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134章 名剑大会第一日

正文 第134章 名剑大会第一日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场,由忆盈楼公孙楼主对阵神策将军武镜!”

    随着叶泊秋的宣布,公孙大娘从座位上款款起身,接过弟子双手捧上的自己的一双佩剑,只是才刚向前跨出了一步,另一边,神策军的席位上,武镜已经站起了身,微笑着朝叶泊秋和公孙大娘拱了拱手道:“这一场,武某自行认输。”

    他这话一出,自是满场哗然,叶泊秋亦是十分不解,是,没错,他很清楚武镜的功夫并不能达到有资格被藏剑派发名剑帖的机会,正确来说,这帖子是藏剑为了打好与朝廷这边的关系,才会发出去的,第二次名剑大会时来的也是武镜,他并未弃过权,今次竟然放弃,很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公孙大娘的脸色虽然很平静,但没人会认为她对武镜的这个态度没有一丝不满。

    果然,玉石一般的声音在场上响起:“尚未比试,武将军就自行认输,莫非,是看不起女流之辈,不屑与我交手么?”

    “哪里哪里!”武镜连忙摆手道,“公孙楼主误会了,在下只是深明公孙楼主剑法高深,自愧不如,以免自取其辱而已,并无轻视之意。”

    “……既如此,那就多谢武将军相让了。”公孙大娘沉默了一会儿,道,不管武镜到底是不是心口不一,只要他嘴上能说出他自认不如她的话,那就是全了她的脸面,她也就不便再继续追究了。

    于是,武镜朝台下对他发出嘘声的观众微笑着点了点头,随着公孙大娘的落座,自己也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叶泊秋朝叶英看了一眼,见叶英对他颔首,于是宣布道:“第一场,公孙楼主获胜!”

    随着他这一声出口,挂着所有对战名牌的大壁上,公孙大娘名字下面的武镜的名牌被取了下来,然后,大家的目光扫向了大壁上武镜的另一个名牌下面的那个名字,唐傲骨。

    看到是唐傲骨的名字,众人皆是摇头,看来,这武镜今天怕是一场也胜不了。

    武镜的名牌被撤下之后,第二场就可以开始了,由纯阳宫李忘生对战昆仑派天云道长。

    名字被宣布之后,李忘生和天云道长便提着自己的佩剑上了演武台,台下的人明显比刚才兴致高了很多,其原因无怪乎是,李忘生和天云道长各有优势,一个是极富盛名的纯阳子吕洞宾的亲传弟子,而另一个,师门传承虽比不上李忘生,却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这场胜负,实在难说。

    “李师弟,贫道痴长你几岁,这开场就请你先来吧。”天云道长竖手做了一个道家礼仪对李忘生道。

    李忘生也没跟他客气,点头道:“那就多谢道长,道长请了!”

    说罢,神情一凝,脸色开始渐渐发紫,紫霞功已然运起,天云道长也不敢大意,浑身内力也开始在周身游走。

    当李忘生的脸色几乎已完全成为紫色之时,众人就见他身上骤然散发出一层将他周身都包围起来的气场,手中宝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挽了个剑花,脚步似乎只是轻轻往前一跨,整个人就忽然间到了天云道长的面前,一招四象轮回就使了出来。

    但天云道长却不慌张,下盘一丝不乱,踩着令人看不懂的步伐,却是轻易的躲过了李忘生的这一招,并以快速的绕到了李忘生的身后,一招精妙的昆仑剑法便使了出来,只是,他却仍是小看了李忘生,他的招数被李忘生轻易的接了下来。

    台下众人屏息看着台上二人的对打,一片沉静,而不到一刻的时间,李忘生已与天云道长在台上你来我往的过了数百招。这期间,两个人都经历过在别人看拉似乎无法破解的剑局,可是,这一切都被他们一一破解了。

    两刻钟过去了,台上依旧是之前的状况,不少人开始觉得无聊,细语声渐渐在会场上响起:

    “看来李道长还并未完全得到纯阳真人的真传啊,都打了这么久了,怎么一点获胜的迹象都没有?这要是跟天云道长对战的是谢云流,嘿嘿……”

    “一看你就什么都不懂,李忘生跟谢云流虽然同属纯阳门下,但武学却走的不是一个路子好么,李忘生重气不重剑,谢云流当年却是重剑不重气,当然现在他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如今李忘生的内力比起比他年纪大一些的天云道长来说其实是差不多的,剑招上没有优势,自然是一时之间难分胜负了。”

    “一时?你这么说的意思,两个人最终还是能分出胜负的?”

    “自然是能的。”

    叶晖摸了摸身旁小侄子的头,回答道。

    叶琛抬头看他这个在外界看来“不喜剑”的二叔,莫名的有一种感觉,他这个二叔,恐怕不是“不喜剑”而是从潜意识里认为他自己“不能喜剑”吧?

    “这是为何?”叶琛没有将自己心底的猜测表现出一分一毫,只是发表着自己的疑问,另一边的叶炜和叶蒙也对自家这个分明功夫最差的二哥却敢肯定李忘生和天云道长能分出胜负表示诧异。

    “因为年龄的问题。”

    叶晖微微一笑,见叔侄三人不甚明了,又道:“天云道长年长,的确是会比李道长在对敌的经验上丰富一些,但同时,他却会因为自己的年纪较大而导致体力流失的过快,加上自身经验也会对他的考虑问题方面产生一些限制,但是李道长就不同了,他比天云道长年轻,加之紫霞功本就是凝气内功,身体上肯定是会比天云道长多一些优势,另外,他的对敌经验虽不如天云道长丰富,可是,他自幼与谢云流一起长大,若论起来,一个谢云流可是能抵得过百十来个普通人哪!”

    想起在江湖桑素有剑魔之称的谢云流正是场上李忘生的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叶家叔侄先是沉默了一下,叶琛突然道:“那父亲当年能打败祖父,是因为祖父年纪大了的缘故么?”

    叶家三兄弟的脸同时扭曲了一下,看着台上端坐主位看着台上比斗的风华正茂,年轻俊朗的大哥,心中暗道:“对战大哥,恐怕老爹全盛时期也打不赢吧?”

    “大哥的天赋,纵使是父亲也不及,所以,当年之事,并不一定全因父亲年纪的缘故,我想,便是大哥年纪再大一些,恐怕也没有后来人能局他之上了吧。”

    叶晖摇头对叶琛道。

    叶琛突然轻轻一笑,转头看向母亲身边表情几乎与父亲如出一辙,眼神专注的看着眼前比试的妹妹,道:“那也不一定。”

    叶炜等人随

    着他的目光看去,略一思索也是恍然,是了,正如李忘生与谢云流从小切磋到大一样,闹闹这个天赋极高的小丫头,岂不也是他们大哥手把手教到大的?虽然有时候,他们并不能弄懂那丫头是怎么领悟到他们大哥的想法的。

    几人叙话期间,场上终于起了些许变化,正如他们所预料的那样,天云道长开始渐渐显出了颓势,而这态势,随着他们对战的事件越加的漫长,也变的越来越明显,以至于台下很多人都看出来了。

    今日本就是品剑大会的第一天,过了午时才开的场,刚开场又出了些许变故,所以纵使李忘生与天云道长这打的是第一场,打到现在,天色也慢慢开始暗了下来。

    可是,台上的天云道长也依旧没有认输,碍于比试的原因,李忘生也不能出杀招,以免误伤,台下的人开始不耐烦起来,就有人鼓动起天云道长,希望他认输。

    但是天云道长却是充耳不闻,依旧顽强的抵抗着,不久之后,台下的武林人看着他虽明知不敌却已久勉力对战不屈不挠的模样,鼓动他放弃的人慢慢开始消失,给他鼓劲的人慢慢开始出现,当天色昏暗,天云道长终于因为体力不支,手中的剑被击飞出去,一切都宣告着他的失败之时,场上发出了一声极大的叹息。

    “李师弟真不愧是纯阳真人的高徒啊……”脸色苍白的喘着气,天云道长勉强笑道。

    李忘生看着他,弯腰行礼:“承让了!”

    天云道长闻言苦笑:“是我技不如人,哪里让着李师弟了,这一场,确确实实是我败了。”

    “哪里。”李忘生微微一笑,指了指台下,道:“天云师兄虽败犹荣。”

    天云道长一愣,他刚才满脑子想的都是要坚持下去,坚持下去才有胜利的可能性,台下人到底干了些什么,他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此事随着李忘生所指的方向看去,就下台下很多人都笑着看向他,脸上满是敬意,甚至有人带头挥拳道:“天云道长,好样的!”

    他这一喊,很多人跟着喊了起来,天云道长脸上的失落慢慢散去,随着弟子的搀扶离开演武台之时,还朝台下的武林中人挥了挥手,可见心情的确是很不错的。

    “第二场,纯阳宫李道长获胜!今日品剑已经结束,明日午时三刻,将举行品剑大会第三场,由唐门长老唐傲骨,对战天策府李承恩将军!”

    随着这一声宣布,鼓乐声起,衣着一水儿的鹅黄色衣装的藏剑侍女和家丁开始快速的进入会场,摆桌子,上菜上酒!

    不到一刻钟之后,原本的会场已经成了宴席场,演武台成了歌舞台,一时之间,藏剑山庄内是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尽管因为酒的原因,这天晚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痛快的,但事情基本上都在藏剑山庄的控制范围之内,所以并未出什么大事,只是,当众人头一天吃到很晚,受到邀请的在藏剑山庄歇下,没有受到邀请的在自己所租住的客栈歇下,第二天皆是日上三竿才起床,三三两两的吃完早餐赶到会场等着看有一身暗器功夫的唐傲骨要如何对战以长枪见长的李承恩之时,却发现有一众唐门弟子似乎正跟藏剑山庄的人,嗯?对峙?

    哎哟,这可是大事件啊!

    发现这件事情的武林人士迅速的呼朋引伴来围观,这可是清楚明白的知道当年叶英似乎在属地与唐门有过纠葛之后的武林人士在得知这次名剑大会是由叶英主持之后一直期待着的戏码,没想到大会的第二天就上演了,虽然主场跟当年的情况掉了个个,但是看情况,这一次,依旧是藏剑小占优势啊,没见为首的唐门弟子脸都是绿的么?

    天气太热 心情略烦 广告评论太愁人,快把我整暴躁了!

    “咦,你们也要一起回杭州?”

    任青萍——也就是萍儿,有些惊讶的看向同乘一骑的雪衣和叶英,颇有些意外,雪衣之前得知自己怀孕的消息后跟叶英说自己不想回去的事,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呢,怎么到了岸上,这就改主意了?

    这俩人不会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吧。

    彼时,雪衣叶英和柳夕任青萍已经下了船,“拿”到了金子的船家再没提过什么货会误期之事,十分狗腿的将几人送上了岸,而上岸的,还不止他们四个人。

    倚在叶英的跟前,雪衣瞥了一眼正十分有君子风度的跟柳夕请教道路旁边的山水草木的某个目前已有逗比花哥雏形,将来会是个气质花哥渣男谷主的方宇轩,没好气的道:“是啊,当初出门太急,如今我突然想起了家里有些事忘了处理了。”

    “啊,原来是这样么?”任青萍有些讪讪的道,看着雪衣神色不太好,知趣的调转马头去听她姐姐柳夕和东方宇轩聊天去了。

    而她却不知,雪衣虽然看起来一副没好气的样子,但对她所说的话却是大实话。

    在这之前,听到方宇轩自报家门,才猛然记起他的容貌为何她看起来略有些眼熟的雪衣就记起了方乾,想起了方乾,她就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苗小玉和她的女儿曲云。

    然后她就囧囧有神的想到了一件事,她这次出门,忘了安排曲云了,陆小凤和花满楼他们离开,肯定不会带个小丫头当累赘,孙思邈正沉浸于修书之中,闹闹和叶琛估计他还没有多少空管教呢,何况曲云?

    所以说,现如今曲云很大的可能性是仍然留在藏剑的,那么藏剑如今基本都是叶晖在打理,然后……

    当雪衣想到这一点时,立刻就惊悚了,虽然现在曲云可以说跟叶晖是差了一个辈分,但是感情这种东西是辈分这玩意儿能隔开的么?万一历史的惯性大过她这只蝴蝶,将来二人悲剧重演,她岂不是造了大孽?

    刚好东方宇轩的出现解决了这个难题,既然是他的妹妹,那么理所应当的交给他是最合适的,东方宇轩或许在男女感情上跟他爹一样不太靠谱,但是人品还是非常可信的,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都会跑到万花谷去了。

    顺便再让他知道知道他爹在中原大地上打下一片名声之外,还留下了什么,检讨检讨他自己弃妻的行为。

    正与柳夕兴致勃勃的谈论北国风光的方宇轩突然觉得脊背有些发凉,他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刚好就见雪衣收回了看向他的目光,他摸了摸自己脸上那几个被铜钱砸出来的青紫痕迹,和早已经洗干净的头发,突然觉得,跟这几个人同行,似乎,是个不太妙的选择呢。

    />  不过孙思邈孙医圣,是他仰慕已久的人,若不是雪衣说起她认得孙思邈,他才不会自讨苦吃与人同行呢,一个人自由自在多愉快。

    之前,就在他懊恼自己偏听偏信,雪衣却突然呕吐之时,因为担心自己的行为给雪衣的身体和孩子带来了伤害,方宇轩就自告奋勇的要给雪衣诊脉,却被众人以雪衣自己会医为由拒绝了,他就好奇多嘴问了一句雪衣师承何人,身子正不舒服的雪衣没空理他,也不准备拿孙思邈的名头压人,叶英却平静的将孙思邈的名字说了出来。

    方宇轩当即惊到了,连说仰慕孙思邈已久,能不能带他去拜见拜见,正想着怎么让他知道曲云的雪衣立刻答应了,回头却很想问叶英,你不让他给我诊脉,还不惜曝出孙思邈的身份,难道是在吃醋么?

    不,或许叶英只是单纯的不想让方宇轩靠近自己吧。

    后来想明白了雪衣也不再纠结此事,她是孙思邈徒弟之事早已在杭州城人尽皆知,或许也已经传到了别处,又不差东方宇轩这一个,这不是引他去杭州的最好借口么?

    而且……她会做回杭州的决定,也是因为上了岸之后就暂时没再让她受罪的腹中的孩子。

    虽然之前任性的对叶英提出不要回藏剑,但怀孕之时最忌奔波劳累,这一点,身为一个医者是最清楚的事,她爱她和叶英的孩子,孩子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故而,雪衣最终还是决定跟叶英一起回藏剑山庄去。

    但是“蜜月之行”就此泡汤,也的确挺让雪衣心塞的,她几乎已经可以想象,他们这出门没几天就回家之后,孙思邈会给她怎么样一种表情了,一定是“说好的出门好几个月甚至于可能好几年呢,你们出去才几天呀,难道之前说的话都是逗我玩的么?”

    想到此,雪衣忍不住回头将脸埋在了叶英的臂弯,叶英带了些许担忧清润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怎么了?孩子又闹你了?”

    她没有抬头,只是在他臂弯里摇了摇头,闷闷的道:“没事,我只是觉得,我们这一次这么快就回去,以后如果再出门,闹闹那个丫头一定会以为我们还是会没几天就会回去的。”

    这是小孩子最容易形成的思维定式,而一旦这种思维定式形成,做父母的可就难出远门了,她还要跟叶英出门去找“碎星”的铸造材料呢,可不能因此弄的第三次名剑大会开天窗可就不妙了。

    叶英轻轻的笑出声,低语道:“那下次出门时,带他们一块儿便是。”

    上一次带闹闹出门她就受不住了,再带着个那个闹腾鬼出门?雪衣一头黑线的抬起头看了看叶英,脸颊抽搐了半晌之后道:“嗯,我决定了,为了她好,回去以后还是先不跟那丫头打照面吧。”

    “你决定就好。”叶英的笑容看起来更大,雪衣是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不过,她不现身,却不会阻止他去抱抱几日不见十分想念的女儿,到时候小丫头只要一问起她,她一定会忍不住现身相见的。

    但如今,他一定不会直接提出自己会去见女儿的事,这,也许就是属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默契吧。

    但是夫妻俩都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回到藏剑山庄之时,却是压根儿就没有空去考虑这件事了。

    步入杭州城之前,叶英就提出,为了保险起见,一行人先去求缘居,让孙思邈再给雪衣诊一下脉,确实确认雪衣和孩子健康之后,众人再一起回藏剑,知道他只是放心不下不是不相信自己医术的雪衣同意了,于是一行人往求缘居而去,未料却在路上碰到了求缘居的医车。

    其实所谓医车,是雪衣根据现代的救护车的想法衍生出来的,一辆小马车,车中常备药箱和常用草药,配一名车夫,一匹健马,但凡哪里又不能挪动又比较紧急的病人,大夫们上了车就能走,或者更好的将病人移送到医馆中去。

    而求缘居在杭州城开业之后,城中人也渐渐了解到,求缘居的医车一旦出动,那必定是紧迫之事,最好快快让道,而那医车虽快,却未曾横冲直撞过,再说了,天有不测风云,哪家都有可能遇到这样的事,所以对长安城中都已经司空见惯了医车,杭州人的接受度还是很快的。

    见医车快速的朝自己这行人这边驰来,叶英勒马随着人群往道边让了让,不明所以的柳夕任青萍和东方宇轩也跟着往路边靠去。

    几日来的赶路加上怀孕带来的疲惫令雪衣靠在叶英的怀里昏昏欲睡,意识到马突然停下来时只是轻声问道:“怎么了?不是还没到么?”

    “是医馆的医车。”叶英答道,雪衣这才强打起精神撑开了眼皮,瞟了一眼几乎已经近在眼前的医车,但只一眼,就让她的眉心拧了起来,坐直了身子。

    发觉她异常的叶英有些奇怪:“怎么了?”

    “这是师父专用的医车,师父一般不会用它的,今天却用了这辆车,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怎么,车里坐的是孙先生么?”虽然不明白雪衣到底在说什么,但却敏锐的抓到重点的东方宇轩忙叠声问道,叶英却已调转马头勒马向回疾奔了一段距离,横立在了医车的必经之路上,两个人皆去了脸上的伪装。

    而跟着他们调转马头的柳夕萍儿于东方宇轩在看到二人的真实容貌之后呆了一下,就听雪衣出声喊道:“师父,是我,出了什么事么?”

    驾车的人原本还要呵斥雪衣和叶英的无理,听到雪衣的喊话之后,定睛一瞧果然是雪衣,连忙将马车停下,不过,心下却是纳闷,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除了她额头的莲花胎记以外,她似乎跟他之前见到的不一样了

    听见了雪衣声音和察觉到马车被迫停下来的孙思邈掀开车帘朝外看去,看到雪衣和叶英之时也是怔了一下,继而嘴角微微翘起,但很快脸色就肃然起来,对叶英与雪衣点头道:“回来的正好,叶小子,你三弟重伤垂危,快快与我一起回去。”

    说罢,就对车夫道:“快走,不可耽误。”旋即回了车内,车夫应了一声,在车上对雪衣和叶英行了个礼,驾车继续往藏剑山庄而去了。

    “什么!叶炜受了重伤?”

    惊呼出声的,却是此时还在孙思邈马车之后的柳夕和任青萍,雪衣神色一凛,大约知道是让叶炜重伤的藏剑大敌来过来了,怪不得孙思邈会出马。

    “阿英,我们快回去。”她回头催促叶英道。

    尽管知道这次叶炜不会有生

    命危险,最终只是会武功尽失,但是叶炜到底那是叶英的弟弟,如今也是她和她的孩子们的亲人,让她如何能理智的看待这一切?

    叶英眼中亦是震惊和不解,雪衣甚至感觉到了他的手都略略有些发抖,可他却仍然低头问她:“你的身体受的住么?”

    雪衣点头:“就这么一段路,我忍一忍,没事的。”说罢,想了想,还是从系统包裹里掏出了一粒自制的保胎丸,当着叶英的面吃了下去。

    叶英见状终于稍稍放心,丢下一句“抱紧我。”勒马便急追孙思邈而去了,柳夕和任青萍以及东方宇轩也连忙跟上。

    而另一边,藏剑大敌虽退,但全身经脉尽毁的叶炜却让藏剑山庄上下乱作一团,在藏剑威望已不如过去的叶孟秋都镇压不住,所以,当惶惶不安的守门弟子在听到孙思邈说叶英已经回来时,那感觉简直是喜从天降!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