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075章 金牌在此(柳仲严盟主加更)

正文 第075章 金牌在此(柳仲严盟主加更)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郭冰的话对陈滢却是没有半分影响。

    她像是未曾听见一般,提起裙摆,竟在刘霜的脚边蹲了下来,仔细地看了那水草好一会,方抬头转向了旁边的兴济伯夫人程氏,认真地道:“郭夫人,这不是水草,这是人的头发。”

    此言一出,方才还乱糟糟的人群,渐渐地便安静了下来。

    参加此次寿宴的人中,有不少也曾赴过之前的武陵春宴,如今听得陈滢所言,诸人便又想起前事,不由得心下都在打鼓。

    这莫非又是出了事儿?

    抑或是说,这位陈三姑娘,又要进行她那种古怪的查证法子了么?

    “我仔细瞧过了,不会错的。”陈滢继续说道,并不因周遭氛围的改变而有异动,仍旧一脸地平静:“且我还能够肯定,这头发不是刘姑娘的,也不是那几个会水的健妇的。这头发在水里浸泡的时间,至少超过两个月。”

    这话一出,程氏身上的汗毛立时就竖起来了,旁观的众人此时亦是头皮发紧。

    这种头发之类的东西,很容易让人有不好的联想,有几个胆小的姑娘,这时候脸儿都白了。

    “你你胡说什么?这这分明就是水草!”说话的是刘夫人,语声微有些颤抖:“我女儿的身上,哪里哪里来的头发?”

    她一面否定了陈滢的说辞,一面便伸出手去,似欲摘取那几根所谓的水草。

    可不知为什么,她的手却停在了半空,迟迟不曾落下,脸色也开始发白。

    那几缕黑色的长丝,初看时的确像是水草,可是仔细看去,便能瞧见那颜色是纯正的黑,而不是水草的那种黑中泛绿。

    确实很像是人的头发。

    刘氏的面色越发惨白,刘霜也停止了哭泣。

    这可怜的姑娘像是一时失去了反应,只呆呆地看着鞋面上那几缕长而弯曲的黑丝,嘴唇微颤。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儿?”程氏终于开了口。

    她竭力维持着镇定,强撑出一张笑脸来,嗔怪地看向了陈滢:“你没见过,不知道,那就是一种水草。这水里种着莲花儿呢,淤泥甚厚,水草自然也多些。”

    她一面说,一面便环视四周,笑着解释地道:“我们府里的碧荷开得这么好,都是这些水草的功劳,若不然,大家也没的花儿好赏了。”

    “很抱歉,郭夫人,我并不赞同你的观点。”陈滢完全没给程氏面子,说话间便站了起来,“刷”地从袖中掏出了一块金光灿灿、写着“神探”二字的金牌,高举过顶。

    此举大出众人意外,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她,程氏更是一脸呆滞。

    陈滢高举金牌,环视四周,语声清晰而肯定:“圣上御赐金牌在此。我陈氏三女,以御赐神探之名,在此声明,这水底下,有死尸。”

    “轰”地一声,水边立时炸开了锅。

    死尸?

    兴济伯府的碧荷塘里,居然埋着尸首?且那尸首的头发,还缠在了一位贵女的鞋子上?

    刘家母女齐齐白了脸,刘夫人摇摇欲坠,刘霜更是神经质地尖叫起来,一面拼命将身子朝后闪,似是要躲开那鞋子上的头发。

    陈滢忙伸手按住她,向她拧了拧嘴角,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最和善的笑:“别怕,我替你把这些死人头发给弄下来。”

    她不笑还好,这一笑,刘霜立马两眼一翻,朝后便倒,竟是生生被陈滢给吓晕了。

    场中再度炸起一阵惊呼,好些人甚至认为那死人的头发自己动了起来,直吓得面白唇青、连声惊叫。

    那一刻,那些过往听来的、看来的志怪传说,尽皆冒了出来,越想越叫人害怕,岸边登时一片大乱,受了惊吓的姑娘太太们有往回跑的,也有尖叫着就是挪不动脚的,吓哭了的更是不在少数。还有人见刘霜晕过去了,想要赶过来瞧的,一时间人挤人、人碰人,直是乱成了一锅粥。

    郭冰再也忍不下去了,猛地回身看向了陈滢,张目怒道:“你有什么毛”

    “大姐姐,噤声!”郭凝及时制止了她,一面便将视线转向了陈滢高举的那只手。

    那面御赐的金牌,在午后的烈阳下熠熠生光,几乎能晃花人的眼。

    在这电光石火间,郭冰陡然记起,这位陈三姑娘,乃是元嘉帝亲口应下“便宜行事”的“神探”。

    连陛下都这样说了,即便请长公主出面,想必也震不住这位御赐的“神探”。

    刹时间,郭冰面色铁青,视线飘向人群之外,便看见了并肩而立的王氏姐妹。

    一块御赐金牌,再加上一个王家,兴济伯府今日可算是倒了血霉,竟把这两尊神给请了过来,如今就是要赶她们走,那也是不成的了。

    与郭冰同样面色难看的,还有程氏。

    她回首看了看小花厅的方向,思忖片刻,召手唤过一个管事妈妈,低低地吩咐了她几句,那妈妈便匆匆去了。

    程氏拧着眉头,重又回身看向陈滢。

    此时,陈滢正戴着古代版自制手套,小心地从刘霜的鞋面儿上摘取那几根发丝。

    刘霜晕了过去,这也算是给了陈滢一点便利,能够毫无阻碍地收集证据。

    至于刘夫人,她此刻已是吓得六神无主,只晓得抱着女儿哭,哪里还顾得上陈滢?

    将那几根头发取下来之后,陈滢便迎着光细细端详。

    鉴于这个时代男女皆留长发的风俗,她暂且还不能从这几根头发上推测尸体的性别,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具尸首一定还在水中,因为在头发的根部,陈滢发现了几粒细小的絮状物,有点像是皮肤组织。

    陈滢习惯性地拧了拧嘴角。

    一般说来,尸体腐烂的速度依次为:空气一、水中二、地底八。

    也就是说,暴露在空气中的尸体,其腐烂的速度是最快的,次之为水中,最慢的则是地底。

    当然,这也不能一概而论。如果是在极深的水底,比如接近零度的深海,尸体反倒会停止腐烂,得以较好地保存。在现代时,失事的库尔斯克号潜艇在沉入水中一年之后,还曾搜出过几名船员的完整遗体。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