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107章 冥冥之中自注定

正文 第107章 冥冥之中自注定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我倒是没有想到,藏剑有可能要跟霸刀结亲这么大的事,庄主最后竟然都没有表示反对的态度呢。”

    回到天泽楼,雪衣由着不放心自己的叶琛给自己把了脉,也没避讳在场的他,若有所思对叶英直言道。

    听见雪衣对叶孟秋的称呼,叶英父子俩并没有什么反应,因为他们早已习以为常,即使已经正式嫁给叶英半年多了,雪衣也没有丝毫要改口的意思,用她的话来说,如今叶孟秋虽然勉强接受她了,但也终归只是勉强而已,她就懒得去讨那个嫌弃。

    叶英浅浅的笑了一下,淡声道:“三弟的性格略有些偏激,父亲,毕竟是一个父亲。”

    话说的虽然有些没首没尾,但雪衣却是听懂了,叶英的意思是,叶孟秋再怎么对不起他母亲和那些给他生了孩子的女子们,但对他的儿子他还是心疼的。因为功力尽失的事,叶炜都走极端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可能恢复功力的机会,即便是这个机会来的让他心塞难受,他也得接受,总不能因为顾忌他自己的脸面让叶炜直接去死吧?

    “是啊。”雪衣点头赞同道,“不过想想也是,谁让提出两家结亲意见的是你呢。”

    说起来,在柳叶两家反目这件事中,最大的受害者,就是失去了母亲的叶英了,若是之前叶英不明真相之时,叶孟秋以此来反对叶炜和柳夕之事,此时,与柳夕感情并不深的叶炜大概会纠结,最终的选择是什么还不一定,可是如今叶英已知实情,并且主动提出两家亲事,明明白白的向叶孟秋表现出他已经接受了柳夕这个弟妹的事实,某种程度上来说比柳风骨更加理亏的叶孟秋当然不能说什么了。

    而原剧情中,因为没有雪衣这个蝴蝶的关系,叶英一直不清楚俩家缘何交恶,而叶炜大约是在带着妻女归家之后,被叶孟秋“恶意”告知了“柳风骨害死了叶英的母亲”这件事,与大哥感情深厚的叶炜自然觉得两头为难,因为柳夕毕竟已经嫁给了他,不仅给他生下了女儿,他还在她的鼓励下恢复了功力甚至更胜以往,无奈之下,他带着妻女去了霸刀山庄求证事实真相。

    一问之下,心中有愧的柳风骨自然不会不承认,可不明真相柳家兄弟看到了一半被生活一半被“自己的父亲害死了丈夫的嫡母”这个认知折磨的身心憔悴的柳夕之后就不乐意了,自然会与心绪难平的叶炜发生争执,以致于最终生死相搏。

    如此局面下来,早已濒临崩溃边缘的柳夕就是再坚强也难以撑下去了,会做出舍夫弃女引刀自尽这个选择也就不奇怪了。

    想通了这一切,雪衣心中轻轻的叹了口气,抬眼就见一旁给自己把过脉放下心来,却在听见自己的话后忍不住露出了好奇表情的叶琛。

    她笑着用手指刮了刮他的小鼻子道:“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这一次你爹爹一提,你爷爷就不反对了?”

    叶琛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点头,父亲已经接掌藏剑山庄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但后来常与祖父相处的他也知道,祖父到如今仍然会插手藏剑事务,推翻父亲的决定那是常事。

    他后来也偷偷的问过父亲,父亲却只是淡淡的告诉他,若不是祖父当初一意反对他与他母亲之事,父亲是绝不会这么早就接下藏剑山庄的。

    也就是说,父亲会接下藏剑山庄,可以说全是为了他母亲,藏剑事务,他兴趣其实不大,祖父要插手便插手,父亲对此并不介意。

    可这一次又是怎么回事呢?

    柳夕到藏剑后没多久,叶柳两家不和的消息他就知道了,虽然没有人能说清楚具体原因,但祖父对柳夕的态度早已明确的让他明白传闻不假,可父亲如今做了与柳家结亲的决定,他分明看到了祖父脸色差的要命,却又为何到最后一句反对也无呢?

    “是因为柳姨救了三叔么?”叶琛猜测道。

    雪衣一怔,这一茬她倒还真忘了,柳夕到藏剑之后,考虑到叶炜可能不知道哪天会犯抽跳水自杀,雪衣就诱着柳夕学游水,但没学多久天气转凉,此事也就搁置了下来,后来柳夕虽然用她的半吊子游水技术救了叶炜,自己却差一点提前挂掉,当时救柳夕的时候雪衣自己都懊恼死了,哪里还记得起她其实是救了叶炜的?

    不过……

    “为什么你会觉得,她救了你三叔,你爷爷就不会反对我们家和柳家结亲的事呢?”雪衣快好奇死了,一向身为乖宝宝的儿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叶家教育之中可没有这一条呀,这个反倒是像……

    她一边接过叶英给自己递过来的茶杯放到嘴边,一边琢磨着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琛回头看了一眼叶英,见叶英脸上也有着些许不解,想了想还是道:“因为闹闹之前说过,在说书先生讲的武侠故事里,一个人救了另一个人的命的话,被救的那个人都会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然后他们就会——’”

    “噗——哈?”

    刚入口的茶水被喷了出去,功夫高强的叶英父子反应极快的躲了开来,叶英甚至还出手从雪衣手里拿走了茶杯,以免热水倾洒到雪衣的身上,而手中空了的雪衣嘴角抽了抽,深深觉得这个答案既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意料之中。

    只是可怜了叶家三少爷,故事里的英雄救美,美人儿以身相许,到了他这里,反倒成了变成了美救“英雄”,嗯,严格来说叶炜如今连狗熊都算不上,狗熊还能拍死一只老虎也不一定呢,他现在恐怕一只鸡都杀不了吧?

    可怜杯具的叶炜哟~如今还真是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雪衣有些意味深长的转眼看了看孩子她爹,道:“阿英,以身相许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用我说吧,再不管管,以后后悔,那可就来不及了。”

    身在武林之中,什么事儿都说不准,闹闹又是个不消停的,万一哪一天真的给人“救”了,这丫头学着故事里的情节给人家来一句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人家若不应还好,若是应了,他们做父母的,到时候该找谁哭去?

    叶英沉默了一下,点点头:“我会的。”

    雪衣颔首,她相信叶英会说到做到的,因为叶英他就是个女控,关于闹闹的事,他总是会很上心。

    回过头,她清了清嗓子对儿子道:“乖宝,以后别听闹闹乱说话,她不靠谱你又不是不知道,又听那些编故事的说书先生乱说话,你是哥哥,以后要记得教她要改正,就像

    像之前她跟你三叔说的什么妖精情郎的,还跟你说什么……咳,总之,那不是她一个姑娘家家的该说的话,知道么?”

    叶琛郑重的点头应是,雪衣轻轻的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自小叶英不在他身边的缘故,弄得叶琛如今过分早熟,叶英小时候还没这么一本正经呢,这小家伙就俨然一派大家风范了。

    “哦,对了,关于你爷爷为什么不会反对你父亲这次所做的决定,的确是有原因的。”记起之前所说的话,雪衣想了想继续道,“你柳姨救了你三叔,这的确是你爷爷不能反对的原因中的其中一个,但最重要的是,当年柳家和我们叶家交恶,最大的根源,其实是在你过世的奶奶,也就是你爹爹的娘身上,你柳姨的爹爹跟你奶奶的去世有一定的关系,但你爹爹却没有因为这件事不许你三叔娶你柳姨,所以你爷爷也不好反对。”

    “奶奶?”叶琛更加迷惑了,奶奶不是还活着的么?

    一见叶琛迷惘的模样,雪衣就知道他误会了,出于礼貌,如今叶琛对叶晖的亲生母亲也是喊奶奶的,可雪衣却说他的奶奶已经死了,前后矛盾的说法自然让他不解。

    “咳,你现在的奶奶其实不是你爹爹的亲生母亲,与你和闹闹不一样,你二叔和你爹爹并非一母所出。”

    对叶孟秋的人品不置可否的雪衣简单的解释道,谁知儿子却非要刨根问底:“那三叔呢?他跟爹爹是一母所出么?”

    “……也不是。”叶炜的娘,貌似是难产去世的。

    “四叔呢?”

    “…………也不是。”叶蒙的娘,是因为叶炜的娘的事情被牵连到然后被叶孟秋给撵出去的。

    “五——”

    “你爹爹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奶奶就已经过世了,但你五叔今年才几岁?”

    雪衣看着叶琛思索了一下,继而瞅了瞅老爹,脸上露出纠结的表情,内心十分无奈,她大约可以猜到叶琛的想法,大概在他看来,若不是一母所出,那么叶晖叶炜他们,根本算不上叶英真正的亲人,可叶英却要为了叶炜放下这些恩怨,实在是很悲催的一件事,又有些埋怨叶孟秋,瞧瞧他都给孩子做了些什么坏榜样!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如果这件事不成,你三叔无法恢复原来的功力的话,谁也不会知道他会不会再次去寻死,到时候,恐怕就不会有第二个人能救得了他了,你爷爷终归还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就因为这些,所以你爷爷才没有立即出声反对。”

    可是事后会不会反悔,那我就不知道了。

    雪衣在心中默默的道。

    “那爹爹不介意柳姨是霸刀的人,愿意她嫁给三叔这种事,柳姨的家里人会相信么?”叶琛想了想道。

    虽然在这之前,他所听到的柳叶两家的恩怨基本全都是从藏剑弟子这边听说的,但将心比心,听多了霸刀与藏剑之间的事,他偶尔也会觉得被藏剑压了一头的柳家也许会觉得比藏剑的人更委屈也不一定呢。

    自小跟着雪衣和孙思邈行医的叶琛其实并不天真,出于要让叶琛学会保护自己的想法的雪衣和孙思邈并不避讳让他见到老把人的好意往坏处想的病人和濒临死亡之前有些人会露出的丑恶嘴脸,所以叶琛虽然仍旧保持着善良的本性,却没有圣母到以为这世上所有的好意都是能够被接受的。

    他父亲的大度,将来被提亲的柳家又是否能体会到呢?

    “不会的,你柳姨的爹爹柳风骨人称柳五爷,是武林中人人敬仰的人物,他不会曲解……”雪衣下意识的解释道,但话说到半截,自己却说不下去了。

    真的不会么?这事儿她还真不敢肯定。

    对柳风骨,她也不过是几年前在蜀中见过一面,那时他对叶孟秋的态度是有多忍让,对儿子的脾气是有多么的无奈,她的确有看在眼里,可是,老话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便就是柳风骨的确是个好的,可柳夕是他唯一的女儿,谁知道柳五爷会不会护女成狂胡思乱想呢?

    到时候,叶炜和柳夕之事,怕是又要平生波折了。

    “阿英,小乖的话其实不无道理,我看不如这样吧,青萍不是要先回霸刀告知柳五爷小夕和三弟的婚事么?你亲自写一封信,也不必提母亲的事,只说三弟和小夕情投意合,叶家要求娶柳家女儿的事……”

    说着说着,她的话又顿住了,半晌之后,她对自己了摇头,似是在对叶英说话,又似是在跟自己说话:“还是不行,这样跟没写信有什么区别,有哪家求亲是靠一封信的,最好是你亲自去……”

    正听着雪衣自语的叶英忽然怔了一下,只觉的衣角一沉,低头看去,就见妻子的素手已经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角,再看她本人,却仍旧在皱着没思索着什么,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条件反射出的对叶英的依赖,却清楚的表明了她不愿意叶英离开她去霸刀。

    叶英的唇角浮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弯下身子在雪衣的怔愣之中,一手托起她的手臂,另一只手穿过她的腿弯轻松的将她抱进怀中,温声道:“你累了,还是先别考虑那么多了,休息一会儿吧,三弟和柳姑娘的事不急,他们尚需修养,待你生产之后,若有必要,我会亲自去一趟霸刀的。”

    说着,他抱着她往他们的卧房走去。

    听着叶英的话,雪衣忍不住露出愉悦的笑容,当年生闹闹和小乖之时,痛苦到极致她也不是未曾怨过叶英为何不在自己的身边,这一次再次怀孕,她就一直有一种奇怪的不安感,似乎这一次叶英也会在她生产之时不在她身边一样,但有了叶英的保证之后,她安心了。

    似有魔力一般,原本还不觉得累的雪衣不知道是因为安心还是因为困意上涌,一被放到床上,她的眼皮子就渐渐的沉重了起来,临睡去之前,她再次无意识的抓住了叶英的衣角,口中喃喃的念着不要走,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雪衣的脸上慢慢泛起熟睡之后才会起的粉润,叶英抬手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略有些发烫脸颊,轻声道:“我不会再撇下你一个人了。”

    门口的叶琛看着床上睡着的母亲和床边坐着的父亲,想了想父亲之前说的话,扭头就奔去找孙思邈了。

    三个月后,雪衣顺利诞下一子,白白胖胖,虎头虎脑,还特别爱笑,当让雪衣心塞的是,这孩子,他长得竟与叶孟秋有六分相似!

    叶孟秋当即高兴地

    不行,立刻就“剥夺了”孩子父亲的命名权,给这个小家伙取名叶琚,雪衣当时听说之后都快哭了,叶琚,叫的标准的还好,口音不准的还以为是“野菊”呢!

    可是再心塞,她也得接受这个事实,谁让叶孟秋是孩子的爷爷呢?

    小叶琚满月之后,雪衣也出了月子,在与柳夕确定心意之后就重新振作起来没过两个月就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正常生活想要去霸刀提亲却每每总被孙思邈否定的叶炜也终于被宣布,他可以出门了。

    于是,三日之后,叶英带着叶炜与柳夕,领着押送聘礼的藏剑弟子们,浩浩荡荡的往北国霸刀而去了。

    彼时,仗着自己有神行千里这项逆天技能可以随时在叶英与孩子们之间来回当下留在家里照顾孩子们的雪衣,和挂心着不知妻子会不会在家被父亲为难的叶英两个人都不知道,此次北国之行,他们竟有了除了得到一个弟媳妇儿以外的更大收获。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