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177章 关于岳父这件事

正文 第177章 关于岳父这件事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如果叶琛的反应不够快,他一定脱口而出莫雨是在胡说八道,但他并没有,不仅如此,他还立刻举一反三的意识到了一件事:

    “这么说,其实你身上的那种奇怪的毒,孙爷爷也许根本就曾经给你看过?”他道。。しw0。

    莫雨是流落到稻香村的,而并非在稻香村长大,那么他之前的家也许会条件很好,家里的孩子生了病,父母自然会四处求医,最后带着莫雨来到万花谷也不无可能。

    而一旦身怀奇毒的莫雨一旦来到万花谷,对于未知医学的追求永无止境的孙思邈就不会错过见到莫雨的机会。

    于是,叶琛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这个我倒是不记得了,只是隐隐觉得这里好像来过。”莫雨一边将拉着叶琛衣服的手松开一边道,神色已经没有方才那般的呆滞,而是恢复成了他一直以来的样子。

    闹闹在一旁见莫雨这幅模样,皱了皱小鼻子道:“哎呀,这种事,见了孙爷爷不久一清二楚了?”说罢她又歪着脑袋看了看四周之后嘟囔道,“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孙爷爷住在什么地方,是落星湖,揽星潭,还是仙迹岩?哎呀,云云的哥哥把这里弄的我都快人不清哪里是哪里了……”

    看着众人在闹闹嘟囔完那些话之后众人纷纷侧目,叶琛不由大汗,拉住自家妹子道:“好了不要东张西望了,现在不同于过去了,我们在这里不能这般放肆。”

    “哦!”闹闹有些不情愿的点头,只得耐着性子跟着大家一起等待。

    好在谷之岚并没有让大家等的太久,她带来了裴元身边的药童,那药童向众人行了礼之后,领着众人朝万花谷深处走去。

    直到走到哪药童称为云锦台的地方,乘上那药童口中的的确可称之为巧夺天工的凌云天车,众人方知,方才他们以为他们已经入谷,实在是大错特错了,若无那凌云天车,云锦台下百丈沟壑可不是闹着玩这,纵有高深莫测的武功,也不一定能完好无损的到达真正的万花谷。

    见闹闹和叶琛都看着凌云天车惊叹不已,同样对着能制造出如此伟大的机关制作的人非常感兴趣的唐无乐不由奇道:“我记得你们小时候应该在这里生活过几年,你们当时到底是怎么进谷的?”

    回答他的是无声的沉默,唐无乐也没细加追问,只是走到凌云天车的角落细细的观察着那车的构造,再时不时的问那领路的药童一两句话,只可惜除了的到这天车是万花谷有“工圣”之称的大和尚僧一行的作品之外,其余的,药童却也是一句也答不上来,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学过关于机关的任何知识。

    一段长长的空中旅行之后,第一次“上天”的众人下来之后都基本都有些适应不良,叶炜十分庆幸女儿还在自己怀里睡着,莫雨和多多皆是脸色惨白,毛毛倒是一路都被莫雨捂住了眼睛,就连叶琛都有点羡慕他爹的眼盲,叶英适应良好,眼不见心不烦。

    但是当受尽了折腾的众人看到上窜下跳的喊着真好玩好刺激的闹闹,和摸着下巴琢摸着那天车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没看懂啊的唐无乐,两个人竟然一起在那里不依不饶的跟守卫凌云车的万花谷弟子们磨嘴皮打商量死皮赖脸的提出要多坐几次的要求时,本已经受到了严重伤害的众人几乎要吐血身亡了。

    颇觉尴尬的叶琛好容易换回了不情愿的闹闹和唐无乐,一行人继续跟着药童走,当众人几乎都要怀疑那药童是不是真的要去带他们见裴元时,那药童终于停下了一座几乎可称之为大殿的一扇门前。

    叶琛用力嗅了嗅空气中浓重的各种药草散发出来的混杂问道,种类之庞杂令他感到十分心静,就听那药童站在门口对着门内喊道:“先生,我把客人们都带过来了。”

    然后,一道几乎令叶琛快要落泪的熟悉的苍老的声音从门内响了起来:“把门打开,迎接客人,你跟阿纲去泡茶吧。”

    “是。”那药童应了声,推开了门扉,转身离去,众人就见打开的门内,一名满脸皱纹,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者手里持着一枝竹节杖,正端坐在主位上,而他的右手边上,样貌俊美却神色冷淡的身着万花谷门派弟子服饰的中年男人已经站了起来。

    “孙爷爷,裴师叔……”望着眼前两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亲人”,叶琛喃喃的叫道。

    但他所在的位置距离孙思邈和裴元尚远,而这两人虽有高超的医术却并无非凡的武力,故而他这两声称呼,并没有被孙思邈和裴元听见。

    叶英领着众人进了大殿,与孙思邈裴元行礼之后纷纷落座,茶水片刻就上了桌,药童门退下,孙思邈和蔼的看向叶英,单刀直入道:“不知道叶小友此来,究竟是要出什么难题给我这个老头子呢?若是你的眼睛,那老朽可就实在是无能为力的。”

    “先生误会了,在下的眼睛在下很清楚是因果得失之故,并非药力所能医治。”叶英微笑道,“这一次来,其实在下只是陪客,真正的情况,还是要让小犬叶琛给先生说上一说的。”说着,他抬手指了指叶琛。

    孙思邈一怔,银色的寿眉不由挑起:“哦?竟是叶小友的孩儿?”他转眼去看一直在看着他的小小的叶琛,顿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的笑道,“是了,岚丫头方才说了,谷外有位十二三岁的小后生,医术不亚于她,原来是这位么?”

    叶琛随着他的话音默默的起身,恭恭敬敬的再次朝孙思邈深深的行了个礼,开口道:“孙…老先生,小子叶琛,先生可叫小子琛儿……”但其实,我更希望你能喊我一句乖仔,哪怕我觉得这个乳名会让我十分的丢人。

    微微低着头,叶琛眼眶微潮,但他很快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抬起头直视孙思邈道:“不知道先生,可记得他?”他的手指向了莫雨的方向。

    孙思邈随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脸色瞬时微微一凝,却是半晌没有说话,注视了一会之后,他手里原本一直只是靠着的竹节杖,直立在了地面上。

    裴元见状一惊,脱口道:“师父!”见孙思邈站起了身,便赶紧上前去扶,孙思邈没有拒绝他,师徒两个一起走到了已经站起来的莫雨身边,孙思邈道:“三年前,你来过这里。”

    莫雨摇头:“我不记得了。”

    “我记得你!”孙思邈自顾自的点头,脸现回忆之色,“你身上的毒,很特殊,应该是阴性和阳性复合之毒,可这种毒呢,比起药毒,它更像是阴阳混合的内力,很复

    杂,内力不是特别深厚的人基本上都不敢碰你,而且这两种内力是相互碰撞有所缠绕的,这个毒啊,其实是一种术,而这种术恐怕只有施术者才能解开啊。”

    待孙思邈回忆完过去的事,殿中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众人都拧着眉毛暗暗心惊于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离奇的毒,离奇到孙思邈也没有一点办法,那么,下毒的究竟是谁,他为何要对一个当年才五岁的孩子下手呢?

    独有唐无乐心中大为赞叹,简直恨不能寻出这制毒之人拜把子了,在他看来,如此奇思妙想连他自认聪明天下无双的唐无乐都想不到的毒,简直是神作。

    “既然无法解毒,莫雨也不愿强求,生死由天吧。”在众人都在心事重重之际,莫雨道,一句话让众人心中都闪过一丝悲哀,这么小的孩子,却已经开始认命,随时准备去死,上苍,何其不公啊!

    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莫雨继续道:“不过,莫雨想请老先生看在我时日不多的份上,给毛毛治病。”说着,他拉过了身边的毛毛到了自己的跟前。

    “毛毛?”孙思邈低头看去,就见一个瘦弱的孩子正睁着清澈天真的眼睛望着自己,他身后的叶琛开口了:“孙…老先生,毛毛的身体,小子其实早已把过脉,但是,得出的结论,让小子有些不敢肯定。”

    孙思邈回头看他,口气温和:“你的结论是什么?先说说看。”

    叶琛看了看他那双虽有些浑浊但依旧睿智的眼睛,定了定神,深吸了一口气道:“小子怀疑,他与我小姑姑得的是一样的病症,只不过我小姑姑的病称三阴逆脉,而毛毛,则是三阳绝脉!”

    “什么!”裴元惊呼出声,孙思邈则是以一个老人家不应有的敏捷身手快速抓住了毛毛的小手腕细细的把起脉来,毛毛见原本和蔼可亲的老爷爷突然变得略有些“狰狞”,有些不安的抬头看了看莫雨,莫雨低头轻声安慰道:“别怕,老爷爷在给你看病。”

    小雨哥哥都不认为这个老爷爷是坏人了,毛毛也就不怕了,小小的他却不知,莫雨那颗原本从叶琛说出毛毛身上有病之后就一直悬着的心,早已在叶琛说出“三阳绝脉”这四个字之后,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

    他虽然不懂医术,但他隐隐的明白,“三阳绝脉”中的一个“绝”字,几乎已经决定了毛毛的命运,此刻,他只希望孙思邈能否定叶琛的结论。

    假如毛毛真得了那三阳绝症……

    “你的小姑姑……现在怎么样了?”

    他抬手捂住了毛毛的耳朵,抱着一线希望轻声问叶琛道。

    叶琛却是一怔,下意识的回头看叶英,嘴唇动了动,终归还是却没能问出口。

    自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这里的父亲,二叔三叔四叔他都是亲眼见过的,五叔还能在外面惹出事来,爷爷的消息他也清楚,但是却一直都没见到过小姑姑叶婧衣。

    而鉴于叶婧衣的体质特殊,随时都有夭折的危险,他的那个世界的小姑姑虽然顽强的活着,谁又知道,过了十多年之后,叶婧衣还能不能一如既往的生存着呢。

    所以他有些难以开口,怕万一小姑姑已经去世,到底徒惹了长辈们伤心。

    大大咧咧的闹闹却没有这个顾忌,直接转头看向叶英开口道:“爹爹,我跟哥哥从来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见到小姑姑,她人呢?去哪里了?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闹闹的话一问出口,叶琛就见叶英和叶炜,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叶炜更是摇头叹气,他心中一寒,却听叶炜道:“婧衣她……去年年初,离家出走了……”

    “啥?”闹闹瞪圆了眼睛,完全不能置信,他们的小姑姑是那么乖的性子,竟然也会办离家出走这种事?

    “你们应当也知道,她的身体,隔月就得行一次针,否则的话……如今这都快两年了,她却一直没有消息,也不知道是不是……”

    叶炜说不下去了,叶婧衣离家后,他们兄弟几个竭力寻找,却没有任何消息,如今想来,寻不到消息,也许正是因为,他们的小妹,早已因病一缕芳魂驾鹤西去,连身体,都不知被埋葬在了何处了吧。

    孙思邈轻轻的叹了口气,放开了毛毛的手腕,裴元问道:“师父,如何?”

    “琛小子想的没错,这孩子,确实是三阳绝脉之症,寿限,最多只有27岁。”看了看叶琛,孙思邈肯定道。

    莫雨浑身一震,沉默了一会,哑声道:“有……医治的办法么?叶家小姐的病都能行针,也许毛毛的也……”

    “这老朽可不敢说。”孙思邈朝莫雨摇了摇头,“男女有阴阳之分,三阴逆脉老朽的确与盛老弟研究出了暂时遏制的办法,让叶家小姐顺利长大,可那法子却不一定适用于这三阳绝脉,这孩子的病,老朽还需细细的研究过后才能给你结论。”

    他顿了一下,又有些怜悯的看着这两个孩子,继续道:“还有一点,就是你要有个心理准备,便是这孩子适用于叶家小姐的治疗办法,那也是需要辅以各种名贵丹药的,你与这孩子父母皆不在身边,只怕……”孙思邈终归还是没能继续说下去。

    虽然他很清楚自己的说法很市侩,但是他说的也是现实,万花谷的的弟子们诊病基本不收任何费用,确也有免费的医药发放,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万花谷能承担的起的基础上的,毛毛的三阳绝脉所要服用的丹药,他孙思邈也好,万花谷也好,都给不起。

    “……我明白了,多谢孙老先生。”莫雨低声应道,他不怨孙思邈,他明白孙思邈说的就是现实,叶婧衣所吃的丹药,也不是藏剑山庄凭白变出来的,她的父兄有能力,她的家庭有能力,供养的起她的花销,他和毛毛,若是没有稻香村乡亲们舍下的一口饭,恐怕早就都饿死了。

    孙思邈朝莫雨点了点头,又转头看向叶琛,笑得慈祥:“好孩子,你的医术,是谁交给你的?”裴元亦是在一旁十分好奇,能把这么小的孩子培养的这么好,想必他的师父,也一定是个非常厉害的大夫,那么会是哪位隐士高人呢?

    叶琛一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虽然称孙思邈为师祖爷爷,但医术却基本上都源于孙思邈的亲自教导,可是在这个世界,他却不能这么说,只好低声道:“是我母亲……的师父。”

    “哦?”孙思邈抬眼看向叶英,这孩子是叶英的儿子,那么他的母亲便是叶英的妻子,只是为何从来没听说过叶英还

    有个会医术的妻子,更何况是他妻子的师父?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