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65章 轻离离心不离

正文 第65章 轻离离心不离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雪衣怔怔的看着似乎与平时别无而致的对她谆谆关怀的叶英,脑子闪过无数句想问出口的话:

    你没有看到叶卿么?他没有跟你说起叶孟秋要你会藏剑的事么?你知不知道我不能进入藏剑山庄的话,就意味着我们即将分开了?

    只是这些话她却一句都说不出口。

    一旁的孙思邈叹口气哼道:“半下午都站在那里没动地方,魂不守舍的,这样的天儿,不冻她冻谁?”

    她看了一眼自己压根儿就不知道下午有没有跟自己说话的孙思邈,咬了咬嘴唇,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低下头哑声道:“对不起,先生。”鼻头却是一酸,眼泪就开始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你这丫头!”面对她的眼泪,孙思邈也没辙了,只能是又气又心疼。

    李承恩嚷嚷道:“我说叶大少,你到底知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儿了啊还跟没事儿人似的,她从那个叶卿跟她说你要回去她不能跟着去以后就成这副样子了。”

    叶英一边抬手用拇指帮雪衣抹泪,一边回头的看了一眼叶卿,缓声问道:“父亲是这么说的?”

    “是,庄主是这么交代的,还说请少庄主谨慎考虑。”虽然叶英的语气与表情都没有丝毫责问的感觉,叶卿还是不自觉的垂下了眼睛,声音也低了几分。

    雪衣的眼泪开始掉的更厉害,却只是掉眼泪,一声哽咽也不闻,花满楼和陆小凤等人有心安慰,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别哭了,你不是常说也许等我有了胡子才会比我好看么?这么哭下去恐怕我有了胡子你也不会有我好看。”

    叶英浅笑着拿自己打趣道。

    笑其实是会传染的,叶英的淡定和笑容感染到了雪衣,她眼泪虽没有立刻停止,脸上却不自觉的笑了起来,埋怨道:“哪有男子说自己好看的?”

    “我没有说,那是你说的。”叶英眉毛微微一抬,竟孩子气的调皮起来,看起来却还是那般的云淡风轻。

    “是,就你有理。”雪衣有些无奈的应道,越跟叶英往深处相处,叶英便越会偶尔显露出幼时活泼的性情,而那性情跟如今的性子结合起来,有时候反而更让人没辙。

    她回眼看了看屋外,见天色尚早,奇怪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出铸造房了?”

    “东西做好了,自然就早些出来了。”

    “你在做什么东西呢?”她更好奇了。

    “嗯哼!”

    清嗓子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对话,雪衣和叶英转头看去,就见一屋子的人正满脸无语的看着他俩,眼睛里只有一句话:刚才还哭的不能自抑呢,这会子怎么就开始甜甜蜜蜜的聊上私房话了?

    雪衣一下子尴尬的不得了,讷讷的看先吹胡子瞪眼的孙思邈:“先生——”

    “行了行了,该干嘛干嘛去吧,反正你的水平也帮不上什么忙。”似是“万分嫌弃”雪衣的孙思邈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打发走这一对似乎是下一秒就要分开现在抓紧一切时间给众人秀恩爱的可恶情侣。

    先生都这么明显的赶人了,雪衣和叶英也正好想要独处,于是与众人别过后走出了药庐,而在他们经过叶卿时,叶英的步子顿了一下,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低着头的叶卿,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开了。

    叶英和雪衣离开之后,叶卿才觉得自己悬着的心慢慢落回了肚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叶英的态度明明看起来是那么的和煦,给人的感觉也那么柔和,但他方才的询问和最后的那一眼,却让叶卿觉得比起他,他更愿意去面对叶孟秋。

    那是一种不动声色的震喝,比之喜怒形于色,更令人胆战心惊。

    “我们是要去你的房间?”

    眼看着二人的方向往叶英的住处而去,雪衣不禁诧异了,叶英点点头,今日东西做好之后,他就将东西放在了房间里,因为最近雪衣比较忙,基本上不会进他的房间,也不会被她发现。

    本想着过几日再拿出来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叶卿还是比他预料中的来得快。

    当叶英拿出一个长条匣子,缓缓的打开,呈现在雪衣的面前的,是两把一模一样,却一长一短的轻剑。

    剑身没有剑鞘,夕阳的余晖从窗棱里照射进来落在锋利的剑身上发出熠熠橙光,让人一瞬间就能想到这两把剑是多么的锋利。

    “好漂亮……”

    这却是雪衣的第一反应。

    叶英不由微笑着摇头,雪衣对武不是特别有兴趣,习武职位防身,他当初决定要铸剑时早就料到她会是这种反应,不过他能想到的回礼,也只有自己亲手铸的剑了。

    手指不自觉的轻触上剑身,终于意识到是两把轻剑的雪衣奇怪的回头问:“为什么是两把轻剑?重剑呢?还没铸好么?”

    “没有重剑。”叶英轻声道。

    “没有?”雪衣不解了,却见叶英抬手将那把较短的轻剑缓缓从匣子里提了出来,雪衣这才注意到,这柄短轻剑的剑柄处,竟拴着一枚淡黄色的,崭新的中国结剑穗。

    愣愣的握住叶英递给她的短轻剑,她下意识的回头去看那柄稍长一点的剑,就见那柄剑的剑柄处,却没有任何的剑穗,反而刻着两个字:轻离。

    她低头去看手里的剑,剑柄处也有两个字:勿离。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年前,你已经过了十五岁,因你父母长辈皆已不在,无人与你取字,我征得田先生同意之后,决定与你取字轻离,意在莫轻离别,勿重离别之意,此二剑我亦取名,你持勿离,我掌轻离。”

    叶英一边缓缓的说着,一边慢慢的将自己腰间轻剑上的陈旧的淡黄剑穗解下系在了那柄刻着“轻离”字样的长轻剑的剑柄处,并将佩剑换到了自己的腰间。

    “你早就知道……”我们会分开?

    雪衣怔怔的看着叶英的每一个动作,口中喃喃声未尽,叶英已经点了头。

    “轻离,我和你,如今都没有力量与父亲抗衡,即便是我们如今在一起,孝大于天,终归会为世人所唾,如今的分离不是放弃,而是要更好的集聚力量,终有一天,我们会得到父亲的认可。”

    “我……”我不在乎世人的唾骂

    她想这么说,可是,看着叶英那双清澈柔和的眼睛,她却说不出来了,她可以不在

    乎,但一想到叶英将来会跟他一样被人骂,叫她如何能舍得?

    而且,叶英是不会放弃藏剑山庄的,无关什么功名利禄,只因为那里是他的家,有他所爱的家里人,真的放弃了,他就不是叶英了,这一点,她早就清楚了不是么?

    见雪衣话只说了一个字就顿住了,眼中也渐渐显出释然,叶英淡淡一笑:“你不必多说,我与你的想法是一样的。”

    “你……”你也不愿意我被世人所骂么?

    那么,他就必须回到藏剑山庄了。

    其实这样也好,她之前不是还担心叶英根本弄不清楚他自己对她的感情么?分离是最好的测试剂,即便将来叶英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有这把他亲手为她所做的“勿离剑”,她此生足矣。

    雪衣不自觉的笑了起来,轻轻摩挲着手里的剑,他叫勿离,她叫轻离,剑却是彼此的名字,这算不算是你(手)中有我,我(中)有你?

    “真犯规……”

    她忍不住嘟囔道。

    颜值破表也就算了,好在还有感情迟钝,心思专一,不会甜言蜜语这些“缺点”,可是如今,一旦开窍就能做出这种这种藏有深意的甜蜜举动,真担心要是他认识了比她还好的姑娘她该怎么办?

    没听清她说什么的叶英微微皱起眉不解道:“什么?”

    这年代可没有犯规这个词,想到这一点的雪衣连忙补救:“没什么,我只是奇怪,你为什么会想到铸造这两把剑?”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量柄双生剑等同于是二人的定情信物了,只是以叶英的迟钝程度,如何能想到这个?有心怀疑陆小凤那群损友吧,可他们自己都还一个个嘴上多么多么有经验实际“操作”全部零蛋呢,怎么能帮叶英想到这么能打动人的动作?

    打死雪衣也想不到,苗小玉竟会做出让真正在感情中的男女来“指导”叶英这种事。

    叶英轻轻的笑了起来,额角的梅花胎记仿佛也似随着他的笑容也绽放了开来:“将对方放在心里的话,不都会为彼此亲手做一件东西么?”

    雪衣惊呆了,这是表白吧,是表白吧?天哪天哪……等等,他说的会为彼此亲手做一样东西,难道自己给他做的,就是那个如今看起来已经陈旧成那副模样的剑穗?

    在意识到这一点的那一瞬间,雪衣真想脱口而出,庄花,你真的想多了……

    不过,现在说这个不是找架吵么?还是让这个美丽的误会继续下去吧,如今她能做的,在两人分离之前,好好想想能为叶英所做的事吧。

    可是,颜值不高,武功不行,医术刚刚起步,要啥啥没有的她,能为叶英做什么?

    难道给他生个包子?

    雪衣被自己的想法囧到了,虽然说她如今万分乐意,可是叶英懂怎么生孩子么?能想到互相在乎喜欢的人最终会成亲生子么?

    总不成……她主动求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