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193章 老乌龟牌脑残片

正文 第193章 老乌龟牌脑残片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夫,夫人?”

    见雪衣突然愣住,以为自己说了不合宜话的柳夕有些局促的看了看叶英,不清楚雪衣在想什么的叶英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雪衣回过神,朝叶英笑了笑,回头又对柳夕道:“抱歉,一时走神了。”

    柳夕松口气,又听雪衣道:“先前听姑娘说过,两位是要到杭州去寻人是吧,不知寻的是何人,我们虽然是在扬州上的船,但家也是在杭州的,也许姑娘要寻的人的近况,我们多少知道一些,如此姑娘去找人时,也有些准备。”

    其实方才雪衣除了想到眼前人有绝大多数可能性是叶炜未来媳妇儿的同时,也想到了一件事,柳夕此去杭州寻人,不会能遇上叶炜吧,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距离藏剑大敌来犯,叶炜受重伤武功尽失不远了?那是不是代表着,她和叶英的行程会被取消?

    本想直接问一下柳夕他跟柳风骨的关系,但是想到身后的叶英的母亲的死虽然跟柳风骨没有很大关系,但他到底是个引线,若是直接问起,也不知叶英会做如何反应,更何况柳风骨是江湖上有名之人,柳夕若是担心自己跟柳风骨有仇怨不承认,她岂不是白问了一嘴不说,还凭空让柳夕对他们产生了警惕?

    “这……”柳夕犹豫了一下,虽然之前出于好意她想提醒一下雪衣他们船家娘子的药不要买,但不代表着她无知到可以把自己的目的告诉陌生人的地步。

    可她的妹妹萍儿就没有她这般谨慎的,反而开口劝道:“是啊,姐姐,你看,她夫君腰上也挂着剑,想必也知一些武林之事,又是从杭州来的,我们就问一下吧,毕竟咱们要找的人是个武疯子,听说天天儿的到处找人比武呢?万一咱们去了杭州,他却不在,我们白跑了没什么,姐姐你心里多不好受啊。”

    说到最后,已经开始调侃柳夕,柳夕刹那间脸似红霞,跺脚娇嗔:“萍儿不许胡说八道”

    离开藏剑山庄之后,二人易了容,因为以剑气为剑实在太惊人,雪衣强烈要求叶英挂上了他未打造轻离勿离二剑之前的佩剑,哪怕只是做个摆设,没想到今天竟成了挖掘柳夕身份的契机。

    “原来是姑娘的心上人。”雪衣叹了口气,见柳夕脸上泛起红晕,想到她的将来,忽而起了一个念头,眼睛一转,故意板起脸道,“哎呀,杭州城里到处找人比武的武疯子可不多呢,恰恰我就知道前几日有个武疯子似乎娶妻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呢?”

    说话时,她背地里悄悄的挠了挠叶英的手心,叶英唇角展开一抹笑意,很清楚雪衣这是在逗柳夕,也是再告诉他,她所说的“武疯子”就是他,见她脸色稍稍好了一些,跟柳夕他们说起话之后晕船反应也没那么大了,叶英就悄悄的握住了她调皮的手指,静静的站在她身边听他下文。

    一听雪衣的话,柳夕脸色煞白,结结巴巴的道:“前,前,几日成亲的人,可,可是姓叶?”

    叶英微微挑起眉,有些讶异,细细看了看柳夕,分明记不起哪里见过她,何况他随痴迷于剑,却不是到处找人比武之人,痴迷于剑又到处找人比武的,莫不是……

    他转眼看了看雪衣,心道:雪衣不会是又知道些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吧?

    “咦,你知道?确实是姓叶呢,至于叫什么,我想想啊……”雪衣佯装吃惊之后,开始皱着眉毛假装思考。

    叶英低低的笑起来,附到雪衣耳边小声道:“需要想那么久么?”雪衣白他一眼,自己也将脸藏在他的肩膀上笑。

    那边沉浸在震惊和悲痛中的柳夕和担心状态的萍儿没有注意到叶英和雪衣的动作,柳夕喃喃的念道:“成亲了,他成亲了?”她腿下一软,几乎坐到地上,好在她身边的萍儿机灵,赶忙伸手扶住了她,才没让她失态的跌坐在地。

    “唉,如果不是我们坐错船耽搁了,也许姐姐就能拦他一把了。”萍儿有些沮丧的道。

    柳夕脸色木然:“算了,萍儿,这都是命,就算我们能在他成亲之前赶到,以我的身份,他也不会愿意与我……”

    “她是何人?”听到柳夕说起自己的身份,叶英不由轻声问起了雪衣,雪衣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道:“她姓柳,来自北方,执刀,你觉得呢?”

    姓柳,来自北方,执刀,南叶北柳,柳霸刀。

    叶英的目光有一瞬变得有些犀利,但很快他就收敛了起来:“她说的……可是三弟?”

    雪衣点头:“应该是,杭州城里姓叶又爱跟人比武的武疯子,恐怕只有三少庄主了。”她话音落时就见叶英陷入了沉默。

    一个来自于山庄几乎等于是敌对家族的女子,而这女子的父亲几乎是间接导致了自己母亲之死,她却喜欢上了自己那个跳脱张扬,十多年来抱剑独眠的弟弟,而且看她的反应也已然是情根深种,那么自己的弟弟又知不知道眼前的女子钟情于他呢?

    静静的看着叶英落在空气中没有什么焦距的视线,雪衣在等,等着他的选择,是让柳夕继续误会下去呢?还是让柳夕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弟妹?如此一来,叶柳两家,可就是亲家了。

    那厢柳夕已经稍稍稳定了心神,但一想到那个张扬狂放,开怀大笑之时就会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的年轻人,她就觉得心头一阵阵的疼。

    “多谢夫人告知我他的近况,既然他已经成亲,那么我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改道之事,就不必麻烦二位了。”柳夕强自撑起身体,颤着嗓音哑声道,

    言外之意,她们决定不去杭州了,去了也是徒增伤心,她们就不去了。

    萍儿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雪衣和叶英,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凑近柳夕的耳朵小声道:“姐姐,要不,我们还是去一趟吧,你也知道他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也许他娶妻,只是被他父亲所逼,你不是说,他可能都不记得你了么,或许他见了你……”

    “萍儿”柳夕断然打断了她的耳语,脸上显出些许厉色,而那萍儿的耳语声虽很小,雪衣和叶英却都不是普通人,自是将她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好吧,看起来,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果然是你的敌人,你瞧霸刀的人都知道叶孟秋是啥德行了,雪衣有些无奈的看向叶英,却见叶英正注视着柳夕,等待着她的后续反应。

    见萍儿被自己的厉声弄的红了眼眶,知道她只是心疼自己的柳夕缓和了语气,细声道:“便被逼又如何?他终归是已经娶了妻

    ,这辈子我已与他无缘,何必去破坏他的家庭呢?我去找他,便是他真的喜欢上我,岂不是害了他的妻子?走吧,我们也去巴陵,听说巴陵的洞庭湖很美呢。”说到最后,她轻轻的笑了起来,苍白的脸上稍稍染上了些许红晕。

    听到柳夕的话,叶英垂下了眼睑,垂着的手握了握雪衣的,雪衣转头看他,就见他轻声低语道:“前两日成亲的,是藏剑山庄的叶英,姑娘可是要去寻他?”

    雪衣浅浅的笑了,看来,柳夕通过了叶英这一关呢,不过,能摒弃偏见选择成全柳夕,嗯,或者说能给弟弟一个好姑娘的选择,叶英这个弟控,果然是名副其实啊。

    “嘎?”正努力将叶炜的身影从自己的脑海中去除的柳夕乍然听到这个消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雪衣也赶忙做一副恍然大悟状附和道:“对对对,就是叶英,呃,柳姑娘,若不是我夫君及时想起来,那误会可就大了,是我记错了,成亲的是那个武疯子的大哥,不是他本人,他本人还没成亲呢”

    柳夕萍儿:“……”从人间到地狱,再从地狱到天界,到底是什么感觉,他们算是彻底体会到了,觉得自己心情似乎要飞起来的柳夕突然觉得手有些痒痒,这夫妻俩是合起伙儿来玩她的么?

    “你们……不是在骗我吧?”柳夕有些怀疑的看着雪衣和叶英,纤手悄悄的握上了她腰间的刀,雪衣暗叫不妙,连忙道:“当然不会,我想起来了,成亲的是叶英没错,如果我猜的没错,姑娘的心上人,应该是叶家三少无双剑叶炜吧,他没成亲,真的,姑娘若是不信,可以亲自去杭州打呕”

    正说着话时,舟船突然轻轻的晃了一下,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吐过差点忘了自己还在晕船的雪衣于是又悲剧的吐了。

    “我说,那个带刀剑的后生,照你家小娘子的这种晕船法,我看呀,八成是有了吧?”

    一位中年妇女端着洗衣盆经过,笑指着雪衣对叶英道,没听过这种说法的叶英有些莫名其妙,雪衣却是脸色大变,迅速的用自己左手去摸右手的脉,少顷之后,脸色立刻垮了下来,口中喃喃道:“如盘走珠,果真是如盘走珠,老天爷……”

    她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吐了,捂住脸,另一边的叶英怔住了,他知道的脉象不多,但巧的是如盘走珠这一脉恰在其中,那是喜脉。

    联想起之前那妇女所说的话,加上雪衣后续的反应,叶英终于弄懂了这其中的意思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席卷了他的身心:“你……有了?”

    “嗯,快两个月了。”雪衣闷闷的道,二人婚前也并不是没有夫妻生活,因为雪衣实在是拒绝不了叶英,因为担心会再次怀上,雪衣还特意偷偷的吃了避孕的药,所以上船后的呕吐她并没有往这方面想,没想到那药根本就没起作用。

    看到这夫妻俩的反应,之前那个本意是要调侃二人的中年妇女也愣住了,继而反应过来之后自己也喜笑颜开:“呀,真有了?恭喜恭喜呀”

    她的大嗓门自然也被甲板上离叶英他们稍远一些的人听到了,都愿意沾沾喜气的人们便纷纷围了过来给他俩贺喜。

    叶英头一次手足无措的不知如何是好,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但闹闹和叶琛的整个出生过程他都没有参与,这一次也算是头一次当爹了,而雪衣呢,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才刚刚偷跑出来准备过二人世界,不甘寂寞的小家伙就来捣乱了,这让她有一种预感,肚子里这个,怕也不是个省心的,哎,她以后该怎么办……

    急转直下的剧情让柳夕和萍儿面面相觑,经历过自家嫂子怀孕生子的柳夕想了想,上前一步对叶英道:“这位大哥,你还是尽早让船家放你们上岸吧,您夫人这么下去,对孩子恐怕不太好……”

    她话还未说完,就听到一句:“请你帮我照顾下我妻子。”众人的眼前已经没了叶英的影子,正围着他们的人群眨眨眼,当他们意识到叶英是瞬间消失在他们之间时,纷纷惊呼:“哎呀,可见到武林高手了。”

    下一秒,船家杀猪一样的嗓音在船尾响起:“哎哟哟,客官啊,不,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小的这就靠岸,这就靠岸哎哟知道了知道了,绝对不会骗您,绝对不会骗您你们这群吃干饭,还不赶紧按客官的吩咐去办”

    一众乘客垫着脚看去,就见消失在他们面前的叶英已经持了剑架在了船老板的脖子上,剑上寒光令人胆颤,再联想起之前柳夕所说的话,有心嚷嚷停船靠岸会耽搁自己行程的人缩了缩脖子,选择了忍气吞声。

    而听到这些的雪衣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这么怂下去了,叹了口气,掏了掏袖子,却是从系统包裹里掏出了一两银子也一大把铜钱,将银子递给那个中年妇女,又分了铜钱给恭喜他们的人,口中道:“对不住,给各位添麻烦了,谢谢你们的恭喜。”

    不是她小气不肯给钱,而是财不外露,这是出门必须遵守的准则,于是中年妇女得到了一小笔意外之财,喜滋滋的端着洗衣盆走了,而之前心里有些不舒服的人得到了铜钱,气也稍微顺了,口中客气着纷纷散开了,人群三开之际,雪衣松了口气,终于不用再呼吸那让她窒息的空气了。

    下一刻,腰就被人拦住了,不用回头,熟悉的气息就让她知道,是叶英,她叹了口气道:“我不想回去。”说她造作也好,说她矫情也罢,闹闹和叶琛是她未婚生下来的,她虽然不在乎,却总觉得对不起两个孩子,这个若是给人知道,必然也能猜出是婚前所有,若是在外倒反可省心一点。

    叶英淡淡道:“那就不回去。”

    “那个,恭喜二位了。”柳夕见他们毫不避讳的亲密举动,眼中闪过一丝羡慕,萍儿也笑嘻嘻的上前道:“怪不得夫人吐得那么厉害,原来是有孩子了,恭喜恭喜呀。”

    “谢谢两位了。”叶英颔首,将视线移到了柳夕身上,突然道:“柳五爷可好?”

    柳夕和萍儿皆是一愣,柳夕有些迟疑的道:“您是?”

    “在下叶英,这是我妻子叶雪衣,叶炜是我三弟。”

    这下,呆住的变成了柳夕和萍儿。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