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128章 恶言相向

正文 第128章 恶言相向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李珩闻言,面上并无甚喜色,只蹙眉望向前方码头。

    码头处聚集着不少流民,一个个破衣烂衫、面黄肌瘦,几个衣不蔽体的孩子团团坐在背风处,正在分食着一块又干又黑的饼子。

    那分饼子的是个黑瘦的半大小子,只见他细心地将饼子尽可能均匀地分成若干,分发给众孩童。那饼子本就不大,分到手里不过巴掌不到的一小块,可孩子们的表情却像是满足至极,一个个都是无比珍惜地捧着那饼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仿佛在品尝着全天下最美味的食物。

    这情景瞧在李珩眼中,他的心已经沉了下去,问:“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他们住在何处?”

    邸报以及地方上报来的消息皆说,这些流民有各县出资安置,有棚住、有粥食,然眼前所见,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算算时间,就算朝廷的车队走得再慢,那些布匹米粮也早该到了,怎么这些流民还是这般模样?

    那船老大并不知李珩的真实身份,但却从其言行中窥知其定是不凡,此刻便觑着他的神情,顾左右而言他地道:“我们跑船的看天吃饭,他们又何尝不是看天吃饭?这几年又是旱又是涝,那地里的粮食总不够吃,这些都是从北边儿过来的,听说北边的土地里现在连一棵草都不生,唉。”

    李珩仿佛没听出他的语中的闪躲之意,继续问:“官府不管么?我在京中时尝听人言,朝廷特意开启粮道送粮,并下放大量布匹钱物用以赈济灾民,各县也皆开仓放粮、架设棚屋,照说他们该有地方住才是。”

    说话间,他便扫了那船老大一眼,忽地似是想起什么,拍额道:“我却是问错人了。想你们海上过活之人,哪里会管这些地里刨食之人的艰辛。”

    船老在粗犷的脸上,瞬间涌出一层怒意。

    跑船的汉子向来与天斗、与海斗、与造化自然斗,骨子里自有一股血性,虽明知他是言语相激,也却是怒气上涌,怒道:“先生忒也瞧不起人,这山东我每年都要跑个两三回,怎会不知这些人的苦处?倒是先生好笑,什么粮食布匹,什么棚屋粥食?这些东西先生可曾瞧见?”

    他像是说到了兴处,又指着港口的流民道:“说句不怕先生恼的话,这些人委实还算是好的,还能在港口讨个营生,一天也能赚上个一两文,好歹混个半饱。先生若是再往前头去,到了那县城外头瞧瞧,那才是”

    “贺老大,看锚!”一道严厉的声线响起,语声中有着极强的警告意味。

    船老猛地转首,待看清说话之人时,面上的怒意立时化为乌有。

    “哈哈,我当是谁,原来是胡管事,小弟没听出来!”他立时笑着上前与那胡管事攀谈起来,态度讨好,像是完全忘记了李珩的存在。

    胡管事倒是冲李珩笑了笑,还打了个招呼:“先生这是要下船了。”

    李珩淡淡地点了点头,没说话,负手望向远处。

    宝龙号是要往来登州府做生意的,有些话他们确实不敢多说。

    李珩的眉头锁得益发地紧,看着阴沉天际下忙乱而又嘈杂的港口,默不作声。

    船很快便已停稳,踏板也搭好了,早有李府管事提前上岸雇好了车,又使人设好帷幔,一众女眷便弃船登车。

    登州府治所在蓬莱县,陈滢他们此行的第一站便是此处,马车离岸之后,便快速地自港口行过,转上了官道。

    这一行人衣着精洁、拥婢驭仆,看着就非同一般,纵使有帷幔遮掩,那女眷身上华丽的衣饰,以及外头男子们的高头大马,还是让那些流民们自动地避到了一旁,也无人敢上去讨要东西,一脸木然地看着这群贵人在飞扬的尘土间消失了踪影。

    一个穿着仅可蔽体的赭色衣裙、面有菜色的女人,亦站在人群的后头,远远地看着那车马驶离,神情怔忡。

    蓦地,颊边重重地挨了一巴掌,旋即便是一个沙哑的老妇声音响起:“你个下作东西,这又瞧得哪里的野眼?还不快去那边拖渔网去!”

    那赭衣妇人本能地拿手捂着脸,并无丁点反抗,只垂下头来恭顺地道:“是,娘,我这就去。”

    那打她的老妇生得一张刻薄的脸,一双倒三角眼里此刻正往外冒火,直勾勾地盯着那妇人,啐道:“呸,你这口里应得倒快,你做出这副样儿来是要勾着谁呢?老娘我可不是那些野男人,你这浪样儿再骗不了我去,你这个娼妇、丧门星,我们家真是倒了八辈子楣,摊上你这么个儿媳!”

    这老妇瘦得只剩了一把骨头,在这秋风里越发显得羸弱,可精气神却极足,骂完了又上前一口啐在那妇人脸上,骂道:“你个不要脸的破鞋,挨千刀的克星!克死了我乖孙,如今又要来克我儿。我儿要是没了命,我要你跟着偿命”

    她一面骂一面不住地推搡那年轻妇人,骂上几句就要喘几口气,呼吸声如同拉着风箱。待骂完了,她似也累了,便拄着那根用来当做拐杖的木棍,抚着心窝大口地喘着,看向那妇人的眼神像是淬了毒。

    那赭衣妇人始终将头垂得低低地,一个字都不说,态度极为柔顺。

    那老妇似终是满意了,恶狠狠地朝地下再吐了口唾沫,方拄着棍子,颤巍巍地去了。

    直到她转过了一排房舍,那年轻妇人方抬起头来,拿手擦着脸上的唾沫,神情麻木,无悲亦无喜,似是失去了情绪的反应。

    旁边走过来一个同样很瘦、青布帕子包头的妇人,拉了拉这赭衣妇人的衣袖,轻声劝道:“秀娥啊,莫要同你婆母一般见识,她那张嘴就是不饶人,也不是真有坏心。你们方家是十里八家的老实人家,你婆母当年可没少在人后夸过你。”

    方秀娥向那劝的妇人强笑了笑,心头却是酸涩难当,不由便落下泪来,忙拿手抹了一把,说道:“我省得的,周嫂子快去忙吧,你那锅子里还烧着东西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