炮,用船运至城西郊的西村。还用船只将从南海官仓里缴获的五十七万石粮食一并运至西村,大有一副准备长期围城战的架势。

    接着,陈开便命义军摆开阵势,在西门外架设火炮,与西城城墙上的满清旗兵对轰。有两门火炮射程很远,直接越过城头,落入城内,恰好是满旗军属区,一时间城内人心惶惶,城内西区靠城墙一带的住民,全部逃开,躲避火炮。

    一时间,义军士气大振。几个头目又集中在三元里旁边的城西北郊瑶台聚会,最后推选陈开为义军盟主,也就是大头领,李文茂、何禄等因为兵少,反而居次。不过,尽管推举了大头领,但各路义军仍然是各自为战,并没有明显的兵力调整。

    一连几天,义军集中兵力,从广州城西、城北、城东三面同时攻打。双方都杀红了眼。

    义军都是同乡乡民或天地会会众,自是熟悉,见身旁兄弟被清兵打死,自然满怀怒火,加上战场上的气氛,竟然丝毫不觉恐惧,只想多杀几个清兵报仇雪恨。其实三大头领也都知道,采用的打算便是仗着手下义军人多,就算以三命五命换清兵一命,义军也是占上风。

    并且,在陈开、何禄等部加入攻城后,城头上的清军防守明显的吃力起来。原来李文茂的义军,都是广州城郊一带的天地会众,手中武器时分可怜。如今从南海佛sd莞、zc番禹等地方抢夺了诸多火器的陈开何禄两部义军,也架设火炮、手持鸟枪抬枪与城头的清兵对射。

    清兵再不能肆无忌惮地站在城头,练枪法一样地朝城外义军开火。自从义军有了火器,城头上的清兵开始不断有人出现伤亡,加上义军的不惜代价般的进攻,城内清兵每天要伤亡数百人。即便是看着城下七八倍的义军伤亡,清军也开始慌乱了!这乱民就是一群疯子!二三十万个疯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连坐将军府的广州将军穆特恩也开始慌张起来,督促城内官绅,组建了二万名临时的壮丁,遣送各城墙上协助防守。他自己也亲自跑到正西门的城楼上,指挥作战。柏贵也跑到正北门的镇海楼上,给城楼上的清兵鼓舞士气。

    不过,义军虽然攻势猛烈,但仍然丝毫没触及广州城防的根本。城墙仍然坚固。城楼的八旗兵和绿营兵虽然伤亡了三四千,但因及时补充了二万民壮,城头防守反倒比原来更严密了。就算再用命去换掉民壮,也没意义,因为广州城可是有足足八十多万人口,随时又可组织几万民壮上城防守。民壮野外作战不行,但对跟随清兵一道守城,却是足够了。

    随着义军携带缴获而来的火药渐渐消耗,破城越发变得困难起来。

    陆顺德和何禄两人又不约而同地各自下令手下义军尝试挖掘地道,想通过地穴之法炸裂城墙,可还没挖二天,便发现地道内满是积水,原来是广州城四周河道密布,根本无法用地穴爆破城墙之法。

    正在义军陷入困境之时,忽然有会众来报,有大批清军水师率百余艘水师战船占领了省河珠江口岸的几处炮台,重新布置大炮,派兵驻守。同时,从战船上运下大群地方团练乡勇,装备鸟枪抬枪等火器,还在积聚兵力,船只仍源源不断地从入海口运来团练。

    又过了两个时辰,邻县的几名义军头目派人送来让众人吃惊的消息。却原来是,在柏贵的命令下,香山、新安、东莞、新会、潮州等地官绅,自行雇募乡勇近三万余名,组建大量团练,在驻扎虎门的二千多名水师提标协助下,击败沿途的零散义军,从省河珠江入海口搭载船只,前来救援广州城。

    陈开忙命先前用木帆渔船组建的水师,前去阻击清军水师。但清兵乃是战船,还未到义军水师封锁江面便已将团练乡勇靠岸,占据了炮台。义军的木帆渔船经过炮台时,被团勇一阵火炮轰得七零八落,损失惨重。

    必须先占领江边的炮台,义军水师才能不被封锁。但义军的主要兵力全部用来攻城,派去攻击炮台,自然更会降低攻城的火力,这样便无形中让救援的团勇们达到了他们的目的。而且这些团练徐徐而进,依托炮台和携带的火炮,在清军水师的协助下,慢慢逼近广州城东郊。

    无奈,陈开派陆顺德率4万义军,会同何禄派出的2万义军,一起去阻截逼近的清兵团练。

    ………

    广州城东郊二十余里外的谭村,近三万名团练乡勇围护着上百辆木轮车,缓慢地向广州方向前进。为首之人却是两名身穿缎纱号褂的读书人打扮,个高者正是团练中最为凶狠的,稍矮者却是zc县进士出身的团总陈维岳。此次前去救援广州城的几个县的团练,就由战力最强悍的“大沥四堡”的团总欧阳泉来率领。

    “欧阳兄,听说广州城外的暴民逆贼有数十万,我们这三万团勇,真的能抵挡吗?”陈维岳问道。

    “陈兄不必惊慌,从长洲处登岸以来,这一路上,我们不是已击溃数万贼众?这帮暴民都是手持铁叉木棒,虽人数众多,亦不足为虑。”阴沉着脸的欧阳泉回道,一路辛苦,让他更是对那帮作乱的暴民愤恨不已。

    “只怕那广州城外的暴民已经抢了精良武器,不再是木棒之流了。不过,若是我们三万团勇都像欧阳兄手下的‘大沥四堡’团勇一样装备精良,骁勇善战,那帮暴民确实也不足为虑。”陈维岳羡慕地恭维着。

    “陈兄就不必眼红了。我大‘大沥四堡’团勇六千,每人都给了三十两卖命钱,合计近二十万两银子!另外又花十余万两银子筹买军械,置办火器。要不是南海的众位乡绅慷慨解囊,捐出财资,又怎能有如今的大沥四堡团练。”欧阳泉感叹着。

    “听说,广州城内的伍崇曜伍道台成立“西局”,捐助军饷剿灭逆贼,短短几天便像官府捐饷近二百万两银子,实在是我辈楷模啊!”

    “是啊。听说巡抚大人已经为伍道台向皇上请功,准备提其为同布政使衔。你我还需努力才行。”

    两人正闲聊着,忽然前面树林里杀出大群头系红巾的义军,连忙下令众团勇布阵

    抵挡。

    正是陆顺德率领的数万义军,埋伏在谭村一带,阻截支援广州城的团勇们。

    陆顺德的义军虽然武器比李文茂义军要精良得多,但仍然是冷兵器居多,必须要靠近肉搏才行。而团练们却火器精良,有近三分之一的团勇手持鸟枪,隔着百余步便行开火。

    欧阳泉冷静地指挥着鸟枪手和抬枪手列成两排,交错着朝冲杀过来的暴民开火。又命万余刀盾手站于鸟枪手身侧,进行护卫,最后乃是长矛手,再后伺机待攻。这套布阵还是欧阳泉摸索许久才发现的,最为适合野外对抗逆贼的冲杀。

    果然!贼兵们只冲近离鸟枪兵阵前四十余步的地方便纷纷中枪倒地,再难前进。一轮射击,贼兵便死伤上千人,并且冲杀的攻势也被打乱,停顿下来。

    对面贼兵一看情势不妙,敲铜锣下令撤走。

    看见贼兵溃败而退,欧阳泉脸上充满胜利的笑意,下令追击。陈维岳看贼兵主力仍未有多大损失,便轻易撤退,心中有些疑惑,本想劝阻,但看见欧阳泉充满自信的神色,只得作罢,也率本部乡勇跟着追杀过去。

    一个半时辰后,进入一处名为石牌的村落附近。见前面贼兵终于慢了下来,本想放弃追杀的欧阳泉,暗思原来贼兵也跑不动了,便一咬牙,决心今日务必痛殴这股贼军。他宣布杀一名贼兵便奖励一两银子,下令团勇们加快脚步追击。

    有了白花花的银子奖励的刺激,团勇们如狼群般冲向义军。只顾追击的团练们,没注意到,原本排成几列的交战阵型早就打乱,此时已成了混乱不堪,狭长的长队。

    跟随大沥四堡团勇后面的陈维岳,见欧阳泉等人跟随贼兵,冲入一处幽静的树林,心中暗惊,此处地形奇特,贼兵又停停走走,行迹怪异,莫不是贼兵根本不是溃逃,而是有意引诱团勇们追击?

    当下陈维岳下定决心,急忙上前欲劝阻欧阳泉。这时,十数声鼓点同时响起,两边树林一阵杀喊声冲天响起,接着便是“轰、轰”的爆炸声,在团勇群中炸响。紧接着,树林里响起噼噼啪啪的枪声,陈维岳一听便知是为数众多的鸟枪在开火。见前面的数百团勇纷纷中枪倒地哀嚎,他连忙俯身在地,躲避枪炮。心中惊骇莫名!

    树林里面竟然有伏兵!而且还有如此多的火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这个天国不太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