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99章 九月初九宜嫁娶

正文 第99章 九月初九宜嫁娶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大唐开元十二年秋,九月初九,宜嫁娶,动土,乔迁;忌丧仪。

    时已过午,藏剑山庄全庄上下张灯结彩,到处都是红彤彤的喜庆痕迹,山庄里的人们亦是忙忙碌碌,你呼我喊,为即将到来的傍晚的山庄大少爷叶英的婚礼做着最后的准备。

    而即将为了这场婚礼而特意在藏剑山庄西南方向选择了一块吉地刚刚建起以后将作为叶英和雪衣居住地的天泽楼中,叶英头戴金冠,一头泼墨黑发高高束起,身着绛红公服织锦长袍,白皙的面庞上带着些许红晕,些许笑意,眉若远山,目如点漆,唇似涂脂,整个人仿若天神下凡一般,看得他的几个给他做了傧相要与他一起去接新娘子的兄弟全都呆住了。

    好半晌,叶炜才有些结结巴巴的对叶晖道:“二,二哥,大哥这样子,到时要是把嫂子的容貌都给比下去可怎么办?”

    叶晖尚未答话,叶家老四叶蒙就猛点头赞同道:“是啊三哥,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别人家迎亲娶妻,客人们最感兴趣的就是新娘子却扇后会有多漂亮,可是到了我们家,他们不会弄成比一比新娘子和新郎哪个最俊吧?”

    “说实话,我不知道雪……咳,未过门的嫂子究竟有没有料到这种状况,跟大哥做夫妻,的确是需要很大的心理承受能力……”

    叶晖喃喃的道。

    三兄弟虽都在对彼此说话,却一刻也未将视线从叶英身上移开过,因为,他实在是一个巨大的发光体,让人怎么都舍不得挪开目光。

    而他话音落时,他们三人的话题人物叶英目光流转,转脸看向他的几个弟弟,玉石之音随即响起:“二弟……”

    叶晖惊了一跳,连忙摆手道:“大,大哥,不是我说的是,是三弟四弟他们先说的,你,你,你……”

    “二哥,你——”没料到叶晖会这么做的叶炜和叶蒙齐声不满叫道,开玩笑,他们可是知道他大哥对大嫂的在乎的,都能跟他们的父亲开战了,何况他们?

    谁想叶英却似乎像是没听见他们三个的话一样继续道:“如今什么时辰了?”

    “啊?”叶家三兄弟齐齐傻眼,弄了半天他们大哥竟然只是想要知道时辰?

    担心叶英因为他们没能及时回答而向他们“翻旧账”,叶晖连忙扭头看了看门外,回头对叶英道:“申时五刻(16:15)了,放心吧大哥,酉时三:1(17:45)到求缘居那边接新娘就行,回来的时候差不多刚好戌正(19时)。”

    “申时五刻么……”叶英低头轻喃了一句,似乎在思索什么,叶炜见他心思完全不在自己几人身上,故态复萌,对叶蒙耳语道:“四弟,我怎么觉得,大哥好像很心急。”

    叶蒙一脸茫然:“有么?我怎么不觉得?”他有些憨憨的挠头道,“嫂子和侄子侄女又不会跑,大哥能着什么急啊?”

    “当然有了!”叶炜一脸郑重的肯定,“你看我和你还有二哥说他跟嫂子说的那么过分,他就好像没听见一样。”

    “三弟,原来你也知你自己的话不妥当么?”

    叶英的声音再度响起,叶炜反射性的抱头蹲下大喊道:“大哥我错了,求放过!”蹲完自己先囧了,为什么呢?因为这动作和求饶的话完完全全是复制他家小侄女闹闹的,他的智商竟然直接降低至五岁了,简直人干事!

    自从那日在演武场被闹闹“追杀”之后,藏剑山庄中,数叶炜跟闹闹叔侄两个玩的最好,战斗暴力狂的相同属性让他们两个在这近两个月里可没少把藏剑弄的鸡飞狗跳,叶炜雪衣自然管不着,叶英又老宠着闹闹,所以每次这俩人一起闯祸,夫妻俩就分工合作,一个教训叶炜,一个压制闹闹,久而久之,见多了闹闹跟雪衣求饶的叶炜竟也与闹闹同步了。

    “三弟……”叶晖一脸惨不忍睹的捂脸,那厢叶英却没有再计较下去,而是转向叶晖问道:“迎亲的时辰有什么礼法么?”

    若是在往常,叶英是不会这么问的,他只会随性而为,但此时关乎他与雪衣之间的大事,故而他才会在行动之前有此一问。

    叶晖一怔,摇头道:“这个到没有,只要不误了戌正(19时)的吉时就好。”

    “那我们这便出发吧。”叶英先前略略蹙起的眉头松了开来,“有陆小凤和花满楼他们在,障车1可能会耽误时间,还是尽早去为好。”

    说罢,举步就往门外走去。

    “啊?哦。”叶晖傻傻的应了,跟着叶英往外走,蹲在地上的叶炜和站着的叶蒙对视一眼,俩人赶忙推着愣在那里没动的叶晖跟着叶英往前走去。

    直到听见叶英一路行过之后宾客们抽气的声音,叶晖才醒过神来,颇为无语的看着他大哥有些急切的脚步,心道:

    大哥啊大哥,你果然是很心急啊,就说你找的理由吧,陆小凤和花满楼他们固然是跟大嫂感情好会在障车上给你找麻烦,可是他们就是想误了你的吉时,他们也不能误了大嫂的吉时啊,难道你俩的吉时不是一个时辰么?

    只可惜,叶晖的槽也只能在心中默默的吐了。

    是时,正在等待出发通知的马童、礼乐队以及马车队突然见到新郎官出现,一时都措手不及了,但更让他们不知所措的,是他们统统都被新郎官的颜值给煞到了,牵马的人盯着叶英看,手抬起来好几次都没抓住缰绳,礼乐队眼瞅着叶英嘴里却吹的那叫一个乱七八糟,赶马车的一边看着叶英一边往马车的车辕上跳,却差点没一屁股跌到地上去!

    看到这样乱糟糟的场景,叶英停下脚步,表情由原来的淡笑换成了肃然,如此糟糕的迎亲队伍,成何体统?

    还是先前经历过此事的叶晖很能理解这些人的感受,他清了清嗓子道:“大哥,不如,您就把罗妈妈给您准备的纱帽带上吧,这么下去,咱们的迎亲队伍根本出不了山庄的大门。”

    说着,他从自己身边低着头的小童手里接过了一顶红色的纱帽。

    先前他还不能理解罗妈妈为什么要准备这个东西,还告诉他必要的时候用得上,他还奇怪明明娶亲之时只有新娘会以团扇掩面,难道这东西也是给新娘准备的不成?

    可是如今看了他大哥穿上新郎服之后的模样,他才明白了罗浮仙的意思,这纱帽完完全全是给他大哥准备的!

    叶英迟疑了一下,又回头看了一眼乱七八糟的礼乐队,抬手将纱帽接过来,叶晖连忙上前帮他带好。<

    br />

    仙姿容貌被遮掩了,马童车夫和乐手们无不惋惜,但也不得不说,没有了让他们分心的事物,一切都有条不紊起来。

    戴着纱帽成亲的新郎,叶英也算是古今第一人了。

    就这样,一支有着从未有过的,戴着红色纱帽的新郎官的迎亲队伍,就这么浩浩荡荡的从藏剑山庄门口一路吹吹打打往杭州城中新开的求缘居医馆缓行而去。

    一路上,所到之处自然是万众瞩目,原因不外乎新郎官奇怪的装扮和异常盛大的迎亲队伍,不明所以的百姓们猜想着新郎官戴纱帽的原因,基本上都说是新郎官容貌似鬼怕吓到了路边行人,证据就是,新郎官迎娶的新娘,据说之前身份低微,现如今能开起求缘居医馆,也是财大气粗的藏剑资助,若不是身份低微,又欠着藏家的大人情,哪家的大家闺秀会愿意嫁个丑新郎?

    自然也有听说过或偶然见过叶英的人站出来说话的,只可惜人单力薄,早就被淹没在“为大众所承认的事实”中消失不见了。

    “二哥,他们真讨厌,嫂子和大哥为什么会成亲,管他们什么事啊。”

    听着路边百姓们的议论,知道叶英和雪衣感情甚深的叶炜忍不住抱怨道,叶蒙的脸上也有怨愤之色,叶晖叹了口气道:“不知者不罪,只要大哥和大嫂不在乎,我们又能如何?让他们这么说,总比路上徒生波折的好。”

    叶炜和叶蒙无言而对,大唐风气开放,迎亲路上被抢亲之事也不是没有,反正他们大哥也不在乎别人说他好或不好,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吧。

    “二弟。”

    叶英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叶晖的耳中,叶晖一怔,转头往他的斜前方看去,就见叶英的马慢慢的在原地踏了几步,叶晖的马自然往前靠了些,叶晖便意识到,叶英是有话跟他说的。

    一旁的叶炜和叶蒙有些不解的对视了一眼,心说难道大哥也开始在乎那些风言风语了么?谁想叶英开口说出的话,却吓了他们一跳。

    “今日我与轻离大婚之后,明日,我便会与她一起暂时离开山庄了。”叶英轻声道。

    “什么?”叶家三兄弟瞪大了眼睛,叶晖下意识的就想要勒马停下,突然想起这是在迎亲队伍中,一旦停下来,别人就会以为发生了什么变故,只得硬生生的遏制住自己的动作,让马继续跟着叶英的马往前走。

    另一边的叶炜压低嗓音,声音有些急切的率先问道:“大哥,这是为什么,你都跟大嫂成亲了,为什么还要离家出走?”

    “三弟,慎言!”叶晖忙轻声斥责道,回头就对叶英道,“大哥,父亲已将山庄交给了你,你若离去,山庄该怎么办?”

    “是啊大哥,山庄不能没有你坐镇啊。”叶蒙也赞同道。

    叶英继续静静的往前走,礼乐锣鼓声中,兄弟几人的对话只能被他们彼此听见:“二弟,那日之事,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父亲将藏剑交予我,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叶晖惊讶的问道,叶孟秋在那日与叶英比试之后,就彻底放手了藏剑事务,隐居于剑庐后的一栋独屋,兄弟几人便是去请安,他也是不见的,故而叶晖还真不知叶孟秋对叶英提出条件一事。

    “父亲要我在四年后的第三次名剑大会上,拿出一柄能与御神正阳齐肩的名剑,并以武扬名,否则,这藏剑山庄,父亲是要收回去的。”

    叶晖吃惊的叫道:“四年?铸出与御神正阳齐肩的宝剑?这怎么可能,御神正阳可都是父亲历经近十年才打造出来的神剑啊,大哥,父亲这不是在——”

    “爹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他自己浪费了几年时间,却非得为难大哥,真是——”叶炜也不满的插口道,叶蒙也皱着眉头开始思索如果他被告知这么要求会怎么做,但是想了半天,还是觉得,就算他有他大哥那样的天赋,恐怕也不可能在四年之内铸造出一把神剑来。

    叶英的轻笑声打断了他们的吃惊抱怨和思索,兄弟三人齐齐朝叶英看去,叶晖有些迟疑的道:“大哥,你……莫不是心中已有底气?”

    “所用材料尚无头绪,何来底气?”叶英缓缓的摇了摇头。

    叶蒙恍然大悟:“所以大哥是要跟大嫂一起出门去找合适的矿石么?”

    “若拘泥于杭州一隅之地,四年之内铸出名剑怕是绝无可能,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也许,某处就有合适的材料也不一定,所以,我才要与轻离一起出门。”叶英颔首承认了叶蒙的话,心中却道,寻找材料,只是出门的理由之一,而另一个理由,则是他想要成全雪衣心中的想望。

    叶晖叹了口气道:“那也不必急于这一日啊,大哥,你们这才大婚就要离庄,总是有些不合适吧?”

    “嗨,二哥你也太古板了,江湖儿女,何必拘泥于这些事,大哥是要去做正事,又不是出去玩,自然是抓紧一天是一天,再说了,如果我猜的没错,大哥你是不是要跟大嫂两个人出去不带闹闹他们呀?”

    说着,叶炜开始朝叶英挤眉弄眼,尽管看不到叶英脸上的表情,他却觉得,在他说出这些话之后,一股愉悦开始在他的身上洋溢开来,看来,他是猜对了呢!

    “所以,我和闹闹,要被留下来了?”

    另一边,在杭州新开张不过月余红绸还未撤下的求缘居医馆的后楼上,雪衣一袭华贵非常的青色杭绣深衣,妆容精致,从头到脚点缀着适宜又漂亮的金银琉璃等钗饰,将在婚礼中起到重要作用的并蒂芙蓉团扇被搁置在一旁的梳妆镜前,正与闹闹和叶琛说起了明日她和叶英将要离开杭州之事。

    叶琛的表情显得有些失落,这两个月以来,是他觉得最开心的日子,他们一家团聚,彼此笑闹,他会功夫的事情被揭开之后,雪衣不仅没有怪他隐瞒,反而抱着他开心的笑了好久,对雪衣反应松了口气的叶琛完全不知道雪衣当时是真高兴坏了,终于不用担心她家小乖会被人轻易占便宜了能不开心么?

    而此刻知道马上将与父母亲分开,眷恋家的感觉得叶琛如何能不难过呢?

    “乖宝,你要跟孙爷爷继续学习医术,功夫也不要落下,我和你爹爹出门,是为了给你爹爹寻找铸剑的材料,放心吧,若真有什么要紧事,记得只要哭一下,你爹爹告诉我以后,我会立刻赶到你们身边的。”

    雪衣抚摸着叶琛的小脸浅笑道,叶琛听见她的话立刻涨红了脸,扭

    扭过头去别扭道:“我才不会哭呢,要哭我会让闹闹哭的。”

    一旁的闹闹立刻拆台道:“哥哥你前几天还哭了呢。”说的正是两月前叶孟秋与叶英对战的那一天。

    “闹闹!不是前几天,是前两个月!”叶琛跺脚道。

    闹闹歪头:“有区别么?”

    叶琛:“……”

    见叶琛气鼓鼓的又生气的现象,虽然不明白到底为了什么但知道事情已经不妙的闹闹连忙朝雪衣拍起小胸脯道:“娘,你跟爹爹放心的出门吧,我会记得你的话的,哥哥不哭,我哭就好了嘛,不过我觉得应该没人会欺负到我和哥哥的,云云比较容易被欺负,到时候我还要哭给爹爹听么?”

    雪衣哭笑不得的看着她闺女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自己,轻轻敲了她的小脑袋一下道:“你呀,巴不得我天天不在你身边对不对?”

    被戳破了心思的闹闹吐了吐小舌头,算是承认了雪衣的话,也有过不想家长在身边经历的雪衣摇头道:“你们兄妹两个真是个极端,叫我怎么办才好!”

    一个恋家恋的不像个男孩子,一个却是巴不得天天远离父母肆意玩耍,如此说来,她与叶英此次不带他们出去,也许对他们都是一种锻炼,等他们下次再见面的时候,第一个扑到他们身边的,恐怕就是巴不得远离他们的闹闹了吧。

    “娘,矿石什么的,陆哥哥和楼舅舅他们也要一起去找么?”闹闹有些好奇的问道。

    雪衣一怔,忆及她和花满楼陆小凤等说起她与叶英的打算后他们的反应,摇头轻笑道:“不,他们不跟我们一起去,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和江湖要行走,留下来还是离开,我也不能给你一个肯定的回答,不过我想,应该会出去走走吧,毕竟,你也应该知道,大唐是很大的,尤其你楼舅舅,他才刚刚复明,一定更想多看一些大唐其他地方的风景。”

    闹闹有些失望的点点头,嘟嘴道:“我什么时候也能到处玩啊。”

    “等你长大了就可以了。”雪衣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闹闹又道:“长大了是跟娘长得一样高么?那要好久呢!”

    雪衣摇了摇头:“不会很久的,大人们都会觉得长大的太快,很想回到小时候呢。”

    “真的么?娘你不会是骗我吧?”闹闹瞪大眼睛,显然不相信。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女傧仪的声音:“新娘子和童男女准备了,新郎要来念催妆诗了。”雪衣连忙拿起团扇挡住脸,叶琛和闹闹也赶忙在雪衣一左一右的站好,虽然叶琛与叶英的样貌那般的相似一定会引起宾客们的猜想,但是雪衣却从不觉得叶琛是见不得人的,故而婚礼上的童男童女,选的正是他们的一双儿女,能参加自己亲生父母的婚礼,叶琛和闹闹也算是古代的唯二之人了。

    在雪衣和两个孩子都以为接下来就能欣赏到叶英的“诗作”之时,孙思邈的声音却在门外响起:“我说叶小子,你不是长的不能见人,戴个纱帽做什么?”

    他话落时,屋外宾客们的议论声也随之响起,屋里的不明真相的母子三人全都愣住了。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