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135章 跳过的两场比试

正文 第135章 跳过的两场比试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作者有话要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怎么这么大的阵仗?”

    不明所以的疑问声此起彼伏,围观的群众们你看我我看你,然而却发现没有一个人能给他们一个确切的答案。=

    “凭什么拦着我们,你们藏剑山庄难道是敢做不敢当的么?我今天就是要让全天下武林人都知道,你们藏剑究竟是要借着这个名剑大会做了哪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唐门弟子怒气冲冲的朝藏剑弟子吼道,而他的身后,一众唐门弟子亦是义愤填膺的模样,仿佛藏剑山庄杀了他们唐门上上下下几百口人似的。

    而藏剑这边,领着藏剑弟子们挡在这堆气势汹汹的唐门弟子跟前的,正是如今早已以自己的能力重新得到了叶英兄弟几个信任的原叶孟秋心腹,叶卿。

    他一边指挥着藏剑弟子们拦着唐门弟子不让他们让演武台,一边耐心的跟他们解释道:“这位唐门兄弟,有话我们好好说,事情已经发生了,但你们却没有证据证明此事便是我藏剑指使不是?何苦要在大家面前说没有根据的事实呢?若是今后证明了此事并非我藏剑所为,岂不有损你唐门声誉和伤害唐门与藏剑的关系?”

    言外之意,你今天要是把脏水泼到了我藏剑山庄的身上,改日有人主动承认了事情是他所为,那么我藏剑山庄身上的脏水,难道你唐门还能吸回去不成?到时候,两家的关系可就无法挽回了?

    这话本是让这唐门弟子好好考虑之后再做结论,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的,哪知那唐门弟子并不领情,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十年前的那件事,从你们庄主光明正大的迎娶了那个叶雪衣之后,我们门主就知道你们藏剑可能会报复我们唐家堡,但是我们没有想到,你们竟然做的这么绝,那可是我唐家堡上下几十年的心血啊!”

    他这话一出口,周围围观的武林人士心中的八卦之火燃烧的更加猛烈了:哇,事情好像能追朔到十年前啊,叶雪衣?那不是孙医圣的侍女徒弟,叶英的侍女夫人么?怎么又跟唐门扯上关系了?唐家堡上下几十年的心血现在究竟遭遇了什么?

    最后,为何如今来声讨的人中间似乎没有唐傲骨?唐傲骨上哪里了?

    看着周围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叶卿也皱起了眉毛,越来越靠近第三场比试的开场时间了,人群会越来越多,到时候他们在这里拦着不让这些唐门弟子上台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到时候,只要唐门的人想污蔑他们藏剑,台上或是台下都没有什么意义了,事情反而可能会因以讹传讹最后弄的更加不堪。

    “麻烦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夫人心地善良,慈悲为怀,你唐门心血被毁,跟我们夫人有什么关系,若是夫人真的对你们唐家堡怀恨在心,又何必在这个时候还去救治唐长老呢?”

    十年前雪衣和唐傲天的恩怨,叶卿是知道一些内情的,也清楚这些年来,虽然提及唐门的时候雪衣是厌恶的,却从未听她说起要报复唐门之事,稍早听说唐傲骨气急攻心,吐血昏迷唐门弟子们束手无策之事时,更是毫不犹豫的提了药箱子就赶往唐傲骨居住的客院,在遭到阻拦之后便直接以基本从不在人前显露的功夫震开了那些拦着她的唐门弟子,与小少爷叶琛一起进入了唐傲骨房间出针救治。

    叶卿的声音挺高,目的显而易见是为了让周围不明所以的人们稍稍了解一下现下的状况,结果却对唐门弟子的情绪起到了反效果。

    轻易的被一个女流之辈从自家长老的门前轰开,这对几个唐门弟子来说简直是耻辱了,否则他们也不会被怒气冲昏了头脑要把自家的秘事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揭开了。

    “我胡说八道,呵呵,谁知道你们那个夫人到底是真的要救治我们长老,还是要趁机要了我们长老的命?大家来评评理,哪里有救治病人不让病人的亲属在一旁看着的,哼,我倒要看看,要是到时候我们长老有个三长两短,她这个杀人凶手还有什么话说!”

    说到最后,这唐门弟子已经开始口不择言的诅咒唐傲骨了。

    可是他却没料到,他这话一出,出声反驳的反而不是藏剑的弟子,而是周围的武林人士了。

    “哎哎,你这话怎么说的,叶夫人的求缘居我是去过的,那里的大夫没有一个不是医术高明,仁心仁术,老子这条命还是求缘居救的呢,当时老子身上没什么钱,求缘居也没说放着老子不管,后来也只是让老子以后多做些好事积积德,说起来,老子还算欠他们藏剑一个人情,你怎么能说叶夫人会害唐长老呢?”

    “就是啊,我家亲戚有一次从房顶上摔下来,去了几家医馆都说不行了,要不是去了求缘居,请来了叶夫人,如今那坟头都长草了,当时叶夫人救人的时候也是不让亲属看着的,可人抬出来的时候,大伙儿可是都说是从阎王手里捡回了一条命呢!”

    “依我看哪,叶夫人没准儿是有通天的本事,所以才不能让人看见,我说你呀,还是回去看看吧,说不定你们长老的命,都已经被叶夫人救回来了,你却还在这里为难她家里人呢,这是恩将仇报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昨天见唐长老还好端端的,今天怎么就病的这么严重?”

    听着周围虽然不解真相,却毫不犹豫的声援藏剑山庄众武林人氏的声音,一众藏剑弟子和唐门弟子都怔住了,两方弟子皆是诧异于他们这个出身不好的夫人在武林中竟然也能有这么好的声望,唐门弟子更是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难道,这件事,真的是冤枉这位叶夫人了?

    可是,叶雪衣身边的那个叫司空摘星的人,也的的确确是嫌疑最大而且能做那件事的人选无疑啊,这,究竟是不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女人安排的一场阴谋呢?肯定是吧,她的手段,都能让孙思邈和叶英对她都青睐有加了,何况这些被她用蝇头小利收买的武林人士?

    正这么想着,大小姐唐书雁的声音忽然从人群的外围响起:“唐大,你在这儿胡闹什么,骨伯已经醒了,还不给我回去!”

    “骨长老醒了?”

    一众唐门弟子顿时喜上眉梢,叶卿也稍稍松了口气,抱拳对那唐大道:“既然唐长老已经醒了,那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恭喜众位唐门兄弟了。”

    “骨长老醒了,也不代表你们藏剑撇清了关系,我们一定会查清楚事情的真相,讨回公道的。”

    唐大依旧不依不饶,不肯相信事情跟藏剑没有关系。

    。

    见他如此,原本一直耐着性子跟他周旋的叶卿终于压制不住心中的火气了,不怒反笑道:“那是自然,为了我藏剑山庄的清白,我一定会请庄主下令,帮助你唐门彻查小密坊被毁一事的。”

    他的话音刚落,巨大的喧哗声爆发了:“啥?唐门小密坊被毁了?”

    “唐门不是以暗器毒药机关术为傲的么?听说他们的小密坊里面机关重重,保护着无数的精密暗器,这次小密坊被毁,那还真是唐门上下几十年的心血都没有了啊?”

    “这到底是谁这么大本事能把小密坊给毁了?”

    “唐家堡这好像是怀疑上藏剑了啊,难道藏剑什么时候也有了破解机关的高手?”

    “别胡扯了,怎么可能……”藏剑上下的聪明才智都基本都用在赚钱和铸剑上了好么?这里可是出了名的专出产土豪和二货的山庄啊,哪里有那个心机去拆机关毁密坊?

    “我看是唐家堡自己没看好自己的门户吧?原来唐长老是被这件事给气病的啊?莫不是他前段时间新制的璨银落凤弩也在里面?”

    “我看有可能,哎,真是可怜哟。”

    见自家的秘事被周围围观的人群扒的一干二净,唐大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此时他才意识到,其实叶卿阻止他,也是为了他们唐门好,只是,他这边气上心头,惹恼了人家,如今只能不得不吞下自己造成的苦果了。

    “事情早晚会瞒不住的,走吧,跟我一起去看看骨伯。”

    不知什么时候,唐书雁来到了唐大的身边,拉了拉他的袖子道。

    唐大低下头,闷闷的应道:“是,大小姐。”

    于是,唐书雁领着一干唐门弟子往唐傲骨所在的院子走去,他们一离开,便有人问及今天的品剑大会是否会继续进行,叶卿想了想,到底没有直接宣布唐傲骨的出局,只是告知大家,时间上会推迟,因为他们也要跟唐傲骨确认一下他是否还能继续参见名剑大会,今日的第三场比试将暂时推迟一个时辰,大家也表示理解,纷纷先行散去了。

    另一边,唐傲骨所居住的院子里,纯阳,少林,忆盈楼,天策,神策,霸刀等一干来参见品剑大会的重量级人物以及叶英几兄弟皆在,唐傲骨也已经被人扶着出了房门,虽然已经醒了,但因为先前怒急攻心,失了心血,故而现在仍是脸色十分的难看。

    “多谢叶夫人救唐某一命。”

    被人扶着坐定之后,唐傲骨朝雪衣的方向略略的欠了欠身,雪衣朝他点头,表情淡淡的道:“这是我应该做的,唐长老不必客气。”

    说完,她便安静的坐在叶英的身边,静静接受着与叶英通过两人交握的手传递过来的内力,缓解着身体因为能力的使用带来的疲惫。

    其实说句实话,她是不想救治唐傲骨的,可是,唐傲骨是在他们藏剑山庄出事的,虽然不是藏剑惹出来的,但他若是真死在了藏剑,雪衣敢百分之百肯定,唐傲天那个见缝插针的家伙,一定会揪住他们藏剑救治不力这件事的,所以,得知唐门这边束手无策之时,生怕唐傲骨死在藏剑的雪衣便火急火燎的跑来给唐傲骨疗伤了。

    当然,她也只是给唐傲骨救治到能够继续活下去而已,心脉受损什么的,慢慢调养吧还是。

    而她却不知,她这种冷淡的态度,反而让唐傲骨松了口气,十年前雪衣和叶英他们在唐门所遭遇的事情他也是清楚的,所以他也明白,雪衣并不是真心想救他,不过是为了藏剑不得不救罢了,只是,说起十年前的话,十年前与这二人一起去唐门的人中间,似乎有一个是……

    “唐长老,恕在下冒昧,您这是怎么了,昨日不是还好好的么?出了什么事?”

    未等考虑要怎么把事情说出口,在座的其中一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大家转头望去,就见武镜正一脸好奇的看着唐傲骨。

    要是别人,唐傲骨早就恼了,毕竟小密坊被毁一事已经让他大受打击,这人怎么能在他刚醒就揭他伤疤呢?

    只可惜,问话的人是有深厚的朝廷背景的武镜,那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是回答还是不回答呢?

    就在此时,唐书雁带着唐大回来了,听的了武镜的问话,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唐大,又看了看唐傲骨,道:“骨伯,唐大把事情弄砸了,如今大家基本上都知道小密坊被毁一事了。”

    唐傲骨脸色更加难看,狠狠的瞪了一眼缩着脖子不敢看他的唐大一眼,屋里除了早已知情的叶英和雪衣以外其他人都震惊了:“什么,唐门小密坊被毁了?”

    “是啊,就在今早,我得了消息,我新制的璨银落凤弩被盗,小密坊被偷盗之人,一把火烧毁了!”

    见事情早已泄漏了,唐傲骨索性直说了今早他得到的消息,只是说完了,却似乎依旧不敢接受这个事实,捂着胸口喘的厉害。

    “是谁这么大胆子,偷东西不说,偷完还毁了其他的?”

    李承恩蹙起眉头道,他身为公门中人,自然是最看不惯这一类匪徒之士了,何况这次的盗贼,更是让人无法原谅的。

    “江湖上,能做到在唐门的小密坊出入自如的人屈指可数,只是把事情做到毁掉整个密坊这种地步的话,这盗弩之人,只怕是与唐门有仇啊。”

    公孙大娘一针见血的分析道。

    “唐长老,你唐门可与柳公子有什么仇怨?”李忘生问道,因为若论江湖上有名的神偷,目前来说,也只有柳公子了。

    唐傲骨摇头:“我唐门与柳公子并无交集,只是……”他的眼睛,再次看向了雪衣和叶英的方向。

    大家的目光也跟着他们看去,看到表情平静的雪衣,场上可以说是除了唐傲骨之外唯一经历过当年雪衣和叶英与唐傲天恩怨之事的李忘生蓦然想起了一个人。

    “叶夫人,不知,司空摘星如今在何处?”

    其他人听闻他这一句话,不由恍悟,是啊,司空摘星,叶氏夫妻的好友,那不也是一个神偷么,虽然在江湖上几乎也如柳公子一般人人皆知,但因为喜欢劫富济贫,惩奸除恶而声名良好,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几人都没有想到他,因为大家都觉得,这样的侠义之辈,是做不出盗弩焚坊这种事的,可是如今,李忘生鉴于多年前之事,也不得不提出了疑问。

    “他已同我义兄和陆小凤三人一起离开大唐,游历天下去了。”

    <b

    />  不好说这几个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雪衣只能这么说了。

    “夫人,可有证据?”看雪衣表情平淡,出口之话也是颇为敷衍,恼恨噬心的唐傲骨早已忘了先前雪衣救他之事,忍不住咄咄逼人道。

    李承恩见状嗤笑到:“哟,我说唐长老,敢情叶夫人刚才干了什么,你这么快就忘了?”

    唐傲骨的脸上一阵青红,一句“也许这也是她的阴谋的一环”这句话在他口中转了半晌,终归还是没能有脸说出口。

    雪衣却是不恼他,仍是表情平静的道:“证据,我并没有,这些消息,只是他们先前给我传回来的而已,我也曾经找隐元会帮我寻过,大唐境内,确实并无他们三人的踪影了。”陆小凤给她留下的信事关太多秘密,她自然是不能拿出来的,而她也相信,陆小凤没有必要拿那么玄乎的事情欺骗她。

    “唐长老,冤有头债有主,即便是司空摘星做的,叶夫人也不过是交友不慎罢了,难道唐长老还想把这件事拉扯到叶夫人身上不成?”

    场上原本不想插手的柳风骨忍不住开口了,再怎么的,雪衣也是他老友的孙女,他若不多维护一下,怎么对得起他与赵老爷子之间的情谊?

    这事可难保不是她找司空摘星做的!

    差一点,唐傲骨就要把这句话脱口而出了,可是,当年两家结仇之事,唐家堡这方到底是不光彩的,事后直到内情的武林人士没有把事情说出去已经是给了唐门面子了,若是此时他强把密坊之事栽到雪衣身上,只怕,仁厚的李忘生,也会提及当年之事吧?如今,他是不是该庆幸柳风骨当年因柳惊涛之事早走一步没有看到那一幕么?

    “抱歉,是在下心急了。”

    没奈何之下,他只能这么说道。

    “其实,我觉得唐长老你也没必要这么急切,叶夫人是神算赵家的后人,此事,你让叶夫人自己,或者找赵老爷子一算,岂不是就真相大白了?”

    因柳风骨的插口,想起了才发生的这起事情又唯恐天下不乱的武镜再度插口道,众人皆是眼前一亮,独叶英微微皱起了眉头,看向雪衣,雪衣却是终于笑了。

    她这一笑,便让众人觉得奇怪,但是,当她笑着问出一句话时,方才还以为找到了事情头绪的众人却都失望了:“各位以为,心头已经对我产生了怀疑的唐长老,还会相信我或者我祖父卜算出来的结果么?”

    众人皆默,这不是很明显的事么,老话说,疑人偷斧,唐傲骨都认定司空摘星跟此事有关了,怎么会相信雪衣与此事无关呢?

    环视了一圈周围沉默的人众人,雪衣又道:“不过,我还是会找爷爷帮忙算上一卦的,毕竟,我也不想接这个脏水,凭白成了心机深沉之辈,但是,我要奉劝唐长老一句话,即便小密坊被烧毁了,现场也一定留有盗窃之人遗留的痕迹,唐长老将来回去之后,可一定要好好查一查,到底,谁才是毁你心血的罪魁祸首,可莫要让有心人,凭白挑拨了唐门与我藏剑山庄的关系。”

    “骨伯,叶夫人说得对,我们,恐怕得抓紧时间回堡查一下了,爹爹尚在闭关,奶奶又有病在身,如今堡中上下一定是一团乱麻……”

    站在唐傲骨身边的唐书雁道,她对雪衣,还是有一些好感的,那日里她与柳静海在茶馆相会,被雪衣撞破之后,她还以为她告知双方家人,哪知他们回去之后,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她与柳静海也一直在琢磨那壶幸福茶的含义,想来想去,总觉得这个叶夫人虽然神秘兮兮的,对他们却没有什么恶意,也许,那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祝福而已吧。

    只是,她的祝福,她与静海哥恐怕是无福消受了。

    “庄主,泊秋堂主来了。”

    忽地,门外传来藏剑弟子的通报,代表少林而来的先前冒充李君延的少林俗家弟子林平笑道:“叶堂主一定是来问比试之事的。”

    果然,叶泊秋一进门,便说起了叶卿宣布的比试延后一个时辰之事,如今一个时辰已经过半,他来问一问唐傲骨还能不能参加比试了。

    知道唐门之事压根儿比不得如今武林盛事的唐傲骨苦笑着摇头对看着他的众人道:“别说我如今亦是根本没有能力与李将军对战,便是有,现在唐门上下人心不稳,我又怎会有心在这里参加这场品剑大会呢?这一场,唐某放弃。”

    说罢又看向唐书雁,道:“雁儿,通知弟子们去收拾东西,明日我们便回蜀中吧。”

    唐书雁应了,领着唐大出了厅门,雪衣看着她目不转睛的离开,眼睛移向另一边与父亲一起来到这里的柳静海,柳静海却是毫无所觉,一直目送着唐书雁离开院子,半晌没转回头来。

    见此情景,雪衣心中便生出了一个疑问,这俩人,莫不是吵架了不成?

    这边,众人正在说起这一场若是算作李承恩胜利的话,那么下一场,按理应是天云道长对战剑思,但昨日天云道长与李忘生对战之时,消耗实在太大,今日还未曾缓和过来,若是此时与剑思对战,实在是不公平。

    “那么,就直接进行第五场吧。”

    讨论完毕之后,叶英做出了结论。

    而他的话音一落,李承恩立刻击掌起身喝到:“叶英,我可就等你这句话呢!”

    叶英微微一怔,这才恍然记起,第五场,正是李承恩与他对战的场次。

    于是,一刻钟之后,早已挤满武林人士的演武台上,叶泊秋宣布:“第五场,由天策将军李承恩,对战藏剑山庄庄主,叶英!”

    咳咳,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章这几天我被大姨妈折腾的死去活来实在是对不起大家,嗯总的来说这章是给叶英出场做铺垫的,但是开元十七年小密坊被烧也是却有其事,嗯最近文下广告很多,大家也多多包涵我删不过来==

    “在下方乾,来自东海侠客岛。”那中年大叔如此说道。

    尽管不是有意的,但雪衣“敲碗”这个动静实在太大,所有人的目光就不自觉的再次朝雪衣这边飘去,包括先前压根儿就不把她当回事儿的方乾。

    见她脸上满是震惊,方乾开口道:“怎么,这位姑娘听说过在下的名字?”

    雪衣回神,脸色恢复平静,先前对这人的欣赏一扫而空,一边捡了落在桌子上的筷子坐下来一边睁着眼睛说瞎话:“没有,从来没听过,是我听错了。”

    但凡玩剑三知

    知道些剑三剧情的女孩子,没几个对方乾这个抛弃妻女的家伙有好感的,雪衣也不例外,而且穿越前对时间线很模糊的雪衣只知道万花谷主东方宇轩和曲云是同父异母,竟不知方乾比魔刹罗大这么多,东方宇轩他娘死没死还不知道呢,苗小玉要是跟他了,岂不是现代人最看不起的小三?

    越想越气闷的雪衣最终决定饭也不继续吃了,也不去看门口与方乾对视了一眼走上前来大约是想要问一问详细情况的苗小玉,直接转头对孙思邈道:“先生,晚上我大概没心念书了,明天下午您再考我吧,过了今天晚上我一定会恢复正常的。”

    孙思邈点点头:“也好,你今晚就休息一下吧。”

    虽然不知道雪衣到底是在想什么,但自从收了她做弟子之后,她的努力不懈他全都看在了眼里,原本对这丫头的只有一点点的喜欢和欣赏渐渐的变为了疼爱,能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不对并坦然说出来,也是一个医者必要的品质。

    “谢谢先生。”得到了孙思邈的允许,雪衣站起身拉住叶英道:“陪我出去走走吧?”

    叶英却没有动,抬头看她:“你还是去休息一下吧。”

    看着他柔和的眼神,雪衣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于是叶英站起身,二人与众人道别后相携往雪衣的房间而去了。

    经过苗小玉身边的时候,雪衣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眼神里有着淡淡的悲哀,不明所以的苗小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笑着对雪衣道:“好好休息,改天介绍你跟方大哥好好认识一下,他要在教中一段时间呢。”

    雪衣勉强点了点头,算是应了她的话。

    后来,雪衣抽空大致问了一下苗小玉是如何认识方乾的,才知道起因竟是那日她去围观唐门“丑事”时被唐傲天领人围攻,最终为方乾所解围之故。

    得知二人认识的经过之后,雪衣不由叹息:果然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啊。

    而自那日之后,果然应了苗小玉所说,方乾也在五毒教的总坛住了下来,苗小玉也不再出门,只是每日里领着方乾在总坛附近的寨子里四处游玩,参加苗人的节日,两个人彼此切磋武功,四处都洒下了她欢乐的笑声。

    而这一切,所有人都尽收眼底,苗小玉眼中丝毫掩饰不住的倾慕也基本为众人所知,至于忙于学习医术基本知识的雪衣,似乎已经被苗小玉所遗忘了。

    这日,背着草药篓子对照着医书上的草药图形一边在山林细细翻找她需要的药草的雪衣正惊喜于找到一株她找了许久都没找到的药草时,忽然听到了苗小玉愉快的嗓音:“方大哥,我这样好看么?”

    这使得她采摘草药的手顿住了,抬头往声音的来源看去,就见林子里的一小片空地上,苗小玉正跟方乾在那边聊天,他们身边开了一片初春时节的野花,苗小玉编了一束花环戴在头上,正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方乾。

    方乾的脸上展现出一抹温柔醉人的笑意,嗓音惑人:“很美。”

    “真的么?”苗小玉脸上的笑容更大了,随即又问,“比你们侠客岛的姑娘还好看么?你也去过中原,比中原的姑娘们也美么?”

    “我见过的姑娘里,你是最好看的。”他毫不吝啬的赞美道。

    “啪!”树枝断裂的声音响起,苗小玉警觉的回头:“什么人——雪衣?”

    雪衣点了点头,淡定的把手里本来用来拨开低矮灌木丛而此刻已经断了的树枝扔到一边:“路过,正想着要不要打招呼。”

    见雪衣北上背着的竹篓里已经有了一些草药,苗小玉讶然道:“已经开始找草药了么?”

    “嗯。”微微点了个头,正准备眼不见心不烦直接走掉时,方乾突然道:“叶姑娘似乎对在下没什么好感。”这些日子以来,他对雪衣关注颇多,也从苗小玉那里听得了雪衣和叶英的事,对这丫头的勇气倒很是欣赏,但他绝不看好她和叶英。

    雪衣旋身的动作顿住了,转头冷冷的回道:“我对甜言蜜语信手拈来的人从来都没什么好感。”

    方乾微微一怔:“姑娘这话何意?”

    “雪衣?”苗小玉也疑惑了。

    “刚才不巧听到了你跟小玉的话,我倒是想问一句,既然小玉是阁下见过的姑娘里最好看的,那么阁下见过的最好看的妇人是哪一位?”

    她的眼神嘲讽,嘴角泛起一抹讥诮的笑,问的问题古怪而刁钻。

    方乾脸色一变,苗小玉睁大了眼睛,有些语不成调:“雪衣你……”

    “以阁下的年纪,恐怕儿子都如我这般大了吧,难道会没有娶妻么?你恐怕不知道苗疆是没有妾这一说的吧?”

    苗小玉原本红润的脸色霎那间变得雪白,继而又转为愤怒的通红,她转头看向方乾:“她说的是真的么?你已经有妻子了?”

    “我妻子已经去世多年了。”方乾闭上了眼睛缓缓的道。

    只这一句话,却成功的褪去了苗小玉的愤怒,雪衣看着她脸上露出心疼的神色,垂在身侧的手攥了攥,终于还是一句话不说,转身离开了此地。

    因为她实在不知该如何评论这一切。

    心思烦乱的雪衣,在转身离开的那一刻,丝毫没有注意到,在林子的另一边,乌蒙贵的一只手掌的手指,深深的插入了他身边一颗树的树干中,脸色狰狞……

    刚走出树林子没多远,就见李承恩正踩着他那不甚稳健的轻功奔至她跟前,脸上满是笑容:“雪丫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阿楼的眼睛有救了,那个艾黎长老说虽然解毒的时间会很长,但是,最后能彻彻底底的解掉了!”

    “真的?太好了!”雪衣顿觉惊喜非常,坏心情一扫而空,既然管不到,何必去烦恼,也许,各人自有各人的缘法,也许,方乾的离开别有内情呢,现在,她得先为花满楼高兴一下呀。

    “当然是真的,我是特地来通知你的,你看我对你好吧,以后学会了医术,我去看病,你不能对你哥哥我收钱啊!”李承恩不改痞子本色,调笑道。

    雪衣笑着点头:“嗯哈,不仅不收钱,我还能免费给你扎针呢,你要不要啊?”

    新手的针灸哪能挨?李承恩忙不迭的摆手:“免了免了,扎针就不必了。”

    “那你以后要记得少生病呀!”

    两个人说说笑笑加快步子往艾黎的药庐走去,一路上雪衣只

    觉得日子从来没这么美好过,仿佛一条光明坦途就在眼前。

    只是,当他们渐渐走近目的地,雪衣的视线里出现了一抹令她感到陌生的身背重剑的藏剑弟子的身影时,她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

    那藏剑弟子功夫不弱,李承恩和雪衣的接近自然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转过身,看到雪衣之后微微一愣,但很快反应了过来并对雪衣微微颔首:“雪姑娘。”

    “叶卿……”她喃喃的叫出了来人的身份,这是叶孟秋的心腹之一,全庄上下哪个不认识?

    可是为什么——是了,藏剑和五毒的交易。

    只是,为何她总觉得,她与叶英的分离就要到来呢?

    略略扯了扯唇角,她对叶卿笑了一下:“是……叶庄主派你来的么?”

    叶卿点点头:“是,接到了少庄主的信,跟长老们商议过后,庄主就派我先一步过来了。”

    “也是,你是最了解叶庄主心思的,派你先过来也很正常。”雪衣心不在焉的点着头,叶卿却又道:“除此之外,山庄准备举行第二次名剑大会,庄主想要少庄主回去,雪姑娘知道少庄主此刻在什么地方么?”

    “要阿英回山庄?那么我……”她失声叫到,话说了半截自己却停住了,叶卿平静的接口:“雪姑娘已经不是藏剑山庄的人了。”

    所以,她的预感应验了么?

    “我说你们庄主怎么能——”一直在一旁听着的李承恩反应过来,见雪衣脸色已经惨白,不由出声与叶卿争执道,但他的话却被雪衣打断了。

    “——也是呢,你们又没有请我去,我当然不能去。”尽管身体在发抖,她仍强做镇定:“阿英最近总在铸造房里,一般我傍晚的时候会去找他吃饭,你现在要见他么?”

    “不必了。”叶卿摇了摇头,并不奇怪雪衣对叶英的称呼,之前在唐家堡叶孟秋所经历的,他都在一旁看着,“少庄主一定在做要紧的东西,我等一等没关系。”

    “好。”雪衣一边答应着,一边埋头往药庐里走,“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就先不招呼你了。”

    后面叶卿说了些什么,她就完全听不到了。

    进入了药庐之后,雪衣就陷入了一种浑浑噩噩患得患失的状态,药庐里的人们说了些什么,孙思邈和艾黎讨论了些什么,她统统都不知道。

    眼睛里看着他们的嘴唇在动着,耳朵里却似开启了屏障一般,一场场的无声电影在她眼前上演,她却似毫无知觉似的。

    直到一双温暖的感觉包裹住她冰冷的手,她的游离天外的意识才慢慢回笼,就见叶英不知何时也来到了药庐,眼中有着责备和关切:“既然冷,为何不多穿一些?”

    其实,雪衣想错了,叶英的云栖松,耍的并不早,叶孟秋是何人?藏剑山庄的庄主,鼎鼎大名的江南大侠,他多少年的江湖经验和日夜苦练在那里放着,叶英轻易是不能打败他的。

    加上年龄和身体的优势,叶英输,几乎是肯定得。

    而能赢的唯一办法,就是出其不意和速战速决,就像方才,第一招时,叶英以奇致胜,那么第二招时,叶英虽然料到了叶孟秋的招数,可若然叶英没开云栖松,他根本就扛不住叶孟秋的那一招黄龙吐翠!

    决定性的开头过后,叶孟秋和叶英开始在唐家堡后的这片小树林里你来我往,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所到之处,光秃秃的树枝都会纷纷落地,渐渐看不清他们动作的雪衣看着地上干枯的树枝,有些无聊的想:

    藏剑人还真是时时不忘赚钱啊,地上这么多柴火,收拾收拾卖掉估计也算一笔财富了呢。

    很快,清脆的碰撞声开始变得沉闷,雪衣赶忙抬头看去,叶英已然已经收了轻剑,重剑在手使出了一招峰插云景将叶孟秋击退并第二次使了云栖松。

    叶孟秋惊异的挑眉,要知道,云栖松对使剑人本身的技巧和悟性有很高的要求,使用过一次之后,半天之内一般无法发动第二次,可儿子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使用第二次,不得不说,叶英果然是个天才!

    使完云栖松的叶英又一个动作,叶孟秋只看了个开头,就猜出了叶英要使用夕照雷锋了,这就是自家人对战的坏处,只要是面对面的,你一个开头的动作对方就能猜出你要用什么。

    这一招,叶孟秋是可以暂时扛得住的,但是若叶英接下来的招式是霞流宝石鹤归孤山甚至于是风来吴山的话,他的轻剑总是是一把绝世好剑,也是支撑不住的。

    叶孟秋知道,这场比武虽然是不公平的,但是他的确是要输了。

    正这时,坐在树杈上的雪衣听到树底有人喊她:“雪姑娘,你在这里干什么,田先生,我听着,似乎是有人在对战?”

    雪衣低头看就,就见花满楼和孙思邈正仰头看着她,她摸摸脸上的面具,正奇怪这俩人一个老眼昏花一个眼瞎是怎么认出她的,刚要开口说话,却浑身汗毛一竖,整个人的细胞像是要炸开了是的反射性的一个翻身就落下了树!

    “啊——”她忍不住尖叫,整个人在飞速的下落,花满楼惊道:“雪姑娘小心!”可他眼睛看不见,孙思邈又不会武功,该如何是好?

    惊慌之下雪衣早已忘记了自己是会轻功的,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落到地上不摔死也会致残时,熟悉的味道包围住了她,叶英已然一招玉泉鱼跃摆脱了叶孟秋之前用的招数带给他的牵制,连冲三次稳稳的接住了雪衣。

    可是,背后叶孟秋的杀招已然到来了,抱着雪衣的他根本就不能阻挡!

    “快放下我!”雪衣嘶声力竭,可事情已经来不及了,她只好喊道:“叶孟秋,虎毒不食子,你——”

    乒!轻剑砍在铁器上的声音响起,一道慵懒的,雪衣从未听过的声音道:“这位姑娘说的不错,这位姓叶的,不管你的目标是哪个,本少爷都不会允许这里见血的。”

    此时叶英和雪衣一惊落了地,雪衣从叶英身上跳下啦,顾不上好奇挡住叶孟秋的是谁,一边拉下自己脸上的面具忙忙的抓住叶英的手臂上下打量一边叠声问道:“你没事吧,少……呃……”

    话说到半截,自己先顿住了,叶英低头看着她,看神色雪衣就知道,叶英没有受伤,可她自己却纠结起来了,到底要怎么叫呢。

    这时,花满楼和孙思邈走上前来关切道:“叶兄,雪姑娘,没伤着

    吧。”

    “啊,我没事,少……”第二次再度纠结在称呼上的雪衣眼角的余光在瞄到叶孟秋时突然胆由心生,回头若无其事的对众人道:“我家庄花似乎也没事。”

    我家庄花?第二次听到这个称呼的花满楼和孙思邈对视了一眼,正要说话,陆小凤的声音响起:“哎我说司空摘星,这丫头是不是破罐子破摔了了?”

    “我看是!”随着司空摘星话音的落下,他和陆小凤的身影落在了雪衣和叶英的面前,陆小凤的脸上带着调侃的笑意看着雪衣,这让雪衣略有些不自在,他又看向叶英道:“我也想这么喊你,你可以不用重剑砸我么?”

    叶英的回答时提起重剑轮了个圈,陆小凤和司空摘星连忙齐齐后退一步大叫道:“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叶英转完重剑自己也微怔了一会儿,弄不清楚自己为何会条件反射的做这个动作,就像刚才……

    他不禁抬手轻抚了下胸口,就在方才看到父亲的剑直冲雪衣而去的时候,他觉得,胸口似乎感觉不到心跳了。

    叶英的动作很快,就连雪衣也没有注意到。

    花满楼笑道:“你们怎么也到这里来了?”他与孙思邈是一同到这里来看看野生的药草的,碰巧听到了打斗声,就循着声音跟了过来。

    陆小凤道:“哦,我们——”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干涉我藏剑的家事?”叶孟秋的声音响起,对突然出现的为叶英或者说为雪衣挡下那一剑的年轻落拓男子十分不满,更对叶英这边竟然可以搁下他悠闲说笑怒气横生。

    因为纠结于对叶英的称呼几乎都忘了叶孟秋的雪衣在听到他的话之后猛然回过头去,倏然意识到了一件事,刚才,就在刚才,叶孟秋竟然想要杀她!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初始的唯一心愿就是平平静静的过日子,所以即便她知道自己穿成了下等人,遇到不顺心的事,也只是忍着,听到命令式的语句,也只是受着,可这不代表她的生命可以被人随随便便的抹杀掉!

    不管叶孟秋时真心还是假意,这件事都不可原谅!

    雪衣看向叶孟秋的目光里已不再有先前忍耐和惶恐,有的只有熊熊的怒火,叶英顺着她着火一般的眸子回头看去,虽对父亲刚才杀招一事十分不解,却也不希望雪衣以那样的目光看着父亲,那毕竟是他的亲人。

    想到这里,他再一次的摸了摸胸口,又来了,刚才那一瞬间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我?我姓管,叫管不平,顾名思义,专管天下不平之事,这位姑娘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要杀她如何是你的家事?”

    落拓男子管不平一边漫不经心的翻了个棍花,一边微微侧身一步,将叶英和雪衣等人挡在了他的身后。

    司空摘星朝管不平喊道:“管兄,不用理会他的说辞,谁欺负了弱者,咱们就要帮着打回去,这不是你的宗旨么?”

    管不平回头看了一眼司空摘星,对他笑了笑,又回过了头,他穿着虽破旧,脸上却是干净的,一张明朗的面庞完全是另一种风格的俊俏。

    叶孟秋见此人是一定要管闲事,脸色不由的沉了下来:“她是我藏剑山庄的丫头,我有权利决定他的生死。”

    管不平这个名字,一听就知道是瞎编的,但此人年纪轻轻却能毫发无伤的招架住自己的全力一剑,必不是个等闲人物。

    谁也没有料到,接他这句话的,竟然是雪衣。

    “叶孟秋叶大侠,您可别忘了,方才是您亲自说的,我已经自由了,但如果您比较健忘的话,那么我就正式的再告诉您,从现在起,我是一个自由人,而不是藏剑的侍女!”

    是的,雪衣决定豁出去了,她决定要努力的追叶英去!去他老天爷的的身份有别,去他老天爷的叶孟秋,本姑娘就不信了,凭着我多年的电视剧小说经验,要是还混成跟叶炜夫妇和叶凡唐小婉那样的话,她就白活上世一辈子了!

    【您的宣告无效,身份不正确】

    脑海里突然再度传来系统音,雪衣愣住,宣告无效?什么意思?

    【您已非藏剑侍女,故宣告无效】

    雪衣傻住了,她什么时候不是藏剑侍女了?她急忙打开系统面板的人物界面往称号那一栏看去,往常那一栏总是有叶英侍女的字样,如今变成了“江湖人”三个字,也就是说,她已经不是藏剑的侍女了。

    她抬头去看脸色阴晴不定的叶孟秋,莫不是因为叶孟秋的话?

    “哼!”叶孟秋冷笑了一声,暗暗有些后悔之前说出的雪衣自由了的话,但转念一想,叶英是不可能一直在外的,他了解他,那么等叶英回到山庄……

    他收起轻剑,也不再理会眼前的落拓男子,而是对叶英道:“跟我回山庄。”

    叶英却是一动也不动,淡淡的对叶孟秋道:“是我赢了。”

    叶孟秋一时竟觉得脑袋有点发晕,终于,他一句话也不留扭头就走了。

    看着叶孟秋快速原理的背影,雪衣的心中溢满了喜悦,一回头二话不说就踮起脚尖对着叶英的额头就亲了一口!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