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105章 百转千回叶家事

正文 第105章 百转千回叶家事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阳春三月,江南草长,西湖水波潋滟,湖上游船点点,孤帆处处,万物复苏,到处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可是在西湖边上的藏剑山庄里,却酝酿着一股风暴。

    “啪!”

    意识刚刚苏醒,浑身还是湿漉漉的叶炜就被狠狠的甩了一个巴掌,紧接着,叶孟秋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不孝的混账东西,你所谓的散心,难道就是出门去寻死么?既然要寻死,你干什么不找个没人的地儿悄悄的死?生怕人家不知道你已经废物到要主动去寻死的地步了么?”

    “父亲!”

    兄弟们不赞同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叶炜却依旧木然的躺在床上,望着帐顶,仿佛之前挨了巴掌的不是他,叶孟秋的恶毒话语说的也不是他一样。

    叶英蹙起眉头,看着自家三弟那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想到他半年前在他与雪衣的婚礼上那张跳脱张扬的脸,两相对比之下,不由轻轻的叹了口气:“三弟,何苦如此?”

    半年之前,叶英与雪衣回到藏剑,事情果然如雪衣所知的剧情一般,藏剑在他们归来之前大敌来犯,叶英不在庄中,叶晖自然是要报给叶孟秋得知,叶孟秋便出动了藏剑七子,使出“惊鸿掠影”剑阵对敌,不明剑阵厉害之处的叶炜冒然闯入,终至大敌逃走不说,自己还被剑气尽伤经脉,重伤难愈。

    叶孟秋虽气急叶炜的坏事,但毕竟是叶炜是他亲子,也顾不得去追来犯之敌,当即便遣人去请孙思邈和当时因叶婧衣之事常留叶家的盛长风来给叶炜诊治,孙思邈却也将叶英和雪衣也带了回来。

    尽管身体疲累,雪衣也立刻与孙思邈和盛长风加入了诊治叶炜的行列,是时,雪衣负责给叶炜以其万花技能充补气血,盛长风给他扎针止血外加简单的疏通气血经络已保叶炜生命无忧,孙思邈则是在一旁掌控大局。

    原本三人对医治叶炜之事尚有七分把握,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医治的紧要关头之时,雪衣却突然吐血了。

    孙思邈自然大惊,慌忙诊治之下,却疑惑于雪衣的身体除了稍微有些透支之外,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害,腹中胎儿也十分安稳,再三询问雪衣确定她没有不舒服之时,三人预备继续给叶炜诊治,却发现雪衣的能力再也使不出来了。

    问及雪衣原因,被系统提示“经脉受损,暂时不能运功”的雪衣只能哭笑不得的表示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能力应该没有消失。

    最终孙思邈推断出的可能是,虽然他没有诊治出来,但雪衣的身体肯定是受到了损害,而她自身的身体应该是处于保护孩子和雪衣的原因,暂时不让雪衣使用她的能力了,否则,孩子就有可能受到更大的伤害。

    没有雪衣给叶炜持续不断的补充气血,孙思邈原本定下的气血冲脉之法就不能继续得到实行,他与盛长风二人尽其所能,最终也只能暂时保住了叶炜的性命,要想真正恢复受伤之前的功力,就必须有功力深厚之人为他通经过脉,而叶家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就只有叶孟秋,叶英剑道境界虽告,但毕竟尚且年轻,功力还达不到。

    但那是叶孟秋自己还处于随时有可能走火入魔的阶段,如何能给叶炜通经过脉?若是在运功过程中出了岔子,父子二人就有可能全都救不回来了。

    医治之事便只能暂时搁置下来了。

    叶炜醒来之时,得到的便是自己重伤难治的消息,他以为这些人是在跟他开玩笑,可是当他感受自己体内经脉不畅和床边自来疼爱自己的大哥眼底闪过的那一抹深切的悲哀之时,他才意识到,这一切都不是玩笑,才知道他为他自己的张狂自大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后来的日子更加的难熬,好容易能够下床之后,他不仅仅手无缚鸡之力,甚至于走路都是踉踉跄跄,穿衣吃饭都要人伺候,一切都要依靠别人的感觉让他痛苦的想到了去死。

    于是,这一天,他便向叶晖借口要出门散心,由于他这大半年的沉默并不知他心思的叶晖考虑到他确实需要开阔一下心胸就同意了,还在他的坚持下没有让人跟着他出去,却没料到他会选择投湖自尽。

    “是谁把我救上来的?”

    没有回应父亲的责问,没有理会大哥的叹息,叶炜哑着嗓音问道,现在的他,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又把他拉回了这如同地狱一般煎熬的日子,他深知,这次之后,二哥是肯定不会让他离开他或者他派去的人的视线范围之外了。

    “是……”叶蒙犹豫了一下,看了看父亲和哥哥们,终于还是继续道:“是柳家的那位客人。”

    “柳姑娘?”即便已经心如死灰,叶炜依旧感到十分意外的转过头看向自己的亲人,这半年来,他虽然因为身体之事对万事漠不关心,但霸刀山庄的大小姐被大哥邀来做客之事,他还是知道的。

    不可否认,当雪衣向他介绍柳夕之时,柳夕看向他的目光,是唯一不会让他觉得她在可怜他的,故而,他对那个面善的姑娘还是很有好感的,后来的日子二人也偶尔会交谈两句,但更多的,却是那姑娘会坐在自己的身边,淡淡的告诉自己,没有了功力,重头来过便是,比起失去性命,他已经很幸运了。

    每每这时,他便会觉得她在说胡话,于是就会很狂躁的赶她走开,柳夕便会顺从他的意思离开,留他一人兀自后悔,懊恼为何会只对她发脾气。

    之后柳夕再一次到他身边时,他就会觉得脸上十分过不去,偏柳夕也不介意之前二人的恩怨,仍旧会对他关心几句,渐渐的,二人所能交谈之话便多了些许,但他心头功力被废的阴影却始终挥之不去,终于还是走上了自绝之路,却救他的竟然是她。

    “她,现在怎么样了?”见叶蒙点头,迟疑了半晌之后,他再度开口问道,那个丫头,明明是个北方旱鸭子,不会傻到自己跳下水去救他吧?

    “轻离正在救治,她到杭州之后虽习得了些许水性,但救你依旧勉强,轻离言她救你之后力竭,喝进去不少湖水,但性命应无大碍,只怕如今春寒未尽,受了寒气。”

    想到自己挺着七个月的肚子却还要给自家这个不省心的弟弟收拾烂摊子的妻子,叶英的声音里有了些许淡淡的冷意,半年之前,巧合一个接着一个,雪衣怀孕,能力发挥不出来,叶孟秋身体带病,不能给叶炜通经过脉,自己功力不够也帮不上忙,三个巧合处处与自己相关,说实话,叶英心中对叶炜是愧疚的,但叶炜如今竟然

    寻死,却是如今除了剑以外有妻有子的他也不能谅解之事。

    叶孟秋哼了一声撇过脸,这便是比儿子自尽更令他恼火的事情,自己的儿子竟然被自己深恨之人的女儿救了,那姑娘自己此刻却性命垂危,救她的偏偏是自己不喜欢的如今有着七个月身孕的儿媳。

    事情简直是糟透了!

    半年前,叶炜的事情在无可奈何之下告一段落之时,得知叶英和雪衣带回来的这两名女子竟是霸刀山庄的人之时,藏剑山庄上下再次被惊呆了,把死对头山庄里的大小姐请到家里来做客,叶英和雪衣这对新出炉没多久的庄主和庄主夫人也真够可以了,绝对能把老庄主噎得够呛,虽然深知叶英为人的众藏剑弟子明明知道叶英并无此心,但明白叶孟秋反对叶英与雪衣婚事的某些二少爷二小姐们偶尔也会悄悄的对雪衣说上一句干得好。

    因为不明真相的众弟子们也不明白自家老庄主对霸刀的敌视究竟从何而来,明明老庄主常说君子如风,刀与剑其实是两种武功派系,和平共处也并非不无可能,却非得要压霸刀一头不可,生生给藏剑山庄在江湖上树下大敌,完全不符合他自己所说的君子如风。

    柳夕与任青萍来到藏剑山庄之后,二人丝毫未因自己来自霸刀山庄而表现出什么与众不同,大大方方的与藏剑弟子们相处,不久之后,柳夕的干净爽利,善良体贴和任青萍的活泼可爱,机灵讨喜虽不能说在藏剑大受欢迎,但藏剑上下提起二人来,却也没有一个说她们坏话的。

    并且,因为叶炜受伤,从柳夕时常在不远处关注叶炜,和她不自觉的流露出的担忧和关切,加上叶英和雪衣看见那一幕之后的从不言语,藏剑弟子们渐渐了解到一件事,霸刀的大小姐怕是已对三庄主叶炜情根深种,而大庄主叶英,似乎并不反对此事。

    乐于见到霸刀与藏剑化解仇怨的藏剑弟子们于是便也想要加入促成这段姻缘的队伍中来,只是自家三庄主原本就是个不解风情的剑痴,如今又形同废人,怕到最后弄巧成拙的藏剑弟子们无奈之下只能有意无意的向柳夕透露一些叶炜的行踪,于是叶炜离庄之事自然很快被柳夕所知,跟他出庄之后才有了这么一出事。

    听出叶英话冷意和父亲不满的叶炜默然了,叶晖在一旁叹了口气道:“三弟,如今你虽没有了功力,性命犹在,什么都会有的,你又何必想不开呢?”

    “因为三叔就是个大笨蛋!”

    门口一道娇嫩的嗓音响起,正是雪衣和叶英的女儿闹闹的,随即叶琛的声音也跟着出现:“闹闹,娘说过很多次了,虽然这句是实话,但是不能当着长辈们的面说出来的。”

    叶英的脸上因为这两道声音和两抹小身影的出现染上了浅浅的笑意,看着两个孩子跨进叶晖的房门一个规规矩矩一个歪七扭八的给屋子里的人行了礼,心头染上淡淡的暖意:“琛儿,闹闹,你们怎么过来了?”

    “柳姨已经醒了,娘本要让人过来通知爹爹,正好孩儿记起今天尚未给爷爷诊脉,就自己过来了。”叶琛看了一眼表情有些讪讪的叶孟秋对叶英笑道。

    闹闹紧跟着嘟着小嘴巴道:“我本来是要跟云云和她哥哥一起去忆盈楼的,可是娘说我去了会跟人打架,不让我去。”

    她口中的曲云的哥哥,自然就是跟着雪衣与叶英一起回到藏剑的东方宇轩。

    几人归来之时,曲云果然被陆小凤等人交给了他们认为还算比较靠谱的叶晖,但叶晖与曲云相处并无多久,而且曲云在公孙大娘前来参加叶英婚礼之时相中了,有心要收为弟子,但叶晖提及曲云身世之后,公孙大娘就暂缓了这个决定,但也时常派人来接曲云去忆盈楼玩耍,丝毫不掩喜爱之意,可见注定的师徒果真不是一个蝴蝶翅膀所能扇走的。

    当东方宇轩被刻意介绍曲云是前几年名震中原大地的方乾与五毒教主魔刹罗之女时,如果不是他记性好记得自己从未说过他是方乾之子,他简直就要认为那是专门针对他的阴谋了。

    后来,在得知曲云身世的来龙去脉之后,面对着眼前乖巧漂亮如今却被抛弃的小女孩,东方宇轩的心思异常复杂,最终,他没提别的,却跟雪衣说他要认曲云做妹妹,明白古代最讲究子不言父过的雪衣不动声色的同意了,只要曲云能有一个亲人做依靠,何必非要她去认她那个不负责任的爹呢?何况从另一方面来说,东方宇轩和他的母亲,又何尝不是受伤的人?

    公孙大娘再派人来接曲云之时,东方宇轩不放心之下便跟着去了一次,仅此一次,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的他便喜欢上了忆盈楼这个风雅之地,后来便时不时的常常过去了,而好热闹的闹闹在叶炜身体不行变得沉默之后无聊的不行,自然也吵着要去,不过她过去了,自然是免不了要闯祸打架的,所以后来雪衣便不怎么会同意她去了。

    听见闹闹的抱怨,叶琛和叶英父子俩都笑了,事实上,雪衣对闹闹说的原话是:“你跟人家打架赢回来的东西都是没用的,如果你能赢回‘御神’,以后你去哪里我都不会不依你。”

    结果闹闹还真就傻乎乎的跑去问公孙大娘要御神剑了,但御神剑哪里在公孙大娘手里?当年公孙二娘冒她之名赢了宝剑之后早就跑的没影儿了,公孙大娘还找不到她人呢,何况闹闹还想要她手里的宝剑?

    事后闹闹跟叶英抱怨雪衣给她出难题,叶英问及雪衣为何会想到用这个来为难闹闹,雪衣便道:“‘御神’之中,毕竟融有你母亲的血肉,若是有机会拿回来,自然是要拿回来的。”说罢还逗他,“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

    叶英便揽着她轻声道:“你很快便会知道了。”

    于是乎,当夜,已经怀孕四个月的雪衣第一次品尝到了孕后情、事的感觉。

    “我去看看轻离。”有些担心雪衣的叶英与儿女们做了小小的互动之后,转身往屋外走去,对此事已经习以为常的闹闹和叶琛也不介意,叶琛走到叶孟秋的跟前仰起脸道:“爷爷,今天有没有不舒服,不如您坐下来我帮您诊一下脉吧。”说着,柔软的小手已经握上了叶孟秋常年握剑有些粗糙的大手。

    雪衣与叶英离家之后,叶琛就开始主动接触叶孟秋,他为人温和诚恳,又乖巧漂亮,加之与幼时的叶英一模一样,又是叶孟秋的亲孙子,叶孟秋便渐渐的开始无法拒绝,而叶琛的医术也令叶孟秋的心境开始平和,慢慢的,二人的相处便越来越像普通人家的祖孙了。

    “呃,好。”经过多半年的相处,早已无法拒绝这个出色的孙子的叶孟秋神色间原有的不满和气闷随着叶琛的这一握飞速的散去,随着叶琛走到叶炜房中八仙桌旁坐下,看着叶琛爬上自己旁边的胡凳,认认真真的开始给自己把脉,心中暖乎乎的。

    他忍不住瞟了一眼床上的叶炜和一旁的叶晖与叶蒙,古人云成家立业,成家之后就会有孩子,是不是这几个混小子有了孩子,叶家兴旺起来的同时,他们都会慢慢的“懂事”?

    闹闹则是走到躺在床上的叶炜身边,伸出一跟小手指戳着面向着给叶孟秋诊脉欲言又止的叶炜的手臂道:“三叔,你果然是猪头,不就是经脉受损了么,治好就可以了啊,而且我不是说过了么,你不会功夫了,我可以教你啊,你去寻什么死啊?”

    叶炜猛然转过头有些吃惊的看向闹闹。

    “哼,娘还骗我说你身体还没好闲着没事去湖里游泳,腿抽筋了又没有武功爬不出来了柳姨姨才去救你,真当我是傻子呢!柳姨姨也是个傻子,自己水性不好还去救你。”闹闹继续嘟囔,完全没看到除了叶炜以外的叶家父子兄弟们的一头黑线。

    叶蒙偷偷的凑到叶晖的耳边道:“二哥,我突然觉得大嫂也很不靠谱怎么办?”居然编出那么挫的理由来骗有时候神经大条的要命有时候却精怪的要命的小侄女,小侄女可是什么话都能往外说的难道她不知道么?

    “那又能怎么样?大哥不在乎这个。”叶晖有些无奈回道。

    雪衣与叶英离家之后叶晖再度见到雪衣之时,就渐渐发现了一件事,雪衣的容貌和个性似乎都在一点一点的改变,因雪衣与外人接触不多,细心如他才慢慢的发现这件事,其他人似乎毫无所觉,包括叶英,前些日子他忍不住跟叶英提及此事,叶英却道:“无论她变了还是没变,在我眼中,她始终是她。”彼时被肉麻的不行叶晖方知,叶英眼中雪衣的,其实是没有具体的容貌和性格的,因为叶英在乎是她这个人,而非其他的。

    那厢闹闹突然眼睛一亮,抓住叶炜就兴奋的道:“三叔三叔,你说柳姨姨是不是喜欢你呀,说书先生说的故事都有妖精为了救情郎自己死了也没关系的情节,柳姨姨虽然不是妖精,但她为了救自己也差点死了,你说这是不是跟那些故事很像啊。”

    此言一出,登时满座皆惊!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