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85章 雪衣这只小蝴蝶

正文 第85章 雪衣这只小蝴蝶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诸位这是……”

    见雪衣他们不跟着信徒们一起离开,反倒走到自己和洛樱的身边,沈酱侠有些迷惑的问道。

    牵着闹闹和叶琛,雪衣向沈酱侠笑道:“圣女大典已经结束,我们本就只是来看这个的,所以,来跟你和陆夫人道个别。”

    “这就要走了?”洛樱有些吃惊的问,她还不知道雪衣所说的方法到底有没有效呢,雪衣走了,她要找谁去?

    雪衣看了她一眼,明白她没有其他的恶心思,只是求子心切,于是道:“我并没有诊过陆教主的脉,不过夫人的脉我倒是能肯定,您的身体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若是两个人都没有问题的话,是不可能没有孩子的,其实若可以,我也想等夫人确定有了子嗣再走,只是……”

    她看了看抬头看向她的闹闹和叶琛,唇角泛起一抹甜蜜的笑意:“孩子们的父亲在等我回去呢。”

    其实她也想看看后续的发展,但是从明教众弟子的反应来看,蝴蝶效应已经产生了,事情绝对不应该会朝着既定的方向发展,就算是因为剧情的惯性重新回到原来的轨道,那么她在这里等着,最后也是空留遗憾而已。

    况且,她很想回去见到叶英。

    “呃……难道他们的父亲不是……”洛樱和沈酱侠都吃一大惊,有些迟疑的在陆小凤花满楼与司空摘星之间游移了一遍,惊的三人连忙摆手道:“误会了误会了,我们只是她的好朋友。”

    开玩笑,这事儿别说让叶英知道以后很可能拿着重剑使着鹤归满大街追着他们砸了,眼前的雪衣脸都黑了好么?

    闹闹也在一旁叫道:“我爹爹比他们都好看。”一句话道出了叶英长相的精髓。

    沈酱侠和洛樱也不免感到尴尬而好奇,一个男子,究竟是什么样子才能被一个女娃娃称为好看?而且,眼前的雪衣容貌并不至于清丽脱俗,又如何能让一个相貌上佳的男子记挂?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们该操心的事,从雪衣的神态看来,她说的都是实话。

    洛樱和沈酱侠对视一眼,正准备与雪衣再说两句时,另一边本没有动静的长老瓦哈比却突然动了。

    “教主,您方才是在叫属下么?”瓦哈比一脸惶恐的看向陆危楼。

    陆危楼皱了皱眉,心说你这老头刚才不会是睡着了吧?但为了不影响二人的关系,他还是决定不去计较,再重复一遍他之前说的话。

    只是,他刚张嘴,瓦哈比又说话了:“方才属下在圣女大典结束之后的那一刻,听到了光明神的旨意,虽听到了教主的话,却无法回答。”

    “什么?”所有人都惊得差点掉了下巴,包括沈酱侠和雪衣等人,更有听到此话的明教弟子已经开始跪下来念着明教的口号: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听着这整齐的口号声,最可怜的就是明教的教主了,他觉得如果他在那一刹如果一口气没上来估计就会被憋死,有没有光明神他不知道么?编谎话也要有点谱好么?这老头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但他却不能直接这么说,恨恨的看了一眼佯装没看到周围人反应的瓦哈比,脸上现出勉强的惊喜笑容:“哦,这是真的么?神明的旨意是什么?”

    听到陆危楼的问话,念口号的明教弟子们停了下来,屏息等待瓦哈比的话。

    “咳咳。”瓦哈比清了清嗓子道,“神明告诉我,因为几位中原人的到来,我教中有几个人的天命发生了了改变,其中一个便是我们现任的圣女,原本她可以成为圣女,但如今,她只能是暂时的,并不宜进入冰心宫,真正的圣女,要到一年后才能揭晓。”

    “中原人”这个词汇一出,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聚集到了洛樱和沈酱侠身边的雪衣他们身上,每个人都很纳闷,这几个人,到底做了什么,才使得天命改变了?而且改变的还是他们的重要人物(八卦人物)之一……

    洛樱则是在听到一年以后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小腹,并用手抚了上去,声音里带着惊讶:“长老,你是说……”

    瓦哈比摇头:“详细的,属下也不清楚,属下得到的旨意,就只有这些了。”

    “瓦哈比,你——”分明听出他在编造的理由的陆危楼气的有点说不出话来了,心中千思百转,这老家伙,莫不是听说了什么?

    不过可能性不大啊,自己身边的人都是心腹,应该不会把陆烟儿和沈酱侠的私情说出去才对,难道,这老头,真的听到了所为的神明的旨意了?

    “教主,既然长老都说了,是神的旨意,那想必是真的,不妨,我们再等一年?”

    终于有弟子鼓足了勇气,弱弱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正在气头上的陆危楼眼睛一厉,寒光直射人群,却没找到是谁说的话,因为先前说话的那人已经噤声了,而当他凌厉的目光看过去时,所有的人都下意识的低下了头。

    这样的震慑力,让陆危楼很是自得。

    但是就在他收回目光的下一秒,更多的声音响起了:“是啊,教主,还是神的旨意最重要啊,您还是听瓦哈比长老的吧。”

    而这些声音之中,自然是女弟子居多,她们也意识到,这是陆烟儿解脱的一个机会。

    陆危楼:“……”

    “夫君,既然是光明神的旨意,您还是……”这次出声的,竟然是陆危楼的夫人洛樱,而她的心思其实也很简单,既然雪衣已经说了,她与陆危楼很快就会有孩子,她很愿意相信一下这个所谓的“神明”,成全那两个孩子。

    “夫人,怎么你也……”他这是,众叛亲离了么?那么,这一切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他不由的眯着眼睛看向了雪衣等人。

    没料到火竟然最终还是烧到了自己这帮人身上,雪衣不乐意了,开玩笑,难道她真要在这里等他们一年?她皮笑肉不笑的对瓦哈比道:“长老,不知可否告知,神明有没有告诉你我们离开之后,事情会不会有所改变?”

    瓦哈比见雪衣脸色不善,心中一动,欲准备将雪衣他们留下来时,却想起这些人时沈酱侠带回来的人,还是中原人,于明教事,他们知道的太多了,更有可能,流言一夜传遍教中之事,也是他们帮助沈酱侠所为,为的,自然是陆危楼的同意。

    但转念一

    想,留一帮外人在教中,终究是个隐患,就打消了这个主意,微笑道:“神明并没有提到你们必须留下。”言外之意,想走就赶紧走吧。

    雪衣一听,立刻道:“那我们就告辞了。”

    就在这时,一直没出过声的陆烟儿突然道:“既然我不必入冰心宫,就让我送一送这些来自中原的客人吧。”

    所有人都愕然,但是,如今已经没有人能管得了陆烟儿了,所以,陆烟儿如愿将早就收拾好行李的众人送往光明顶的出口处。

    沈酱侠和陆危楼夫妇自然是没有去。

    行至光明殿大门口不远处,在人声消匿之时,陆烟儿停下了脚步,众人跟着她停了下来。

    “那么,陆姑娘,我们就此告别吧。”雪衣转身对陆烟儿道。陆烟儿微微颔首:“这一次,多谢你们了,若有机会,必当报答。”

    若不是这帮人的出现,她或许真的就入了冰心宫,修习那她并不愿意修习的《断情》圣典,待到有一天,身体都健康的养父母有了自己的亲生孩子时,她肯定不知该如何自处,而且,即便不是这些,能够让她暂时拜托圣女所附带的麻烦,她亦是感激的。

    陆小凤笑道:“你我同姓,何必相谢,一年的时间,好好考虑考虑你的侠哥到底适不适合你吧,你还有后悔的时间。”

    “多谢忠告。”陆烟儿点点头,会再次给沈酱侠机会,也是因为雪衣的一句话,人总是在成长的,沈酱侠从小时候到现在都生活在陆危楼的阴影之下,一时不能跳出来也实数正常,但若是吃了一次亏,还学不会隐瞒的话,那么,他也就不值得她为他所做的那些事了。

    雪衣想了想,又道:“若是事情真的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你需要帮忙的话,可到长安的求缘居寻我,到时候报叶娘子的名字便是。”

    陆烟儿一怔:“求缘居?”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

    花满楼看了看雪衣,对陆烟儿笑道:“是家医馆,雪衣是那里的店主。”

    其实在得知雪衣开了一间医馆,名气却叫做求缘居的时候,所有人都很奇怪,哪里有医馆叫这个名字的?但是当他们看到医馆外那副奇怪的楹联时,他们了然了。

    求而得之,缘不由天。

    这边是求缘居的楹联,一字一句,无不告诉世人,这家医馆的老板,是不相信所为的天缘的,她更相信的,是自身的努力,虽然跟医术上有那么一点点的关系,但到底还是有点风牛马不相及。

    故而医馆刚开业的时候,直到有人好奇这家到底是什么店走入了店中看到那一排排的药柜,求缘居这个医馆的名字就这么被流传开来了,甚至于比之那些老字号的医馆要出名的多,因为一来它的名字实在是太奇怪了,二来,病人们一听说那副楹联,就会隐隐觉得,这家医馆的大夫,是不会轻易放弃一个病人的,第三点就是医馆中的药材价格也公道,所以生意一直很不错。

    雪衣的本意,自然不是达到取巧的宣传手段,而是以这个名称,来寄托对她于叶英之间缘分的渴望。

    陆烟儿虽然觉得医馆叫这个名字奇怪,但仍是点了点头:“有机会会去打扰的。”她的这句话显得非常客套,雪衣压根儿没把他当回事,因为很明显,便是今后跟沈酱侠不在一起,个性刚强的陆烟儿是绝对不可能再去找他们的。

    只是雪衣万万没想到的,多年后的某一天,一个帅的惨绝人寰的男子经由陆烟儿的介绍从大漠中赶到了长安的求缘居,为的却不是治病,而是一帖“缘药”。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而在陆烟儿送别雪衣等人之时,陆危楼却在跟瓦哈比大发脾气:“执法长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改变原定的计划?”他气势全开,大有你如果不给我个解释,我就直接毙了你的意思。

    瓦哈比丝毫不把陆危楼的态度放在心上,只是老神在在的虔诚的向西方行了个礼:“教主,属下已经告诉您了,这是神的旨意。”

    放屁!

    差一点,陆危楼就要这么喷出去了,可是他到底定力好,还是忍住了,可是手却痒痒的想要抽刀,就在这时,突听洛樱惊讶道:“竟有这种事?事情究竟是怎么传出来?”

    敏感的意识到事情可能跟今天的变故有关的陆危楼沉声问洛樱道:“夫人,是什么事?”

    “这……”洛樱迟疑了,到底要不要把侍女告诉自己的事情告诉丈夫呢?以她的了解,烟儿和侠儿之间,还不至于到那种地步才是。

    但她越是吞吞吐吐,陆危楼就越是要问:“夫人!”

    洛樱见他有发怒的征兆,只得走到陆危楼的面前对他耳语几句,陆危楼的脸色越来越黑,没注意到瓦哈比偷偷的瞥了他一眼,心道:我看你怎么办!

    “岂有其理!”

    随着这一声怒吼,又一次的轰响在陆危楼的殿中响起。

    同为男人,他可是明明白白的问过沈酱侠的,故而他很清楚陆烟儿和沈酱侠之间到底到了什么地步,但是,现在他极力想要隐瞒的事情被全教人都知道了不说,还传的如此不堪。

    随即他又反应过来了,看看低着头看地板的瓦哈比,他口中喃喃道:“怪不得,怪不得……”这样一来,这一切都有了解释了。

    那么,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陆危楼突然想到了改变这一切的源头,就是诊断出自己和夫人都没有问题可以有孩子的雪衣,于是对殿中的其中一名明教弟子道:“你去,将我们中原的客人追回来,就说教中怠慢了贵客,今日天色已晚,请他们明天再走。”

    被吩咐到的明教弟子愣了一下,还是忙忙的接了指令离去了,可是,聪明的陆小凤他们怎么会想不到陆危楼会进行秋后算账继而发现事情的根源呢?

    所以即使他们急于回中原,却是拐了个方向,越往北方去了,陆危楼派去的人与他们所行方向南辕北辙,又怎么能找到呢?

    而就在雪衣等人绕了一大圈终于开始往中原出发时,雪衣得到消息,叶家的第六个孩子,在他母亲经历了三天三夜的生产之后终于以母亲生命的代价降生了,可是,却是面临着立即夭折的危险。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