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89章 擦枪走火那啥啥

正文 第89章 擦枪走火那啥啥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正当二人拥抱着,雪衣沉浸于久别重逢后叶英的“甜言蜜语”中,而叶英则是沉浸于幸好还来得及的庆幸中时,二人所在的房间的门被啪啪啪的拍响了,闹闹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娘,陆哥哥说他听到说话声了,爹爹是不是醒了?”

    这声音不禁使雪衣身体一僵,忙忙的要从叶英怀里挣脱出来:“阿英,快放开我,闹闹要进来了?”

    对“不能在孩子们面前做亲密之事”毫无概念的叶英微微蹙起眉头,但还是从善如流的放开了雪衣,雪衣连忙起身去给闹闹开门,更多的,却是为了躲避一种尴尬。

    一打开门,就见外面闹闹和叶琛都在,闹闹就要往屋里冲,雪衣忙拦住她:“闹闹别闹,你爹爹的衣服还没穿好呢。”

    开玩笑,叶英那副“衣冠不整”的样子,能让小丫头看见么?

    闹闹闻言,虽然听话的停下了脚步,小嘴却嘟了起来,朝雪衣身后的屏风喊:“爹爹,你快穿好衣服出来吧,我都好久没见你了。”

    几乎是话音刚落,叶英就转过屏风出来了,虽然头发仍旧有些乱,衣服却是已经整理好的。

    “爹爹也很想闹闹。”叶英轻声笑着朝妻女儿子这边走过来,谁知尚未走近,闹闹却是一捏鼻子退了一步:“爹爹好臭……”

    雪衣/叶英/叶琛:……

    屋外突然爆出一阵大笑。

    因为喝完了酒就直接被送屋子里睡觉了,如今又是夏日,所以两日未曾沐浴的叶英身上自然会有一些味道,闹闹向来对味道十分敏感,又是个有话直说的性子,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了。

    不过,雪衣还是不得不感叹:闺女,你真勇敢,放眼全基三,也没人敢说庄花臭的,你可是古今第一人哪。

    “咳咳。”门口突然传来清嗓子的声音,雪衣转头看去,就见陆小凤探出了头道:“桂掌柜已经派人把烧好的热水送来了,叶兄,你现在要沐浴么?”

    敢情这群人都躲在门外偷听呢!从刚才的那么大的笑声来看,估计刚才闹闹的直接反应让他们乐坏了吧?

    雪衣一头黑线,但是也没办法,看了看脸色尴尬的叶英朝陆小凤道:“让他们送进来吧。”闺女都光明正大的嫌弃叶英了,叶英又怎么会拒绝?

    陆小凤回头转达了雪衣的意思,便有两个汉子抬着一个大木桶进了房间的屏风后,又有人陆陆续续的提了热水凉水,雪衣试了试水温,觉得可以之后就让其他人都退了出去,包括叶琛和闹闹。

    临被赶出去之间,闹闹还在叫:“爹爹,洗完澡澡就不臭了,我等你哦。”

    接下来还想继续说什么,终于还是被机智的叶琛在接到雪衣的指示之后毅然决然的捂住了她的那张小嘴拖出了房间,这才没有了下文。

    屋子里只剩下了叶英和雪衣,面对叶英,雪衣一脸羞愧的低下头,红着脸讷讷的道:“抱歉,是我没教好她。”

    “无事,她的性子是很好的,以后我会帮着你慢慢教她的。”叶英脸上的尴尬之色已经褪去,微微一笑对雪衣道。

    “那就太好了。”雪衣忙不迭的点头,随即反应过来,以后他帮她教?这是什么意思?难道……

    她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用疑惑的目光朝叶英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应入眼帘的,竟是一片白皙却结实有力的胸膛,吓得她直接又缩回了脑袋,心脏开始扑通扑通乱跳。

    “你,你这是,做,做什么……”雪衣撇过眼睛极力避免去看那副她其实好想好想看个够的养眼画面,结结巴巴的道。

    叶英有些诧异的将脱掉的外袍搭在屏风上回头看雪衣:“沐浴,怎么了?”

    天哪……雪衣捂脸,她的智商都去哪里了?连忙转身往屏风外走,一边走一边道:“呃,呵呵,是我忘了,我去给拿衣裳,拿衣裳……”

    已经将手放在腰带上的叶英看着雪衣紧张的背影若有所思,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他幼时到二人分开之前,不都是雪衣在照顾他么,就连沐浴的时候也不例外,怎么今天好像唯恐避之不及似的?

    若是雪衣知道叶英心中所想,一定会很大声的喊冤,开玩笑,八岁男孩子的身体和十四五岁没发育完全的少年身体,基本上现代每一个成女看了之后都不会有太多的想法好么?

    可是眼前这个二十岁的成男,皮肤白皙,骨骼匀称,肌理分明,看起来结实有力又是那种令人反感的肌肉虬结,身为一个喜欢这具身体主人的女人,她也是会流口水的好么?

    虽然已经跟叶英有过一夜,但那时她的意识是属于似醒非醒的,后来捡回来的记忆也是她这个姑娘家主动的居多,这在古代太奇葩的行为她一直羞于去回忆,不过叶英都已经记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了,不知道他会不会还记得两个人发生关系前后的每一个细节?

    万一她一不小心扑上去,叶英误以为她要跟他那啥啥,那可真是……太好了!

    好你妹!

    雪衣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句,叶英以后终归会知道一切的,到时候把自己认为是不检点的女人怎么办。

    纠结又哀怨的雪衣打开了她自己衣柜旁边的一个柜子,耳朵里听到叶英问:“这里有我的衣衫?”就漫不经心的答道:“嗯,我这里预备了两件,就是不知道你合不合身……”

    “啪!”她突然重重的将衣柜的门关上了,因为看到柜子里的衣服之后,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怎么了?”屏风后还未跨入浴桶的叶英不明所以,不管是取出衣服没取出衣服,雪衣这动静,都有些太大了。

    他就那么披着一头已经散开的柔顺的长发,身上只着一件衣服(咳,哪一件你们懂得。),转身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呵呵……”雪衣抬头赔笑,“我忘了,这里的衣服去年放到现在还没洗过呢,你的行李呢?我还是从那里面拿吧。”

    虽然面对着叶英,但她却极力克制着自己的眼睛往叶英的脖子以下瞧。

    看着雪衣有趣的反应,叶英的眼中滑过一丝笑意,摇摇头道:“行李原是放在马上的,我倒不知桂掌柜将它们放在了哪里。”

    雪衣听罢忙不迭的点头:“哦,那他应该放在外面厅里了,我去拿。”

    说着,拔脚转身就要出房门,但却才刚刚跨出一步,手就被叶英给抓住强行转身面对于他。

    “轻离,你是在害羞么?”

    (“阿英,你是在害羞么?”)

    叶英的一句话,让雪衣忽然想到了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她与他坦诚相见之后,面对当时几乎是“不知所措”的叶英,“豪放”的雪衣如此笑问。

    为自己当时的豪放而后悔到如今的雪衣有点想死,用自己过去的话来反击自己什么的,最犯规了好么!

    “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说过,我们是夫妻,彼此之间毫无隐瞒,才是夫妻之道,怎么,你都忘了么?”

    见雪衣仍然闭着眼睛脸似红霞,叶英轻笑着继续道。

    我好想说我没说过。

    内心虽如此想着,但雪衣也知道她并不能一直这么逃避下去,只能在叶英温柔目光的注视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双眼却仍是不敢与叶英对视。

    她睫毛轻颤,身体微微有些发抖,脸庞艳若桃李,颈间的肌肤染上了淡淡的粉红色,加上一头乌黑的发,还有额间那朵似是在慢慢盛开的莲花胎记,一时竟让叶英觉得她美的不可方物。

    心中一动,他的手已经抬起,解开了雪衣腰间的带子。

    “你也是一路尘土,还未曾沐浴吧?不如……”

    衣带被解开之后脑子里就已经是一团浆糊的雪衣早就忘了外面还有一群“耳朵很好”的损友在,就那么傻傻的站着,任由他在自己的身上动作。

    明明仍旧是那副清冷的样子,叶英的动作却显得youhuo而又qingse,雪衣身上夏日里所穿的纱衣随着腰带的解开一层层的绽开,白皙的肩膀露出了来,头上的簪子被抽掉,乌云一样的秀发披落在肩膀上……

    潜意识里明白会发生什么的雪衣自然而然的再次闭上了眼睛,叶英低下头,慢慢的凑近,回忆记忆中雪衣曾经教过他的,覆上了她柔软的唇瓣……

    于是有情人该发生一切,就这么顺利成章的发生了。

    而在院子里,“耳朵很好”的几位在“不小心听到“屋里面的动静时不由面面相觑,最终还是在下一刻立刻将几个人孩子转移的离主屋远了一些,并一直转移着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想不到找雪衣和叶英。

    人家夫妻久别重逢,总不能敲门打断吧,几年来叶大少第二次过夫妻生活神马的,也是够惨的了,身为男人,他们懂的。

    一个时辰之后,叶英坐在榻边,神色柔和的看着躺在榻上沉沉睡去的雪衣,抬手将她脸颊上的发丝轻轻的拨开,抚了抚她的头发,确认已经干透之后,将她肩头的薄被往上拉了拉,这才站起身,自己披着一头仍旧是半干的头发,转过屏风打开了雪衣之前打开之后又合上的衣柜。

    一刻钟之后,收拾好自己的叶英又转身回去看了看睡得一根手指头都没挪过位置的雪衣,又瞧瞧只剩下多半桶水的浴桶周围斑驳半干的水迹,十分淡定的抬脚出了房门。

    彼时,院子外离主屋最远的槐树下,司空摘星正跟闹闹和曲云,叶琛在一旁安静的听长辈们讲话,披着一头乱发估计也是刚刚沐浴过的李承恩正眉飞色舞的跟陆小凤和花满楼说着什么。

    听见屋门打开的声音,所有的人都停下了动作,见叶英出来后关上了门,猥琐人士陆小凤和司空摘星彼此对视奸笑了两声,正准备隐晦的说些什么,有一个人的动作却比他们更快。

    “爹爹……”

    闹闹快乐的叫出声,立刻就朝着叶英飞奔而去并直接抱住了他的腿,叶琛也倏然站起身,神色之间是少有的喜悦和激动。

    担心闹闹吵醒雪衣,叶英弯下身子轻声道:“闹闹乖,你娘很累在休息,我们声音小一点说好么?”

    “爹爹醒了,怎么娘又睡了啊?”闹闹有些奇怪的问。

    在陆小凤等人都坐等叶英尴尬手足无措之事,叶英却只是淡定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你娘累了,再不睡觉就要生病了,爹爹就让她睡了。”

    众人:……爹让娘睡觉这种话说出去很暧昧啊,你知道不知道啊,叶大少!

    可是叶英哪里会有这份自觉?他只是很单纯在表达字面上的意思而已,反正孩子需要的,也不过一个理由罢了。

    这时,叶琛走上前,小大人一样的朝叶英行了个礼:“父亲。”

    叶英目光柔和的看着他,正想着要说些什么时,脚边闹闹压低了一些的声音再度响起:“爹爹,小黄鸡!”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