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115章 狗血剧无处不在

正文 第115章 狗血剧无处不在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晨光微熹,只觉沉沉睡了一觉的叶炜有些费力的睁开眼皮,视线慢慢由模糊变的清晰的同时,看到头顶那一片淡粉色的纱帐之时,不禁怔住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看起来,似乎是姑娘家的闺房才该有的装潢?而且,身上盖着的薄被有着一股淡淡的花草香味,也很像是一个姑娘家的闺房里才该有的铺盖的味道。

    而最重要的是,柔软的薄被贴在光裸的皮肤上,舒服的让人不想起床——才怪!

    终于发现被子里的自己几乎是全裸的叶炜心脏猛的跳动了一下,下意识的就要撑起手臂发动腰力爬起来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一个大男人裸着身子呆在一间姑娘的闺房里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更何况他还心有所属,若是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女人,这事儿被柳夕知道的话……

    叶炜瞬间就脑补了柳夕白着脸泪盈于睫的模样,心顿时疼的不行,于是尽快离开这个房间的念头显得更加强烈,却发现了一个令他更为惊恐的事实,他的身体似乎不怎么听他使唤了,手臂和腰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别说是离开这个房间了,就是走下这张床他目前也做不到!

    但好在似乎脖子还能动,于是他艰难的朝床外转头,试图观察一下房间里到底是什么情况,等他费尽了半身力气终于扭过头后,映入眼帘的一张疲惫的脸庞就让他愣住并且稍稍安定了心神。

    趴在他床边睡觉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心心念念的柳夕柳大姑娘。

    轻轻的吐出一口气,知道不会被柳夕误会的叶炜放松了心神,继而却又紧绷了神经:现在放松还太早了,他能感觉得到,他如今全身上下可是除了一件亵裤之外别的都没穿,除非他能在柳夕醒来之前回复全身的力气悄无声息的起床找到衣服穿,否则……等等,他为何没有他脱光衣服的印象?

    柳夕为何会守在他的身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叶炜那副除了对武学以外的事情都略显迟钝的脑子终于开始缓缓的运转,慢慢开始回想起了昏睡前柳风骨给自己下的结论,自己无法承受打击而吐血,大哥叶英给自己吃了一粒药丸并且运功给他疗伤,然后他大哥还说了什么?

    “……能不能打通你的经脉,成败在此一举了。”

    想到这里,叶炜神色一凛,连忙提气想要看看自己身体如今的情况,最终的结果却是,便是他脸色涨的通红,也始终没有一丝内里在体内流转,情况,跟他昏迷之前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你如今经脉几乎无一畅通,想要恢复过去的功力,只怕不易啊。”

    柳风骨的宣判再次在他耳边响起,叶炜整个人脸如死灰,放在身侧的手慢慢的拳起,他此刻所想的,不是叶英骗了他,而是,最终,他还是搞砸了自己唯一能恢复功力的机会么?

    以后成了一个普通人,恐怕,柳家是绝不会答应柳夕嫁给他了,便是柳夕执意要嫁,他这个废人,恐怕也会耽误了柳夕。

    拳起的手让手臂也慢慢恢复了些许力气,他缓缓的抬起手,轻轻的抚摸上柳夕柔嫩的脸庞,眼中闪过悲哀,为什么他不是在功力未废之前遇到她呢?

    尽管叶炜的触碰非常的轻微,但浅眠警觉的柳夕还是立刻睁开了眼睛,见叶炜睁开了眼睛并且有力气碰触自己了,不由高兴的坐直了身子:“太好了,三哥,你醒了?”

    随着她这一声惊喜的叫喊,房门上突然传来一声重重的敲击声,柳夕回头看了一眼房门的方向,随即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匆匆远去,回头对叶炜笑道:“三哥放心,不是歹人,他应该是去通知我爹跟叶大哥他们了,你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说着,便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叶炜光裸的手臂,直到发现叶炜的肩头也露出了被面,这才红着脸重新帮叶炜把手臂又放回了被子下面并且给他掖了掖被角。

    叶炜摇了摇头,暗地里咬了咬牙,有些艰难的开口道:“夕儿,我……”

    谁知他话尚未说完,柳夕就松了口气,开心的道:“那太好了,大嫂说了,只要你醒过来之后身体没什么异常,就证明治疗成功了,嗯,虽然你现在身体里没有一丝内力,但是大嫂和孙先生都说了,你如今经脉已经全通,甚至于包括了任督二脉,所以只要你重新拿出你之前练剑学武的劲头,好好练上几年,功力还有可能比以前更高,所以你现在要是有不舒服可一定要说啊,大嫂说及时发现及时治疗的话,也会有一样的效果的……三哥?”

    本来开开心心的在给叶炜说着雪衣交代的柳夕看着叶炜那张呆愣着的,张着嘴巴一动也不动似乎随时准备着吞下一颗鸡蛋的脸庞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终至于诧异的发出了疑问。

    此刻若是雪衣在场,并且了解到从叶炜醒过来到现在的所思所想的话,一定会替叶炜总结一下他目前的心情,那就是:幸福来得太突然,我有点接受不了……

    “夕…夕儿…你…你…你是说,我,我,我现在,可,可,可以,重新,练,练,练功了?”

    叶炜抬手抓住了柳夕的手臂,悲伤与喜悦的情绪对冲让叶炜一时间竟然连话都说不连贯了,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又想哭又想笑。

    柳夕则是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抓住的手臂,抬眸对他重重的点了点头,而就在她点头的一瞬间,也不知叶炜哪里来的力气,另一只手一下就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薄被并且坐起身来用双手将柳夕揽了个满怀。

    “啊……”柳夕惊呼一声,脸如火烧,叶炜忘了他上身没穿衣服,她可没忘,更何况她如今可是脸紧贴着叶炜的胸膛呢?

    而她这一声惊呼,也确实让忘乎所以的叶炜记起了自己只穿了个亵裤的事实,着急忙慌的想要把两人分开,偏偏昨天夜里柳夕因为是守着她睡觉的,盘发的钗环并没有卸下,而叶炜此刻是披头散发的,混乱之中,叶炜的头发就不可避免的缠到了柳夕的首饰上,于是,在退开柳夕的同时,叶炜那坚韧的头发就扯掉了柳夕的钗环。

    没了盘发的首饰,柳夕的头发就如瀑布一般的散落了下来,加上她晚霞一样的柔嫩脸庞,叶炜不由的看呆了。

    于是,小情侣两个,就那么对视着,对视着,顺理成章的开始慢慢靠近,接着,双唇黏上了,然后

    后,本就不是生手的叶炜情不自禁的解开了柳夕颈间的扣子,大手也略显肆无忌惮的探了进去,在他脑子里,早已没有了别的念头,他只知道,他能恢复功力了,柳夕,他可以毫无顾忌的喜欢了……

    再然后,只听一声巨响,惊的二人连忙分开的同时,床铺旁边原本还好好的树立着的窗户被轰成了渣渣,而半人多高的窗外,围观群众尽数露面了,意识到自己和情郎的亲热情况被外面人看了个一清二楚的柳夕惊叫一声慌忙拿纱帐试图掩住可能外泄的春光,叶炜也顾不得别的挡在了柳夕的面前。

    看着叶炜露出的古铜色胸膛,柳惊涛气的直骂娘:“好你个叶老三,这还没成亲呢,你竟然敢占我妹妹的便宜,看老子不打死你……”

    嗯,你说为什么柳惊涛不直接打进来?他倒是想,可惜,他的一边肩膀此刻正被陆小凤用灵犀一指压着蹦不起来,而他的另一边,他家三弟柳静海也在拉着他死命的劝告:“大哥,你冷静点,别忘了他现在完全没有武功,你会伤了他的……”

    两个人的联合压制让叶炜意识到柳惊涛不能立刻进门之后都悄悄的松了口气,内心对柳静海和陆小凤的感激自是不在话下,甚至于觉得柳静海是柳家最好的人了。

    另一边,得到叶炜醒来的消息同柳惊涛一起过来的叶英和雪衣淡定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嗯,正确的说,本来雪衣是看着的,但是在叶炜挡在柳夕的面前之后,她的眼睛就被人用手挡住了,养眼的画面被挡住,在听着耳边“患有重度妹控症和fff团死忠粉”柳惊涛的臭骂,因为要治疗叶炜的伤而没怎么好好休息的雪衣抬手打了个哈欠轻声嘀咕道:“有什么好挡的,治疗那几天早就看够了好么?现在上面都是针眼……”

    而她的这句嘀咕,自然是被他家因习武而耳聪目明的庄花大人听了个完完全全,于是,只听旁边叶英嗯?了一声,并收到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之后,她就连忙打哈哈道:“呵呵,开玩笑的啦,治疗的时候都是师父在施针,我只是帮忙而已帮忙而已,是不是啊师父……”

    说罢,她还忙不迭的替叶英朝径直往房门口而去的孙思邈求证,只可惜,孙思邈却是理都没理她,直接推开房门进了屋。

    房门被打开的动静自然引起了柳惊涛的注意,他即刻就改变了策略,转身就要往门口去,却发现陆小凤和自家弟弟对自己的牵制更紧了,他如今算是一步也动弹不得了。

    “老三,你就不生气么?夕儿难道不是你小妹么?他被人占了便宜你竟然不让我去算账?你还是不是人啊?”

    没奈何之下,柳惊涛只得开始撬墙角,先从他家三弟开始说服,本以为就算柳静海比之陆小凤会比较容易说服却也要再费一翻唇舌之时,柳静海听了他这话却是脸色微微一变,回头看了一眼被孙思邈抓住手腕捋须把脉的叶炜一眼就松开了拉着他的手臂,出乎意料的容易让柳惊涛愣了一下,就听柳静海淡声道:“叶炜的所作所为,小弟自然是生气的。”

    他顿了一下,没等柳惊涛问出他为何要拦着他,便继续道:“可是大哥,你别忘了,先前叶炜服了叶夫人的药药性发作之后,夕儿干了什么事,如今叶炜刚刚治好伤势,身上没有一丝内力,可大哥你呢?如今你这么生气,万一失手把叶炜打的重伤不治了呢?”

    柳静海的声音不小,里里外外的人都听得到,柳夕早已整理好了衣服出了纱帐,闻言脸色一白,叶炜脸上的肌肉却是略微抽搐了一下,隐隐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不过,自己昏迷过去之后,柳夕到底干了什么?

    “夕丫头以为你死了,非要去跟你做鬼鸳鸯!”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孙思邈轻飘飘的丢下了一记重磅炸弹,叶炜猛然回头看向柳夕,就见柳夕尴尬的朝他摆手:“都是误会,大嫂让大哥给你吃的是假死药,当时大家都不知道,所以……”

    “所以要怪就去怪雪丫头不懂事,都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了还这么胡闹,幸亏陆小子反应快,要不然,你现在就算能重新练功了,媳妇儿可就没有了……”孙思邈絮絮的接道,外面的雪衣悄声嘀咕道:“不这样怎么能让柳五爷看到小夕的决心呢?”

    听着孙思邈等人的话,柳惊涛回想起了几天前在家中上演的那惊险一幕,又听孙思邈道:“柳家大小子,现如今,叶家三小子的身体,你一拳下来他就差不多了,到时候连老朽都治不好他,你要干什么,可得趁早喽……”

    趁早打死了叶炜,然后看着他妹妹给他陪葬么?

    于是柳惊涛的脑子忽然就冷静下来了,身体也不再挣扎了,可是,一想到半刻之前他的所见所闻,她又觉得不甘心,于是咬牙对柳静海道:“难道就放过他么?凭什么这家伙可以仗着自己现在身体不好就肆无忌惮的占小妹的便宜?就算是爹将来答应了他们俩的婚事,也不能……”

    “大哥。”柳静海打断了他的话,脸上泛出微笑:“叶炜要恢复功力,总得练功不是?闭门造车可不是好的习武方法,自是少不得要跟人切磋的,到时候,我们兄弟三人多多抽出空当帮助‘妹夫’”提升功力,相信谁都不会反对……”

    听着自家三弟的话,柳惊涛的眼睛越来越亮,脑海中瞬间脑补出了叶炜被自家三兄弟打的鼻青脸肿别人却都无话可说的“美好画面”不由大声叫道:“好!”

    话音落时,孙思邈也满意的松开了叶炜的手臂,拍了拍他道:“你也好啦!养一养就能挨打啦!”

    噗嗤声立刻此起彼伏,雪衣,司空摘星和陆小凤同时都乐了,除了雪衣之外,其他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向了屋里的黑了脸的叶炜,放佛已经预料到了叶炜未来习武道路的沙包命运,不过,那又何妨呢,他回头看向脸上也泛起了浅浅微笑的柳夕——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只是,他要娶这个妻子,恐怕还得经过岳父的那一关才行,叶炜这时才发现,围观的人中,竟然没有柳风骨和柳浮云的存在,不由差异的朝给自己披衣服的柳夕问道:“夕儿,你爹和你二哥……”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别的岔子?

    柳夕微微怔了一下,随即笑道:“哦,爹和二哥正帮尹帮主的公子打造一件护身的兵器,现在估计还在铸刀房,没事,下人会跟他们说你的事的。”

    叶炜稍稍松了口气,那厢司空摘星却突然对雪衣道:“嗯,说到铸造兵器,雪衣你是不

    是忘了什么事?”

    雪衣眨了眨眼,抬手擦去因为犯困而出现的生理性泪珠,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司空摘星,又见司空摘星朝叶英努了努下巴,于是傻傻的转头去看叶英,半晌之后,才终于:“哎呀,差点忘了一件大事,阿英,走,我们去找柳五爷。”

    说罢,匆匆的拉着有些莫名其妙的叶英没头没脑的朝院外走去,直到快出了院子,才后知后觉的回头问道:“对了,柳静海,你家里的铸刀房在什么方向?”

    刚才还在纳闷叶家大少夫人怎么知道柳家铸刀房方向的柳静海顿时一头黑线,但最终他还是叹了口气道:“我带你们去吧。”

    他倒是不介意他们去了能偷到柳家什么手艺,柳家如今都不如叶家了,还有什么不能给人看的?

    不过,他们到底去找他爹干嘛,难道是提亲?不过提亲的事儿,叶英不是早就说过了?那么,她到底是找他爹干嘛?

    而这个疑问,直到他们找到柳风骨,雪衣笑眯眯的对他问出了一个令人惊掉眼珠的问题,才终于得到了解答。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