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047章 春风闻笛

正文 第047章 春风闻笛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陈滢向着萧太后躬了躬身,开口时,语气却仍旧如水波流淌,不带丝毫波动:“回太后娘娘,香山县主诬陷我大姐姐偷盗,收买人证、损毁……”

    “哀家想听的不是这个!”萧太后陡然打断了她,身上的气息瞬间变冷,凝目看向陈滢,语声转寒:“莫怪哀家没给你机会。”

    言辞森冷,有若刀锋。

    陈滢抬起头来,直视着萧后。

    迟暮的美人立在葱笼绿树间,遍身华丽、珠翠满头,却又显得那样地空虚脆弱。

    那种悲哀的感觉,再度涌上心间。

    山东连年大旱、西北蝗灾频发,大楚南北强敌伺立,远还未到歌舞升平的时日。

    可是,只要逃难的流民不曾出现在盛京,只要那兵戈不曾逼进皇宫,在太后娘娘的眼睛里,这一切便皆是不存在的。

    她的眼中心里,只能容得下眼前那几个人、那几件事。

    站在权力最顶峰的太后,也就只能做到这些了么?

    “除了事实,臣女并没有别的话可说。”陈滢开口言道,仍旧直视着萧太后,眸光平静,没有一丝畏惧。

    萧太后亦回视于她。

    她头一次发觉,这个看起来异常干净的女孩子,似乎一点也不怕她。

    “你不怕?”她问道,面色变得越加地冷,身上凝聚起了令人胆寒的气势。

    周遭的空气迅速冷却,仿佛连天色都阴了几分。

    陈滢却还是一脸地平静,淡淡地道:“臣女为何要怕?就因为臣女说了实话么?”

    她转开眼眸,望向远处的重楼叠宇,唇角边绽出了一个真正的笑意:“从什么时候起,诚实也变成了一种罪责?臣女以实证论是非,何错之有?不去纠正错误,却要令真实蒙尘。若这就是现下的世道,臣女只能说,这世道,病得不轻。”

    萧太后定定地望着陈滢,眼眸深处蕴着一丝极微的怪异。

    她在奇怪,自己为什么竟然不觉得生气。

    这样的言辞与态度,已经称得上是冒犯了,可她却偏偏并没有被冒犯的感觉。

    她似是本能地知道,这个年仅十三岁的小女孩,不过是在她的面前说了实话而已。

    一时间,她竟觉得恍惚起来。

    她已经有多久没有听到过实话了?

    她活过了两朝,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与无数人打过机锋,每天都要在许许多多的言语往来间揣测真相。

    而事实、真相以及实话,这样一些寻常可见的事物,于她而言,却渐渐成了一种奢望。

    萧太后蓦地扯动嘴角,说出了一句连她自己都吃惊的话。

    “你就不能说一句谎么?”她说道,发觉自己的语气居然是无奈的,甚至还带了几分宽纵:“再怎样说,哀家也是太后,你一个小丫头,怎么就不能顺着哀家说几句话呢?”

    陈滢的嘴角动了动,却并未作答。

    萧太后似也不需她回答,只微微摇头,自嘲地扯开了一个笑:“哀家是老了,搞不懂你们这些小家伙在想什么。”

    “皇祖母在想什么呢,说出来也叫孙儿听听。”一道语声忽然便响了起来,清越温和、动人心魄,好似树叶在阳光下随风摇动,又若春日午后的长巷里,有人吹笛。

    陈滢循声望去,便见一个穿玄色衮龙袍、身量修长的年轻男子,自葱翠绿树间缓步而来。

    远山般的眉、澄空般的眼,一笑时,便似绽放了整个春天。

    刹那间,云散雾收,长天如洗,灿烂的阳光扑上了身。

    陈滢晃了晃神,连忙折腰行礼,同时在心底轻吁了口气。

    美丽的人,天然就具有极强的杀伤力,陈滢觉得眼睛被灼得不轻,借着俯身之机举袖揉了揉。

    大楚朝能穿上衮龙袍的,不是太子就是皇子,而看这男子的年纪,必是太子殿下无疑。

    真真是个耀眼的美男子。

    陈滢心下暗忖。

    怪不得兴济伯府夫人这么使劲儿想把女儿塞过去呢,换了她是当妈的,她也要动心思。

    陈滢微眯着眼,试着想象了一下太子殿下与陈漌并肩而立的画面,心底里迸出了一声赞叹。

    那真是极为登对的一双璧人。只可惜,陈漌生在了国公府,这画面怕是无缘欣赏得到了。

    陈滢微觉遗憾。

    一见来人是太子,萧太后身上的那种暮气瞬间便没了,面上扬起一个怡人的笑来,问:“你怎么有空过来了?是你母亲叫你来的?”

    “孙儿是自己过来的,皇祖母安好。”太子殿下已然走了过来,笑着行了一礼,复又转向陈滢,伸手虚扶了一把,温言道:“免礼,请起罢。”

    君子一言,如沐春风。

    那个刹那,陈滢脑海中反来复去的,只得这几个字。

    以往在书中读到描写某人“给人如沐春风之感”,她总觉得虚辞太过。

    这世上哪有这样的人?那春风又如何能够经由人的身上体会得出?

    而此刻,陈滢却是深切地体会到了。

    原来,这世上真有这样的男子,仅仅一句话、一个动作,便叫人打从心底里温暖起来。

    陈滢缓缓起身,以眼尾余光打量着眼前的高挑身影。

    细看下来,太子殿下其实神似元嘉帝,尤其一双眼睛,光华内蕴,湛湛若秋水。

    只这一双眼眸,便能秒现代那些小鲜肉十八条街。

    “皇祖母在说什么呢,也说来让孙儿听听。”太子殿下说道,面上的笑容十分温煦,陈滢立时转开了视线。

    莫名地,她有点同情那些近身服侍他的人。

    如厮俊颜、如此笑容,每日都要与之相对,第一,眼睛怕是要瞎,第二,想来会止不住地心动。

    心动却又不可得,只能远远地瞧着,偏这里的女子能够接触到的人与事又极为有限,没有外物来化解,不抑郁也要得相思。

    服侍太子殿下,委实是件劳力又劳心的事情。

    陈滢心里杂七杂八地想着这些,略略有些走神,并未听见萧太后又回了什么话,直到一根保养得很好、戴着羊脂玉约指的白皙手指,陡地伸到了她的眼前。

    “喏,就是这个小丫头。”太后娘娘的语气就像是在开玩笑

    ,又像是在跟太子诉苦:“在哀家的跟前儿,这丫头也不肯说两句好听的讨个饶,真真犟得跟什么儿似的。偏她又是个娇滴滴的丫头,打也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哀家这心里呀,别提多难受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