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193章 剑指山东

正文 第193章 剑指山东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暮色四合,无边丝雨漫天洒落,西首的天空铅云如幕,垂落在山峰的顶端。

    “这雨怕是今晚也不得停了。”陈滢轻声自语道,紧了紧身上箭袖。

    湿淋淋的衣物粘在身上,让人极为不适。当然,这也并非不可以忍受的,陈滢自觉她还能撑上几晚。

    不过,裴恕却显然并不这样认为。

    “今夜我们要彻查此院,我叫人送你回去吧。”他对陈滢说道,语气是难得地认真。

    陈滢便笑:“我无碍的,可以留在这里帮忙。”

    “令慈怕会心焦。”裴恕的语声压得很低,醇厚有若乐音。

    陈滢一怔。

    她还真忘了这一茬。

    也是,如果她彻夜不回的话,李氏只怕要急出病来。

    此念一起,陈滢便有点心神不宁起来。

    李氏的身子一直不好,她委实放心不下。

    “既是如此,那我先回去便是。如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还请小侯爷直说。”她向着裴恕说道,不再坚持留下。

    “我会的。”裴恕一点儿都没跟她客气,张口就应了下来,随后便带着众人回到了院门处。

    一众侍卫还等在外头,裴恕便先派出几人守住别庄的几个出口,又命郎廷玉把提前备下的照明用具点起来,未几时,整座别庄便被灯笼火把覆盖,直是亮如白昼。

    裴恕已经叫人整理出了一份大致的地图,陈滢在叶青并两名侍卫的陪同下,安全回到山下去与李氏他们汇合,在此略过不提。

    却说裴恕一行人,他们在别庄中一直耽搁到子初时分,方才回转。

    太子殿下一直未睡,派了个小监在山径处候着,一俟裴恕出现,那小监便上前躬身道:“殿下正等着小侯爷呢,请您随奴婢来。”

    裴恕点点头,将佩剑交予旁边人收着,略整理了一番甲衣,便随那小监来到了太子所在的车前。

    太子正披衣坐在灯前看书,听闻通传声,便将书卷抛了,提声唤“快请”,一面便命人奉上热茶与巾帕,裴恕上车后,未及说话,先接过热巾擦脸,复又捧茶痛饮,直饮了满满三盏,方搁下茶盏笑道:“痛快!”

    在山上灌了一肚子冷风加凉水,此刻热茶入腹,方才让人有种活过来了的感觉。

    太子殿下挥手命内侍退下,含笑望着他道:“看小侯爷这般模样,想是有眉目了。”

    裴恕坐在锦垫上,将两手撑在身后,毫无形象地伸着长腿,一任那靴子上的泥水滴在青毡上,摇头道:“叫殿下失望了,庄子里并没查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只寻到了一封绝笔信。”

    他一面说话,一面便自怀中取出一封皮面发黄的信,一脸讥诮地递了过去:“别庄中有一密室,康王妃的亲笔信便在其中。除此之外,密室中尚有一大两小三具枯骨,与传闻中康王妃带着一子一女服毒自尽之情形,正相吻合。”

    太子殿下微蹙着眉,接过信打开观瞧,但见上头只寥寥数语,先言明死志,复诉稚儿可怜,再求后来人拾其骸骨入土为安,其辞之切、其意之凄,正符合携子自戗之意。

    “可能确证否?”飞快地读完了信,太子殿下便沉声问道。

    烛火之下,他修眉微抬,光华内敛的眸子里涌动着一丝疑问,旋即便又转作沉吟,垂首望着眼前信笺,眉峰动了动,说出来的话,却是闲闲拓开了一笔:“若本宫未记错,乔修容刺驾案最后的去向,应该就在山东。”

    “殿下说得是。”裴恕的语声亦很低沉,摇曳的烛光里,他的神情显得有些阴晴不定:“乔修容的家人去向成谜,派出去的几拨人手中,只有一拨人查到了线索,那乔小弟最后出没之处,便在山东。”

    太子殿下没说话,抬手将信放在案上,薄脆的信纸触碰木案,“哗啦”作响,其声若轻舟破水,划过这夜的寂静。

    良久后,太子方才启唇语道,“本宫如今便在想,父皇之意,果真便只在山东灾情么?”

    那案上烛焰随着这阵低语轻轻跳动了一下,车厢中一阵阴影晃动。

    揣测上意乃是大忌,身为太子更需避讳,可他却在裴恕面前这样说了,可见二人关系之紧密。

    “陛下心细如发,想必自有用意。”裴恕的回答倒是中规中矩。

    他与太子关系再好,有些话也不是他一个小小侯爵能说的。

    太子殿下自是明白他的意思,笑着摇摇头,并不以为意,将话题拉回到了眼前:“此信便带回盛京吧,父皇自会处置。”

    他说的是康王妃的那封绝笔信。

    裴恕漫不经心地点点头,似是毫无兴趣:“全凭殿下作主。”

    见此情形,太子殿下便叹了一口气,倾过身子,亲手端起一盏茶递了过去,温言道:“小侯爷也勿气馁,这些尘封已久之事,查起来自有许多波折,断不能一蹴而就。小侯爷这么多年都等下来了,本宫以为,总能守得云开见月明的。”

    “守得云开见月明么……”裴恕接茶在手,低声自语,良久后,面上便涌起了一个近乎于苍凉的笑:“确实,臣等了这么久,也不在乎这一两年了。”

    他坐直身子,再开口时,语声低沉得宛若空山中的暮鼓:“当年父兄出征时,正值陛下在北疆御敌,康王恰于此时突起于山东。”

    言至此,他猛地抬起头,双目泛红、神情冷厉:“若非臣这些年来穷究往事,也查不到这几者之间那种隐隐的联系。”

    太子似是早知其事,闻言毫无异色,只点了点头,语声亦跟着低沉起来:“父皇命你入京,原就是为查清当年裴老侯爷之事。而后……”

    他忽然顿了顿,声音比方才更低了一些,续道:“……而后,长秋殿刺驾之案又剑指山东,父皇这才特旨将你调入刑部,允你以监察使之名涉足京中高官案件,想必……亦是要挖出当年的隐情吧。”

    裴恕闻言,自嘲地咧了咧嘴:“殿下说笑了。什么监察使,不过是给微臣一个名份罢了,有了这个名头,微臣去翻阅那些陈年卷宗,便不会有人起疑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