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205章 验尸记录

正文 第205章 验尸记录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风里雨里国产自拍区 88jj.vip在等你

    脑子里转着这些念头,陈滢的注意力却也没分散,蓦地,鼻间飘来一阵香气,那略带着几分冲鼻的味道,让她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那个刹那,她的脑海中蓦地闪现出一个画面。

    那是她最初前往何老太爷住处时的情景,彼时,那院子里有个人做出了某种看似平常的举动8。

    然而,那举动被她忽略掉了,毕竟那也不算出格儿,普通人差不多都会如此。

    可如今细思,她才终于从这举动里,嗅出了一丝异样。

    陈滢半抬着头,怔怔地望向虚空里的某一处,眼前似又浮现出了另一段场景与对话。

    此际,这一前一后两帧画面,在她的脑中重复闪现,直到最后,叠加在了一起。

    她拢在袖中的手,一下子握紧了。

    “姑娘怎么了?”冯妈妈的声音忽地传来,打断了陈滢的思绪。

    她轻轻摆手,身子转向右侧,幂篱之后的语声与平常无异:“略等一下。”

    冯妈妈应了声是,便不再往前走了。

    走在最前头的郎廷玉此时也发现异样,停下脚步看了过来,脸上带着几分疑惑:“怎么不走了?”

    回答他的,是一个微带着些笑意的声音。

    “我饿了,咱们去吃点儿东西吧。”说罢此语,陈滢便提起裙角,向一家人头攒动的铺面儿走去……

    何老太爷的尸身被白布裹着,平平整整地安放于床上。

    房间里仍是一地的凌乱,还保持着案发时的情景。不过,那些用来记录各种证物的红漆木三角,此刻却都堆在明间儿的大案上,旁边还摊放着一页图纸。

    裴恕立在案旁,视线时而扫过那页图纸,复又归于手中的纸张,面露沉思。

    此时已近午初(上午十一点),距离发现尸首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时辰,而他手上拿着的,便是老仵作提供的查验笔录。

    很难形容他看到这份记录时的心情,与其说是惊讶,倒不如说,是十足地震惊。

    自然,这种情绪是不可能出现在裴恕的脸上的。

    他微微垂首,视线长久地在那份记录上来回逡巡着,以使自己最大程度上理解那上头的每个字。

    这不是他初次接触这种记录。

    事实上,自挂职刑部之后,他有大量闲暇翻阅历年来的案件卷宗,也不知看了多少验尸记录。

    然而,他还是被眼前的这份验尸结论给惊住了。

    好一会儿后,他方才抬起头来,目注着仍旧恭立于旁的老仵作,眉头紧紧锁住:“这便是你验出的结果?”

    “是,大人。”仵作躬身回道。

    他是个肤色黧黑的老者,身材矮胖、眉眼平凡,颌下蓄着一部花白的短须,一眼看去就像个老农,身上没有一点寻常仵作的那种阴沉之气。

    而事实上,他却是登州府最好的仵作,出了名地精细,从不曾错验过一具尸首。

    “依你所见,那何老太爷先是被人以大迎枕捂住口鼻,未死;随后又被人以腰带勒颈,还是未死;其后那凶手又以帐幔堵其口鼻,结果还是叫他挣扎了出来;最后,他是被人拿烛台砸破脑袋,这才死的?”裴恕举着那记录问道,眼中到底划过了一丝不敢置信。

    他也算在江湖上行走过的了,还从未听说有谁能用这般诡异的法子杀人。

    “正如大人所见。”老仵作沉着地回道,显然对自己的判断十分自信,细细地解释起来:“小人在死者口鼻处检出了几根细丝,经查便是那大迎枕上的,而那迎枕上也留有几处湿渍,疑为死者的口涎。此外,死者颈部留有多处勒痕,细看可分为粗细两种,其中粗痕与帐幔尺寸相仿,且皮肤上还印下了帐幔的青色染料,而细的则与腰带相仿,其上亦印有腰带的灰色染料。”

    略略停顿了片刻,他又继续说道:“这两种染料交相缠杂,但细细分辨,仍能看出青在下、灰在上,这便表明凶手是先以帐幔勒颈,复又换成腰带。”

    语至此处,他便躬了躬身,不再往下说了。

    烛台造成的致命伤并不需要多做解释,那是显而易见的,他知道上官置疑的,还是这几处痕迹。

    房间里有了一阵极短的静默,随后,裴恕的声音复又响起:“这凶手……莫非并不会武?”

    “回大人,从杀人手法上看,凶手并不懂武技。”仵作的语声十分笃定。

    裴恕沉吟片刻,动作极慢地点了一下头,认同了对方的看法。

    就算那些只会粗浅拳脚的江湖莽汉,也不可能身上连个刀子都不带,就这么就地取材地找凶器杀人。

    那根本就不是江湖人的作风。

    可是,若此事不是江湖人做下的,那又会是谁?

    此外,那些余孽为何要找个这么不济事的人来杀人?他们就不怕失手么?

    再有,为什么要放着何君成这个明显的目标不去杀,反倒要来杀何老太爷?

    难道是因为这凶手是个雏儿,头一次杀人,所以不敢去杀年轻健壮之人,而是以孤身独居的老者为目标?

    裴恕负手在原地踱了两步,眉头紧锁,总觉得这事情怪得超乎想象,让人无所适从。

    此时,一名吏员从外面走进来,恭声道:“启禀大人,东西已经清点完了。”

    裴恕回过神来,先向那老仵作挥了挥手:“你先去门外候着。”

    那老仵作躬身退了下去,裴恕便撩袍坐在了扶手椅上,问道:“可曾失物?”

    “禀大人,有。”那吏员一面说话,一面便将一张纸递了上去,说道:“清单在此,请大人过目。”

    裴恕有点漫不经心地接过了清单,只扫了一眼,嘴角便勾了勾:“就这么点儿东西?”

    那吏员闻言,面上便也涌出了一丝迹近于尴尬的神情:“回大人,何大人说了,就这些。”

    裴恕睨着那张纸,勾起来的嘴角半天都没放平:“两块没绣好的帕子,外加一个针线袋儿,这便是失物?”挑高的尾音之后,便是一声响亮的“啧”,再开口时,语间便有了难掩的揶揄:“何大人确定这是昨晚被凶手拿走的,而不是哪个下人弄错了或是弄丢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