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87章 医馆之中遇故人

正文 第87章 医馆之中遇故人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桂掌柜将腰间的钥匙拿出来打开院门,与叶英一起走了进去。

    进入院子之后,叶英环视了一下院子,四方小院儿,不是很大,房屋也只是简单的一层,没有华贵的装饰,却显得十分温馨。

    东南角的一株老榆树,浓密的绿荫几乎要将整个院子遮盖,这使得院子里在炎炎夏日之下显得十分凉爽。

    榆树的一枝粗壮的枝桠上系着一个摇椅一样的秋千,一阵风吹过,秋千随风微动,仿佛有人在上面玩耍一样。

    见叶英的目光扫到那里,桂掌柜不由笑道:“那个秋千是东家娘子和小少爷小小姐最喜欢的地方了,有时候东家娘子会陪小少爷会在上面看书,有时候小小姐会在那里荡着玩,笑的可高兴了,有时候是东家娘子和小少爷小小姐一起在上面午憩。”

    随着桂掌柜的话,叶英的面前立刻浮现了一幅幅画面,偶尔是叶琛板着小脸坐在秋千上一面轻轻的晃荡着,一面蹙着小眉头似乎在纠结书上的某个字到底该怎么念,然后雪衣在一旁笑着指点他。

    偶尔是闹闹坐在秋千上,雪衣在身后推着她玩耍,一声声银铃一样的笑声传遍整个小院。

    而最后,则是雪衣与两个孩子一起坐在上面,两个孩子依偎在雪衣的怀中,母子三人昏昏睡去,场面虽暖心,叶英却觉得少了些什么。

    是了,他们这样睡着了,却无人担心他们是否会着凉,无人去给他们盖一件哪怕是薄薄的披风。

    见叶英的神色突然怅然起来,桂掌柜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但仍旧连忙转移他的视线,指了指另一边道:“那辆小车,小小姐最喜欢骑着它在院子里到处转了,”

    叶英随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就见一个三轮小木车正停在房檐下,又一幅画面出现了,他的小闹闹坐在这这个奇怪的小木车上在院子里欢快的移动着,但是毕竟这木车他从未见过,想必想象和现实还是会有差距的吧?

    另一边的桂掌柜还在絮叨:“我是觉得东家娘子这个小车的想法挺特别的,拿出去做生意肯定能赚大,陆公子他们也这么认为,但是东家娘子不肯,为这个都不让小小姐骑着它出院子,当初做这个车的时候,还是陆公子和司空公子去现学了两天木匠活,才弄出来的。”

    说到这里,桂掌柜不由也笑了出来,接着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补充道:“哦,对了,陆公子司空公子花公子他们不住这里,这里只有东家娘子小小姐小少爷和方小姐。”

    “哪个是……璇儿的房间?”

    进门半天之后,叶英终于说话了,一开口,就让桂掌柜愣了一下,璇儿?璇儿是谁?但他反应够快,猛然想起雪衣在给两个孩子启蒙时闹闹抱怨过自己的名字“璇”字太难写,连忙接口道:“这边请。”

    说着,就领着叶英往主屋右边的一间房间走去,并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房门一打开,叶英就怔住了。

    老实说,这房间,一点都不像一个女娃娃的房间。

    虽然整体色调是淡淡的鹅黄色,但床头挂着的,桌上摆着的,却是一柄又一柄的剑,桂掌柜见叶英愣住,有些讪讪然:“虽然很奇怪,但这的确是小小姐的房间没错,小小姐她……见了这些个兵刃就走不动路,东家娘子怕伤到她,这些都是固定死了的……”

    叶英浅浅的笑了起来,桂掌柜见状松了口气,语气也欢快起来:“说来也怪了,小小姐那么小,可是眼光却极好,每次非得要买的兵刃,据行家们说,可都是好东西,有打剑的想骗小小姐买他的剑,被小小姐毫不客气的嫌弃了以后就再没有了生意,灰溜溜的跑出长安了呢。”

    说着,似乎担心叶英不信,跑去拿钥匙开了固定剑身的锁扣,并把剑拿到了叶英面前,叶英接过拔出,雪亮锋利的剑身展现无遗,虽比不山庄里打造的,但的确是一柄好剑无疑了。

    看来,完完全全继承了藏家血脉的,恐怕是闹闹无疑了啊。

    叶英心中如此想着,点着头将剑递回了桂掌柜手中,桂掌柜又将剑放了回去固定好。

    二人转身出了闹闹的房间,直接走过主屋,到了主屋右边的房间,打开之后,率先映入眼帘的,却是几个身量不等的……大布偶。

    “这些,是东家娘子做来给小少爷习针用的……”

    桂掌柜说的简单,可没有现代意识的他可完全不了解当时雪衣心中的纠结,她在决定给叶琛做这些的时候一直在怀疑一件事,她的儿子和女儿,是不是性别弄反了?

    一个男孩子的房间,竟有布娃娃,一个女孩子的房间里,却是刀枪剑戟,这究竟是要哪样?

    除布偶以外,叶琛的房间里,更多的就是书了,而且收拾的很整齐,看得出来书的主人很爱惜,房间的整个色调是浅浅的蓝色,让人觉得很宁静。

    最后进入的,自然是雪衣所住的主屋。

    这一次,桂掌柜却是直接将钥匙递给了叶英,叶英略略挑了一下眉头,接过了钥匙打开了房门。

    房门一打开,扑面而来的,就是淡淡的药香,但叶英却有一瞬间觉得,他好像回到了刚到剑冢陋居的时候。

    因为,屋子里的陈设布局,竟与过去的剑冢陋居一模一样,除了多出来一些晾晒药材的竹架子和那一摞摞的医学书籍。

    药香扑鼻而来的同时,几日连续赶路的叶英突然觉得身体异常的疲惫,在这让他安心的环境里,他觉得有些困倦了。

    “我休息一会儿,你去忙吧。”叶英轻声对桂掌柜道。

    桂掌柜忙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叶英将门关上,再度环视了一下周围,唇角泛起一抹从不在人前显露的笑容,开始在房屋的周边缓缓的走动。

    雪衣睡的塌,做过的矮胡凳,用过的梳妆台,他都轻轻的抚过,眼前一一闪现种种画面,山庄里的剑冢陋居雪衣的房间虽然仍然保留着,却早已没有了生气,而这里,却还留着她生活过的气息。

    走过一遍之后,他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果然看到那一切,都如他们几年前离开藏剑之时他屋中的摆设一模一样,他走到榻边躺下,在这样宁谧到令人心安的环境中,渐渐睡去了。

    但他却是被隐隐从院前医馆里传来的怒吼声惊醒的。

    入睡是日正当空,而此刻已经日近黄昏,医馆里传来隐隐的武人的吼声:“你说什么?不能治?你连脉

    都没有把就说不能治?我告诉你,你——”

    他的声音断了一会儿,大约是大夫跟他说了什么,那人的声音就降低了几分,叶英却认识能听到:“……可是不是都说,你们求缘居,是最擅长治疗外伤的么?为什么……”

    这声音,怎么觉得有些熟悉呢?

    叶英有些疲惫的揉揉眉心,坐起身,整了整衣衫,出了屋门抬脚往院前的医馆走去。

    而院前的医馆里,已经“热热闹闹”的占满了人,除了大夫医馆的小学徒和没来得及走出去的病人之外,清一色全是身着甲胄,手持兵器的军士。

    地上,则趴着一名已经昏迷却还是会因为背上的伤而下意识的抽搐的军士,口中还在往外呕血。

    裴大夫正站在众大夫的最前方,与这群军士对峙着,桂掌柜在急的不行,他是够圆滑,才能在这长安城里让求缘居安安稳稳的待下去,可是秀才遇到兵,那是有理说不清啊,这帮人要是不由分说砸了馆子伤了人,他可怎么跟雪衣交代?

    就在这时,一道清润的嗓音仿若天籁一样拯救了他:“发生了什么事?”

    “东,东家……”桂掌柜一想是啊,这里不是有能当家的嘛,忙准备将事情合盘托出时,叶英却皱了皱眉:“你平日,就称雪衣东家娘子?”之前他是没顾上问这个问题,现如今想起来,这个称呼也实在是别扭的很。

    “呃……”桂掌柜词穷了,他能说他平常就叫雪衣小姐么?当着这位的面儿?

    “也罢,说说是什么事吧。”叶英的妥协让桂掌柜松了口气,连忙竹筒倒豆子一样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原来,外面的军士不是别的军营的,正是大唐赫赫有名的天策军中的军士,然而天策军的强大和他的不受宠都是众所周知的,于是难免就会被一些人为他们做的事妨碍到他们利益的官员欺负上头,真刀真枪的天策军士们不怕,可他们就担心来阴的,这不,躺着的那位军士,正是因为“违反军规”所以才被打了军棍,这军棍打的也实在,这人眼见着就快没气了。

    “大哥,也许,这便是命吧!”

    听桂掌柜说完因由之后,叶英便听见军士中的其中一人如此说到。

    让人觉得耳熟的声音再度响起:“我知道,可……向荣他是为我受过啊,我宁愿躺在地上的是我啊,阿宁,你知不知道啊!天杀的高力士啊!”那人一边痛心疾首的说着一边锤着自己的心,嗓音里的哽咽声让人忍不住想要流泪。

    叶英终于走入了医馆之后,看到那正捶胸顿足的人,不由怔了一下,迟疑道:“你是……李承恩?”

    被叫道名字的人赤红着眼睛抬头望向叶英:“对,就是老子,有什么冲着老子——叶大少?你怎么在这儿?”

    是的,眼前这个天策军士,正是参军后就杳无音讯的李二,啊不,李承恩。

    “这里是雪衣的地方。”叶英淡淡的回答,李承恩一愣:“雪丫头——对了,雪丫头呢,叫雪丫头过来,她来了一定能治好向荣,叶大少——”

    李承恩急急的要往医馆的后面奔,却让叶英的一句“她如今并不在长安”定在了原地。

    他的肩膀,彻底的垮了下来。

    “他真的没有救了么?”叶英抬眼问向裴大夫,裴大夫淡漠的点头:“五脏在出血,银针无法止住,就算止住了,也会失血过多而死。”

    医馆里出现了短暂的宁静。

    躺在地上的辛向荣,仍旧在抽搐,在呕血。

    叶英静静的看了看他,又看看脸上显出悲伤的众位军士,又瞧瞧门口围观人群中那些忍不住掉下眼泪的百姓,他清楚,如果不是这群军士在百姓中声誉极好,他们在此刻,所给予李承恩这群人的,一定是嗤笑和咒骂。

    最后,他抬手抽掉自己腰间的一个小荷包,走到李承恩面前递与他:“这里是一颗止血补血的丸药,你拿去给他先用了吧,撑过两日,雪衣就能到长安了。”

    李承恩吃惊的看了看叶英,叶英手里的药,怕就是从雪衣那里拿来的,而雪衣那里的药有多么灵验,他是清楚的,而他也清楚,雪衣手里的药,那是用一颗,少一颗的,这颗,必定是雪衣留个叶英保命用的,可是——

    “大恩不言谢!”即便知道这药叶英让的不易,李承恩仍是毅然接过了那颗药丸,走到辛向荣面前,毫不迟疑的将药塞进了他的嘴里。

    裴大夫张了张嘴,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人已经没救了,何必阻止他们去抓最后一根稻草呢?

    然而奇迹却发生了,辛向荣停止了呕血,呼吸也渐渐缓了过来。

    他吃惊的立刻弯身去给辛向荣把脉,却发现脉象已经稍稍平稳,虽然还没有完全好,但别说撑过两日了,就是之后不再治疗,只是慢慢调养,也能恢复健康!

    “怎么样,大夫,他怎么样?”军士们纷纷上前询问。

    裴大夫点点头:“基本已经没问题了,药很管用,不用麻烦叶师姐,我也能接手他的治疗了,死不了。”

    “太好了太好了!”百姓和军士们都欢呼了起来,欢呼过半,李承恩才反应过来这位大夫对雪衣的称呼,不由好奇道:“叶师姐,你是说雪衣么?叶雪衣?你怎么会叫她师姐呢?孙……咳,田老头也收你做徒弟了?对了,你叫什么?”

    他整个人一放松下来,问题就叽里呱啦的来了。

    而被他问到的人只是淡淡的点了个头道:“在下裴元。”

    “好好好,那就是自己人了!”李承恩大大咧咧的搭上了裴元的肩膀,裴元皱了皱眉,毫不客气的扭身摆脱了,指挥众军士该离开的离开,该帮忙抬病人的抬病人。

    李承恩也不在意,走到叶英身边笑道:“叶大少,我心事了了大半,咱们也可以叙叙旧了,哎,你知道么,我也成亲做爹有儿子啦,你呢,跟雪衣——呃……”

    意识到后面的话说太大声传出去不好听的李承恩压低了嗓音:“雪衣孩子都你给生了,你可曾与她一个名分?”

    一直以为自己已与雪衣是夫妻的叶英,从未想过,生平第一次的无言以对,竟然给了李承恩。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