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027章 暗香浮动

正文 第027章 暗香浮动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陈滢知道,这种积年老监久居宫闱,深知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一见情形不对立马就报上姓名,以显示其真诚合作的态度。

    陈滢也不为难包玉春,只问:“今儿是谁给我搜的身?”

    “是两个小宫女,奴才亲自在外头盯着的,准不会错儿。”包玉春一点就透,又附赠了一句:“县主没告诉奴才来的是谁,奴才不知道您就是国公府的姑娘。”

    都知道她姓陈了,却还说不知她的身份,看起来,郭媛在宫里能调动的人手并不怎么样,说话都前后矛盾的。

    陈滢又加了把子力气,但见眼前的老树皮直接皱成了老橘子皮,继续问:“再问你,你们中间带‘朝’字的是哪一辈儿?”

    宫里的太监都是一辈儿一辈儿起的名字,包玉春就是“玉”字辈儿的,陈滢想知道周朝贵这一辈的是高还是低。

    “朝字辈的前辈,正比老奴长了一辈。”包玉春终于痛得流下了眼泪。

    谁能想到,国公府家娇滴滴的小姑娘,居然这力气大得吓人,他这辈子也算经过些风浪,想不到临到老来,还被个小姑娘狠狠治了一回。

    “老奴错了,姑娘饶了老奴吧。”包玉春终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起来,老橘皮立时成了发泡橘皮。

    陈滢放开了手。

    别的她都能忍,唯脏不能忍。

    “带路吧。”伸手推开屋门,陈滢吩咐了一句。

    包玉春立时应是,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

    陈滢回头看去,见这老太监一身整齐,眼泪鼻涕不翼而飞。

    宫里的人,果然都很有一手。

    接下来的一路,包玉春表现得十分小心殷勤,再没出过半点儿幺蛾子,顺顺当当地把她送到了又一处宫门前,便停下了。

    一个看上去很体面的年轻太监正在门边儿守着,见他们过来了,便上前皱眉斥道:“怎么这么久?再晚就该迟了。”

    包玉春点头哈腰地道:“吴总管见谅,吴总管见谅。”

    那吴总管明显比他身份更高,也不理他,只恭敬地向陈滢要过腰牌,验看过后双手奉还,恭声道:“陈三姑娘请随奴才来。”

    他的身后跟着两个提灯的小宫女,吴总管在前引路,两个小宫女挑灯随侍,将陈滢引进了门中,而包玉春则躬立在门外,大气不敢出。

    陈滢越发觉得有趣。

    香山县主找来的帮手,居然连禁宫的第二道角门都挨不上。从这个角度来看,许老夫人有句话还真说对了。

    今时不同往日,永宁长公主在陛下心里的分量,很可能没那么重。

    天色渐渐地亮了起来,这一路花木扶疏、亭台轩丽,让陈滢真正感受到了皇家园林的气派。

    过了御花园,再走了一小段路便是长乐宫,太后娘娘便住在此处。据许老夫人介绍,长乐宫是皇城最大的一所宫殿,由此可见,元嘉帝是个孝顺的皇帝。

    陈滢来得很准时,才一到长乐宫的门口,便有一个面熟的太监迎了出来,正是去陈家传口谕的那一位,陈滢记得他叫蒋玉生。

    包总管停在宫门外,那两个小宫女更是退到了后头,蒋玉生向包总管略点了下头,便转身在前亲自带路:“太后娘娘已经起了,正等着陈三姑娘呢。”

    他生得浓眉大眼,形貌英武,还有一把很好听的声音,吐字间有若清泉般动听。

    陈滢打起精神,微微垂首跟在他身后,走过宽敞的宫道,踏上高阔的台矶,进得殿中。

    宫殿里点着许多灯笼,照得四下里如白昼般一般,脚下是绵延的薄锦青毡,视线的两侧时而掠进来月白色的纱罗,一缕淡淡的香气在鼻端回转。

    那是月支香的气息。

    陈滢又有些恍惚起来。

    现实中的她,理应并不知道这种香。然而在梦里,在侦探先生破获的一起案件中,她却对这种香了若指掌。

    原来,月支香的来处,是在大楚朝。

    据陈滢所知,这种香产自边陲小国月支国,因产量稀少,极为珍异,“烧之百里,九月不散”,其香幽、沉、静、深,最宜于消夏。

    思绪辗转间,脚下的青毡便到了尽头,陈滢停下脚步,在蒋玉生“跪、叩、起”的声音里,完成了拜见太后娘娘的大礼。

    “哀家当是谁来了,原来是陈三姑娘。”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了一个声音。

    是上了年纪的美人的声线,带着些微的沙哑,尾音拖得长而婉转,好似美人描着长而弯的黛眉,那似有若无的停顿,便是转盼多情的回眸。

    陈滢起身,恭恭敬敬地道:“臣女见过太后娘娘。”

    “抬起头来给哀家瞧瞧。”太后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陈滢遵照礼仪抬起头。

    短暂的安静过后,太后娘娘轻轻“嗯”了一声:“罢了,不过如此。”

    陈滢又垂下了头。

    “听说你会断案?”萧太后看起来是个直脾气,说话也不拐弯儿,直来直去的:“哀家还听说,你还会审问人犯?”

    陈滢垂首回道:“是,臣女确实会。”

    萧太后没说话,但陈滢却能感受到落在身上的视线。

    很迢遥、很辽远,仿佛与她隔了千山万水,让人觉出一种永远不能企及、只好仰望的感觉。

    这就是所谓的赫赫皇权之威。

    陈滢这样想着,嗤之以鼻。

    皇权果真这样强大吗?

    个人的权力,真的能够大到左右一个国家的命运?

    陈滢不敢苟同。

    社会主义价值观告诉她,皇帝也不过是众多职业中的一种罢了,权力大了些,但绝没大到那种程度。

    再是雄才伟略的皇帝,也离不开朝廷的支持,更无法独自转动国家这部庞大的机器。

    萧太后想要靠这么点儿声势让人生出敬畏之心,从另一个角度看,似乎也是皇权本身并不自信的结果。

    “用过早膳了么?”萧太后终于又发话了,这问题倒是很接地气。

    陈滢便点头:“谢太后娘娘垂爱,臣女用过早膳了。”

    耳边传来了太后的一声轻笑:“你们国公府早膳可用得真早。”

    既不像是讽刺,也不像是开玩笑。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