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131章 大会开始的前奏

正文 第131章 大会开始的前奏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作者有话要说:   有那么一瞬间,雪衣觉得仿佛闻见了屋子里忽然泛起了的一股浓重的酸意。

    这酸意,自然是一屋子的达官贵人的夫人们发出的,因为那道姑一出声她们便意识到,原来这道姑不仅仅是有仙姿绝色,声音还如黄莺出谷般非常动听,更重要的是,宽大的道袍丝毫掩饰不住她年轻却玲珑有致的身材。

    似乎上天把所有最好的都给了她。

    身为女人,自然是要忍不住妒忌她轻易得到的这一切的。

    看着周围女人们的反应,雪衣心中暗暗好笑的同时又觉得奇怪,叶英怎么会让一个她不认识的人来接她去会场呢?毕竟这里是她自己的家啊,难道还能遇到什么危险不成?还有,眼前这个,明显是纯阳的弟子,那么,这么漂亮的道姑,到底,是不是她想的哪一位呢?

    “冒昧问一下,道长您是哪一位?”

    见雪衣见到她之后,眼中只有淡淡的惊艳却并没有其它的情绪,还从容的问出了要问的话,那道姑轻轻一笑道:“在下纯阳宫纯阳子座下四弟子,于睿。”

    还真是她!

    雪衣微微怔了一下,心中叹道,卡卢比啊卡卢比,被这么漂亮的姑娘喜欢上,你可真算是有福了,嗯,不过卡卢比也挺帅的,这个世界的真理果然是俊男配美女么?

    而听到于睿的自我介绍,周围的夫人们则是立刻收齐了脸上“不太正常”的表情,纯阳宫纯阳子,这个名声他们都还是听说过的,在老百姓的心里,那几乎是等同于老神仙的存在了,老神仙的弟子,能集所有优点于一身,也就不奇怪了,她们若是再有歪心思,就该想想会不会遭报应了。

    于是连忙合掌对于睿稽首齐齐道:“仙姑好。”

    朝他们点点头,于睿道:“称呼贫道于道长即可。”又看向雪衣,“叶夫人,咱们可以走了么?”

    雪衣颔首:“当然。”又回头歉意的看了看那群让她头痛万分夫人们,“那我就在会场等候各位夫人的光临了。”

    夫人们忙不迭的点头,尽管心有不甘,还想拉着雪衣再让她许下点什么,但因着于睿的缘故也不敢放肆,于是雪衣吩咐了下人们照顾好各位夫人之后,就随于睿一路往名剑大会的会场走去。

    初开始,两个人一路无言,然后,走了没多远,雪衣终于忍不住问道:“于道长,我不太明白,您怎么会亲自跑一趟来接我去会场呢?”

    于睿虽然现如今年纪尚小,但架不住她是纯阳子吕洞宾的弟子,辈分上是很高的,再加上她在雪衣心中早已经既定的“女神”的身份,所以雪衣的话语中就不自觉的带了些许尊敬的意味。

    淡淡的转头看了雪衣一眼,于睿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身为吕洞宾的弟子,她见过很多武林中人的夫人,却还从来没见过雪衣这个类型的,明明比自己年纪大些,身份上也不低,可是对自己的态度却拿捏的恰到好处,既不委曲求全,也不盛气凌人。

    她自来知道自己因为师父的原因身份比较高,但却年轻太多,加上又长了一副太好的样貌,所以很多人对她是表面恭敬有礼,背后却总会说一些龌龊话,但是她看的出来,雪衣对她的敬意,是打心底发出来的。

    “自然是贫道自告奋勇的缘故。”

    于睿微微笑道,给了雪衣一个让她完全没想到的答案。

    雪衣一怔,更加迷糊了,那厢于睿已经转回了头,继续往前走,雪衣则连忙跟上,就听于睿继续道:“,眼见着大会即将开始夫人却还没有到,询问了之后,叶少庄主知道了夫人被各位官绅夫人拜访之事,本是想要过来亲自接夫人去会场的,但我师兄觉得叶少庄主实在是不方便,贫道刚好在一边,就自行提出要过来接夫人,叶少庄主便同意了。”

    不管是你还是叶英,派个人过来通报一下不就行了,为什么都得亲自过来呢?

    雪衣本想这么问,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想起刚才那一群如狼似虎的“夫人团队”,好吧,她明白了,不是什么人都能把她从那个“狼窝”里拉出来的,普通人的通传,大约只会被那群夫人当成耳边风吧。

    至于名剑大会?打打杀杀有什么好看的,他们是来“看”赵家新出炉的孙女,打听她们子子孙孙的未来的的好么?

    因为叶英是男子,虽然大唐男女大防不慎严重,但一个大男人跑到一堆女人所在的地方,还是不妥的,故而,叶英不能来把雪衣弄走,而当时在场知道这件事的够身份又能扛得住的,恐怕只有身为女性的于睿了。

    “原来如此,那还真是多谢道长救我出来了。”雪衣笑道,于睿闻言一愣,继而也抿嘴笑开,那一刹那,雪衣似乎看到了百花盛开,天地仿佛都失了颜色。

    不同于米莉古丽的艳丽,于睿的漂亮是另外一种类型,如果把米莉古丽比做是牡丹花的话,那么于睿就是莲花,圣洁而不可侵犯,而她这一笑,连身为女子的雪衣都看的怔愣当场。

    好像没有看到雪衣盯着她呆呆傻傻的样子,于睿径自笑道:“叶夫人可真会说话。”

    别误会,她不是在讽刺,而是说的大实话,在她看来,那群达官贵人的夫人,也就如同她们那些成了朝廷走狗的相公们一样,令人厌恶。

    纯阳宫虽然是在朝廷的支持下建立起来的,但后来吕洞宾大弟子谢云流因朝廷纠纷背出纯阳一事却是多少纯阳弟子心中的结,这其中自然是包括自小就仰慕谢云流的于睿。

    “哪里哪里,道长过誉了。”雪衣摆着手谦虚道,下一秒,话锋却是一转,道,“不过我觉得,道长毛遂自荐来这里接我去会场,恐怕不止是要帮我走出那个困境这么简单吧?”

    于睿又笑了:“夫人还真是聪明,不错,贫道之所以自告奋勇前来,也正是十分好奇,能被孙先生收做徒弟,被赵老爷子认作孙女,又被叶少庄主捧在手心的侍女夫人,到底怎生个模样。”

    雪衣的脸颊微微抽搐了一下,于睿不说她还不知道,原来在外面,她的名字前面已经可以被挂上这么多的前定语了么?

    淡定,一定要淡定,之前不是就知道么,于女神的好奇心是很强的,要不然也不会跑到歌朵兰去然后碰见她生命中的劫数卡卢比了。

    “那道长见了我,是不是很失望?”

    “初开始的时候的确有一点,不过相处了这么一会儿之后才发现,

    ,原来夫人能够得到你现在得到的,果然还是有原因的。”

    到底是什么原因,雪衣实在是不想问了,因为于睿是个聪明人,但她却没有她那个智商,跟她打哑谜实在太累,那就干脆当没听见好了,不过呢,为了痴情哥卡卢比将来的幸福,她还是稍稍让于睿发发愁好了。

    雪衣摇头叹道:“于道长的话,我是听不明白的,不过我还是有句话要忠告一下于道长的,不知道长愿不愿听?”

    于睿挑眉讶然:“夫人请讲。”

    “道长的好奇心,以后还是能少一些就少一些吧,免得将来自添烦恼啊。”雪衣叹气说完,于睿皱起了眉头:“我不明白夫人的意思。”师父说过,好奇心是让这个世界向前走的推动力之一,何以她却让自己少一些好奇心呢?

    看见她的表情,雪衣便知她这话白说了,以后的于睿怕是绝不对停止探寻这个世界秘密的脚步,那么……

    她抬手指了指于睿的心口处,道:“不明白也没关系,那就请道长记住一句话‘你的心迷茫的时候,请好好思考一下,是一个朝夕相处过人实实在在,还是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人才是你的归宿,。’实在做不出抉择的话,就请不要客气的来求缘居找我吧!”

    “归宿”一词令于睿浑身一震,“从未见过面”更是戳到她内心的那个秘密,如果不是自制力强一些,她几乎就要脱口问出“你怎么知道我想要嫁给大师兄”这句话了。

    见于睿显然被自己吓到,雪衣心中悄悄的吐了吐舌头:卡卢比帅哥,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大会要开始了,我们快点过去吧。”

    雪衣道。

    于睿有些心不在焉的点点头,二人一起往名剑大会的会场走去。

    他们到达会场后没多久,充作大会司礼官的叶泊秋便宣布,品剑大会开始,在众人以为这次大会会跟往常一样直接请出大会的彩头宝剑,然后直接宣布有品剑资格的人员名单,接着抓阄开始对战的时候,人们突然间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今年与往年不太一样了。

    藏剑的弟子们,包括叶英叶晖兄弟几个甚至于周遭穿梭在人群中为人群服务的家丁侍女,似乎都一夕之间都统一穿上了黄灿灿的袍服,有些人的衣服上虽有零星黑色和银饰点缀,但却只是令那黄色显得更为耀眼。更不用提台上在这里名剑大会前夕就大放异彩的叶英了。

    目不转睛的看着站在品剑台上一身黄色拽地衣袍,袖口以黑绸银线滚边,黑色秀银云纹云肩加身,头发以金丝纱冠高高竖起帅的一塌糊涂的叶英,雪衣只觉得心口都要化了。

    真不白亏了她半年多的努力啊。

    是的,如今叶英这一身衣服,正是雪衣耗费了大半年的时间,努力的回忆记忆中剑三游戏里叶英的衣着,多番修改重做之后的结果,虽然刚拿出来的时候被大家伙儿都嫌弃的不得了,叶炜更是嚷嚷着大嫂你是不要用这件衣服把我大哥压塌啊——因为这件衣服实在是太沉了!——但是当叶英从容的接过进屋穿上出来以后,所有的人都开始举双手双脚赞成叶英穿着这身衣服亮相名剑大会了,绝对镇得住场子啊……

    果然,在今天这个相当重要的日子里,叶英刚一亮相,原本还有些嘤嘤嗡嗡说话声的场面忽然就静了下来。

    “哟,叶英这个家伙,原本还看起来女人家家的,可这身衣服一穿,倒是显得人模人样啊,如此看来,他爹真没给他取错名字,果然是英姿勃发啊。”坐在天策府客席上一身戎装打扮的李承恩打趣道。

    他声音不小,台上的很多人都听见了,于是有人暗地里鄙视他粗鄙,也有人笑呵呵的朝他点头,赞同他说的话。

    雪衣自然也听见了,斜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心说你这家伙肯定是嫉妒我们家阿英了,没见你自己就是穿了一身戎装也照样是一副“狗样”么?

    收回目光的时候,她敏锐的捕捉到了一道视线,定睛望去,却是于睿,她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的,时不时的便会拿目光扫她几下,而她的异常自然也引起了她那心细如发的师兄李忘生的注意,李忘生看了看于睿,又看看被于睿不停的扫视却似乎没有丝毫察觉正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叶英的雪衣,心中很是不解,却也没有开口询问。

    但他心中却有另一个疑问,藏剑山庄的人这么光明正大的穿着这么犯忌讳的颜色,难道就不怕朝廷追究么?

    他有心想问,却在看了看周围,发现那些个官员所有人包括李承恩在内似乎都忽略了这个问题之后,终归没有问出口。

    其实就算李忘生此时问出口,雪衣也只会摊摊手告诉他,我们是得到了皇帝的允许的,至于怎么得到允许的,嗯,这个得保密。

    总不能告诉别人她找人拿了一些现代人都知道东西贿赂并说服了皇帝计较衣服的眼色并没有什么卵用这种在他们看来应该是很扯淡的但的确是事实的事吧?

    叶英的震撼亮相之后,叶泊秋便宣布呈上大会彩头,由叶英打造的碎星宝剑,并在众人伸长脖子等着碎星出现的时候开始公布碎星的数据,诸如长度重量材料等等内容。

    听着叶泊秋宣布的内容,会场中的众人觉得颇为新鲜的同时也对迟迟不出现的碎星剑更加的好奇了。

    如果场上有现代人,肯定会对这一套程序嗤之以鼻,这特么的不就是照搬现代大会流程么?可是,明知道这一点,雪衣还是这么做了,毕竟,这是他们家阿英第一次主持这么盛大的事情不是?

    而就在众人盯着叶英的背后,等着有人捧出碎星剑的剑匣之时,众人的身后突然传出了一阵啸声,所有人皆是一惊,有人甚至于将腰间的剑都拔出了一截预备迎战,却见一片黄灿灿的身影从众人头顶呼啸而过,再回头时,就见台子上稀稀拉拉的站了三排十二个衣着一模一样的手持重剑满身剑气的藏剑弟子,齐声以最大的音量吼道:“君子如风,藏剑西湖!”

    紧接着,十二个人齐齐使起了藏剑山庄中最为声势浩大的一个剑招,风来吴山!

    那一瞬间,整个会场似乎都被剑影所淹没了……

    就在众人为自己身边几乎无处不在的剑影所震撼之时,只听嘭的一声巨响,抱着剑匣以一招鹤归孤山直接落到演武台上的叶炜反手将腋下的剑匣一个翻转,已是双手到了叶英的面前,大声道:“请庄主开匣!”

    听见这声称呼,

    观礼台上的人皆是神色一凛,重新又把目光看向了叶炜面前的叶英。

    莫非这场名剑大会,还暗含着叶英继承藏剑山庄的典礼么?不过,既然要继承藏剑山庄庄主之位的话,是不是意味着已经在江湖上消声几年的叶孟秋会出现?

    叶英轻轻颔首,抬手,像那日里第一次让碎星现于人前一样,将剑匣打开,拿出里面的碎星,缓缓举高,清朗温润的声音由内力扩散全场:

    “我,叶英,在此宣布,藏剑山庄,第三次名剑大会,将以此碎星剑,做为此次名剑大会所品之剑,最终比武胜利者,方可得此剑。开元十七年二月谨立。”

    他的话音刚落,场上左右藏剑人齐齐发出的排山倒海呼喊声再次传遍整个会场:“君子如风,藏剑西湖!君子如风,藏剑西湖!……”

    最终,这些几乎让人以为永不停止的呼喊声,在一面绣着一柄剑的旗帜被叶蒙倏然树立在演武场的边缘之时,瞬间停止了。

    叶泊秋出面宣布,品剑大会,正式开始!

    嗯,卡卢比 暂时只能帮他这么多了,然后,后面描述的是不是挺有画面感的?(有没有人当场去搜庄花的图片舔屏?)反正我是觉得挺好的 哈哈,是不是有点自恋,嘛,我觉得咱们庄花第一次主持大会,就应该风风光光的让人印象深刻嘛,是吧,虽然也许,有那么一点点的搞笑……抱头逃窜中……

    “我倒是没有想到,藏剑有可能要跟霸刀结亲这么大的事,庄主最后竟然都没有表示反对的态度呢。”

    回到天泽楼,雪衣由着不放心自己的叶琛给自己把了脉,也没避讳在场的他,若有所思对叶英直言道。

    听见雪衣对叶孟秋的称呼,叶英父子俩并没有什么反应,因为他们早已习以为常,即使已经正式嫁给叶英半年多了,雪衣也没有丝毫要改口的意思,用她的话来说,如今叶孟秋虽然勉强接受她了,但也终归只是勉强而已,她就懒得去讨那个嫌弃。

    叶英浅浅的笑了一下,淡声道:“三弟的性格略有些偏激,父亲,毕竟是一个父亲。”

    话说的虽然有些没首没尾,但雪衣却是听懂了,叶英的意思是,叶孟秋再怎么对不起他母亲和那些给他生了孩子的女子们,但对他的儿子他还是心疼的。因为功力尽失的事,叶炜都走极端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可能恢复功力的机会,即便是这个机会来的让他心塞难受,他也得接受,总不能因为顾忌他自己的脸面让叶炜直接去死吧?

    “是啊。”雪衣点头赞同道,“不过想想也是,谁让提出两家结亲意见的是你呢。”

    说起来,在柳叶两家反目这件事中,最大的受害者,就是失去了母亲的叶英了,若是之前叶英不明真相之时,叶孟秋以此来反对叶炜和柳夕之事,此时,与柳夕感情并不深的叶炜大概会纠结,最终的选择是什么还不一定,可是如今叶英已知实情,并且主动提出两家亲事,明明白白的向叶孟秋表现出他已经接受了柳夕这个弟妹的事实,某种程度上来说比柳风骨更加理亏的叶孟秋当然不能说什么了。

    而原剧情中,因为没有雪衣这个蝴蝶的关系,叶英一直不清楚俩家缘何交恶,而叶炜大约是在带着妻女归家之后,被叶孟秋“恶意”告知了“柳风骨害死了叶英的母亲”这件事,与大哥感情深厚的叶炜自然觉得两头为难,因为柳夕毕竟已经嫁给了他,不仅给他生下了女儿,他还在她的鼓励下恢复了功力甚至更胜以往,无奈之下,他带着妻女去了霸刀山庄求证事实真相。

    一问之下,心中有愧的柳风骨自然不会不承认,可不明真相柳家兄弟看到了一半被生活一半被“自己的父亲害死了丈夫的嫡母”这个认知折磨的身心憔悴的柳夕之后就不乐意了,自然会与心绪难平的叶炜发生争执,以致于最终生死相搏。

    如此局面下来,早已濒临崩溃边缘的柳夕就是再坚强也难以撑下去了,会做出舍夫弃女引刀自尽这个选择也就不奇怪了。

    想通了这一切,雪衣心中轻轻的叹了口气,抬眼就见一旁给自己把过脉放下心来,却在听见自己的话后忍不住露出了好奇表情的叶琛。

    她笑着用手指刮了刮他的小鼻子道:“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这一次你爹爹一提,你爷爷就不反对了?”

    叶琛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点头,父亲已经接掌藏剑山庄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但后来常与祖父相处的他也知道,祖父到如今仍然会插手藏剑事务,推翻父亲的决定那是常事。

    他后来也偷偷的问过父亲,父亲却只是淡淡的告诉他,若不是祖父当初一意反对他与他母亲之事,父亲是绝不会这么早就接下藏剑山庄的。

    也就是说,父亲会接下藏剑山庄,可以说全是为了他母亲,藏剑事务,他兴趣其实不大,祖父要插手便插手,父亲对此并不介意。

    可这一次又是怎么回事呢?

    柳夕到藏剑后没多久,叶柳两家不和的消息他就知道了,虽然没有人能说清楚具体原因,但祖父对柳夕的态度早已明确的让他明白传闻不假,可父亲如今做了与柳家结亲的决定,他分明看到了祖父脸色差的要命,却又为何到最后一句反对也无呢?

    “是因为柳姨救了三叔么?”叶琛猜测道。

    雪衣一怔,这一茬她倒还真忘了,柳夕到藏剑之后,考虑到叶炜可能不知道哪天会犯抽跳水自杀,雪衣就诱着柳夕学游水,但没学多久天气转凉,此事也就搁置了下来,后来柳夕虽然用她的半吊子游水技术救了叶炜,自己却差一点提前挂掉,当时救柳夕的时候雪衣自己都懊恼死了,哪里还记得起她其实是救了叶炜的?

    不过……

    “为什么你会觉得,她救了你三叔,你爷爷就不会反对我们家和柳家结亲的事呢?”雪衣快好奇死了,一向身为乖宝宝的儿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叶家教育之中可没有这一条呀,这个反倒是像……

    她一边接过叶英给自己递过来的茶杯放到嘴边,一边琢磨着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琛回头看了一眼叶英,见叶英脸上也有着些许不解,想了想还是道:“因为闹闹之前说过,在说书先生讲的武侠故事里,一个人救了另一个人的命的话,被救的那个人都会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然后他们就会——’”

    “噗——哈?”

    刚入口的茶水被喷了出去,功夫高强的叶

    英父子反应极快的躲了开来,叶英甚至还出手从雪衣手里拿走了茶杯,以免热水倾洒到雪衣的身上,而手中空了的雪衣嘴角抽了抽,深深觉得这个答案既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意料之中。

    只是可怜了叶家三少爷,故事里的英雄救美,美人儿以身相许,到了他这里,反倒成了变成了美救“英雄”,嗯,严格来说叶炜如今连狗熊都算不上,狗熊还能拍死一只老虎也不一定呢,他现在恐怕一只鸡都杀不了吧?

    可怜杯具的叶炜哟~如今还真是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雪衣有些意味深长的转眼看了看孩子她爹,道:“阿英,以身相许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用我说吧,再不管管,以后后悔,那可就来不及了。”

    身在武林之中,什么事儿都说不准,闹闹又是个不消停的,万一哪一天真的给人“救”了,这丫头学着故事里的情节给人家来一句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人家若不应还好,若是应了,他们做父母的,到时候该找谁哭去?

    叶英沉默了一下,点点头:“我会的。”

    雪衣颔首,她相信叶英会说到做到的,因为叶英他就是个女控,关于闹闹的事,他总是会很上心。

    回过头,她清了清嗓子对儿子道:“乖宝,以后别听闹闹乱说话,她不靠谱你又不是不知道,又听那些编故事的说书先生乱说话,你是哥哥,以后要记得教她要改正,就像之前她跟你三叔说的什么妖精情郎的,还跟你说什么……咳,总之,那不是她一个姑娘家家的该说的话,知道么?”

    叶琛郑重的点头应是,雪衣轻轻的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自小叶英不在他身边的缘故,弄得叶琛如今过分早熟,叶英小时候还没这么一本正经呢,这小家伙就俨然一派大家风范了。

    “哦,对了,关于你爷爷为什么不会反对你父亲这次所做的决定,的确是有原因的。”记起之前所说的话,雪衣想了想继续道,“你柳姨救了你三叔,这的确是你爷爷不能反对的原因中的其中一个,但最重要的是,当年柳家和我们叶家交恶,最大的根源,其实是在你过世的奶奶,也就是你爹爹的娘身上,你柳姨的爹爹跟你奶奶的去世有一定的关系,但你爹爹却没有因为这件事不许你三叔娶你柳姨,所以你爷爷也不好反对。”

    “奶奶?”叶琛更加迷惑了,奶奶不是还活着的么?

    一见叶琛迷惘的模样,雪衣就知道他误会了,出于礼貌,如今叶琛对叶晖的亲生母亲也是喊奶奶的,可雪衣却说他的奶奶已经死了,前后矛盾的说法自然让他不解。

    “咳,你现在的奶奶其实不是你爹爹的亲生母亲,与你和闹闹不一样,你二叔和你爹爹并非一母所出。”

    对叶孟秋的人品不置可否的雪衣简单的解释道,谁知儿子却非要刨根问底:“那三叔呢?他跟爹爹是一母所出么?”

    “……也不是。”叶炜的娘,貌似是难产去世的。

    “四叔呢?”

    “…………也不是。”叶蒙的娘,是因为叶炜的娘的事情被牵连到然后被叶孟秋给撵出去的。

    “五——”

    “你爹爹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奶奶就已经过世了,但你五叔今年才几岁?”

    雪衣看着叶琛思索了一下,继而瞅了瞅老爹,脸上露出纠结的表情,内心十分无奈,她大约可以猜到叶琛的想法,大概在他看来,若不是一母所出,那么叶晖叶炜他们,根本算不上叶英真正的亲人,可叶英却要为了叶炜放下这些恩怨,实在是很悲催的一件事,又有些埋怨叶孟秋,瞧瞧他都给孩子做了些什么坏榜样!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如果这件事不成,你三叔无法恢复原来的功力的话,谁也不会知道他会不会再次去寻死,到时候,恐怕就不会有第二个人能救得了他了,你爷爷终归还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就因为这些,所以你爷爷才没有立即出声反对。”

    可是事后会不会反悔,那我就不知道了。

    雪衣在心中默默的道。

    “那爹爹不介意柳姨是霸刀的人,愿意她嫁给三叔这种事,柳姨的家里人会相信么?”叶琛想了想道。

    虽然在这之前,他所听到的柳叶两家的恩怨基本全都是从藏剑弟子这边听说的,但将心比心,听多了霸刀与藏剑之间的事,他偶尔也会觉得被藏剑压了一头的柳家也许会觉得比藏剑的人更委屈也不一定呢。

    自小跟着雪衣和孙思邈行医的叶琛其实并不天真,出于要让叶琛学会保护自己的想法的雪衣和孙思邈并不避讳让他见到老把人的好意往坏处想的病人和濒临死亡之前有些人会露出的丑恶嘴脸,所以叶琛虽然仍旧保持着善良的本性,却没有圣母到以为这世上所有的好意都是能够被接受的。

    他父亲的大度,将来被提亲的柳家又是否能体会到呢?

    “不会的,你柳姨的爹爹柳风骨人称柳五爷,是武林中人人敬仰的人物,他不会曲解……”雪衣下意识的解释道,但话说到半截,自己却说不下去了。

    真的不会么?这事儿她还真不敢肯定。

    对柳风骨,她也不过是几年前在蜀中见过一面,那时他对叶孟秋的态度是有多忍让,对儿子的脾气是有多么的无奈,她的确有看在眼里,可是,老话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便就是柳风骨的确是个好的,可柳夕是他唯一的女儿,谁知道柳五爷会不会护女成狂胡思乱想呢?

    到时候,叶炜和柳夕之事,怕是要平生波折。

    “阿英,小乖的话其实不无道理,我看不如这样吧,青萍不是要先回霸刀告知柳五爷小夕和三弟的婚事么?你亲自写一封信,也不必提母亲的事,只说三弟和小夕情投意合,叶家要求娶柳家女儿的事……”

    说着说着,她的话又顿住了,半晌之后,她对自己了摇头,似是在对叶英说话,又似是在跟自己说话:“还是不行,这样跟没写信有什么区别,有哪家求亲是靠一封信的,最好是你亲自去……”

    正听着雪衣自语的叶英忽然怔了一下,只觉的衣角一沉,低头看去,就见妻子的素手已经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角,再看她本人,却仍旧在皱着没思索着什么,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条件反射出的对叶英的依赖,却清楚的表明了她不愿意叶英离开她去霸刀。

    叶英的唇角浮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弯下身子在雪衣的怔愣之中,一手托起她的手臂,另

    一只手穿过她的腿弯轻松的将她抱进怀中,温声道:“你累了,还是先别考虑那么多了,休息一会儿吧,三弟和柳姑娘的事不急,他们尚需修养,待你生产之后,若有必要,我会亲自去一趟霸刀的。”

    说着,他抱着她往他们的卧房走去。

    听着叶英的话,雪衣忍不住露出愉悦的笑容,当年生闹闹和小乖之时,痛苦到极致她也不是未曾怨过叶英为何不在自己的身边,这一次再次怀孕,她就一直有一种奇怪的不安感,似乎这一次叶英也会在她生产之时不在她身边一样,但有了叶英的保证之后,她安心了。

    似有魔力一般,原本还不觉得累的雪衣不知道是因为安心还是因为困意上涌,一被放到床上,她的眼皮子就渐渐的沉重了起来,临睡去之前,她再次无意识的抓住了叶英的衣角,口中喃喃的念着不要走,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雪衣的脸上慢慢泛起熟睡之后才会起的粉润,叶英抬手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略有些发烫脸颊,轻声道:“我不会再撇下你一个人了。”

    门口的叶琛看着床上睡着的母亲和床边坐着的父亲,想了想父亲之前说的话,扭头就奔去找孙思邈了。

    三个月后,雪衣顺利诞下一子,虎头虎脑,还特别爱笑,当让雪衣心塞的是,这孩子,他长得竟与叶孟秋有六分相似!

    叶孟秋当即高兴地不行,立刻就“剥夺了”孩子父亲的命名权,给这个小家伙取名叶琚,雪衣当时听说之后都快哭了,叶琚,叫的标准的还好,口音不准的还以为是“野菊”呢!

    可是谁让叶孟秋是孩子的爷爷呢?

    小叶琚满月之后,雪衣也出了月子,在与柳夕确定心意之后就重新振作起来没过两个月就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正常生活想要去霸刀提亲却每每总被孙思邈否定的叶炜也终于被宣布,他可以出门了。

    于是,三日之后,叶英带着叶炜与柳夕,领着押送聘礼的藏剑弟子们,浩浩荡荡的往北国霸刀而去了。

    彼时,仗着自己有神行千里这项逆天技能可以随时在叶英与孩子们之间来回当下留在家里照顾孩子们的雪衣,和挂心着不知妻子会不会在家被父亲为难的叶英两个人都不知道,此次北国之行,他们竟有了除了得到一个弟媳妇儿以外的更大收获。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