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001章 武陵春宴

正文 第001章 武陵春宴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东风三月春江水,只见桃花不见人。

    盛京城的春天,向来雨多晴少,难得见几日太阳。所幸那雨总下不大,细细密密,如牛毫银针,携着城外的江水风烟,染就陌头杨柳、篱外桃花,乱了满城风絮。

    三月初三,正逢上巳,依旧是细雨蒙蒙的天气。位于盛京城外东郊的镇远侯府别业——武陵别庄,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春宴,举凡京城有头有脸的人家尽皆受邀,一时宾客如云,十分热闹。

    说起来,武陵别庄之所以得名,便是因了庄中有一片极大的桃林。此际正逢花时,微风扫过,乱红如雨,树下的青石板路上落了好些细碎的花瓣儿,被风卷着、被雨挟着,到最后,终是零落成泥,化作靴底香尘。

    只是,这般旖旎风流的美景,瞧在陈漌眼中,却再也没了诗情画意,只剩下讽刺与荒芜。

    她怔怔地望向窗外纷飞的落英,心底皆是苦涩。

    之前的她有多风光耀眼,此刻她就有多狼狈难堪。

    “我再说一遍,玉珮不是我拿的!”她颤抖着双唇开了口,声音因愤怒而微有些刺耳。

    周遭静极了。

    没有人替她辩解,也无人站出来为她说句好话,只有连绵的雨珠敲打屋檐,发出寂寥的声响。

    花厅面朝水榭那一侧的门扇,此时已然尽数阖拢,将那戏台子上伶人的曲声也给隔开了去。而原本应该坐着听戏的各府姑娘们,这时候也几乎全都离了座儿,在厅中围成了一个并不规则的圆形,留出了中间约莫丈许的空地。

    陈漌便站在这空地的中心,双目泛红,却倔强地昂着头,不去看对面的人。

    “啧啧啧,陈漌啊陈漌,亏你还是国公府的姑娘,说什么玉珮不玉珮的,没的叫人笑话儿。”香山县主郭媛闲闲坐在一方小圆桌之后,胳膊搭在椅背上头,染了丹蔻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椅袱,杏眼半眯、弯眉略挑,下巴微微地抬着,有着一种理所当然的倨傲。

    身为永宁长公主膝下独女,郭媛在八岁时便破例被封为县主,如今她已年满十四,出落得明艳动人,当朝萧太后对她极是宠爱,在大楚朝的贵女中堪称第一人。

    许是为了彰显自己的不凡,她今日穿了一身水红织金线彩纬牡丹裙,长长的裙摆堆在脚下,宛若红云一般,头上梳着望仙髻,插着一支金累丝点翠凤钗,那钗头上的珍珠足有拇指大小,光华莹润,越发衬得她眼同水杏、唇若含丹,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陈大姑娘,别怪我没告诉你,你偷的可是宫里最珍贵的‘九环螭珮’,是皇祖母亲赐给我的,如今却被你摔成了两半儿,你要我如何向她老人家交代?”郭媛沉着脸,发上金钗晃动、宝光灼灼,却也映不亮她的眼眸。

    花厅中没有半点声息,然众人的面色却是各异。

    武陵别庄一关数年,直到今天镇远侯才头一次在庄子上举办春宴。可谁能想到,宴会上竟闹出了这么一桩天大的丑闻?

    成国公府最出挑的嫡女,居然偷了香山县主的玉珮,这事情简直叫人无法想象。

    而更糟糕的是,包括永宁长公主在内的一众夫人太太们,早在一个多时辰前就全都乘画舫去“武陵源”游湖去了,花厅里全都是未出阁的姑娘,连个主持大局的长辈都没有。

    此事该如何了局,委实难以预料。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将视线投向了另一位贵女——顾楠。

    顾楠是镇远侯世子顾善之女,此次侯府举宴,她就是当仁不让的主家。如今出了这事,她这个主人断没有置身事外的道理,总要出面转圜一二。

    只是,此时的顾楠却是一脸为难,绞着帕子站在香山县主与陈漌之间,想要上前劝解,却又深觉不好开口。

    一方面是国公府嫡长孙女,另一方面则是长公主之女,哪一头都不好得罪,万一说错了哪句话,他们镇远侯府也要搭进去,那就得不偿失了。

    “你瞧瞧你,好好的一场春宴,却被你给搅成了这样,你便不觉得羞愧么?”郭媛好整以暇地换了个坐姿,面色仍旧冰冷。

    陈漌昂头望向窗外,只觉得头晕眼花,两条腿直打飘。往常总是挺得很直的腰背,此刻亦像是压上了千斤巨石,压得她喘气都困难。

    她怎么可能会去偷什么九环螭珮?

    她的眼皮子就那么浅?

    想她陈漌乃是成国公世子之女,母亲许氏出自鼎鼎大名的清贵世家许家,大外祖父许慎官至礼部左侍郎、外祖父许忧是侍读学士,二人皆有入阁的可能。

    论出身,她陈漌是少有的高贵,论相貌才情,她更是京城翘楚,与同样风头极盛的郭媛不相上下。

    她犯得着做这种自甘下贱的事么?

    “九环螭珮不是我拿的,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陈漌竭力压抑住心头怒火,苍白的脸上涌起不正常的潮红,原本清丽的面容也因此而显出了几许扭曲。

    她觉得屈辱至极,可与此同时,心底却又在阵阵发寒。

    一切都太凑巧了。

    无论是事情发生的时机、还是郭媛摆出来的所谓人证与物证,抑或是结合前因后果去想,对方的指证都没有一点破绽。

    除了拒不承认,陈漌根本无计可施。

    “你说不是你拿的,可却有人亲眼看见你盗玉、摔玉,方才你不也听到了证人的话了吗?”郭媛一点也不急,看着陈漌的眼神锐利无匹,如同猎人注视猎物。

    “那小丫头满口胡言,分明就是冤枉人!”陈漌大力地甩了一下衣袖,怒目看向跪在圆桌前的人。

    那是个穿着宝蓝掐牙背心的小丫鬟,也就十多岁的样子,低头缩肩,看上去很是弱小。

    方才就是她,一口咬定亲眼瞧见陈漌偷了玉,还说尾随她去了净房,眼瞅着她在净房里摔碎了玉珮。如果没有她的指证,郭媛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底气,当众就把事情给抖落了出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