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182章 雷神双臂的举起

正文 第182章 雷神双臂的举起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我实在没有想到,你会再回来,还带着大少爷的两个孩子。”

    藏剑山庄小颖园里,罗浮仙和雪衣倚栏而立,静静的看着栏外潺潺流过的西湖水,罗浮仙叹息着开口道。

    彼时,接到叶大小姐继少阴太阴两脉出现病症之后厥阴一脉也出现问题的孙思邈带着雪衣叶英以及两个孩子一起来到了叶家大小姐也就是今后的叶婧衣所居住的小颖园中,迎面却遇上了现如今主要负责照顾叶婧衣的罗浮仙。

    对着藏剑的其他人,雪衣可以很淡然很强硬,但是面对这这个旧日里对自己和叶英都十分照顾的人,雪衣反而觉得有些无措了。

    但罗浮仙见了雪衣却没有说太多,只是笑着跟叶琛和闹闹介绍了她自己,很平常的称呼他们小少爷和小小姐,对雪衣的态度也很平常,没有厌恶,没有鄙视,雪衣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看见她的时候,叶英正牵着他的手的缘故。

    听见罗浮仙的叹息,雪衣没有做声,当初离开藏剑之时,她又何曾想到如今这种境况呢?她可以知道很多剑三中人物的一些将来,却唯独料不到自己的。

    “庄主不知道小少爷和小小姐的事吧?”

    见雪衣不吭声,罗浮仙再度开口了。

    她虽说不是看着雪衣长大的,但是在藏剑,若论与雪衣的接触时间,恐怕除了叶英之外,旧书她是最频繁的了。

    当初,她就曾经体会过雪衣的倔强,那时的雪衣宁肯被自己打发去做粗使侍女,也不肯催着叶英违背自己的意愿做样子给叶孟秋看,说实话,她是当初是恼怒于她的。

    而且,初开始她还以为雪衣也如同之前叶英的侍女一样不愿意服侍叶英所以故意不听她的话,可是后来,她发现雪衣对跟着叶英一起被“发配”剑冢没有丝毫的怨言并在叶英受到“冷落”之后没有懊恼和后悔,反而以自己的能力更加细心的照顾叶英,罗浮仙就明白了一件事,雪衣性格中的倔强,从来都是一直存在着,并非假装。

    几年前叶英独自回到山庄,他与雪衣之间的感情为叶孟秋所反对之事,罗浮仙也很清楚,而叶英这几年来也从未对谁提过雪衣,雪衣也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回来,罗浮仙以为,二人之间已经就这么结束了,未料几年后,雪衣却带回来了两个已经能说会跑的孩子,叶英也似乎毫不惊讶并全盘接受了。

    对于这些,罗浮仙只能猜想,叶英恐怕早就已经知道两个孩子的事情,只是不知为何现在才带回山庄而已,但是叶孟秋,恐怕是不清楚有这两个孩子存在的事的。

    如她所料,雪衣摇了摇头,轻声道:“不,庄主并不知道他们两个。”

    罗浮仙沉默了一刻,转过身,一会儿看看安静的站在一边听孙思邈和盛长风讨论叶婧衣病情的叶琛,一会儿又瞧瞧在园子里跟曲云和孙思邈的药童兀自玩的开心的的闹闹,目光有些怔忪。

    而令雪衣感到奇怪的是,罗浮仙的视线停留时间更多的,却不是身为男孩子理所当然的应该被重视的叶琛,反而是身为女孩子的闹闹,难道,闹闹有什么不妥么?

    “轻离,孙先生说,你有事要跟我商量?”叶英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雪衣的思考,雪衣茫然的看向他:“事?没有……啊,不,是,是我忘了,我的确有事要跟你说,是关于闹闹和小乖的。”

    猛然记起之前与孙思邈谈话时自己想到的事情,原本还不明白孙思邈要自己跟叶英说什么的雪衣连忙补救,一双儿女的安全可是大事,还是趁早说最好。

    “闹闹和小乖?”叶英的眼神里有着淡淡的疑惑,不太明白雪衣到底想说什么。

    罗浮仙对叶英行了个礼:“我先告退了。”叶英点了点头,罗浮仙就要往小颖园的正屋方向走,才走了两步,雪衣还未来得及想好怎么开口,她却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神色犹豫,嘴唇动了两下,又看了一眼闹闹的方向,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又按照她既定的方向走去。

    她到底想说什么呢?

    心头虽然存了更多的疑惑,但人家最终决定不说,她仍旧是不能问的,于是她决定继续说她想告诉叶英的事。

    “我担心他们在山庄的安全。”她直截了当的对他道。

    虽然幼时经历过因被父亲冷待带来的后续效应,虽然已经记起母亲为父亲所不喜之后母亲最终的悲惨结局,但叶英对于这些宅院内的乱七八糟事依旧是不够了解的,在雪衣看来,清楚明白的跟叶英说清楚,是最简单的办法。

    而且,跟叶英说清楚之后,他不会觉得你想太多,而是会认真的思考这件事的可能性,继而想出解决这件事的方法。

    “为何?”叶英微微皱起眉头,有些不明白雪衣的意思,山庄是他的家,也就是两个孩子的家,这里能有什么地方危险?

    雪衣轻轻一笑:“阿英,你知道你自己有多受欢迎么?你知道有多少人,想嫁给你么?”

    “但我已与你结发,而且……”叶英说着,竟笑了起来,“我不是曾向你许过绝无三妻四妾的承诺么?”。

    雪衣:“……”她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不对,这画风,为什么怎么看怎么眼熟呢?

    她的脑海里忽然闪过那张八字胡,一字眉,眯眯眼的怪异脸庞,继而一头黑线,肯定是这家伙无疑了,真是的,总是擅自做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

    但是,雪衣突然觉得,自这次长安重逢,二人之间再度有过qingshi之后,叶英似乎变得有“烟火气”了,这的确是一个好现象,但前提是他真的不能再这么“单纯”了。

    压下自己心头因听到叶英“我曾想你许过绝无三妻四妾承诺”这句话之后突来悸动,雪衣决定给叶英下一剂猛药。

    “阿英,我与你结发之事,本就不为世人所认,更何况世上事,从来都是有心算无心,在山庄中,你不可能随时随地都陪着我和孩子,如果在你疏忽或者看不到的时候,我和孩子们被想嫁给你的人害死了呢?”

    她的话音刚落,叶英身上突然猛烈的迸发出一阵强烈的剑气,轰然一声响中,那剑气瞬间将二人身边的石质倚栏割得七零八落,碎石滚落一地,不远处正在玩耍的被这响声吓了一跳的闹闹和曲云立刻被阿本和孙思邈的另一名药童阿纲护住,二人警觉的朝雪衣和叶英的方向看来。

    屋子里,罗浮仙和盛长风身边的童子跑了出

    出来,口中叠声问着:“发生了什么事?”

    而雪衣却依旧站在叶英的身旁,头发和衣服被叶英的剑气带着飘扬的老高,她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勿离,我只是在假设。”

    她轻声道。

    而这声音虽轻,却准确的传达到了叶英的耳朵里,剑气骤停,叶英的眼神渐渐清明:“轻离……”他只说了一个字,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雪衣的话,他已经明白了,当年,母亲到底是如何死的?她或许是被父亲逼死的,或许是为了他的未来而死的,更或者,一切皆因父亲娶了别的女子,他相信父亲绝无杀母亲之心,但嫁给父亲的女子,却不一定不会有取代母亲位置的心思,就是这心思,最终生生逼死了母亲,所以,雪衣所言,并非空想。

    想到这里,叶英的眼神渐渐的凌厉起来,他对雪衣点了点头:“我会处理这件事的。”

    雪衣微笑着点头,正要再说些什么,一声叱骂从不远处传来“闹什么呢要打架去别处去这里需要安静”

    叶英和雪衣回头望去,就见孙思邈从屋里走了出来,站在门槛上朝他二人没好气的吼道,吼完就径自又回了屋子。

    众人:……

    “我还是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吧,师父肯定是正因为找不到医治方法而心焦才发这么大的脾气,我想去看看我的能力能不能帮上他。”

    雪衣有些无奈的摊手道,没等叶英答应,就径自要往屋子里走,走了一步,却又被叶英拉住了手,她一怔,却如触了电一般迅速的要挣开,叶英的一句话让她停下了动作。

    “我伤到你了吧?”他叹息着说道。

    她回过头看他,他已经将她偷偷遮掩起来的手背亮了出来,上面被飞散的石块棱角划破了几道口子,流的血虽然不多,却看起来触目惊心。

    “没事,我随后用一用我的能力,很快就能好的。”雪衣笑了笑,再次试图收回自己的手。

    叶英抬眼看了她一眼,握着她手的力道又加了几分,另一只手从雪衣给他准备的药物荷包里掏出一小瓶伤药,不由分说的撒在了雪衣的手背上:“你不用瞒我,你的能力,是治不好你自己的伤的。”

    雪衣一怔:“你……”为何会知道这件事的?

    “陆小fèng他们告诉我的。”似乎知道她要问的,叶英直接开口揭晓了答案,看着雪衣手背上的伤口慢慢的开始愈合,他这才放开了她:“抱歉,我食言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雪衣正茫然,就见叶英的目光看向别处,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见小乖和闹闹正脸色煞白的看着他们,似乎真以为他们要打架,于是匆匆丢下一句:“我这就去看看他们。”就赶忙去抱女儿找儿子。

    叶英望着她的背影,身上衣服,悄无声息的再次飘动了起来。

    是夜,忙碌了一天的众人终于在叶婧衣的病情稍有缓解之后稍作休息,在雪衣的安慰下已经平静下来的叶琛和闹闹被叶英抱走了,说是担心他们在这边忙起来的时候顾不上两个孩子,雪衣也没有在意,左右他们也该睡觉了,这个时候在叶英身边他们是最安全的。

    当她自己也准备休息一下时,罗浮仙却再次找到了她,开口却是一句非常奇怪的话:

    “雪衣,尽量……还是不要让庄主看到小小姐吧……”迟疑半晌后,她说道。

    “这是为何?”雪衣有些诧异的问道,随即又反应过来,“庄主不是闭关了么?”想看也看不到吧?

    罗浮仙摇了摇头:“庄主的心是静不下来的,他说闭关,只是闭给外人看而已,随时都有可能出来的。”

    “便是如此,因何不能让他看到闹闹呢?毕竟……”闹闹也算是他的孙女吧?

    叹了口气,罗浮仙目光扫向满是星子的夜空:“有些事我本不想说的,可是,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怕不说的话,我会后悔的……”

    “这么严重?”

    “大少爷,很喜欢小小姐吧?”

    雪衣点头:“闹闹有时候很皮,我都烦她烦的不行,可是阿英却能受得了她,还总是说她很好。”

    说着,她不禁笑了起来,她也曾经问过叶英为何会喜欢闹闹多于叶琛,叶英果断否认说他两个孩子一样喜欢的同时,也说出了自己的困惑。

    第一次见到闹闹的时候,叶英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就觉得,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让他无法舍弃,所以即便雪衣抱怨过闹闹有多么不听话,他也见识过闹闹的不省心,但他就是觉得,闹闹是个让人疼惜的孩子。

    罗浮仙轻轻笑了起来:“一点也不奇怪。小小姐她,长得很像一个人。”

    “像谁?”雪衣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说来也怪,两个孩子明明是龙fèng胎,叶琛长得像叶英不奇怪,因为二人毕竟是父子,闹闹跟叶琛不像也不奇怪,现代不像的双胞胎多了去了,闹闹只有叶英的几分影子完全不像她她也没什么感觉,但是她从来没想到,闹闹竟然会跟另外一个人相似,怪不得罗浮仙今天看闹闹的眼神一直那么奇怪。

    “在这个山庄里,能看出小小姐长相所似之人的,也不是只有我,庄主,二夫人,泊秋总管他们,若是见了小小姐,也都认得出来的。”

    她这一句话一出口,答案基本已经呼之欲出。

    “你是说……闹闹她……”

    雪衣有些不能置信,罗浮仙,叶晖的母亲,叶泊秋等人身份上的共同点就是藏剑的老一辈人,而老一辈人见过新一辈人却没有见过且是不能叫叶孟秋看见的闹闹的亲人中,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叶英的母亲。

    “是的,就是大少爷的母亲。”罗浮仙点点头,“大少爷虽然找回了以前的记忆,但毕竟还是模糊的,夫人的相貌他恐怕早就忘记了,见到小小姐只会有一种怀念的感觉,加上小小姐又是他的亲生骨肉,自然会偏爱一些。”

    “原来如此……那究竟,有多像呢?”

    “七八分吧,最重要的是,雪衣,庄主的病是什么相信你也知道,现在你明白我为何要说最好不要让庄主见到小小姐的原因了吧?”

    叶孟秋的心魔就是叶英的母亲,若是见到了跟叶英母亲容貌相似的闹闹,究竟会发生什么事?谁也说不准。

    雪衣郑重的点头:“我明白了,

    会小心的,谢谢您,罗妈妈。”

    罗浮仙笑了笑,她虽一辈子守着一个儿子过活,但她过去与丈夫也是琴瑟和鸣的,只是丈夫不幸早去,她并不怨恨什么,反而感激上天给她留下一个儿子,加之她自己本身就是奴仆的身份,所以对雪衣和叶英之间的感情虽然不是很看好却也表示祝福。

    在她看来,能生下跟叶英一模一样的儿子和与叶夫人七八分相似的女儿的雪衣,也许就是叶夫人在天之灵,为叶英选择的姻缘吧。

    再说了,如今雪衣已是孙思邈之徒,自身也有一手高明的医术,若是将她要栓婚的消息传扬出去,想必各路人马也是趋之若鹜的,于叶英又为何不是良配呢?

    彼时,明白了罗妈妈苦心的雪衣却不知道,这世上有一句话,叫做计划不如变化,在她刚刚得知闹闹的相貌与叶孟秋最不能相见的人相似之时,叶英却开始了他出人意料的,简单直接的保护计划。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