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53章 毫无所觉被亲密

正文 第53章 毫无所觉被亲密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其实关于为何叶英从雪衣的房间里出来没有任何人奇怪这件事,是有前因的。

    陆小凤他们不知道的是,苗小玉在用苗语向苗寨人介绍雪衣和叶英的时候,介绍的说法就是,两个人是已经定情的相爱之人,苗人对于情爱非常的坦诚,只要互相喜欢了,确定了关系,就会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一点儿也不扭捏,所以他们对叶英和雪衣的事不奇怪。

    而陆小凤司空摘星他们呢,答案只有一个:辣么单纯的叶大少就算是进了雪衣睡觉的房间,估计最后先下手的也不会是他。

    也真亏的雪衣能跟在叶英身边照顾他起居竟然没直接下手了……

    这是知道人事又知道雪衣个性人的不能说的心声。

    “她病了。”叶英轻轻皱起的眉头,抬手向众人示意,“我觉得她的额头有些烫。”

    原本准备叶英回答后就准备取笑说雪衣是不是害羞的陆小凤等人都愣住了,李承恩挽了个枪花收起了枪,孙思邈停下了与苗医的讨论快步朝叶英身边走,一边走一边问:“你只是觉得有点烫么?”

    叶英想了想,点头:“应该没有我前夜热的那么厉害。”原来,此时已经是他们离开唐家堡后的第二天了。

    “若是低热,怕就有些麻烦了。”花满楼道。

    自来高热虽然来得急,但去的也快,但低热就不同,病因不好找,热度也会反反复复,很是折腾人。

    孙思邈踏入雪衣所在的屋子,叶英转身毫不犹豫的跟了进去,花满楼欲止步于门口,却被陆小凤推了进去:“妹妹都生病了,做哥哥的怎么能不去看呢,而且,你觉得你能看得见么?”

    关于看得见的后面的补语,自然不言而喻。

    花满楼有些无语,能直接这么戳朋友心窝子戳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世上恐怕也只有这么一个陆小凤了。

    雪衣的手被孙思邈从被子里拉了出来,把了脉之后道:“寒气入体,倒是无碍,只是需要一段时间调养慢慢驱散,我先开个方子,药量会重一点,后面的看情况逐量减几分就是了。”

    说罢,他站起身欲往门外走。

    “多谢。”叶英朝孙思邈浅浅的颔首,孙思邈突然回头道:“刚才我跟那聊天的时候,他们讲有几味药材可能会有奇效,要试一试么?”

    叶英摇头:“不必了,她不喜欢。”

    “我想也是,丫头们都不喜欢那些。”孙思邈点点头,从众人中穿梭而出。

    重新在雪衣身边坐了下来,叶英神色平静的将雪衣被拉出来的手放进被子里,抬手把她脸颊上发丝拨到了一边。

    他做的很自然,旁边一群本欲继续看的人却不自在起来了,纷纷嚷嚷着好热好热,一溜烟都跑出了屋子,雪衣既然无大碍,终归是会醒的,逗叶英实在是不如逗雪衣有意思不是么?

    比如现在,他们嚷嚷的好热分明是说氛围,叶英却在他们离开的时候说了一句,“若你们也病了,还是找田先生看看吧,我方才见到那个苗医拿的药材都是些蛇虫鼠蚁……”

    你说他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天然黑的庄花又让众人一度心塞的事,昏昏沉沉的雪衣是不知道的,后续陆小凤的报复她就更无从所知了。

    药熬好了之后,昏着的雪衣自然不能自行吞服,就有人在旁边教着叶英把雪衣扶在肩头给她喂药——其实他们是可以选择让照顾过病人的人喂的,可是为了看热闹那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硬是直接忽略了这个可能性……

    于是笨拙的,第一次喂人喝药的庄花就有些手忙脚乱了,药总是从嘴角溢出来不说,加上因为药苦而下意识的抵抗不想喝的雪衣的“捣乱”,叶英的喂药之路任重而道远……

    可是……

    “叶兄,不如这样吧,我叫你个方法,一定能让雪丫头顺顺利利的把药喝进去!”

    看到事情如自己意料之中的发展,陆小凤终于忍不住提出了他的诡计。

    见叶英第一次以“你怎么不早说”这种谴责的眼神看向自己时,陆小凤清清嗓子,在其他人无语的目光中一边示意一边道:“其实呢,你可以先喝到你的口中,然后呢……”他又指指雪衣的嘴唇,“明白么?”

    竟然让一个病人和一个“无知少年”在他们面前上演“亲热戏码”!

    在叶英回头去看雪衣的嘴唇时,司空摘星和李承恩同时朝陆小凤用唇语道:“够无耻,不过我喜欢!”

    当然有句话他们没说出来,他们最喜欢的,肯定是雪衣醒过来之后知道真相后发脾气的对象一定是陆小凤,到时候,戏码可能更精彩!

    花满楼则是走到陆小凤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表情是怜悯的,处于兴奋状态的陆小凤却完全没有察觉,因为苗小玉正毫不犹豫的向他竖大拇指……

    看着雪衣苍白干涩的唇瓣,再看看药碗里的药,叶英倒是没有一丝这么做不妥的自觉,他只想雪衣快点服下药,然后醒过来,这么了无生气的雪衣,他看着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喝下了一口药,对准雪衣的唇就将药渡了进去……

    孙思邈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床边的人在跟床上的人亲吻,房间里还有好几个人,却安静非常,每个人都眼睛亮晶晶的瞅着床边似乎是难解难分的两个人。

    喂了好几口之后,虽然雪衣的脸色因为药的味道而下意识的皱了起来,但叶英总算觉得悬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些,于是回头对陆小凤道:“多谢。”

    然后孙思邈便知这主意是谁出的了,抬手就抽了一把陆小凤道:“混小子!雪丫头醒了知道这事你就等着吧。”

    陆小凤却是不以为意摆手,众人觉得奇怪,出了屋子问起后,陆小凤的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都住了嘴:“你们觉得如果雪丫头知道了,是会冲着我这个提议者实施报复呢?还是冲着所有看见的人……”

    众人:“……”

    “陆小凤,小爷我好想捏死你!”司空摘星将手指掰的嘎嘎响,话也说的咬牙切齿,他们所有的人都被拉下了水,所以所有的人都不能说,但是纸包不住火,雪衣终归会知道,所以……

    其他人除了花满楼之外也是懊恼不已。

    苗小玉则是微微一笑手腕,一条蜈蚣出现在了她的手上:“陆小凤,这个,你敢夹么?”

    陆小凤:“……”

    一通你追我赶的鸡飞狗跳之后,苗寨上下再度恢复了热闹,只有可怜的雪衣不晓得,她于叶英之间本该是美丽而旖旎的“初吻”,就这么在某人的恶作剧之下,消逝在了她毫无所觉的时间里。

    昏昏沉沉醒过来的时候,雪衣就朦朦胧胧的看到床边叶英正席地而坐,似乎是在闭目养神。

    早就忘了昏迷之前事情的她有些迷惑,张口想说什么,却发现嗓子干的说不出话来,因为不知道叶英是否是在所谓的“入定”状态,担心打扰到他,一口气就噎在了嗓子里,还是没忍住轻轻咳嗽了一声,她吓得连忙抬起略有些酸软的手捂住了嘴巴。

    小心翼翼的去看叶英时,对上的却是叶英平和的略有些担忧在内的眼睛。

    雪衣的脸上便有些讪讪的,欲解释,想起自己的嘴巴干到不能说话,就下意识的舔了舔干涩的唇瓣。

    叶英平静的站起身,从榻边的水壶里给她倒了水,走近了,因为喂药而异常熟练的以手穿过雪衣的脖子将她扶起靠在自己身上,并将茶杯递到了她的嘴边。

    以为北叶英突如其来的一连串动作吓的有些发傻的雪衣在这时才反应过来,顾不得说什么,连忙抬手接过茶杯一口饮尽,待嗓子略好之后才清了清嗓子有些尴尬的对仍然将手放在她嘴边的叶英道:“可以再帮我倒一杯么?”

    叶英的唇角略略勾起,先是以手背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这才将枕头竖着放起来让她靠上,接过茶杯去给她倒水。

    雪衣趁这时连忙低头去看自己的衣着,还好,是中衣,虽然在古代女子看来这不啻于是裸、奔,但现代人看来,这些都不是事儿。

    这时候雪衣就是再迟钝,也大约明白发生什么事了,加上她浑身不舒服,事情的真相已经显而易见:“阿英,我病了么?”

    “嗯。”叶英淡淡的应了一声,唇角的笑也淡了些,杯子被递到了雪衣手里。

    雪衣一边喝水一边抬眼偷瞧叶英,不知怎么的,总有一种叶英似乎有些生气的感觉,这时为什么呢?

    还有,为什么她生病了竟然是叶英在照顾自己?以古代男女大防来说,这不合适吧?

    她的眼睛微微眯起,隐约猜到了事情变成这样的原因——有一群爱起哄的朋友就是这么个结果吧。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叶英和雪衣同时向门口看去,但都没有吭声,门却自动被打开了,苗小玉的方位因为看不到帐子里的雪衣,所以并不知雪衣已醒,见叶英站在榻边,不由惊讶:

    “我送药来了,不过你怎么站起来了?雪衣出什么事了么?”她的声音被刻意压低了,似乎生怕吵到了雪衣,说到后一句的时候,语气里有些紧张。

    她的身后,跟着一个苗族妇人,手里端着的,正是雪衣的药。

    听了苗小玉的话,雪衣不禁觉得心头一暖,笑道:“是呀,出事了,醒了呢。”

    “真的?”苗小玉听见虽然变了些音色但仍听得出是雪衣声音的话,连忙快步走上前来,见雪衣坐了起来开心道,“太好了,你再不醒啊,我都要觉得那老头是不是给你用错药了想让你试试我们苗家的偏方呢……”

    苗家的偏方……

    雪衣抹了一把汗,心说幸亏我醒了,不然没知觉的时候被灌一肚子毒虫毒草再醒岂不是得吐?

    “下次可以试试。”叶英突然道,雪衣和苗小玉闻言都吃惊的转头看向叶英,雪衣对上的是叶英平静的眼睛,苗小玉看到的只有叶英的侧脸,这就表明,叶英这话是对雪衣说的。

    这是怎么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