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133章 毫无预兆的离别

正文 第133章 毫无预兆的离别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作者有话要说:  “对呀,放在爹爹的书桌上,信封上面写着‘雪衣亲启’四个字,难道,爹爹的身边还有第二个叫做雪衣的么?”

    闹闹歪着头,吃吃的笑道。

    雪衣毫不客气的抬头敲了女儿一记爆栗,没好气的道:“娘的名字是你能随便喊的么,没规矩,快把信给我。”

    嘟着嘴,捂着额头,闹闹有些不情不愿的把信拿了出来递给雪衣,嘴上还叨叨着:“我要把这封信的事去告诉爹爹去……”

    没多理会她的自说自话,很清楚她也就爱嘴上逞强事实上还是很有分寸的雪衣拿过了她手里的信,看一眼信封,上面果然写着“雪衣亲启”四个字,笔迹跟闹闹自己的是完全不同的,可见不太可能是恶作剧,但是雪衣却觉得似乎有些眼熟,又一时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那就干脆打开看看,信一打开,看了个开头,雪衣就愣住了。

    演武台上,众人已经确认了被送到叶英手中的名剑贴确实是真的,而少林这方也明确表明了李君延已经放弃名剑贴的拥有权并转让给叶英之后,场面开始显得有些混乱了。

    各种的说法不一而足,有说叶英可以参加比试的,理由是名剑贴的规则适用于任何人,包括铸剑者自己,也有说也应不可以参加的,理由是叶英本身就是碎星剑的所有者,怎么能参加碎星剑的争夺之战呢?

    众人争执了半天,最后还是唐傲骨阴阳怪气的一句话令很多持反对意见的人都哑口无言了:

    “抽签的结果,除了抽到本人以外,是不得有任何人更改的,大会之前宣布的规则,难道你们都忘了么?如果按照规定的话,就算抽到名单以外的人,那也不能更改不是?”

    他这话一出口, 场上反对的声浪突然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不怎么希望叶英参见比试的叶泊秋心中暗自咬牙,却说不出什么反驳他的话,这规定本是为了防止有人抽到了坏签耍赖,没想到最后竟然砸到了自家的脚。

    “更何况,也没有人说,大会开始的当天,名剑贴就不可以送给别人了,我觉得吧,抽签开始之前,名字呢,是都不能完全定下来的,所以,叶少庄主这一战,恐怕是非得参加而且不全力以赴不行啊!”

    唐傲天的这几句话,完全抓住了名剑大会规则的漏洞,说的合情合理,有理有据,让人完全不能反驳,台下的人们开始低头思考他的话,赞成的人慢慢开始多了起来。

    看着台上表情莫测的唐傲骨,站在柳风骨身后的柳浮云皱起了眉头,轻声道:“爹,这唐家的,到底在弄什么鬼?”

    柳风骨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回头看儿子,只是低声道:“为父也不清楚,不过很大的可能性,就是他想更深的了解藏剑的实力。”

    因为知道唐门的一些秘事,所以柳风骨是绝对的不会认为像唐傲天心机满满的人,既然还肯让人来藏剑名剑大会这种大盛事,那么派出来的人,就肯定跟他一条心的。那么,唐傲骨今日对叶英参加比试一事表示赞同,恐怕是在他来之前,已经被唐傲天叮嘱过要探一探藏剑虚实了。

    现如今如此好的能看到叶英功夫深浅的机会在眼前,他怎么能不抓住呢?

    柳浮云微微皱起了眉头,道:“唐傲天究竟想干什么?”先是挑拨丐帮,现在又是来试探藏剑,在他们都不熟悉的蜀中一带,是不是还做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呢?

    “唐长老说得对啊,你们藏剑的普通弟子都参加得了比试,为什么轮到叶英就不行呢?名剑帖难道不是适用于任何人的么?”

    “就是啊,既然都已经抽到了叶英的名字了,你们藏剑山庄想干嘛那就光明正大的干吧,只要让我们觉得这大会我们来的值我们也不会介意的,大伙儿说是吧?”

    人群有人有开始起哄,众人都纷纷附和,藏剑山庄的人皆是觉得左右为难,看着这一幕的闹闹不禁喃喃自语道:“要是我能再长大一点,就能代替爹爹上台了,娘你说是不是啊……对了,娘,这信到底是谁写的?是不是那个李君延啊,娘你认识他么?”

    “替你爹爹上去比武的事你想都不用想。”雪衣首先白了一眼女儿,狠狠的压下了她不切实际的幻想,继而又叹了口气道,“写信的人,是李君延也不是李君延,这个人不仅是我认识,你哥哥和你还有你爹爹都认识。”

    “啊?”闹闹一瞬间陷入了迷茫,“我不认识叫李君延的人啊,难道是我很小的时候见过的么?我都不记得了啊。”

    雪衣摇了摇头道:“李君延就是陆小凤。”

    “虾米?”闹闹明显受到了惊吓,“陆叔叔怎么会改名叫李君延,还成了少林俗家弟子?他们现在在哪里,娘你没有请陆叔叔和楼舅舅他们来看名剑大会么?”

    “我自然是传过让他们来山庄的信儿,只可惜,他们恐怕以后都不会再来山庄了,他们,已经回到属于他们的世界里去了。”

    雪衣喃喃的道,闹闹听着她说的她听不太懂的话,看着她娘脸上怅然的表情,突然就觉得,如果再问下去,恐怕会得知一些她根本就不想得知的事情,于是,想来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她,这一次,选择了沉默。

    是的,没错,陆小凤,花满楼和司空摘星回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陆小凤的世界里去了,当从信中看到这些内容之时,雪衣的心中,也是犹如惊涛骇浪一般久久不能平静,她其实也不太明白这三个人为何会从他们的世界跑到大唐来,或者说,花满楼来是为了治眼睛,那么陆小凤呢?司空摘星呢?

    李君延,一个含义颇为直白的名字,少林俗家弟子,一个颇为让人深思的身份,想一想,很久很久以前,在唐傲天的继位典礼上,不少武林中老前辈的反应,加上少林澄正那时的失态,和之后陆小凤上少林,藏剑又顺利的在皇帝面前轻易得到了服黄色的许可。

    整个少林寺,姓李,又能让人以君相称的,也就只有少林方丈,大唐李家直系血脉玄正而已了。

    那么为何一个明明不是这个世界的陆小凤,却被认为是玄正这个“君”的延续呢?这一点,陆小凤没有多说什么,但以雪衣自己的脑洞来猜的话,那约莫是可怜的玄正被某些人设计了要“传宗接代”,结果被选中的女人生下了孩子,然后,孩子不知道怎么的就跑到了陆小凤的世界里,多年以后又跑回了大唐,因为跟老爹长的太像,于是就被认了回去,

    只可惜老爹忧心儿子牵扯进皇家纠纷,于是坚持让孩子重新回到他成长的世界中去。

    别问她为什么玄正说让陆小凤回去陆小凤就能回去,她穿越过来还身怀异能的事情都可能发生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能发生的?

    至于司空摘星到底是来大唐干嘛的,她还真想不出来了,那个家伙,看起来整日嘻嘻哈哈哈吊儿郎当的,其实,却是最能保守秘密的一个人,这些年,他到底遇到了什么,又有谁能清楚呢?

    脑中飞速的转过这些思绪之后,雪衣的心中隐隐有了一丝小小的恐慌感,三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都已经离开,那么她呢?是不是有一天,也会离开她的丈夫和孩子?

    “娘,娘你怎么了?”

    闹闹的拉扯和叫喊将雪衣从沉思中拉扯回来,雪衣回神,按住她拉扯自己的手,勉强对她笑了笑道:“我没事,对了,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抓的有些紧和似乎隐隐有些发抖的手,闹闹有些奇怪,瞟了一眼被雪衣放在另一只手里的信,心中暗暗决定要找个机会把信拿给叶英看看,嘴上却答道:“哦,那个唐长老提议大家,同意爹爹参加比试的站在演武台的东边,不同意的站在西边,不表态的站中间,这会儿他们正换着地方呢。”

    “哦,这样啊。”

    没有松开闹闹的手,雪衣抬头朝台下看去,就见会场上略有些吵闹,有人去西边,也有人去东边,有人原地不动还在跟人商量着到底去哪边,但很明显的一点就是,去东边的人似乎还是占了大多数。

    转脸看了看脸上带着略微诡异的笑,看起来明显心情较好的唐傲骨,雪衣心道:“不愧是唐傲天的手下,居然能想出这么简单有效的投票办法。”

    一刻钟之后,限时结束,结果根本不用去查人数,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东边的人最多,西边的人较少,中间的只有寥寥数个。

    “所以,结果证明了,大家都觉得叶庄主应该参加这个品剑的比试,怎么样,叶庄主,你要违背大家的意愿么?”

    唐傲骨似笑非笑的看着沉默不语的叶英,脸上有着得意之色。

    叶英抬眸,环视了一下会场的周围,终于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叶英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的话一说出口,台下一片欢呼,但在抽签结果出来之后就要在大壁上挂上对战人名单的藏剑弟子却不知所措了,纠结了一下之后,果断跑到了叶泊秋的面前,道:“堂主,我们并未做庄主的名牌,您看……”

    “这也算难事?”听到了那藏剑弟子对叶泊秋所说之话的唐傲骨轻轻一笑,抬手一挥,众人正不知他的举动所谓何事时,就听到“咄”的一声铁器入木的声响,便见与其它人的名牌上的字迹大小一致的由几十个毒蒺藜排列组成“叶英”二字已然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唐傲骨这一手功夫一露,很多人皆是暗暗心惊,随手一甩,上百个毒蒺藜便无声无息的出了手,更难得的是,要把这上百个毒蒺藜控制好,让它们在同一时刻钉上大壁,并排列成规定大小的字迹,这得是多么高深的手上功夫才能做到这一步啊。

    于是乎,在既年纪轻轻就坐上唐门门主之为唐傲天之后,唐傲骨也成为了江湖人心中值得忌惮的高手之一。

    两刻钟之后,抽签终于结束,大壁上已经挂满了十六场比试的对战人名单,那些名字中间,自然是以两个与其它人的名字组成材质完全不同的“叶英”二字最为瞩目,宣布比赛规则,规定不得伤人性命,杀人者剥夺品剑资格等等之后,第一场比试开始了。

    “品剑大会第一场,由忆盈楼公孙楼主,对战神策武镜将军,请二位上演武台!”

    咳咳 我知道这其实挺扯,但是吧,我对陆小凤的来历一直很好奇,思来想去吧,总感觉他跟上头会有那么一点联系,加上他的名字叫做“小凤”,嘛你们愿意看我的脑补就呵呵一笑,觉得不好也可以大家一起来吐槽~然后 关于正文的结束 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 因为可能会写的稍微细致一点,想必你们也不希望我匆匆结束吧,弄个烂尾吧?

    眼见着叶英再往后飞一段距离,后背就会撞到一株大树的树干之上,心急如焚的雪衣不由大喊道:“阿英小心!”

    说着,她便飞身而起想要去接一把,叶晖连忙拦住她道:“别去,大哥无事,他只是在卸除压在他身上的力量,你去了反而麻烦。”

    “可是——”为了卸除前身的力量让后背受伤,是不有点……

    明白她在担心什么的叶晖安抚道:“放心吧,大哥有分寸,不会让自己受伤的。”

    叶晖都这么说了,雪衣也只能站在原地不动了,当他看到叶英的后背没有撞到树干上而是抬手扶住树干打个圈停下来时,才终于松了口气,飞身往叶英处赶去,叶晖自然不会阻拦,他想了想,往叶孟秋身边去了。

    雪衣到达那株大树之下时,叶英已经从树上下来了,见雪衣神色紧张的上下打量自己,眼中浮起一抹温柔:“你来了?”

    “没事吧,撞到了么,真是的,怎么跟庄主打起来了?”雪衣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一边抓起叶英的手腕把脉,生怕他有什么不舒服瞒着自己。

    “无事,只是切磋而已。”叶英顺从的让雪衣给自己把脉,因为他确实没有任何的不舒服,而他的话,前一句是回答雪衣问的他有没有撞到,后一句,却是对他和叶孟秋打起来的缘由的解释。

    叶晖已经赶到了叶孟秋身边,关切的问:“父亲,您没事吧?”

    叶孟秋瞥了他一眼,闭目摇了摇头,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陆哥哥,他们打完了么?爹爹赢了么?”闹闹清脆的童音突然响起,雪衣扭头看去,就见陆小凤和花满楼还有司空摘星和两个孩子一起从树上跳了下来,往她与叶英这边走了过来。

    想起罗浮仙之前说的话,她反射性的回头看了一眼叶孟秋和如今仍旧活泼健康只是眼睛有些红的闹闹,悄悄的松了口气的同时拧着眉问花满楼道:“七哥,到底发生什么事?小乖,怎么你的眼睛跟闹闹的一样红彤彤的?”

    叶琛便有些不好意思的将头转了开来,不敢面对母亲,自他稍微懂事之后,就很少哭了,虽然雪衣说过他想哭的时候可以对着她哭,但是他还是觉得,他不应该再哭了,可是今天还是没忍住,真是…

    ……

    “叶大少跟叶庄主正以藏剑山庄庄主之位为条件,两个人切磋比试呢。”陆小凤笑眯眯的将叶英没有说出的最重要的话说了出来。

    “什么?”这是男女音的惊愕二重唱,这二人正是雪衣和叶晖。

    叶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看叶英:“大哥,你怎么会……”他说到半截,却说不下去了,因为他怎么都不相信他大哥会是那种跟父亲抢权利的人,莫不是雪衣……不,不对,她那副惊讶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

    雪衣与叶晖一样觉得不可思议,叶英不是从来都不喜欢那些俗事么?她一直都相信叶英会接下藏剑这个重任,是他的责任心在督促他,但却从来没想到竟然是叶英主动向叶孟秋索要权利!

    “是真的,叶庄主始终不肯同意你入叶家门,叶兄也是为了不让你和闹闹小乖他们受委屈,才会提出这个要求的。”

    花满楼道出了更深的原委,雪衣听罢不由一怔:“为了我?”她转头看了看神色依旧淡然而柔和的叶英和面无表情的叶孟秋以及神色复杂的叶晖,一时不知该怎么接口了。

    “哥哥,爹爹到底赢了没有啊?”

    听不到大人对自己问话的回答,闹闹转头去问叶琛,叶琛挠了挠头,轻声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

    “自然是输了!”

    叶孟秋的声音响起,大家的视线全部朝他看去,只见他老脸上泛出一抹嘲讽的笑:“被老夫的剑气震出那么远,自然是输了。”

    闹闹撇嘴:“我才不相信你说的话,你们才比了多久啊,肯定不是我爹爹输了!爹爹,继续跟他比试,比到他认输为止。”她一边说,一边愤愤的挥舞着小拳头,叶晖见她这样,暗暗的在心中摇了摇头。

    “高手过招,胜负往往是只在一招之间的,闹闹,其实你爹爹和叶庄主之间,的确已经分出胜负了。”陆小凤突然笑道,“不过在我看来,输的不是你爹爹,反而是叶庄主才对。”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叶孟秋眯起眼睛,不满的道。

    陆小凤轻轻一笑:“是不是胡说八道,一会儿自见分晓,小乖,你看出来什么来了没有?”他朝叶琛看去,叶琛咬了咬嘴唇,点头小声道:“他受了内伤,可是爹爹没有……”

    “父亲……”叶晖脸色一变,扭头就朝叶孟秋看去,叶孟秋却是眼睛一瞪,斥道,“黄口小儿的话,你也相信?”

    叶晖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不,父亲,琛儿虽是黄口小儿,但他的话,孩儿是相信的。”

    “为何?就因为他是你哥哥的孩子?哼,你可别忘了,我才是你父亲!”叶孟秋的表情更加难看了。

    “不,不是因为他是哥哥的儿子,而是因为,孙先生是他的师祖,他的医术,是跟孙先生学的。”叶晖垂下眼睑静静的揭晓了答案。

    先前叶琛没有经过把脉就看出叶青岚怀孕的消息早已传遍了山庄,叶晖会肯定叶琛的医术也是因为,后来不能相信的叶名风通过他找到了盛长风,经盛长风细细诊断之后,断定事情却如叶琛所言后,他才知道小侄子于医道武道两途皆有很高的天赋,所以如今叶琛所言虽不肯定,但他已经信了,要父亲直接测试叶琛的能力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有搬出孙思邈这尊大佛了。

    叶孟秋愕然的看向花满楼怀里那小小的身子:“孙先生?师祖?”突然,他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似的猛然转头看向雪衣,“你——”

    “庄主,先前弟子想跟您说的就是,雪衣姑娘如今已经是孙先生的弟子了,身份早已今非昔比,只是您……”

    自从陆小凤他们出现后一直如同隐形人一样的叶卿说话了,但对雪衣的称呼,已由连名带姓变成了恭谨的雪衣姑娘,对叶孟秋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转变。

    “孙先生的徒弟……没想到,你竟还有如此机缘……”叶孟秋喃喃的道,他突然不知道自己的坚持到底是为了什么了。

    妻子黄若灵死后,终于不得不开始重视叶英的他渐渐发现,他的儿子叶英,论样貌,论人品,论天赋,无论哪一样都是人中之龙,这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老天赐予他叶家兴旺发达的好机会!

    可是,深谙铸剑之道叶孟秋也深知宝剑锋从磨砺出的道理,优秀的孩子在蜜罐里泡大最后被养废的例子不胜枚举,于是如何教育叶英便成了他思索了好几年的一件事。

    而当叶英八岁学剑表现出与他幼时表现出的天赋完全不同的笨拙时,叶孟秋就产生了一个在别人看来十分荒谬而他自己却不觉得的想法,让叶英和其他人都以为他厌弃了叶英,从而使叶英陷入苦境,由此来激发叶英的发奋之心。

    后来叶英身边的侍女因此而主动求去,他便特意给他选择了雪衣作为他的新侍女,只是他没有料到,这一动作,却是全盘打乱了他的计划。

    人中之龙自然以凤配之,在叶孟秋还未来及考虑给叶英配以哪家的优秀女子作为叶家的媳妇儿时,他万没想到,叶英竟看上了样貌平凡,地位低微的雪衣。

    千方百计的想要拆散二人,他们却私定终生,好容易将叶英弄回了山庄,他一直极力想要隐瞒的事,却被叶英记起,父子二人险些反目,一切的一切,都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直奔而去。

    到如今,他唯一反对雪衣嫁入叶家的理由,也因为她身份上的改变而消失了。

    以孙思邈之徒身份嫁入叶家的雪衣,能为藏剑山庄带来的是什么呢?毫无疑问的,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人脉。

    更何况雪衣还给叶家生下了两个优秀的子孙。

    再加上叶英对她的钟情,这世上,还有比她更合适的能做叶英之妻的女子么?

    听见叶孟秋的自语,雪衣没有做声,在她看来,让叶孟秋无话可言,不是因为她自身,而是因为孙思邈的医圣身份,没什么可骄傲的,她所想做的事,如今不过刚刚起步而已。

    一缕红色的突然从叶孟秋的嘴角蜿蜒而出,他的身子也踉跄了一下。

    叶晖连忙要搀扶他,叶英也眉头一皱上前而去,他方才虽听得叶琛说叶孟秋受了内伤,但是他没料到竟至于要吐血的地步,须知吐血是件大伤元气之事,难道,他刚才没有控制好,打伤父亲了么?

    雪衣深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沉声道:“庄主,可允我为您把一下脉?”

    “雪

    衣?”所有人都诧异的看向她,雪衣却依旧沉静的看着叶孟秋,见他有些怀疑的看着自己,淡淡的解释道,“你是阿英的父亲,更是一个受伤的病人。”

    一句话,解释了她为何这么做的原因,无论病人有多脏,人品有多么恶劣,在医者看来,病人就只是病人而已。

    何况叶孟秋至今也没有真正伤到她。

    叶孟秋眯着眼睛看了她一会儿,出人意料的没有做出出言讽刺或其他不友好的行为,他只是朝雪衣摆了摆手道:“不必了,老夫很清楚,我这口血,是心绪翻腾所致,并非全是因为于英儿刚才的对决,不过,那小子说的到也对,与英儿的对战,是我输了。”

    他说这话时,脸色有些灰败,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父亲……”叶晖担心的叫道。

    没有理会二儿子的呼唤,叶孟秋眼神复杂的看向叶英:“藏剑山庄,就交给你了,你要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你与她的事,为父……不再干涉了。”

    也许,冥冥之中,这个丫头,确实是亡妻给叶英选择的妻子吧,对太过出色却淡于俗事的叶英来说,雪衣能给他带来的,正是他所需要的,如此,藏剑叶家,才能再叶英的手上更加的兴旺。

    “多谢父亲,叶英,会做到答应您的事的。”叶英道。

    雪衣压抑下心头的惊愕和激动,低头道:“多谢庄主成全。”

    叶英握起雪衣的手,二人对视一眼,同时将闹闹和叶琛从陆小凤和花满楼怀里抱了出来,一家四口牵起手,相视而笑,周身溢满幸福的感觉。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