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165章 卡卢比求缘之路

正文 第165章 卡卢比求缘之路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我说闹闹,就算你爹爹穿了件黄色的衣服,你也不能说你爹爹是小黄鸡啊,对不对?”

    陆小凤有些好笑的道,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只有另一边的曲云却好似没听到他的话一样四下看了看,非常不解的问闹闹:“闹闹,小黄鸡,在哪里呀?”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闹闹所谓的“爹爹,小黄鸡”不是在说叶英是小黄鸡,而是想告诉叶英,她看到了小黄鸡,因她语焉不详,省略了一些东西,所以才让人误会了。。しw0。

    不过,正如小曲云所说的。这院子里因为到处都有药材的原因,应该是没有牲畜这一类的东西才对啊,这么想着,大家也四下看了看了,还是没有看到哪怕一只小黄鸡。

    就在所有人依旧不解之时,闹闹指了指叶英又说话了:“那里,爹爹的衣服上。”

    听到这话,大家才恍然大悟的随着闹闹所指的方向看去,看到她所谓的小黄鸡,就是叶英身上穿的浅黄色的衣袍的袍角,点缀了一枝明黄色的梅花枝,梅花枝下,三只嫩黄色的小黄鸡正追逐嬉戏,一只稍大的领头,两只略小迈着小爪子紧跟着,非常的可爱逗趣。

    当时,陆小凤等人的想法全都是:雪衣还真是……干的太漂亮了!

    叶英则是在看到这几只小黄鸡之后,终于明白为什么雪衣会在打开衣柜之后又突然关上了,恐怕,那衣柜里的衣服上,都多多少少绣了些这种可爱逗趣的事物吧。

    而原本雪衣绣上这些东西的初衷,大约只是在想象中看着叶英穿上然后自己乐上一乐,压根儿就没想过叶英会真正的穿上它们。

    “爹爹你看,我的袖子上也有!”闹闹又说话了,说完了这话,还专门踮起脚尖将自己的衣袖往叶英的眼前凑,似乎生怕他看不到似的。

    大家都随着看去,果然见闹闹的小衣服袖子上也绣着几只小黄鸡,有啄食的,有打滚的,有扑腾小翅膀的,有缩着脖子睡觉的,情态各自不一,却都非常可爱,极为合适绣在闹闹的衣服上。

    看来,在雪衣性格中的那股小小的顽皮并没有随着她做母亲而消失啊。

    微微翘起唇角,叶英本就很好的心情指数又上扬了几分,他弯下身子将闹闹抱了起来对她轻笑道:“所以我们是一家人啊……”

    “可是哥哥的衣服上就没有。”闹闹立刻就拆台了。

    叶英挑眉朝叶琛看,叶琛却是涨红了脸:“我,我才要不要……”说到半截却说不下去了,他想说那样的衣服看起来太孩子气,可是他父亲还穿着呢,叫他该怎么说?而且雪衣也不是没给他做这样的衣服,他也很喜欢,但就会不太想穿出来而已……

    “好啦,一个男孩子,说话不要吞吞吐吐的,直接跟他们说,咱才不穿他们那么娘儿们兮兮的衣服呢,是吧,小乖?”

    李承恩笑呵呵上前搭上了叶琛的小肩膀,十分豪迈的道。

    “嗯!”叶琛忙不迭的点头,点完了头自己又后悔起来了,这个李伯伯,太坏了,怎么能坑自己说父亲穿“娘们儿兮兮”的衣服呢?父亲就算穿着那样的衣服,也是他所敬重的父亲啊。

    自此,小小的叶琛便记住了这个在他看来“蔫儿坏”的李伯伯,多年后当他遇到李承恩的儿子李无衣……咳,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那边粗神经的李承恩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小叶琛记了仇并且在将来会还给他儿子,他正有对着叶英扒了扒他那头乱发,表情有些讪讪然。

    “对不住,叶大少,我之前不知道你是来长安给你小妹求医的,还拉着你喝酒累的你醉到现在,虽然听说大夫你已经请到了,但是你呆在这里不回去杭州没关系么?”

    叶英轻轻的摇了摇头:“无妨,我来的路上已经写了封信回山庄,二弟清楚我不回去的事,何况我本就来要等雪衣回来的。”

    得知刚生下来的小妹随时都有夭折的危险之后,叶英就和叶炜叶蒙分三路亲自去请孙思邈盛长风和卓怯病,在叶英去万花谷的途中,雪衣与他联系之后,他知雪衣不久后就会到长安,就先来长安等她,并在到达长安之前,写了封信回藏剑告知了他暂不归家会等几天的消息。

    “那你准备在这里呆几天?什么时候回藏剑山庄?”一旁的花满楼脸色显得很平静,但了解他性格的人都知道,他一向是笑对生活的,当他脸上没有笑容时,就意味着他已经在不高兴了。

    这几年以来,只有他是完完全全参与了雪衣抚养两个孩子的过程的,本就把雪衣当做妹妹的他曾经想要去找叶英问问他对雪衣有什么交代,他不是不能理解叶英所想,但他总觉得,叶英应该可以做的更周全些,但是雪衣却总拦着他,难得如今见了面,自然得好好问问。

    经过与李承恩的“酒谈”,已经清楚明白花满楼语气中的不满所为何来的叶英静静的回望向他:“这一次,我会带她和孩子们一起回去。”

    除了三个孩子之外,其他人都有些惊诧,而李承恩的反应最快,他大笑着拍了拍叶英的肩膀道:“这才对嘛!”

    “那么,你准备怎么搞定你爹?”

    司空摘星挑眉道,“他可是曾经要杀雪衣的人。”若论感情上,雪衣与司空摘星之间可是比她与花满楼陆小凤之间的淡的多,但是司空摘星最看不惯的就是强者欺负弱者,男人欺负女人了,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开始考虑要不要去把叶孟秋的佩剑给偷出来了。

    想到几年前在蜀中唐家堡中发生的那件事,叶英沉默了一下,在陆小凤等人以为他其实根本就没想好只是想先把雪衣带回去时,叶英却回头看着雪衣正睡着的屋子,语气铿锵:

    “不论父亲同不同意,我都会让世间人知道,她,是藏剑叶英的妻,他们……”

    他回过头摸了摸搂着他脖子的闹闹和站在他身边的叶琛的小脑袋:“是藏剑叶英引以为傲的孩子。”

    “我最喜欢爹爹了~”闹闹欢呼一声,柔嫩的小脸紧紧贴上叶英的脸颊并蹭了蹭,一旁的叶琛也是眼神闪亮亮的看着叶英,脸上满是对父亲的孺慕之思。

    看到闹闹的反应,陆小凤略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花满楼低声道:“闹闹竟然听得懂?”

    花满楼的脸上有重新泛起了笑容,回应道:“嗯,雪衣以前经常这么跟他们说,久而久之,闹闹虽然弄不懂到底什么是引以为傲,但她知道那是在夸她,说她讨

    讨人喜欢的意思。”

    原来,在这之前,虽然雪衣一直是在行医救人与人为善,但扔免不了有一些风言风语传到孩子们的耳朵里,于是闹闹和曲云有时候出去玩耍之时,就会受欺负,被说是没有爹的孩子。

    小曲云是在稍稍知事之时被送出苗疆的,对父母之事十分敏感,每每被戳到痛处就会忍不住要哭,而因为同样的原因被欺负的闹闹却不会,她只会狠狠的揍一顿欺负她们的小孩子,然后仰着她那张也许会带了些许伤痕的小脸回来不解的问雪衣她爹爹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不在她和哥哥的身边。

    那时雪衣还未曾带两个孩子与叶英见过面,雪衣和叶英能够隔空对话的事两个孩子还不清楚,只是知道雪衣和叶英一直都有联系而已。

    每每此时雪衣总是不知道如何跟他们解释,尤其是早熟的叶琛,只能非常非常肯定的告诉他们,他们的父亲不是不要他们了,相反,叶英是很喜欢他们的,并且为有他们两个这样的宝贝而骄傲。

    于是乎,闹闹就将引以为傲和喜欢划上等号了。

    正沉醉于女儿对自己的亲昵举动悸动中的叶英自然没有错听陆小凤和花满楼的对话,内心对雪衣和两个孩子的歉疚更深了。

    喜欢逗孩子的李承恩则在听到闹闹的欢呼之后故意板起脸问闹闹:“闹闹,你最喜欢你爹爹的话,那你娘呢?”

    “李兄!”花满楼皱起眉头,他不喜欢大人们拿这种让孩子作难的问题来问孩子,这不是诚心想要把闹闹弄哭么?

    谁知花满楼的责备还未传达到李承恩那里,闹闹就小嘴巴一撇道:“娘最凶了!”

    “叶姨姨一点都不凶。”小曲云反驳道。

    “才不是呢。”闹闹跟曲云争辩,两只小手扒上自己的小脸,一扯嘴巴一拉眼角做出一副鬼脸模样,呜呜啦啦的道,“娘骂我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脸,难道不凶么?

    她本就长的十分可爱,做出的鬼脸又不仅不可怕反而像是在卖萌,立刻就把大家伙儿都逗乐了,叶琛小大人一样的叹了口气:“那是因为你闯了祸娘才会骂你呀。”

    “是这样么?”叶英轻笑着问女儿,闹闹只好吐吐舌头,然后“羞涩”的将头埋到叶英的颈窝。

    其他人见状又笑了起来。

    长安的求缘居里是夫妻重逢,父子女相见一片欢乐,杭州的藏剑山庄里,留守在家的二少爷叶晖却是一片愁云惨雾,所谓之事,非是家中刚出生就病重小妹的医治,而是他刚刚接到的他大哥叶英的那封信。

    接到信的时间没多久,正是昨日。

    初开始他听到有人通报他大哥人还没回来却先回来一封信时还有些惊异,差点以为不常出门的大哥这回又准备一去不复返了呢——他可不认为有什么能绊住他剑法卓绝的大哥——结果展开信读了一段之后,叶晖直接傻了眼。

    具体的事,叶英信中并没有说明,只是简单的说了请到孙思邈等之后他会在外停留几天,但是当叶英提到让叶晖将叶英幼时居住如今空置的鸿煊阁收拾出来给叶英和他的妻儿居住时,叶晖就一下子蒙住了。

    他大哥什么时候成亲而且有孩子的?难道他也跟大哥一样突然失去记忆了么?

    叶晖忽然想到了叶英一直随身携带得那枚陈旧的剑穗,不由得开始猜想,难道,看起来那么冷淡的大哥,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

    还是说,那年大哥回来时,已经在外留给了雪衣两个孩子大哥却不清楚,这次难得出门就碰上了,所以要带回来了?

    如此说来,那个雪衣是不是也有点太……

    不,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庄里的事肯定瞒不过他们如今意识清醒的父亲叶孟秋,他这么一动作,叶孟秋恐怕就要过问,叶孟秋的过问,他要怎么回答?

    无论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他终归都是支持他大哥的,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跟父亲交待呢?

    “晖儿,你在想什么,为父再跟你说话。”

    叶孟秋有些不悦的声音响起,叶晖心中一惊,连忙回神,略有些不自在的道:“儿子在想,不知小妹的病,究竟有没有救。”

    “若是那三位都救不了,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叶孟秋淡淡的道,孩子们把全大唐的最有名的大夫们都请到了藏剑,说实话,他是挺想那个小丫头继续活下去的,因为据孙思邈他们初步诊断,女儿是世间罕有的三阴绝脉,他最清楚这些一辈子醉心医术的人所好就是疑难杂症,若是这些人常年在藏剑住着,那么求医之人……

    “您说的是。”叶晖的眼中伤过一抹怔然和失望: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父亲么?“那您的身体,孙先生怎么说?”

    叶孟秋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扭曲,但很快恢复了平静:“无碍,只是需要闭关一段时间祛除心魔。”

    事实上,孙思邈给他下了最后通牒,今后,他再也不能铸剑了,因为心魔,已经深植他的内心,再也拔除不了了。

    太好了!

    “那您……什么时候准备闭关?我让人去准备。”叶晖强忍着不露出喜悦的表情,小心翼翼的问。

    心烦意乱的叶孟秋没有注意到叶晖的不寻常,摆摆手道:“你不用操心,我已经让人去准备了,明日就闭关,庄中之事……你就帮着你大哥处理吧。”说罢,他起身离开。

    “是,父亲。”叶晖目送叶孟秋离开,突然好想欢呼,太好了,如此一来,他便可少了好多顾忌的准备大哥所需的东西了,只要拦住人不让人去给父亲通报,等事情已成定局之事,想必大哥一定能准备充足闯过父亲这一关的!

    哎呀,不知道侄子侄女长的什么模样呢?多大了呢?会不会叫二叔啊?

    突然陷入二叔模式的叶晖翘着嘴角叫来人吩咐着一大堆令下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事情,心情十分亢奋的等待着叶英归家的那一天。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