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053章 请赐金牌

正文 第053章 请赐金牌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启禀陛下,臣女想请陛下赐一面金牌。”陈滢站起身来,平静地说道。

    因她低着头,所以并不能瞧见元嘉帝的表情,然而,自御案后方投来的淡极近无的视线,她还是感应到了。

    “哦?”元嘉帝开了口,语声平淡无波、不见情绪,“你想要一面金牌?却不知是什么样的金牌?又是何人要你讨要的?”

    “回陛下,这是臣女自己想起来的,并无旁人的意思在内。若陛下允可,臣女有样东西想请陛下过目。”陈滢的回答清晰而沉静,微微垂下的发髻上,唯有金钗随语声起伏。

    盯着她漆黑的发顶瞧了好一会儿,元嘉帝方淡淡地笑了笑,启唇吐出了一个字:“好。”

    陈滢便自袖中取出了早就备好的一张纸,双手展平,高举过顶,说道:“臣女想要的,就是一面这个样子的金牌。”

    贺顺安便侍立在元嘉帝的身后,视线的余光甫一触及那页纸,他的眼睛一下子就张得老大。

    那是个什么古怪玩意儿?

    如果不是元嘉帝就在前头坐着,贺顺安简直恨不能去揉眼睛。

    那纸上画着的东西,怎么那么怪啊。

    此时不只是他,便是元嘉帝也有些怔住了。

    他盯着那张纸瞧了半晌,蓦地低低地笑了起来。

    “你要的所谓金牌,就是这个?”他指着陈滢手上的那张纸问道,笑声自话语间不断溢出,竟发出了“吭哧”“吭哧”的声音。

    如果陈滢此刻抬头,定能瞧见这位皇帝陛下忍俊不禁的表情。

    “是,陛下。”陈滢肯定地道,又轻声加了一句:“若是陛下能再降一道口谕,允许臣女往后便宜行事,臣女就圆满了。”

    元嘉帝的笑声变得响了些,一面笑他一面便站起了身,大步走到陈滢面前,伸出龙手,亲自捞起了那张纸,笑问:“这是你自个儿画的?”

    陈滢摆出了自认为最合宜的微笑表情,道:“臣女画得不好,请陛下恕罪。”

    元嘉拿着纸看了一会,便又问:“这画的是金牌正反两面儿?”

    “是,陛下。”陈滢再度肯定地道,上前一步,踮脚儿往前看住了那页纸,伸手比划了一下,介绍地道:“这个是正面,那个是反面。”

    元嘉帝点了点头,打量着那纸上怪异的图案,奇道:“这正面画着的,怎么瞧着像是那乡下老农抽的烟杆儿似的?”语毕,他便转首去叫贺顺安:“贺大伴,你也过来瞧瞧,朕怕瞧错了。”

    贺顺安依言上前,半躬着腰仔细盯着那纸瞧了半晌,复又垂首恭声道:“陛下这眼力真是好,奴才瞧着这也是根烟杆儿。”

    元嘉帝便笑着看向了陈滢:“三丫头,你这金牌上为什么要画个烟杆儿啊?可有什么典故?”

    首次开金口唤了一声“三丫头”,这便表明元嘉帝心情不错。

    陈滢心下微松,垂首道:“臣女年齿太幼,画上这个烟杆儿是臣女的一点私心,只望着能借来那些积年老人家的智慧,看透世情、知晓人心。这于臣女往后要做的事,也是大有裨益的。”

    中规中矩的答案,不离格儿,也不出挑。

    元嘉帝“唔”了一声,笑而不语,也不知是不是真的信了陈滢的解释。

    其实,陈滢在那纸上画的,并非烟杆儿,而是一枚现代的烟斗。

    那是“侦探先生”最珍爱的随身之物。

    在长达五年的梦里,陈滢接受着他的指引、跟随着他的脚步,走完了他多姿多彩的一生。

    如今,这些记忆已经深深地刻进了她的脑海,成就了今天的她。

    她想要以此记念他。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而已。

    又或者,她想要纪念的,并不只是这位侦探先生对她产生的深刻影响,而是真正的那个陈滢。

    那个藏在她的灵魂深处,在前世被彻底遗忘与舍弃了的真正陈滢,她希望,能够借着这枚烟斗,牢牢记取。

    “臣女……向往外面的世界。”她忽然便开了口。

    那话语并非经脑海而来,而是打从心底里流泻而出的。

    突如其来,却又顺理成章。

    与其说她是在陈述着她的想法,毋宁说,那是她在这短暂的瞬间,放纵了自己的心绪,以言抒志。

    “臣女知道,以臣女的身份,怕是很难实现去外头走一走的愿望。”她继续说道,任由那些情绪引领唇舌,吐露出了更多的言语:“这个烟杆儿,是臣女小时候随母亲去田庄玩耍时,偶尔见一个老人家用着的。那时臣女便很好奇,想知道这些日日种田的人家是如何生活的。那些贩夫走卒、远道而来的行商,那些写在游记里的山水与人家……臣女对这一切,都很是好奇,也很是向往。”

    她停下话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大殿里熏了龙涎香,沉稳而凝重的气息随夏风涌入鼻端,遏制住了她不断发散的思绪。

    她向着元嘉帝的方向敛衽一礼,沉静地道:“臣女自知,这个愿望很难达成,遂画下了这根烟杆儿,也算是对幼时心愿的一个交代罢。”

    元嘉帝微有些讶然地看着她。

    一个人说的是真话还是虚词,他自然是分辨得出的。很显然,这位陈三姑娘此时所言,尽皆出自肺腑。

    这可当真少见,一个小姑娘居然敢向皇帝说心里话。

    难怪萧太后说她“不晓得怕”。

    “原来如此。”元嘉帝点了点头,神情间不自觉地变得温和起来,语声亦越发温和:“你这孩子,倒是和别人不大一样。”

    不知何故,这突兀而又怪异的坦诚态度,令他心情大好。

    他凝目看向手中的纸,唇角边又添了一抹笑意,问道:“那你这‘神探’二字,又作何解?”

    他一面说话,一面便又将手点在了纸上。

    “回陛下,这个神探,就是探案如神的意思。”陈滢说道,并没有大言不惭的自觉,态度还极为诚恳。

    “探案如神?”元嘉帝脸上的笑越发止不住,几乎就差大笑出声了:“三丫头自视可不低啊。”

    陈滢没说话,给他来了个默认。

    在梦里做了五年的侦探先生,拥有一位资深侦探的全部记忆,陈滢觉得,“神探”二字,她还是当得

    起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