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武焰滔天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恶人先告状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恶人先告状

书名:武焰滔天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第二百七十八章恶人先告状

    咚咚咚咚

    一通沉重的擂鼓声响彻宗主殿。

    柳寒鸦瞪着通红的双眼,执鼓槌将殿鼓擂的山响,宗主殿中央,横着排放了近十具尸体与伤者,有重伤的宗务殿沈殿主,有被废掉修为的慕容霞,那边还有那个脑袋都被打进脖子里的总教头,还有各种暴力死法的宗衣卫弟子。

    死者一地血腥,伤者不停地翻滚着呻吟。

    这些都是周啸行凶的证据。

    今天他不将周啸在宗主殿告死,他柳寒鸦就不下这个殿堂了。

    两排强悍的宗主殿护卫整齐地跑进来,分两侧而立,大殿中顿时就洋溢着威杀端肃之气,一身红袍的大宗主沉着脸从上首走了进来,皱紧了眉看了看殿中闹吵吵的样子。

    他都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让素来飞扬跋扈的宗衣卫都跑到殿上来喊冤。

    几个宗主殿护卫押着周啸走进大殿。

    矮胖的尉迟谷主也听到信,惊疑不定地赶了过来,在殿旁旁审。

    还有不少彪悍的猎师们闻讯赶来,又惊又怒地聚在殿外旁听。他们隐隐地听说了发生什么事,可是也全都不清楚其中的细由。

    宗里不少人听说上次杀上青妖宗的英雄被宗主殿的护卫捉了,押上了宗主殿要进行殿审,也都惊讶地赶了过来。

    殿审是不限围观的。

    这件事竟然越闹越大,到后来在殿外围观者众,将整座大殿的门口都黑压压地围住。

    咚!

    柳寒鸦敲响最后一声殿鼓,然后愤愤然地将鼓槌扔到一旁,走进大殿之中。

    大殿内外一片凝肃,没有一个人说话,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柳寒鸦与周啸二人身上。

    大宗主皱着眉,惊疑地问道:

    “这又是怎么回事?柳寒鸦,周啸,怎么又是你们两个?”

    柳寒鸦怒极上前一步,愤愤道:“宗主,周啸他欺人太甚”

    柳寒鸦的话还未说完呢,周啸也抢上一步,大声喊道:

    “宗主,柳寒鸦派宗衣卫的探子杀我,我险些被刺身死,您看,我用传讯手镯录下了被刺经过,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周啸激活了传讯手镯。

    手镯上一道光幕闪烁,光幕里边,飞鹰一脸狰狞凶狠,执着寒光熠熠的匕首,从树上一跃而下,向倒地的周啸直刺过来。

    这一匕是那样凶狠与决绝,飞鹰脸上,誓要将周啸一匕刺死的样子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一匕上的杀机让殿外的不少人齐齐哦地一声惊呼。

    画面戛然而止。

    周啸“愤怒”地指着柳寒鸦道:

    “上次殿审,柳寒鸦没有将我与我师父弄死,因此怀恨在心,这次又派出杀手去暗杀我,险些将我刺死。我不愤,追着那个凶手追到宗衣卫,想要将其抓住绳之以法,可是,宗衣卫百般包庇,不仅不交出凶手,还出动那么多人围攻我,我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自卫。”

    周啸“委屈”地上前一步:

    “宗主啊,我没有被青妖宗妖人杀死,却险险地死在自己宗门的门人之手,我气不平啊。”

    “柳寒鸦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他这样做,不是要引起宗门内乱,不是要严重影响宗门的稳定团结。宗主啊,这件事性质极为恶劣,不惩戒不足以平民愤啊。”

    轰地一声,殿外人群中的议论声就炸开了。

    恶人先告状?

    柳寒鸦脑袋里嗡地一声,他一肚子的话被堵在胸里,他红头胀脸地站在旁边,他都傻了,他都懵了。

    他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是原告好不,是他跑到宗主殿擂鼓的好不。

    他将大宗主都惊动了过来,还未说话呢,人家周啸一句话又将他告了?

    周啸杀完了人之后,又跑到这里把他告了?玩呢吗,玩我呢吗?

    小周啸,你是故意的,从一开始你就是在做套玩我是不?

    柳寒鸦气的脑袋上都冒烟了。

    他那个委屈啊,他那个憋气啊,这一刻他简直比王八还要窝囊。

    是他们宗衣卫的探子主动刺杀周啸?

    这件事他怎么不知道?

    那个探子是傻逼吗?周啸这种人是你能行刺刺死的?如果那么简单的话,他柳寒鸦这么长时间能那么一筹莫展?

    柳寒鸦简直将那个白痴探子都恨死了。

    这一刻如果那个探子就在眼前,他盛怒中甚至都有可能一把将其撕了。

    大宗主玩味地看了一眼哑口无言的柳寒鸦,又满怀深意地看了一眼周啸。

    这才又过了几天,周啸竟然有实力一个人闯进宗主卫大打出手,连慕容霞那样的人都给打废,周啸的进步速度让这位大宗主都心惊了。

    无论比修行速度,还是论心机阴谋,这个周啸都完胜柳寒鸦。

    看着柳寒鸦红头胀脸,被驳斥的哑口无言,大宗主失望地暗暗摇了摇头。

    “柳寒鸦,事情是这样吗?”

    大宗主问。

    柳寒鸦憋怒的都快要疯了。

    大宗主动问,他一时竟然不知要怎样分辩才好,无奈他只得转过话风,他红头胀脸道:“宗主,这件事我竟然一点也不知。”

    周啸委屈地指着柳寒鸦:

    “你狡辩,那个飞鹰不是你们宗衣卫第一探子吗,他行刺我你会一点不知?他要没有你的命令,他敢自作主张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来?”

    柳寒鸦霍然转头,他眼中都快要喷出狂怒的火焰。

    太憋屈了。

    周啸玩的是什么他柳寒鸦太清楚了,先占住一个理,然后抓住这个理将对手一步一步逼到绝路,这向来是他们宗衣卫玩剩下的好不,今天柳寒鸦才知道,被人用这一手玩弄会有多憋气。

    周啸耀武扬威的样子让柳寒鸦都快要气疯了。

    “够了周啸。”

    柳寒鸦将一口牙都快要咬碎,方才将胸中的狂怒一点一点地压了下去。

    他缓缓地点了点头:

    “这件事我确实不知,不过,既然是我的手下所为,那么我也逃不过监督之责。你放心,回去之后我第一时间就将刺客抓住,查实后一定严惩以正

    宗规,这种可以引起宗门内乱之事,我绝不会让它继续发生。”

    柳寒鸦交待完场面话,一甩手就向外走。

    今天周啸这边证据确凿,他还有什么说的,被人玩了就是被人玩了,打落的牙齿往肚子里咽,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不过在一转身的刹那,柳寒鸦霍然将双拳攥紧,手臂上的青筋都突突跳动起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武焰滔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