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082章 还有一具

正文 第082章 还有一具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此时,那小舟已是靠了岸,陈滢的注意力便也转到了岸边,抬脚就要往前走。

    “姑娘且别过去。”冯妈妈一把就拉住了她,低声地道:“才捞出来的,不干净,姑娘离远些儿。”

    陈滢回头望了她一眼,语声平静地道:“我得过去。过后我还得给陛下写折子呢,若不看仔细了,怎么写?”

    她的语气委实太过镇定,冯妈妈倒被她说得呆了呆。

    好一会儿后,冯妈妈方才松开了手,勉强地道:“既这么着,姑娘站远些就是,可别凑得太近。”

    陈滢知道,冯妈妈能这样说,已经是许老夫人做出的最大让步了,只得无奈点头:“我知道了,我就站在旁边看一会,不会凑近的。”

    冯妈妈大大地松了口气,又叫了两个看起来胆大些的仆妇,三个人护在陈滢身边,陪她去了岸边。

    几名贱役吏员正在搬动尸体,陈滢虽不便靠近,幂篱下的眼睛却睁得极大,仔细观察。

    方才隔得远没瞧清,如今离得近了,陈滢这才看见,这具尸身目测最多一米五左右,身量不高,初步推测死者要么是个女子,要么就是个尚未长成的少年。

    陈滢的视线扫向尸身的下半部分,却只看到了腐烂的皮肉,以及些许衣料的残余物,骨盆部分却是被完全掩盖住了

    她不由有些失望。

    男、女骨盆的形状有着极为明显的差异。男性骨盆通常如漏斗,而女性骨盆则近于圆形。一般说来,根据骨盆的形状,便能够比较准确地判断出死者的性别。

    只可惜,这具尸身还只是半腐,陈滢看不到骨盆,也就无从断定这一点。

    “是个女人。”一个站在尸身近前的年老吏员忽然说道,让陈滢吃了一惊。

    那老吏员说出这话,便俯身上前,手里团着块布帕,从尸身的右手部位取下了一样东西。

    陈滢凝目看去,却见那原来是一枚玉镯子。

    “金镶玉的。”那老吏员拿着镯子迎光看了一眼,如是说道,复又拿手掂了掂,旋即改口:“下官说错了,这是铜镶玉的。”

    另一个中年吏员走上前来,就着他的手观察了一会儿,摇摇头:“没有记号儿。怕是小作坊出来的,要不就是货郎卖的物件儿,不值几个钱。”

    便在他二人对话之时,那两个下水捞尸的人却是面带异色,时而将视线投向裴恕,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裴恕自然察觉到了,很快便问:“怎么了?那水底下还有别的?”

    声音虽然动人,但语气却非常狠厉,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那两名捞尸人吓得齐齐抖了一下,其中那个年纪轻些的,便壮着胆子单膝点地,用一种很古怪的腔调说道:“启禀大人,之前没说有两具尸首,这钱还得另算。”

    两具尸首?!

    陈滢与裴恕同时变了脸。

    “水下头还有一具尸首?”问话的是裴恕身边的一个官员。他的面上亦有着明显的震惊。

    那年轻的捞尸人肯定地点了点头:“是的,还有一具尸首,不过只剩下骨头了。”

    水边立时一片安静。

    兴济伯府的小湖底下,居然沉着两具尸首?

    陈滢情不自禁地转开视线,望向了那亭亭摇曳的荷花,心底里觉出了一分讽刺。

    谁能想到,这圣洁美丽的花朵之下,竟埋葬着两条生命?

    “捞上来。钱另算。”裴恕言简意赅地给出答案。

    那捞尸人面带喜色,应了一声,便与另一人又乘上小舟,再度驶向方才的那片水域。

    裴恕慢慢地踱向女尸所在之处,那两名吏员仍在轻声交谈着,一面飞快地做着记录,并未注意到他的到来。

    “她应该是个年轻的丫鬟。”他的身边,突地响起了一个声音。

    是女孩子的声音。

    很干净、很平静,宛若迢迢流水,从他的耳边缓缓淌过。

    他侧首看去,便见那穿着紫衣的少女,正站在他的身旁,后头跟着三个脸色不大好看的仆妇。

    陈滢不知何时竟也走了过来。

    “你怎么看出来的?”裴恕问道,同时抬起一只手摸了摸下巴,面上的神情仍旧是一如既往地凶悍着,连那点儿兴味也给掩去了。

    “大人且看她的腰带。”陈滢说道,幂篱下的眼睛凝在那女尸的腰部,那里残留着几根看不出形状的织物,“这种碧罗巾子,市面上二十文一根,今年春天时,很是时兴过一段时间。”

    虽然那腰带已经又烂又碎,但还能勉强看出颜色与纹理,正是陈滢前些时候进宫时用来捆人的那一种。

    二十文钱的腰带,有身份的贵女们确实瞧不上。

    当然,陈滢自己是个例外,但这一点裴恕并不知情。

    “这种腰带是今年二月下旬开始在市面儿上出现的,且这料子也挺厚实。”陈滢继续说道,阐述着她的分析:“照此推断,这丫鬟落水时,应该是在春天,天气还不太热的时候。也就是说,是在两、三个月前。”

    裴恕没说话,微有些上挑的眼眸打量着陈滢,斜着嘴角笑了笑:“你一个姑娘家,懂的倒挺多。”

    “那是。”陈滢坦然地接口道:“若我懂的少了,陛下也不会赐下金牌和口谕。陛下目光如炬,自然知道我是真懂还是假懂。”

    言辞间还是不见半点客气,且还总拿着元嘉帝的名头来压人。

    这种针锋相对的语气,若换了一般的官员,只怕就要怒了。

    只是,裴恕显然并非一般的官员,甚至于,对于这种行事大胆的女子,他也不觉得奇怪,最多就是有些吃惊罢了。

    他吃惊地看着陈滢,那神情与其说是惊讶于她言语的大胆,莫不如说,是在讶异于一个贵女也能这样直白地说话。

    好一会儿后,他方才摸着下巴点了点头,却是没说话。

    他方才瞥了一眼那吏员的记录,那上头也记载着与陈滢一样的推断。

    那两名吏员可是积年老吏了,过手的凶案不知凡知,经验极为丰富,断出尸首死亡的时间并不稀奇。

    可是,国公府的这位三姑娘,仅凭一根腰带的残余物,便能有如此推测,那可就很叫人称奇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