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091章 小小木雕

正文 第091章 小小木雕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裴恕抬手摸着下巴打量了陈滢片刻后,便点头道:“如此便好。”

    语罢,一拂衣袖,高大的身影立时转后,竟是如同方才他离开水边一样,毫无恋栈、转身就走,连谢氏姐妹都没去管。

    陈滢一时讶然。

    难不成,裴恕方才在花下等着的,并非谢家姐妹,而是她?

    就为了问她有没有昧下一块死人的骨头?

    此念一生,陈滢险些失笑。

    这位小侯爷倒真是逢人便疑,这疑心病简直比她还要重。而最重要的是,他是从哪里看出来她确实是曾经有过那么半秒的犹豫,想要私下把手骨拿走的?

    他怎么瞧出来的?

    陈滢完全想不通。

    谢姜与谢妍二人,此时亦是同时一愣。

    眼见得裴恕大步流星,飞快地转过了曲廊,谢妍当先便追了过去,口中唤道:“恕哥哥,等等我”,娇小的身影在花树间闪了闪,便此没了踪影。

    那谢姜倒是未急着走,而是向陈滢微微一笑,清丽的脸上,点缀着几许恰到好处的歉然:“陈三姑娘见谅,小侯爷他就是这个脾气,并非是动了怒,也并非针对陈三姑娘,他只是”

    言至此节,她的语声便轻了下去,似有无限低回:“他只是不擅言辞罢了,还请陈三姑娘莫要见怪。”

    “谢大姑娘这样说,我便放心了。我自不会见怪。”陈滢的回答很合乎规范。

    谢姜笑容浅淡,优雅地向她一颔首,便也提了裙摆,步履轻盈地跟了过去。

    不消片时,蔷薇架下已是人迹沓沓,唯留下了陈滢等人,空对着那一树的翠叶青枝。

    “这是哪里来的侯爷,好生无礼。”冯妈妈今儿是真气着了,这会子已是变了脸。

    方才兴济伯与那个什么侍郎大人,便已经闹得她满心不愤,如今裴恕又来了这么一出,她深深地觉得,自家姑娘受了委屈。

    “姑娘别与这些人一般见识。”冯妈妈继续说道,目中划过了一丝鄙夷:“姑娘是奉旨办案,跟那些满世界乱跑的花蝴蝶,那可大不一样。”

    纵然陈滢现下做的事情很是特立独行,但方才在那水边儿的时候,他们家姑娘的行止,冯妈妈可是看在了眼里,那委实是很规矩的。

    自然,陈滢与裴恕也有对话、也有眼神上的交流,可他们姑娘是多么地端庄乃至于严肃,言行间更透着一股子大方劲儿,一望而知,那就是从教养极严的家族里出来的,比之谢家姐妹,简直高出了不知多少。

    “真是枉称世家。”冯妈妈下结论似地说道,摇摇头,转向陈滢,面色立时柔和了下来:“姑娘想是累着了,还是快些回去吧,老太太想必等急了。”

    陈滢点了点头,由得众人围随着,转出了蔷薇花架,径自离去。

    待回到国公府时,已是申正时分。

    盛夏的天气,天儿黑得迟,那日头还高高地挂着,照得满地一片白亮,蝉鸣声一声递着一声,鼓噪着、喧嚣着,却又将这盛夏的午后衬出了一种别样的宁静。

    陈滢先去明远堂拜见了许老夫人,向她简略讲述了查案的经过,随后便回到了鸣风阁。

    鸣风阁里鸦默雀静,守门的小丫头半倚着门槛儿,脑袋一点一点地打着瞌睡,陡见陈滢来了,忙忙地扶了门框子站好,揉着眼睛笑道:“姑娘回来了。”

    陈滢点点头,抬脚跨进院中,入目处,但见满院树影、碧绿幽寂,正房门前湘帘低垂,大丫鬟紫绮正坐在廊下做针线,并未察觉有人进来。

    陈滢放轻脚步,自西厢绕去门前,轻声问紫绮:“紫绮,母亲可起了?”

    紫绮正做针线得入神,猛可里听见了说话声儿,便抬起头,一见是陈滢回来了,忙将那花绷子放进笸萝,起身赔笑道:“姑娘来了。姑娘恕罪,婢子只顾着做活计,没瞧见姑娘。”

    陈滢摆了摆手,没说话,只向着屋中示意了一下。

    紫绮便也压低了声音,说道:“今儿天气热,夫人两刻前才睡着,这会子尚未醒呢。”

    陈滢闻言,便也没再去李氏房中打扰,只命紫绮好生守着,便自回房换衣。

    李氏最近又有些咳嗽。

    她这个病症与旁人不同,向来是天越热便越不好,冬天反倒好些。如今乃是盛夏,正是她的病情容易反复之时,陈滢自是希望她好生将养,不为外物所扰。

    换了一身家常的衣裳,陈滢也未在房中多呆,而是摒退了所有人,独自来到了红香坞。

    直到坐在那树影摇曳的窗前时,陈滢方才真正地舒了一口气。

    终于又是一个人独处了。

    在这个时代,生在这样的公侯世家,固然能够得来许多便利,但掣肘却也同样地多,走到哪儿都跟着一群人,想要独处委实不易。

    她一面想着,一面便自袖中取出了一只小小的布包。

    彼时情急,她寻不到趁手的物件儿,便临时将手套反转了起来,做了个简易的布包。

    这只布包里,裹着她从现场带回来的一件证物。

    她慢慢地打开布包,一块表面布满藻类植物的木头,呈现在了她的眼前。

    这是从那只紧握成拳的手骨里取出来的。

    因为曹子廉的到来,以及其与兴济伯之间那种似有若无的联系,陈滢才临时起意,私下藏起了这件证物。

    她有预感,此物于本案极为关键,而若是将之交给曹子廉,则这块木头能不能最终保存下来,还很难说。

    她自然不能去做没有把握的事。

    这件重要的证物,只有放在自己这里,才最保险。

    就着窗外明亮的光线,陈滢细细地端详着手中木块。

    因沉入水中的时间太过久远,木头已然有些腐蚀了,但却没有朽烂,看起来应该是经过很精细的工艺处理的。

    陈滢拿起手套,小心地擦拭起来。

    随着木头表面的杂物被清理干净,木头的原型也渐渐显现,露出了大致的形状。

    那是一块小巧的木雕,像是某种四蹄动物,可能是小马,也可能是小狗或小牛。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