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111章 生死皆要做鸳鸯

正文 第111章 生死皆要做鸳鸯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叶大哥,这……这是怎么回事?”

    柳夕跌跌撞撞的走到了已经被叶英平放的叶炜身边,看了看那已经毫无起伏的胸膛,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有些不能置信的转头看向叶英质问道。

    叶英亦是紧紧蹙起了他那好看的眉头,清亮的眸子里有着浓浓的迷惑,很显然他也被这突发的状况弄蒙了。

    就在刚才,当他听到霸刀的弟子说起尹天赐来拜访柳风骨,对那个帮助过自己和雪衣的男子还有印象的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不由自主的分了神,等回过神来要继续给自家弟弟输送内力之时,就发现他的内力进入叶炜的身体之后竟如泥牛入海一般一去无踪了!

    这还怎么了得?难道是他一不小心弄破了自家三弟的气海么?

    吃惊之下,叶英立刻收功并扶着叶炜平躺下来预备探查一下他的气海状况,未料却发现叶炜整个人就如木头一般无一丝反应了,而一直关注着兄弟二人的柳夕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叶炜的胸膛已经没有了起伏,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上前几步仍然没有见到叶炜有活着的迹象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见得不到叶英的回答,不太能接受叶炜此刻已经没有呼吸的柳夕于是探出了身子,用颤抖的手去感受叶炜的鼻息,没有任何反应的事实告诉他,叶炜此刻的确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

    看着叶炜嘴角那一抹仍旧存在的血痕,柳夕不由自主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难道,她的父亲哥哥们为了不让她嫁给叶炜,做出了什么极端的事情么?不是她把自己的家里人想得太坏,而是叶炜刚刚才来到霸刀山庄,所接触的都是她的亲人,她父亲方才冒然向叶炜动手,她的哥哥们对叶炜态度十分恶劣,如果叶炜的事情传扬出去,恐怕谁都不会以为是叶英干的吧?

    哪怕不是她的哥哥和父亲,他们也脱不了任何干系!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叶炜去了,她所喜欢的那个嘴角有着浅浅的酒窝的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尽管心中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带来的震惊和悲痛所占据,但她仍然保持着一丝冷静,或者说,她打心底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件事,于是,她撑着有些虚软的身体爬起来喃喃道:“我去找我爹和大哥他们——”

    见柳夕要去寻人,呆呆的看着自家三弟平静苍白的面容也不知该如何处理此事的回过神来缓缓的对她摇头道:“不必了,此事是我之过……”

    其实,叶英雪衣他们有一件事一直瞒着叶炜,那就是,叶炜投湖自尽柳夕将他救起来的时候,雪衣发现了叶炜的身体里竟有内力游动,诧异之下与孙思邈细细诊断之后得出结论,因叶炜气海未破,故而之前的功力其实是从未失去过的,只不过因为经脉堵塞太过厉害,如今在其周身四散,以至于变得微弱的不可察觉。

    不告诉叶炜此事,也是担心他知晓之后自己私下强行运气冲脉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而他们从藏剑山庄出发之时,叶英和雪衣就曾经推断过来到霸刀之后可能遇到的状况,虽然告知叶炜的是柳风骨有可能能以深厚的功力为叶炜打通经脉,但雪衣告诉过叶英,这种事,就连孙思邈也不能肯定,所以说,当时跟叶炜说的话,其实也是为了激起他的求生*。

    那么,到了柳风骨这里,若是柳风骨也让叶炜断绝了恢复功力的希望,到时候叶炜若是承受不了再一次的打击,一直存在他体内未曾散去的功力只怕就不会平静如昔而是四处乱走,强行冲脉,如果不能及时引导,最终肯定会导致叶炜危机重重。

    所以方才叶英给叶炜吃的药丸,便是雪衣师徒两个一起做出来的用来给叶炜应急的药物。

    果然,来到霸刀山庄之后,叶炜在听说自己可能永远不能恢复功力,即便是今后应该会有一个美满的家庭生活,他却仍然不能承受住这种打击。

    药丸便也被叶英用上了,而此刻,叶英认为是他的分神造成了自家弟弟的内息没能及时得到好的引导,最后没能拉住叶炜走向死亡的脚步。

    “小妹,你要找我们什么事?”

    叶英的话未说完,柳浮云已经沉着脸跨进了门,见到平躺在地面上的叶炜和双眼泛红的自家小妹不由怔了一下,脸色亦是一变:“这是怎么回事?”

    他之前虽然是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但毕竟是他小妹的婚事,他怎么能不关心?故而一直派人注意着这边的动静,听说叶炜被他父亲宣判永远不能恢复功力后吐血之时,他就直奔这边二来了,而目的,自然是为了阻止这桩婚事,未料走到门口时就听见柳夕要找他和柳惊涛与柳静海,故而立刻现身了。

    柳浮云一出现,叶英和柳夕同时转头看向他,叶英的眼中闪过一抹警觉,周身隐隐的泛出了些许剑意,在他看来,柳浮云来的时候太过巧合了。

    “二哥……”亲人出现,内心早已负荷不住的柳夕眼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倾泻而出,“三哥……三哥他……他去了……”

    有那么一瞬间,平日里再正经不过的柳浮云呆了一下,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柳夕口中的三哥指的是叶炜而不是柳静海,反射性的回头就要去寻柳静海,脚下一个旋转过后才意识到了柳夕说的是叶炜,心中悄悄给自己抹了把汗,继而脸色一整也想到了事情对霸刀的不利,眉头微蹙将视线移向平躺着的叶炜:“什么意思?刚才他不是还好端端的么?”

    一边说着,他一边大跨步的上前几步走到了叶炜身边,伸出两根手指探了探叶炜的颈间,却是良久不见生命的脉相,这下他也吃了一惊,抬头就问叶英道:“叶英,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真是他父亲下手过重了?

    不,不会,他父亲浸淫武学多年,不是刚出道的毛头小子,下手肯定是有分寸的,又略通医术,而且有心与叶家修复关系,怎么会失手把叶孟秋的儿子给弄死呢?

    能做出这种事的,柳家恐怕只有……

    柳浮云的脸上不由得显出不太好看的神色,没错,他在怀疑他的大哥柳风骨,但是,就算是他大哥做的,他也不能首先起这个怀疑的头。

    面对柳浮云的质问,叶英也只能面色凝重的摇头,说来也怪,明明叶炜断气的事实摆在了自己的面前,却为何自己却没有丝毫悲伤的感觉呢?

    与小妹一样没能从叶英口中得到任何信息的柳浮云垂眸思索了一下,最后回过头,拍了拍站在他身后

    后看着他动作的柳夕的肩膀,面容十分冷峻:“小妹,虽然父亲现在在接待客人,但这事不是小事,你还是去跟父亲说一下吧,我会再仔细瞧瞧他的情况。”

    得到了二哥指示的柳夕如同找到了方向,慌慌张张踉踉跄跄的就往门外跑着找柳风骨去了,柳浮云却没如他所言前去查看叶炜,而是在堂中查看了一圈,在注意到众人搁置在案几上都没来得及喝几口的茶杯后,他再次走出了正堂,将先前给他报信的人拉到一个稍微偏僻的地方,细细的询问了事情的全部经过,甚至于找来了给叶炜上茶的侍女,直截了当的问她有没有给叶炜的茶水中加料。

    侍女当即吓得脸都白了,噗通一下就跪下了,头摇的像拨浪鼓,一个劲儿的否认,甚至于柳浮云告诉他如果是大少爷吩咐的也没有关系直接告诉他时也信誓旦旦的表示绝没有此事。

    他大哥在家里的仆人中是什么风评柳浮云是清楚的,见这侍女一个劲儿的否认,怀疑自家大哥从中捣鬼的这个念头逐渐开始在柳浮云的心头慢慢消失,但叶炜在柳家断气是个难题,与叶家关系本就不好如今不可修复柳浮云是无所谓的,但江湖上将来怎么说柳家,他身为柳家子弟,他就必须考虑怎么收敛影响了。

    想了又想,却没有知道任何答案的柳浮云最终决定回归原点,于是他抬头问给他传话的霸刀弟子道:“你现在,再把庄主和叶家人进入正堂之后发生的事完完整整的说一遍,任何细节都不要漏过。”

    盯庄主的梢,他哪里能面面俱到?你既然这么关心大小姐,为什么当时要赌气回自己的院子,光明正大的看着,也许还不会发生这么扯犊子的事!

    那霸刀弟子心中虽暗暗叫苦,但也知道眼前这位主不是好相与的,于是开始憋着劲儿的回想加思考,正此时,一声呼唤拯救了他的窘境。

    “文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柳浮云小字文虎,全山庄会这么叫他的,也只有他的父母了,所以柳浮云听到这声叫唤,虽然声音因为略遥远而有些失真,个性有些桀骜不驯的他仍是下意识的回过了忘了一眼,就见他父亲柳风骨正大跨步的从偏厅的方向往正堂二来,身后跟着柳夕和一对陌生的中年夫妻和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父亲。”

    他一边出声回应着,一边也往正堂走去:“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我是得到这边动静才过来看看的。”

    柳风骨拧起了眉头,对儿子的话他显然不信,但现在不是拆自家人台的时候,于是他领着一行人跨入了正堂的门,一直在叶炜身边打坐的叶英抬眼看了看他们,那眼神看的柳风骨不知为何心头一震,但他此刻也顾不得去细想,当即跨步上前蹲下身子如同柳浮云之前所做的一样去探叶炜的颈部,半晌之后,没有感觉到丝毫波动的他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但因为他是背对着众人的,所以他身后的人并没有看到他的表情,尹天赐略略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叶英,犹豫了一下,上前一步道:“叶兄弟,多年不见了,可否还记得在下?”

    叶英有些怔然的将视线从柳风骨的身上移开看向尹天赐,略略颔首:“记得,当年多谢你了。”

    尹天赐的脸上便闪过一抹奇怪的表情,那表情不像是得到感谢之后的高兴,反倒像是被揭破什么东西的难堪,叶英注意到了,却没有去深究,这时,柳风骨已经缓缓的站起身来,回头看向柳夕道:“夕儿,为父也无能为力了,看来,你与叶炜,怕是……”

    “听说叶家老三挂了?怎么回事?”

    门外突然传来柳惊涛略带着些许好奇的声音,但此刻这种声音,听起来却更像是幸灾乐祸,而与堂中的众人又相同感觉的自然是与柳惊涛一起过来的柳静海,于是他不禁急道:“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就是,大哥你也太过分了。”任青萍的声音也跟着响起,听起来,大约她还以为柳惊涛在诅咒叶炜,随之还有一道老妇人的声音:“涛儿,你说你都多大了,还这么不懂事……”

    “娘,你怎么来了?”

    “事关夕儿的婚事,我能不来么?要是我不来,你们父子几个,是不是要打着爱护夕儿的名义违背他自己的心意?”

    “萍儿,你又去告状?不过现在没关系了,爹说了,叶家老三如今已经没救了,夕儿就算想嫁也嫁不了了。”

    “什么?”任青萍和柳母吃惊的声音响起,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中,柳家其他成员也都进入了正堂,迎面看见的却是柳家女儿柳夕苍白坚定的面庞。

    “娘,大哥,三哥!萍儿……”

    她叫完迎面的四个人,回头看向她的二哥和父亲:“爹,二哥……”最终,她将视线转移向躺在地上的叶炜并缓步上前,抬手抚摸向叶炜此刻平静的脸庞,“我早就说过了,我此生,非他不嫁,即便他此刻已离人世,我也会嫁给他。”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柳惊涛更是大声叫道:“小妹,你疯了么?他都已经死了,你还怎么嫁给他?”

    柳惊涛此言一出,柳风骨和柳浮云父子两个突然有了不详的预感,继而,他们就看见他们家的宝贝疙瘩猛地抬眼看向自己的亲人,表情决绝的道:“父亲,母亲,大哥二哥三哥萍儿,柳夕此生有负于你们了!”

    “快阻止她!”

    进入厅中从未出过声的康华真突然大声叫道,这一声叫惊得柳家人一呆,待反应过来时,就见柳夕手里的刀已经到了她的脖子跟前下一刻就要血溅当场!

    到底是柳风骨阅历丰富,反应也快,柳夕没头没脑的那句话中“此生”,加上康华真的出声提醒,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柳夕要自刎这件事,他脑子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几乎用尽全身的功力发动了轻功奔到了女儿跟前并努力的收敛出合适的力道一个手刀击晕了柳夕,但柳夕手里的刀依旧在她细嫩的脖颈处划出了一道血痕,并有血液微微溢了出来。

    柳家人见柳风骨成功出手制止,全都松了一大口气,柳母更是腿一软几乎要晕倒,亏得萍儿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胳膊才免了一场跤。

    抱着闭着眼睛脸色苍白的女儿,柳风骨仍是不放心的抬手感触了一下她的鼻息,确定她依旧活着才松了口气。

    但是下一刻,他却是抬起头,一脸严肃的看向叶英,沉声道:“老夫可否问你一个问题?”

    叶英心头微微诧异,但

    仍是点头语气平静的道:“五爷请讲。”

    “先前叶炜气息紊乱之时,你给他吃的,到底是什么药?”柳风骨问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惊讶的问题。

    而且,不待叶英回答,虽然不明白父亲的深层含义但显然领会了些许意思的柳浮云立刻道::“没错,我刚才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叶英,你自己的亲兄弟死了,你怎么看起来一点也没有难过的样子?”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