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087章 新月之伤

正文 第087章 新月之伤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裴恕没作声,视线却顺着陈滢指的方向看去。

    死者的头骨已经清理出来了,保存得相当完整,从他所处的位置可以较为清晰地看见,在头骨的顶部,确实有一个很大的裂口,呈新月状。

    “在落水之前,他她应该就已经死了。”陈滢再度说道,语气笃定。

    如此严重的脑挫裂创,足够引起立即死亡,且通常不太可能在水中形成,除非是从极高处落水,还巧之又巧地恰好撞在某种顶部为圆形的坚硬物上,才有可能造成这样的伤口。

    可是,纵观兴济伯府花园,并无足以造成如此严重的坠落伤的高楼建筑,因此陈滢才得出了如上结论。

    “我认为,他她是被人击打头部致死后,再被抛尸的。”陈滢第三次说出了她的推断。

    从死者头部伤口的形状来看,应是被顶端为圆形的棍棒类事物击打所致。当然,也不排除死者不慎撞在了硬物之上,导致死亡。

    只是,这种巧合,陈滢直觉地不想提及。

    死者必定出身微贱,否则不可能沉尸数年而无人过问。而若不把问题往严重里说,这具尸首,很可能就是第二个娇杏。

    陈滢不希望再出现这种情形。

    那两名吏员中年纪较老的那一个,此时便抬起头来,看了陈滢一眼,目中有着隐约的讶色。

    陈滢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些,仍旧在全神贯注地观察着尸首。

    很快地,她便又指向了骸骨中的某几处,以极轻的语声说道:“死者应为女子。”

    “何以见得?”裴恕尚未开言,站在黑布旁边的一个比较年轻的吏员,此时终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一位穿着华丽的贵女走了过来,开口就在那里一二三地说什么死因,更语出惊人地断定这骸骨是为女子。

    简直信口开河!

    纵然他自己在刑部没干多长时间,可过手的凶案也有好几十宗了,他就不明白了,他都没瞧出这骸骨是男是女,这位姑娘怎么一眼就断了出来?

    陈滢闻言,张口就要回答,却不防冯妈妈抢在头里说道:“姑娘,有什么您告诉奴婢就是,奴婢会替您转述的。”

    陈滢略略一怔,思忖了片刻后,便往旁踱了两步,却是不再说话了。

    她一时口快,却忘记了一件事。

    她是个养在深闺的娇娇女,根本就不该精通这些仵作才精通的知识。她总不能直言说她是通过骨盆的形状,判断出了死者的性别吧?

    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出处,她的言辞只会惹来疑惑,甚而带来麻烦。

    所以,她不能说实话,必须得找个借日。

    她沉吟地站在一旁,在无数卷过脑海的方案里拣择着最适宜的那个,不想那名老吏员却抢先说道:“死者确系女子。”

    众人俱皆看向了他,却见他俯下了身,从那堆骨头中间,拣起了完整的左手手骨。

    他的手上裹着干净的白布,那手骨被他托着,呈现出自然打开的形状,他指了指手骨的中指处,说道:“这上头有个戒指。”

    就在他说话的同时,众人也皆瞧见,在那指骨的中指上,确实有一圈黑色的环状突起物,形制比较纤细。

    “怕是个银戒子。”那老吏又道,语气从容而又肯定。

    他并非仵作,这从他身上的官服就能看得出来,仵作乃是贱吏,根本不可能穿官服。不过,这老吏的尸检经验之富,与仵作却也不相上下了,且他似乎对于这种金银器物,品鉴得格外精准。

    陈滢沉默地点了点头,抬手放下了幂篱。

    重重青纱落下,阻断了更多人好奇的视线,亦令这场对话,就此终结。

    “原来如此。”那名旁观的年轻小吏点了点头,正欲再言,蓦觉后心一寒,仿若利箭透胸而来,他下意识地回头,便瞧见了裴恕那杀气腾腾的脸。

    他立时心头一凛,连忙低着脑袋专心做事,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这种银戒子,男子多不会配戴。”那老吏仍在继续说着话,似是在为他方才的判断做解释,语罢,便又向着陈滢躬了躬身:“姑娘好眼力。”

    有此一举,便再有那心中存疑的,亦是完全消了去。

    这个时代不流行男子戴戒,就算要戴,也只会在大拇指上戴个扳指,且那扳指也多为玉制。

    而反观那截指骨,不仅戴着较为纤细的银戒子,且亦是戴在中指上的,这是女性专属的饰物以及戴法,陈滢身为女子,想必会在这些细节上注意得多一些,于是才一口断出那骸骨为女子。

    有了这个合理的解释,众人便又接着忙碌起来,唯有裴恕与那老吏,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沉默不语。

    他二人方才皆看得清楚,陈滢所指的方向,并非手骨,倒像是骨盆的位置。

    根据骨盆形状,亦能断出男女么?

    裴恕的视线,从陈滢的身上淡淡扫过,而那老吏则是一脸沉思。

    正仔细观察着骸骨的陈滢,对此自是一无所知。

    拣拾尸骨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很快地,那全副骸骨便皆收进了黑布之中。

    陈滢现在知道了,这种黑布,便是大楚朝的裹尸袋。

    待骸骨收齐,便有低等小吏上前,将之卷起,预备一会儿扛走。

    裴恕缓步行至那捞尸人的面前,往船舱里张了张,便问:“为何不见石锁?”

    方才他们分明说还有两枚石锁连在铁链上的,可如今只有铁链,石锁却是不见了踪影。

    “回大人,石锁卡在那陷坑里头,拿不出来。”那年轻的捞尸人说道,面色微微地泛着青白:“方才为把铁链与尸骨分开,小人的师叔便险些回不来。”

    裴恕蹙了蹙眉:“你们方才耽搁了那么久,就是想要捞石锁?”

    “是的,大人。”捞尸人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面色越加惨白:“那尸骨与铁链缠得极紧,小人与师叔怕弄损了骨头,只能轮流下水。原先小人们打算撬开石锁,把它和铁链子一起捞上来。不想那股暗流虽不大,但走势却极古怪,小人的师叔差点就被卷走了,再那石锁也卡得太紧。试了几次之后,小人们委实无法,只得想法子把铁链解开,带了上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