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67章 来自冲动的困惑

正文 第67章 来自冲动的困惑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孙思邈决定正式收雪衣为徒,是在叶英离开一个月之后的事。

    这一个月里,雪衣没有如大部分人所想的那样整日里浑浑噩噩茫然度日,而是更加沉浸在医书和草药的海洋里,甚至于对苗疆特有的医术也起了小小的兴致,对叶英这两个字,根本连提都没提过。

    看到雪衣如此清醒,孙思邈才终于确认了她的可培养性,选了日子举行了拜师礼。

    在礼成的那一刻,雪衣脑子里久违的系统音再次响起:【恭喜您获得孙思邈的认可,开启离经易道内功系统!】

    那一刻,雪衣有些傻住了:这是什么道理,难道她自此由藏剑转万花了么?

    可是,现在万花谷还没成立呢,为什么会……

    她连忙暗暗打开了自己的系统版面,果然看见,原本只有江湖、山居剑意和问水决的内功界面上此刻又多了一栏,离经易道,正是奶花的图标没有错,点开那一栏,各种长针彼针局针的技能图标已经亮了起来,虽然等级都还是一级,可一旦她使用出来,估计会是非常逆天的存在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因她被这突如其来的“神技”弄的百思不得其解,而拜师礼的最后一道程序是磕头的,礼成后她正跪在地上,众人不知内情,就见她半晌不起来,正诧异间,居座主位的孙思邈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拉住了她的手臂。

    雪衣忙回过神随着他的动作站起身,不解孙思邈为何有此一举,按常理他不是该小小的“傲娇”一下的么?

    “都是要当娘的人了,怎么不知道爱惜自己?”他如此说道。

    “什么——”

    所有的人都惊呼出声,雪衣更是傻眼了,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师,师父……您……您……”弄错了吧?

    花满楼蹙着眉头走上前来:“雪衣,你的手给我。”他虽常说自己只是略通医术,但自信一个人有没有喜脉还是摸得出来的。

    下意识的,雪衣就顺着他的话要把手腕递过去,但是递到了一半,却又收了回去,并无声的摇了摇头。

    “雪丫头……你跟叶英……”

    看到这一幕,聪明如陆小凤,如果再不明白,那就不是陆小凤了。

    “是个连我也弄不清楚的意外。”雪衣轻声道,“但是我却不得不说我很高兴。”

    她的手轻轻的抚摸上自己的小腹,确实是没料到会有这个意外的意外啊。

    “叶大少知道么?”李承恩插口道,回答他的,却是一旁的司空摘星:“别说他了,你们难道就清楚?”

    言外之意,男女□□能闹出“人命”这种事,他们这群肆意狂放的人都不一定能意识的到,何况叶英那个剑痴?

    “扑哧……”雪衣突然笑出了声,因为她想到了前世看到了关于李承恩的资料,这小子可是在帮人家做工的时候勾搭上了人家的女佣,结果闹出了人命,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当时蒙圈了,就那么糊里糊涂的给人家赶了出来,也不晓得最后那个孩子生没生下来呢?

    她突如其来的笑让众人为之侧目,却都不知她因何而笑,难道是因为司空摘星说叶英不会知道他和雪衣有孩子的事?

    这有什么好开心的?还是说……这是苦中作乐?

    可是她如今眼睛里都是笑意,怎么看都不像是苦笑好么?

    “你在笑什么?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和叶英再无见面之日的话,他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你为她生了个孩子。”

    花满楼用从未有过的严厉语气责问道,他把雪衣当作妹妹,虽然不太明白她与叶英之间到底是怎么发生这种事的,但未婚先孕即使是在风气开放的大唐,也并不是什么好听的事,如何能让他不生气?

    “七哥,你放心,阿英该得到的父亲的权利,我不会让他失去的,只是不过,不是现在。”面对脾气绝对温和此刻却发了火的花满楼,雪衣显得很平静,她从未想过不让叶英知道,或许这有些卑鄙,但还是她想让他们的孩子知道他的父亲是多么的优秀。

    陆小凤敏锐的抓到了雪衣话的重点:“你是担心……”

    雪衣点点头:“如今我还没有能力能够保护他,我已经暂时失去了阿英,不想再失去了它了。”

    听明白雪衣并没有要跟叶英隐瞒的意思,花满楼的神情也缓和了下来,终于说到了一个重点问题:“你们怎么会这么冲动……”

    “我其实比较好奇叶大少到底是怎么想到这件事的,难道是雪丫头你……”李承恩问的迟疑,雪衣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当众人以为她是不高兴他们提出这事时却听她说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答案:“其实,我自己也弄不懂这件事……七哥,你知道,那天晚上我虽然喝了你拿来的酒,可是你知道你走的时候,我并没有醉,但是后来阿英来找我……”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大家却都明白了。

    “情况确实很奇怪,不过老朽这两个月给你把了不少次脉,倒是未曾察觉到什么不对的地方。”

    孙思邈在一旁若有所思的道。

    “该不会是……被下了药?”陆小凤试探着问。

    雪衣摇摇头:“没有那种感觉,我很清楚明白自己的想法,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有那种想法……就好像假如有一天你想杀一个人,但是良心的谴责在阻止你,但是那时候的我就好像是想杀人,阻止我的良心却不见了似的……”

    众人:“……”

    这个比喻,好凶残……

    事情终归没能讨论出个结果,但大伙儿在对雪衣的忧心过后却都是欣喜的,彼此讨论着这个孩子会是个男孩还是个女孩,他们几个到底是要做哥哥还是认干爹,气氛渐渐的松和欢快了起来。

    之后,苗小玉得到消息之后亦是惊讶非常,但她没有多问,只是为雪衣感到高兴,苗人对孩子是很重视的,至于雪衣是不是未婚孕子,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于是消息渐渐传开,就有热心的苗族妈妈见了雪衣就谈他们的妈妈经,尽管汉话苗语夹杂着不好弄懂,但雪衣还是耐心的听着,这是她们以及祖辈的经验,便是孙思邈,怕也没有他们知道的多。

    而关于她与叶英之间到底为什么会发生那天晚上的事,直到拜师礼过后不久的一天早上,五毒总坛上下传出苗小玉震

    怒,乌蒙贵被关押起来的消息之后,才渐渐的有了眉目。

    “你是说……他给你下了蛊?”

    迟疑的看着“传闻中应该是震怒”现在却笑的甜蜜的苗小玉,雪衣十分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苗小玉点了点头,笑容更甚。

    这反应……不太对吧……怎么看怎么像移情别恋了,难道一个蛊的效果就这么好?

    “你怎么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生气?”她干脆直接问了。

    她的话一问出口,苗小玉笑的更甜了:“生气呀,可是我也很高兴,因为如果没有他这一动作的话,乾哥大概也不会卖出那一步。”

    ……不会吧?难道……

    看着雪衣不可置信的神情,苗小玉却肯定的点头了:“我想,也许我这次能跟你一样的幸运,我的孩子,能跟你的孩子一样长大了也不一定……”

    雪衣:“……”不要吧,曲云跟叶英的孩子一块儿长大什么的,这画风不对啊亲!

    “那你为何要把他关起来?”她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按常理,乌蒙贵也算错有错招的成全了苗小玉和方乾了,再怎么不喜欢人家人家也好坏算个媒人了,怎么反而“恩将仇报”了?

    苗小玉的脸色沉了下来:“哼,他若不是自不量力的去偷袭乾哥,我也不至于做到这种地步。”

    “偷袭……方乾?”雪衣张口结舌,乌蒙贵疯了么,方乾可是实力跟剑圣势均力敌的人物啊,就他那样子,竟然搞偷袭,果然是活的不耐烦了。

    离开苗小玉的房间之后,雪衣犹豫半晌之后,还是去了关押乌蒙贵的竹楼。

    “姑娘,教主有令,任何人不得探视乌灵使。”

    守门的苗族护卫虽拦住了她,但对她十分客气,他们知道雪衣与苗小玉的关系,也因感激藏剑带给他们的武器而对她有些好感。

    “我只是想隔着窗子问他几个问题,问完了,我就离开。”雪衣客气的道。

    苗族护卫们对视了一眼,还是离开了一个人去请示了苗小玉,带回了被允许的回答。

    当雪衣站在关押乌蒙贵的竹楼的窗前时,看到的,就是乌蒙贵失魂落魄的蹲坐在竹楼里的地板上,整个人似乎都失去了生气。

    “你后悔了?”就连雪衣自己都没想到,她第一句问出口的,竟然是这句话。

    乌蒙贵浑身一颤,慢慢的抬起头,眼睛里毫无光彩,跟雪衣第一次见他时简直判若两人。

    “是你啊……”他的嗓音沙哑,说话声有气无力,“后悔?呵呵,你是指什么?给教主下蛊?还是偷袭那个方乾?我两样,都不后悔……”

    都不会后悔,为什么还这幅模样?雪衣皱起了眉头,道“小玉并不喜欢你,这一点我想你之前就有心里准备,但方乾如今是小玉的逆鳞,你那么做……”

    “逆鳞?那又如何?我明明没有给他施与教主对应的情蛊,他却亵渎了教主,我为什么不能杀他?”乌蒙贵突然愤怒了捶着地面。

    “情蛊……”雪衣喃喃的念叨着,脸色渐渐的凝重起来,“那么,我和阿英的事……是你做的么?”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