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82章 叶小乖牌小鱼干

正文 第82章 叶小乖牌小鱼干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什么?偷,偷圣女?”司空摘星满脸的不可思议的叫道,生平第一次对“偷东西”这样活计产生了排斥感。

    开玩笑,戒备那么森严的地方,他自己进出或许还没问题,再带个武力值不低还是被重点关照的大活人出来,想起那名明教弟子插入石板的弯刀,司空摘星突然觉得脖子有些发凉。

    雪衣瞪了他一眼:“你小点声!”

    “就是,小点声!”闹闹在一旁起哄道,被她哥哥和亲娘一起赏了一个“爱的抚摸”,曲云兀自在一旁笑得开心。

    陆小凤皱眉道:“雪衣,这个恐怕很难实行,就算花满楼能察觉到那些人的所在位置,司空摘星进入了小竹屋的范围,又如何把一个大活人给弄出来?那些个明教弟子可不是吃素的。”

    司空摘星在一旁猛点头,拍了拍陆小凤的肩膀道:“兄弟,以后我能拆你台的时候我会记得这次的情放你一次的……”虽然这次的事情的确很有挑战性,但他从不做亏本的生意,所以坚决不想干。

    陆小凤无言的看了他半天,回头又雪衣道:“刚才的话我收回,你尽管往死里为难他没关系,反正只要他还有口气,有了大伤你可以给治。”

    雪衣/司空摘星:“……”

    没少看两个司空摘星和陆小凤打机锋的三个孩子轻而易举的听懂了他们的话都捂着嘴笑了起来。

    花满楼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对雪衣道:“你这个办法太冒险了,在想一个吧,要引开那些人的注意力,实在是不容易。”

    “不一定哦。”雪衣神秘的摆摆手道:“我有秘密武器呢……”说着,从系统包裹里掏出了一个油纸包,闹闹在一旁惊讶道:“这个是哥哥爱吃的!”

    叶琛的小脸一下子红透了,因为有两个妹妹的原因,他自小就显得矜持懂事,希望给妹妹们做个好榜样,所以不太喜欢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觉,认为那是很羞耻的事,于是即使是非常喜欢某样零嘴也不会让人知道,而是由雪衣心照不宣的帮他带着,必要的时候在背地里美美的吃上一些,因为雪衣告诉他,在娘亲面前,作为一个孩子,他是不需要掩饰他的任何想法的,母亲,是会包容孩子所有的一切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小没有父亲在身边的原因,叶琛是个很缺乏安全感的孩子。

    听到闹闹的话,大家颇为意外的看了看叶琛,看他红着脸低着头别别扭扭的不说话,觉得萌的不行的同时又都为这个早熟的孩子而感到心疼。

    “是什么东西?”花满楼转移话题道。

    雪衣笑着摸了摸叶琛的头,抬头对花满楼笑道:“小鱼干。”

    众人愕然,因为可能事关自己的性命,司空摘星道:“这玩意儿算什么秘密武器……”

    “是不是秘密武器,试一试不就知道了?”虽然关于喵喵们的小鱼干梗早已被玩家们玩烂了,可是架不住这是事实啊,大漠缺水都缺的眼中,哪里来的水产给这些人吃?

    而且这小鱼干是她因为叶琛爱吃鱼所以特意弄了活鱼放在系统包裹里保鲜,然后等他要吃的时候才做的,大漠中日头大,鱼干做起来很快,鲜味保存的很好,她就不信明教的那些喵喵们能忍得住!

    也许是想到了大漠地理位置上水产物品的得之不易,陆小凤迟疑的接过了雪衣手里的油纸包道:“要不,我就先去试试?”

    “快去快去!”司空摘星催促道,陆小凤翻着眼睛踹了他一脚之后,转身往外走去。

    他也没准备去找别人,找的正是领着他们在明教四处参观的明教弟子穆伊兹,而等他回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

    见陆小凤回来,几个正商议着如果办法真的能行的话要如何将陆烟儿一起弄出来的方法的人迎上前去,花满楼道:“怎么样有用么?”

    闹闹的关心重点则是:“陆哥哥,我哥哥的小鱼干呢?你吃了么?”她可是亲眼看到陆小凤把有着鱼干的油纸包拿走的,就算递东西的人是她娘也不行。

    “闹闹!”叶琛不满的叫道。

    陆小凤低头笑着轻轻捏了捏他的小脸,只有在这个时候,叶琛看起来才更像个四岁的孩子:“鱼干哥哥有用,你想吃的话,再让你娘给你做好么?没什么好害羞的,人人都有自己喜欢吃的零嘴,只不过大人比较能控制自己而已……”

    虽然没有正面回答花满楼的话,但司空摘星却听懂了,他有些不可思议的叫道:“所以说……真的有用?”

    陆小凤笑着点头:“他们都觉得很稀罕,我只拿出来一点,他们吃过了之后还一边舔手指一边不好意思的问我还有没有,我告诉他们东西在雪衣这里,我得回来问问。”

    “好脏哦。”小曲云一脸嫌弃,雪衣笑道:“云儿只要想一想小猫咪是怎么舔它的小爪爪的,就不会觉得脏了。”

    雪衣这话一说,曲云和闹闹便不自觉得开始想象一直满身细细的绒毛的小猫咪在吃完小鱼干之后意犹未尽的一边舔着爪子一边喵喵的朝自己叫着它还要萌的人肝颤的模样,开始咬着手指头发呆……

    “好好好,这样我的行动就会顺利很多了,来来来,我们商量商量,一会儿陆小凤你呢……”司空摘星拍掌笑道,把众人招呼了过来就开始嘀嘀咕咕,叶琛为了不让大人们分身,牵着两个小妹妹去吃点心去了。

    于是,第二天,在明教弟子们中流传开了一个传言,那就是据说中原来的几个客人身上带的小鱼干鲜美到让人流口水,也能随身携带并放置很长时间,比之大漠中常见的羊肉来说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制作材料是水里的鱼类,有些明教弟子甚至连鱼是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当穆伊兹再次带着陆小凤来到小竹居附近之时,穆伊兹表情温和的叫出了一个名字,而之前被陆小凤弄的十分狼狈的明教弟子得到了陆小凤的道歉礼物:小鱼干。

    那一刻,小鱼干被拿出来之后飘出来的鲜香味道让其他的正守卫在小竹居周围的弟子们恨不能昨日里被欺负的是他们!

    虽然很想去尝一口,但是他们不能轻易离开他们的岗位,这也是一种信仰。

    可是心不在焉的众弟子们都没发现,在他们的注意力都被陆小凤吸引过去心神不稳之时,有些人隐匿之术已经开始渐渐失去效果,淡淡的身影开始在小竹居的周围出现。

    花满楼和司空

    空摘星就是趁此机会跑进小竹居,一个负责感知周围是否有人注意他们,另一个负责带路并找寻一旦被留意就能躲进去的死角。

    到达小竹居之后,司空摘星放置了雪衣给的孙思邈牌专用防身*散,无色无味,待小竹居里的陆烟儿晕倒之后,合二人之力,又小心翼翼的将陆烟儿运了出来。

    而这一切的完成时间,只有不到一刻钟。

    “好了,已经没有了,这东西我们本来带了使给孩子们路上当零嘴的,若不是我昨日里莽撞得罪了几位兄弟不知该如何赔罪,知道几位兄弟常年身处大漠,怕是对这些水产有兴趣我也不会抢了孩子的东西,不过如果你们愿意,可以试着请陆教主跟沿海的武林世家们交涉一下这方面的生意,到时候,你们一定能多吃到一些小鱼干的。”

    瞥见花满楼和司空摘星的身影离开,陆小凤摊摊已经干干净净的双手,对眼前仍有些意犹未尽的明教弟子道。

    “嗯,你说的对,我们的确可以跟教主提一提。”穆伊兹点点头,眼中有着显而易见的可惜,看起来跟昨日冷冰冰的模样完全不是一个人似的,而且其他弟子跟他的感受一样,如果陆小凤没有说出那些孩子一个孩子的零嘴的话,当晚一定会有人偷偷跑到陆小凤哪里去找小鱼干的。

    对此丝毫不察的陆小凤笑道:“祝你们成功。”

    转过身,他回头看了一眼正用他们自己的语言讨论的热烈的穆伊兹和其他凑过来的明教弟子,心道:只希望你们教主晚一点知道你们圣女已经不见了的事,否则,若陆危楼是个嗜杀的,他可就真的要造了孽了……

    当陆烟儿醒来看到房顶竟不是她小竹居房顶的模样时,心中乍然警觉起来,猛地坐起身,手下意识的去掏腰间的弯刀,却摸了个空,然后她发现,事情似乎没有她想象的那么遭。

    屋子的格局跟教中的客房布局一模一样,而且,屋子里并不是没有人的,一个二十岁左右的中原人装扮女子和三个四五岁的孩子,正在屋子的一个角落里不知道在干吗,悉悉索索的,间或还传出“试试这样……试试那样的声音……”

    听见床上的动静,正在教孩子们玩翻绳的雪衣回过头,对上陆烟儿那双警惕的眼睛,不由笑道:“你醒了?”

    “你们是什么人?我为何会在这里?”

    “是楼舅舅和星星叔叔把你带回来的。”回答她的,却是小曲云。

    雪衣回头对曲云笑了笑,扭头对陆烟儿道:“我们是沈酱侠请回来观礼的。”当她说完这句话后,旁边的叶琛忍不住有点想捂脸,他娘又在忽悠人了,分明是陆哥哥非要人家带他们来的好么?

    “侠哥的……客人?”陆烟儿喃喃的重复道,自从那夜里久等沈酱侠却等来了围住小竹居的教中弟子后,她已经好几天都不曾听过沈酱侠的名字了。

    一想到这个,原本还因为听到沈酱侠的名字态度变得柔软了些的陆烟儿不觉眼神一凝,冷声道:“既然是被请来的,为何要把我从小竹居里劫出?难道……”

    难道侠哥后悔了?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却又不知该面对答案的陆烟儿说不下去了。

    “不用想那么多,你在这里,沈少侠不知道,劫你出来,纯粹是我那几个同伴对你比较好奇而已。”雪衣挑眉道。

    心头不可抑制泛起失望,陆烟儿拼命的告诉自己,没关系的,她早就对他失望了,不是么?

    这厢雪衣却又道:“想不想知道我们是怎么遇上沈少侠的?”不等陆烟儿回答,就自顾自的说起了他们与沈酱侠相遇的过程。

    既然那般的在意,那晚为何不来?

    陆烟儿想这么问,口中却依旧冷冷道:“他沈酱侠的事情,与我有何干?明日就要举行圣女大典,我今晚还要准备,你们劫我之事,我会替你们保密,告辞了。”

    说罢,起身就往外走。

    谁料没走几步,衣角却被人拉住了,她低头看去,是三个孩子中看起来精气神十足,绑着双马尾的玉雪可爱的小女孩:“姐姐,圣女是什么呀?”

    “娘……”叶琛有些担心的看看了看雪衣,那个女人看起来那么冷,闹闹在她身边,没有问题么?

    雪衣对叶琛摇了摇头,此时米丽古丽也不过是个纯粹的明教御姐,还没到“恶人”的地步,闹闹对她造不成什么威胁,也就不会有什么事。

    而闹闹的一句话,直接令陆烟儿陷入了怔然,是啊,圣女是什么?前几日,她也曾问过长老这个问题,当时,长老又是如何回答她的?

    “圣女,乃是圣教之中最为圣洁之人,你即位之后,便可休习教中连教主也无法修炼的圣典,《断情》,而且修习精深之后,凡俗事务再也无法浸染你心。”

    可她,却偏偏依恋于沈酱侠所带给她的“凡俗事物”。

    “你真的要做圣女么?”这时,雪衣走到陆烟儿的身边将闹闹牵过来,“你与沈少侠有情之事,我和我的同伴们都已经从你的竹箱子哪里知晓了,而你在圣女大典之前不顾一切的做出要与沈少侠远走高飞一事,恰恰证明了,圣女对你来说,也不过是个名称而已,如今,你为何又要妥协了?难道就因为沈酱侠放弃了你么?”

    “这与你何干,是我自己的选择。”陆烟儿的眼神,由雪衣提到竹箱子时的怔然到讶异,再到漠然,好半晌,才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的确与我无关。”雪衣似笑非笑的望着陆烟儿:“但你我同为女子,我只是看不过你为了那样懦弱没担当的臭男人放弃你应当争取的自由生活而已,若我猜得不错,圣女,恐怕要一辈子绑在教中孤老终身,更何况……”

    雪衣口中这么说着,心中却道:不,我老希望你俩赶紧在一起了,最好是私奔成功,如此一来,明教恐怕就要大乱一段时间,也许这么一来,未来的她家阿……咳,孩子他爹也许就不会因枫华谷之战而跑去感悟心剑以至于最终眼盲了,若不试着改变这件事,她到时候找谁哭去?

    至于唐断腿会不会受益最后没断腿,她才管不着呢,唐断腿是谁啊?她家……孩子爹比较重要好么?

    “你也说了,侠哥他只是被义父囚禁了起来……”陆烟儿的眼中逐渐显出了动摇和挣扎,竟然开始给沈酱侠开脱了。

    有戏!

    雪衣心中暗叫,终于决定将最大的重磅炸弹丢下:“你可能不知道,你的

    义父义母过不了多久,应该就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了,若他们将来生了女儿,你说,他们是会倾向于自己的亲生女儿做圣女呢,还是一个曾经想叛教的义女做圣女?”

    “你说什么?”陆烟儿终于卸去了伪装,脸上出现了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神色,她深知自己一个回纥孤儿,能得到陆危楼夫妇的宠爱,完全是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孩子的缘故,若真如雪衣所说,陆危楼有了自己的孩子的话……“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

    “我娘是孙爷爷的徒弟,孙爷爷是大唐最好的大夫。”闹闹插嘴道。

    雪衣微微一笑:“不才正是孙思邈孙先生的劣徒,见笑了。”

    陆烟儿的手,情不自禁的紧紧握了起来。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