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第194章 未来的无限可能

正文 第194章 未来的无限可能

书名:[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br>

    “爹,您回来啦?”柳夕的脸上显出惊喜神色的同时也悄悄的松了口气。网值得您收藏 。。

    柳风骨见女儿仍旧提着刀似乎随时预备着跟人打架的姿势,不由虎了脸佯怒道:“我再不回来,你们兄妹几个,是不是要给乡邻们看一场你们兄妹相残的戏啊?”

    “啊?”从小到大基本没被父亲责备过的柳夕愣了愣,下意识的首先看了看周围,果然看到他们这群人的周围有很多人正揣着袖子津津有味的看热闹。

    最后她顺着众人的视线看向了自己手里的刀,意识到自己竟然在父亲和大庭广众之下对哥哥们举刀相向的她慌忙将刀放在来背在了身后并丢在了地上,讪讪笑道,“哪,哪有,人家只是,只是……”

    她吞吞吐吐的不知道怎么解释,那边柳惊涛的刀口已经调转了方向朝向看热闹的人群,他一边挥舞着手里的刀一边恶狠狠的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家收拾不速之客么?老子心情正不好呢,你们是不是也想来试试老子的刀?”

    舞动着的,闪着寒光的刀吓得人群一阵惊恐的尖叫,蹦着跳着往外躲,还有人一边喊着杀人啦一边跑远,但还有些胆子大的躲了刀口却仍然不死心的想要留下来,却被胆子小的带累身不由已的跟着远离霸刀山庄的门口。

    鸡飞狗跳的场面看的柳风骨直皱眉头,他看了看分明是“女大不中留”的女儿和“儿大不听话”的儿子,叹了口气摇头,最后神色一厉喝到:“惊涛,够了!。”

    听到父亲的喝止,柳惊涛这才不情不愿的收了刀往回走,只是才走了没几步,一转头看到方才才散去的人群竟然又围了上来,眼睛一瞪刀还没拎起来人群就立刻后退了三步,却没有散开,因为他们都知道,既然在保定城中威望甚重的柳五爷都说话了,柳惊涛就不会对他们动手的。

    柳风骨一看这喝止不住,只得朝围观的人群拱了拱手道:“乡亲们,都散了吧,若今后柳叶两家亲事可成,柳五,定不会忘了乡亲们一杯水酒的。”

    只是他话音刚落,人群就有胆子大的出声道:“五爷,我们可是听说,人家的聘礼都进了您家的门了,怎么听您的意思,这亲事还有可能不成呢?”

    柳风骨略略一怔,那厢柳浮云虎目一瞪两步跨到出声的那人跟前沉声道:“你哪里听来的胡言乱语?我柳家何曾接到过他叶家的聘礼?”

    那人缩了缩脖子,想了想,最后还是硬着头皮道:“大,大伙儿都这么说啊,昨,昨天夜里还有打更的看见少庄主拉着东西往庄里去,还奇怪怎么半夜运东西呢,今天听说杭州的藏剑山庄来提亲,都说是聘礼怕是太贵重,少庄主担心白天太打眼所以才晚上运呢?”

    “是啊是啊,我听人说也是这样的,哎,五爷啊,是不是聘礼拉回去以后少庄主看了以后觉得不好,所以今天才不让人家提亲的人进门啊?”

    一个胆子较大胖胖的中年妇女附和道,甚至还脑补出了柳惊涛拉着聘礼回家之后打开了箱子却发现东西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今天才气急败坏的拎着刀出来砍人了。

    城中这些普通老百姓哪里清楚广传于江湖的柳叶两家的恩怨,在他们看来藏剑山庄和霸刀一样同为铸造起家,藏剑叶家富庶程度更甚于柳家,柳夕嫁到叶家,也算得上是一件门当户对的婚事,柳夕自小长在保定城,城中人都没少与她接触,大方漂亮有没有小姐脾气的柳夕是城中很多少年郎的倾慕对象,如今被人提亲了,他们怎么能不来瞧瞧热闹?

    而他们原本也只是想来瞧瞧将来新郎官的长相,哪里料到竟然看到了一场好戏?于是乎往柳家门口聚集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你们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大哥怎么会——?”听得这二人的话,柳浮云下意识的就反驳道,但话说到半截,却听到他三弟柳静海喊道:“大哥,你去哪里?”

    于是柳浮云住了口,随着柳静海的视线往柳惊涛的方向看去,就见他们大哥不知何时已经悄声走到了门槛前,听到弟弟们的叫声,身体略略僵了一下,回头有些尴尬的朝父亲和弟弟扯了个笑脸:“呵呵,那什么,我……我……”

    此刻的他,早已没有了之前对叶炜和围观人群的凶神恶煞与咄咄逼人,事情败露的太快,还闹得已经人尽皆知,他一时竟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该怎么说?难道说他因为想看藏剑的人吃瘪所以去偷了东西没想到那竟然是藏剑要送到柳家的聘礼?

    堂堂霸刀少庄主去偷东西已经是够丢人的了,偷到了东西却发现本来就是要送到自己家的,传扬出去他还要不要做人了?

    他吞吞吐吐的说不出个所以然,大家自然也就明白了事情是真的,柳浮云咬了咬牙,不好直接拆他大哥的台,却又气的厉害,只得叫道:“大哥,父亲不在,你怎么能擅自做这个主呢?”

    他这话一出,本来还觉得理亏的柳惊涛立刻不乐意了,他觉得被弟弟指责是大哥的威严受到了损害,当即不服气道:“嘿,我做什么轮得到你管么?我是大哥还是你是大哥?”

    “你——”柳浮云气得要说不出话来了,他大哥这分明是在强词夺理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嘛。

    “好了,大哥,二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做这件事之前应该他商量一下。”柳静海打圆场道。

    他不出声还好,一出声柳惊涛的炮口立刻转向了他:“你做什么和事佬,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我拉东西回来的事,还装傻?”

    柳静海无语……这又成了他的事了?

    柳夕一看三哥哥竟然吵了起来,也着急了,她可没想到弄得她三个哥哥反目成仇啊,还有,周围那些街坊们的眼睛已经在闪闪发亮了好么,有心想去劝吧,所有的事情的起因却偏偏都是因为她,她出声事情恐怕会更乱,只好求助的看向她爹。

    而把这一切全都看在了眼里的柳风骨却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平静安然却犹如一个发光体一般存在的叶英。

    提起藏剑都会咬牙切齿的大儿子怎么会私自收了叶家的聘礼?还半夜偷偷摸摸的?再贵重的东西,难道合藏剑霸刀两家之力都护不住么?

    除非他儿子其实压根儿就不知道那里面的东西是要送到柳家的,所以这里面必然是有内情的。

    他的脑海中忽然模模糊糊的闪过叶英幼时活泼可爱的模样,有些疑心

    这里有他的手笔,却在看到叶英回望他时平静的无一丝眸光时,小小的叶英躺在床上昏迷着,高烧不退,口中不时的念着什么的画面却又闪了过去……

    “娘……不要跳……”

    童稚的嗓音在柳风骨的耳边掠过,令他猛然回过神来,看着女儿急切而又哀求的目光,叹了口气出声道:“好了,有什么话回去在说,不要在这里闹了,客人来了把人挡在大门外,这是我教你们的待客之道么?”

    话毕,他转身看着叶英和叶炜,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道:“两位,我们进去吧。”说完,他转身率先往庄内而去,叶英和叶炜对视了一眼,叶英先跟上,叶炜牵着柳夕二人紧随其后。

    柳惊涛看着他爹带着不速之客进了门,已经明白小妹的婚事已无他插手余地的他回头瞪了一眼柳浮云,转身往自己的院子而去,柳浮云也二话没说也往山庄里走,进去却拐到了另一个方向,柳静海看着两个哥哥消失的背影叹了口气,还是选择了打起精神招呼随着叶英叶炜他们一起来的藏剑弟子们去了。

    临进去之前,他还听到街坊们朝着他喊让他别忘了到时候办喜事要请他们喝喜酒,听的柳静海是一头黑线却也无可奈何。

    一行人到了正堂,双方正式见礼之后,柳风骨正位坐下,叶英叶炜堂下而坐,柳夕则是上前几步站在了柳风骨的身侧,任青萍却是不知何时已经溜了。

    坐定之后,丫头们给柳风骨和叶家兄弟上了茶,柳风骨看着堂中的叶英温言道:“多年不见,你都长成大人了,听说,你已成亲生子了?孩子们好么??”

    这孩子,知道他母亲之死与他有关么?

    叶英微微颔首,脸上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是,我与内子已有二子一女,他们都很好。”

    是时,柳风骨刚刚伸出手要把丫头放在他旁边的茶水端起来,听到叶英的话手中一顿,抬眼看了看柳夕,眼中有一丝疑惑,而这疑惑柳夕也看懂了,那分明是在问不是说才成亲一年么,这就三个孩子了?难道真是一胎三个?

    柳夕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她爹,她佩服雪衣一个人不畏流言抚养两个孩子的勇气,却也知道这事儿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实在不好对着她爹解释。

    “是么?那就好,孩子们都叫什么名字,长的像谁?”没有得到女儿的回应,柳风骨只得旁敲侧击,左右这些话也是长辈与晚辈聊天时常问的话,也不出格。

    叶英的眼神中出现一抹温柔:“三子名叶琚,与父亲有六分相似,大儿名叶琛,与我有九分相似,二女叶璇……”

    他说到此抬眼看了一眼柳风骨,柳风骨正觉莫名之时,就听叶英淡声续道:“则是与我母亲有七分神似。”

    “哐啷!”柳风骨手中刚刚拿起的茶杯不受控制重新落回了桌上,滚烫的茶水倾洒了出来,柳夕一边惊呼一边掏出绢帕给柳风骨擦手,柳风骨由着女儿去做,自己却是勉强对叶英笑了笑道:“你还记得你母亲的模样?我记得你母亲去时,你还很小。”

    “是有一些时日里记得不太清楚了,不过近些年却是慢慢的又记了起来。”叶英不紧不慢的道。

    柳风骨的眼中蓦然闪过一道精光。

    若说之前他还能认为叶英是无意将最像她母亲的二女儿之事放在在最后说的,那么后来的这些话,就让柳风骨几乎已经可以确认,叶英的这些话,绝对不是无意而为的。

    叶英在隐晦的告诉柳风骨,他是知道他母亲之死的因由的。

    不过,他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要挟此事来让他答应夕儿与叶炜的婚事么?

    冰雪聪明又知道一些两家恩怨的柳夕也隐隐的察觉到了叶英的这层意思,于是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额头微微冒出汗珠的叶炜,眼神中有着紧张的情绪和对自己父亲和他大哥对话的略微不解,于是悄悄的松了口气并安抚性的对他甜甜笑了笑,叶炜看着柳夕的笑容,紧张的情绪略有些缓和,攥着的拳头也松了些,默默的等待着未来岳父大人的问话。

    “哦,是这样啊,也许是你做了父亲之后,慢慢的体会到了做父母的不容易,所以才记起了你母亲吧。”柳风骨佯作没听懂叶英话中的深意,点了点头叹息了一句,回头对自家的准女婿道:“叶炜,你的伤势如何了?”

    尽管十分紧张,被提到的问题也是自己非常敏感的话题,但叶炜仍旧稳住了心神回应道:“已无大碍了,只是如今经脉不畅,暂时失去了功力。”

    柳风骨没有错听他的那句暂时,垂眸微微思索了一下,他对叶炜招了招手:“上前一步,给老夫瞧一瞧。”

    叶炜看了一眼叶英,叶英对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叶炜便起身走到了柳风骨的面前,伸出了自己的手腕。

    柳风骨翻手扣上了他的脉门,几息之后,柳夕就见叶炜的脸上冒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嘴唇和脸色都开始渐渐发白,脸上渐渐显出痛苦的神色,而她父亲的头顶竟然开始冒出了丝丝的白气。

    这,莫不是在给叶炜冲脉?可是,什么准备工作都没有,是不是太冒然了?

    没料到此种情况的柳夕怔了怔,她不敢直接跟她爹说话,只得跑到叶英身边急道:“大哥,是不是要阻止我爹?三哥会不会受不住?”

    叶英却是对他摇了摇头:“不要紧,令尊有分寸的。”

    话音落时,叶炜已经往后踉跄了一步,柳夕连忙上前一步扶住他,柳风骨徐徐吐出一口浊气,对着叶炜摇头叹气道:“你如今经脉几乎无一畅通,想要恢复过去的功力,只怕不易啊。”

    叶炜原本只是苍白的脸色在听到柳风骨的这句话之后直接变成了惨白,下一刻,一条血线就从他的嘴角蜿蜒而下……

    “三哥!”柳夕瞠大了眼睛,继而无助的看向柳风骨和叶英,没料到叶炜反应如此之大的柳风骨愣在当场,叶英却是一个箭步上前掐开了叶炜的嘴巴,迅速的将一样东西丢入了他的口中,另外一只手在叶炜的背后翻转了几下,轻喝道:“三弟,五心朝天,守气凝神,能不能打通你的经脉,成败在此一举了。”

    叶炜浑身一震,踉踉跄跄的推开了柳夕跌跌撞撞的坐下打坐,期间叶英的手一直未曾离开他的背。

    随着叶炜打坐坐下,叶英也跟着坐了下来,原本放在叶炜背后的一只手变成了两只手,兄弟二人席地而坐,当即竟开始运功疗起伤

    来了。

    柳家父女有些傻傻的看着这一幕,有些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在此时,有霸刀弟子在门口通报:“禀庄主,少庄主让弟子们把藏剑的聘礼送来了。”

    柳风骨此时哪有心思管聘礼的事,于是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先放那里吧。”说罢就又去看叶家兄弟,预备着他们有突发状况之时能帮上一把。

    不一会儿,察觉那名弟子仍然没走的柳风骨抬头皱了皱眉问:“还有何事?”

    那弟子显得略略有些尴尬道:“是这样的,庄主,庄外有一个自称是丐帮帮主的人带着他妻子和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求见庄主,少庄主说没听说过什么丐帮,要弟子把他们撵走,弟子觉得不妥,因为他说曾在蜀中跟庄主有过一面之缘,所以……”

    “丐帮帮主?”柳风骨一怔,略略思索了一下追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霸刀弟子想了想,回道:“好像是姓尹,叫,叫什么尹天赐……”

    柳风骨恍悟了:“原来是他……”他回头看了看坐在地上的兄弟俩,想了想,对那霸刀弟子道,“这样吧,请他到偏厅一见。”

    “是!庄主”霸刀弟子松了口气,转身往门外走去,柳风骨对柳夕叮嘱道:“夕儿,你现在这里看着他们兄弟俩,爹去去就来,有什么事你到偏厅找我。”

    柳夕知道不能耽误父亲的事,点点头,目送着父亲离去。

    而父女两个都没有却没注意到叶英在听到尹天赐这个名字时,耳朵微微动了动。

    柳夕也知道不能耽误父亲的事,点点头,目送着。

    而父女两个都没有却没注意到叶英在听到尹天赐这个名字时,耳朵微微动了动。

    小说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综]叶英侍女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