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097章 兵者诡道

正文 第097章 兵者诡道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所以呢?”裴恕终于说话了,磁沉的语声中,像是掺杂了几粒沙子,听来颇为嘶哑:“所以你偷偷摸摸地把这木头东西昧下了,就是因为想要帮我的忙?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好意,那我可还真是有点儿不大敢收。”

    “我也不瞒小侯爷,其实我也有事想请您帮忙,这算是等价交换吧。”陈滢的回答很是坦白,仿佛并不担心被人讥笑:“自然,我请小侯爷帮的忙,与我父亲的失踪无关,与朝堂大局也无关,甚至与国公府、与侯爷您,也都是无关的。就只是我自己的一件私事罢了。”

    裴恕将身子向后一靠,一脸兴味地看着她:“陈三姑娘莫非要做什么大事?为什么不去找你的家人帮忙?”

    “我要做的事,目前我还说不好。”陈滢说道,看向他的视线如水一般平静:“因为想要达成的目标太大,导致我现在还没有一个完整的计划,如今尚在谋划中,请小侯爷见谅。至于小侯爷的第二个问题,若我要做的事是能够请亲人帮忙的,我又何必对小侯爷您提及?”

    裴恕看了她一会,蓦地便笑了:“你这小姑娘,当真古怪。”

    陈滢回了他一个淡淡的微笑:“我只是先提议一下罢了,此事先搁下不提,还是来说说案子。”语罢,亲自动手,向裴恕的盏中续了些茶。

    这本是她顺手而为,可裴恕却像是非常吃惊,想也未想,便将茶盏推去了一旁。

    陈滢知道他怕是有些忌讳,也不以为意,又给自己斟了半盏茶,问道:“小侯爷,那具骸骨可查明身份了?她落水的大致年月是否也查明了?”

    裴恕没说话,而是起身行至一旁的柜子,从里头取出一只全新的茶盏,拿壶中滚水洗了一遍,方才重新坐下,自己动手倒茶。

    做着这些的时候,他并没有因了陈滢在侧而有丝毫的别扭,始终都是自自然然地。

    他在避嫌。

    在与陈滢共处一室之时,毫无必要地避嫌。

    陈滢觉得,这位小侯爷的古怪,可能比她还甚。

    “目今我只知道,那具无名女尸至少在水底呆了两年,也可能更久一些,最长应该不超过三年。”裴恕喝了一口茶,方才说道。

    纵然语声如酒,可听在陈滢耳中,却叫她一颗心凉到了底。

    这比她想的时间还要长。

    以这个时代的刑侦手段,时间隔得越是久远,破案的难度就越大,如此漫长的时间,足以让一切证据湮灭。

    “这宗案子虽然现在不归我管,然刑部也并非宋派的天下,所以,大致的消息我还是能拿到的。”裴恕继续说道,又喝了一口茶,面上露出了享受的神情,怡然道:“陛下也知道这案子了,正着令刑部细查,往后的事还很难说。”

    他的语气很是淡然,但不知何故,陈滢却从他的身上,感觉出一种森冷之意。

    分明在笑,却带着浓烈的杀气。

    裴恕的手上大概没少了人命。

    陈滢做出了如上判断。

    这也不难理解。勋爵皆从军功来,只怕这位小侯爷在从军之时,也是一员猛将。

    “兴济伯府的态度如何?”陈滢换了一个问题。

    裴恕挑了挑眉,单眼皮的眼眸中,划过了一丝不甚明显的讥嘲:“他们还能怎么着?无非咬死了不认。”

    这回答正在陈滢预料中,她便勾起了一侧的嘴角:“两、三年前的事了,推托起来的确很容易的。”语罢,她便看向了裴恕,面上的笑容忽然就变得更加古怪起来:“小侯爷若是愿意的话,不妨从这个时间点上,再往前想一想。”

    裴恕被她说得愣住了,那张满是煞气的脸上,在这一刻有了几许疑惑。

    果然的,四肢发达的人,头脑可能都会有点儿简单。

    陈滢在心中这般说道,伸出了一只手,拇指拢住,只竖起四指,说道:“这个年头之前,安王兴兵,保定府大乱。”语罢,收起食指,余下三指,续道:“这个年头之前,兴济伯府的水底,以石锁与铁链沉了一具女尸。”言至此,再将三根手指尽数收起:“再往近里说,三个多月前,兴济伯府才死了个叫娇杏的丫鬟,可是,偏就这样地巧,几乎就在差不多的时候,长秋殿却又刚好出了事。”

    她停住了话声,端起茶盏喝了口茶。

    裴恕猛地坐直了身子,面上划过了一丝震惊。

    他再也没想到,陈滢所谓的“往前想一想”,竟是这样的想法。

    而更叫人悚然的是,分明是并不相关的两条线,被她这样一说,竟然就此有了关联性,且这关联还相当地紧密。

    “兵者,诡道也。为了给逝者伸冤,有时候,就得用点诡道。”陈滢再度说道,将茶盏搁了,自碟中取出一枚小蒸糕尝了尝,点点头:“味道不错。”

    裴恕的眼睛瞪了起来。

    奸滑无比。

    这四个字陡然掠过他的脑海。

    才从他这里拿到女尸死亡的大致年月,这位陈三姑娘就能拼凑出这样一条线索,且时间上还有着惊人的吻合。

    如果他将这消息上报元嘉帝,只怕这宗案子就不会是如今这副不死不活的模样了,而是必须彻查。

    他盯着陈滢直瞧了半晌,蓦地便笑了起来。

    从微笑而为低笑,直到最后,扶案大笑。

    “陈三姑娘,你这个朋友,我裴恕交定了。”在大笑的间隙,他如是说道,同时胳膊还动了动,看那样子大约是恨不能拍拍陈滢的肩膀的,只是碍于男女有别,于是便只能继续扶着那漆案。

    陈滢弯唇一笑,提醒他:“请小侯爷注意些分寸,不要冤枉了好人。”

    原本她还曾想过,裴恕出现在伯府会不会与刺驾案有关,而此刻,看这位小侯爷的表现,她知道自己恐怕是猜错了。

    兴济伯府肯定与那两桩命案有关,但其与刺驾却必然无关,至于他们与安王造反是否有关,陈滢觉得可能性不大,但也不能肯定。

    谋杀与谋逆,这是两种不同的罪名,自不能混为一谈,所以她才会提醒裴恕不要弄错了方向,以免事情转去不可收拾的地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