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155章 奇幻旅程之北上

正文 第155章 奇幻旅程之北上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呕……”

    去往巴陵的客船上,雪衣趴在甲板的栏杆上,正吐得晕头转向,一塌糊涂,而与她一样易了容的叶英正蹙着眉眼睛里有着忧虑。

    “好些了么?”在雪衣的呕吐稍停之后,他轻声问道。

    雪衣摇摇头:“还是不行,我这是忍住了,不能再吐了,不然就要……呕……”话音刚落,就觉得胃中酸水又要往上冒,于是赶忙又捂住了嘴将上身探出了栏杆。

    而叶英所能做的,也只有上前一步轻轻的抚摸她的背,力图让她能稍微舒服一点。

    这时,船家娘子带着笑意的声音在附近响起:“叶家娘子,你这晕船还没好呢?亏你还是咱们江南人,自小该是坐惯了舟船的,怎得晕了这些日子,还没适应船上的过活?”

    叶英的唇角微微泛起一抹笑意,自从出门之后,二人对外介绍的关系就成了夫妻,仍旧是姓叶,虽然雪衣的姓与他一样,但是每一次,听到别人叫叶家娘子或者是叶夫人的时候,他便能想到这个叶,是他姓名中的叶,而非原来雪衣姓名中的叶,每每想到此处,他的心情总会莫名的好起来,

    反胃刚刚告一段落的雪衣苦笑着回头应道:“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抵平日是在只是在湖上行舟,风平浪静的倒没关系,江中到底有些风浪,我这就适应不了。”

    “这倒也是。”船家娘子点头,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道,“对了,我这里倒是有副能止呕的方子,你要不要试试?药材船上也是现成的,当然这费用嘛……”

    雪衣有些无语,敢情这位这么关心自己,就是为了卖给自己一副药材?不过也是,人说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卖豆腐,水上讨生活的都不容易,自然是要抓住一切赚钱的机会,但是,用别人的方子和药材这事儿,她真心敬谢不敏,管不管用不说,晕船这种事,她还是觉得努力适应下来比什么都重要。

    只是她尚未来得及开口拒绝,叶英就神色冷淡的开口了:“不必了,拙荆自己就是大夫,药材我们也已备下了。”

    “啊?这样啊。”原本还指望能卖出去一副药的船家娘子表情变得有些讪讪,“那行,那什么,你们要用火的话,就直接跟厨上说,只要交两文钱,就能熬药了,我,我去忙了啊……”

    说罢,急匆匆的转身离去了。

    雪衣转头去看叶英,眼含嗔怪:“阿英,你吓着她了。”

    叶英有些不解的看向她:“你说过,药,是不可以乱吃的……”言外之意,我都帮你拒绝了她你怎么反倒怪起我来了?

    “……好吧,是我的错。”雪衣有些无奈的道,继而自己也笑了,有什么就说什么,这才是叶英不是么?

    “噗嗤!”一声轻笑在附近响起,夫妻二人寻着声音看去,就见两个十七八岁的秀丽女子正捂住嘴笑,二人皆是一副劲装打扮,身上皆有一把兵刃,并非装饰品,显然是有拳脚功夫的,但比较少见的是,其中一个女子腰间所挂并非剑,而是一把宽刃的刀。

    见雪衣二人看过来,执刀的女子连忙收敛起笑意,有些歉然的道:“抱歉,我本来是想提醒你们不要买船家娘子的药,不过看你相公直接拒绝了她,还以为你们先前听说过这件事,没想到……”

    话说到这里,她又不好意思起来了,雪衣看了一眼脸色平静的叶英回头笑着接口道:“没想到他完全只是在说事实对么?”呆萌的庄花呀,你的脸就算是不给人家看到也会被人家看出你的呆萌呀。

    女子点点头,笑得更腼腆了:“实在是对不住,”

    雪衣摇头:“没关系,他的个性如此,我已经习惯——呕!”毫无预兆的呕吐感再次来袭,她只得继续进行她的呕吐大业,执刀的女子脸上显出担心的神色,因为雪衣实在是呕的太厉害了。

    她身边持剑的女子不由好奇的问叶英道:“既然你夫人自己就是大夫会医术,她为什么不给自己煎服药,这么呕下去,身体会垮掉吧?”

    “萍儿!”执刀的女子不赞同的责备道,人家自己的事自己最清楚,他们又何必去干涉?

    接过叶英递过来的不知道第几条手帕,雪衣擦了擦嘴角摆手道:“没关系,这位姑娘奇怪也是很正常,我不吃药是因为,我师父说过,药是要在生病和身体需要调理的时候才能吃,否则其他时候吃药就是吃毒,我只是晕船,不是病,适应一些日子就会好。”

    对孙思邈的话,雪衣是奉为警语的,叶英也曾说过不要让她这般固执,因为实在是太遭罪了,但雪衣却说,这不是固执,而是出于一种对师父的尊敬,无论师父看不看得见,她都要做到这一点。

    “对了,你们怎么会知道船家娘子的药不能买的,难道这船上大家都传遍了?”想起之前那执刀女子所说的话,雪衣有些诧异的问道,她和叶英可是什么都没听说呢。

    执刀女子摇头:“不,不是这样的,其实我跟萍儿都是北方人,听说北方人第一次坐船的时候都有可能晕船,本来是打算在岸上买了止晕止吐得药到了船上应急的,可是后来我们俩因为耽误了事儿匆匆忙忙上了船,就忘了买药。”

    “然后姐姐没事,柯我就真的晕船了,没法子,姐姐只要找船家娘子弄药,没想到药不便宜不说,买到手以后姐姐才发现里面不过是一些甘草板蓝根什么的便宜草药,压根儿就不会起作用,我也是吐了好几天才适应过来的,那船家娘子还说是她的药管用,呸,以为我们不懂药材么?”

    那个叫萍儿的女子有些愤愤接口道。

    “萍儿,娘说姑娘家要矜持些,那个字,你以后还是不要说了。”执刀女子皱起眉头开始教训妹妹,显然是指那个“呸”用的太粗鲁了,未料萍儿却嘻嘻笑道:“姐姐不说,我怎么知道是哪个字?”

    执刀女子涨红了脸,那个呸字却始终都说不出口,最后只得跺了脚就要去挠萍儿的咯吱窝,萍儿连忙躲开,二女立时笑作一团。

    叶英看着眼前玩闹的姐妹,突然对雪衣道:“轻离,你说,闹闹若是多个妹妹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总跟庄中的男弟子们玩在一起了?”

    雪衣立刻囧囧有神看她相公,很想问:“亲爱的,闹闹才五岁你现在就又准岳父的心理会不会有点太早了?”

    但是,当她发现叶英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小腹,眸中带着些许期待时,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他话中的

    另一个含义,脸立刻就红了,有些结结巴巴的道:“这,这种事,得,得随缘,我,我说不准……”

    “你说的是。”叶英清澈的眼睛里浮起了笑意,仿佛非常享受雪衣的窘态,于是又道,“不过也得做该做的事不是么?”

    雪衣:“……”请不要用那么诱人的眼神说这么让人浮想联翩的话!

    大婚前男女必备经历,被普及传宗知识,拜这些事情所赐,叶英终于知道他和雪衣之前所做的事到底是什么了,闹闹和叶琛又是怎么来的了,所以,雪衣果断就悲剧了。

    叶英虽然很想引诱雪衣去做些爱做的事,只可惜,雪衣的身体不给面子,这不,又吐了……

    他皱着眉头看着雪衣趴在栏杆上几乎要摊到地上去,上前一步揽住她的腰道:“如此下去,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还是让船家找个地方靠岸,你我还是走官道吧。”

    二人此次南下蜀中,因为考虑到上一次就是走官道,这一次就想着走一走水路,也瞧一瞧不同的风光,却没料到雪衣会晕船晕的这么厉害,叶英之前也提过二人改走官道,可是雪衣觉得她适应几天就好,没料到竟然会这么久。

    而这一次,叶英的提议也真的让雪衣心动了,因为不仅仅是她实在吐得欲仙欲死不说,还因为,她想成全叶英的想望,再给他一个孩子,因为他在他们婚前的那近两个月里,曾经不止一次的遗憾没有经历过两个孩子一点点的在她肚子里长大,然后由小小的只会哭的他们,长成如今能跑会跳还会气人的模样,在船上她这种状况,要怎么抓紧时间造人?

    犹豫期间,雪衣正思索着要怎么说,那边执刀的女子大约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插口问道:“尊夫妇要去往何处?”

    叶英转头看了她一眼,轻道:“蜀中。”

    那女子点点头:“那确实还有很远,不过应该就快到杭州了,夫人可以坚持一下,到了杭州,你们就可以下船走官道了,这样,那船娘子就不会管你们要钱了,夫人这晕船,着实严重了些,到蜀中这么远的路,太遭罪了。”

    雪衣和叶英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有着惊讶和啼笑皆非,她回头对那对姐妹道:“你们要到杭州么?”

    “是,从北方而来,听说西子湖的风景很美,就想去看看。”执刀女子脸上有了一抹憧憬,雪衣却是扶额叹道:“姑娘可知我们是从哪里上船的?”

    不解她为何如此问话的萍儿道:“是从何处?”

    “扬州。”雪衣摊摊手,给出了个答案,为了防止叶晖想到两个人会去杭州的码头继而寻到线索,二人是特意赶到扬州去坐的船。

    而听到雪衣的话,那两姐妹立刻瞪大眼睛,有些不能置信的互相对视了一眼,齐声道:“上错船了!”

    后来雪衣才知道,两姐妹离家游玩,本是瞒着家中的哥哥们的,一路南下一路玩之后,最后决定去杭州寻人,于是二人便寻到了一艘会经过杭州的客船,可是在船开之前二人去逛街之时,偶人瞥见了自家哥哥的身影,担心哥哥是来抓自己回家的,二人慌里慌张的就跑到了码头,发现开船时间马上就到之后,误将走扬州的船当做了走杭州的船,就这么上船了。

    “姐姐,我就说这么久还不到杭州有些不对劲儿嘛,偏你说是因为这船主太精明载的客多船走的慢,这下好了,我们怎么办?”萍儿向那女子抱怨道。

    女子脸色尴尬的看着萍儿,又瞧瞧被叶英揽在怀里的雪衣,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她虽是姐姐,但也是第一次离家,还第一次碰上这种状况,这船要是真把她们运到了巴陵她们还以为是杭州的话,那可真就悲剧了。

    雪衣回头看了看叶英道:“阿英,不如我们去跟船家说说吧,给点银子让他们找个地方靠岸,我们和他们一起下船,我们南下,他们北上。”

    叶英颔首,执刀女子脸现感激之色:“这银子,还是我们出吧。”虽然是江湖女子,但是第一次出门,让他们去跟油滑成精的船家交涉,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但是叶英就不同了,没见他刚刚那么痛快的就打发掉了船家娘子么?但是他们收益了,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不必了。”叶英摇头,“不一定需要银子。”雪衣有些惊讶的看他,脑中问道:“阿英,你要动武?”

    “这船家非良善之辈,动武又何妨?”叶英在脑中回道。

    庄花,你果断变暴力了。雪衣默默的吐槽完,将惊讶抛开,出声道:“好吧,你随意。”

    转头又对那两个女子道,“不用担心,他说不用银子就不会用,就是要用,我们这里也有,你们两个姑娘在外,多些银子傍身就多一分安全。”

    她的话入情入理,执刀女子也不是特别固执之人,抱拳感激道:“多谢两位,你们的恩情,柳夕谨记在心。”

    雪衣傻眼了。

    艾玛,亲爱的叶三叔,我好像遇到你未来媳妇儿了,怎么办?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