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211章 井边血衣

正文 第211章 井边血衣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两名兵卒架着晕迷的古大福站了起来,郎廷玉恨恨地又朝他身上踹了一脚,骂道:“娘的,这小子还有脸哭!”说着他便甩了甩手,面上的神情十分嫌恶。

    “哦?”从头到尾都是一脸淡然的裴恕,在此际却露出了些许讶色,负手看向郎廷玉:“他在哭?”

    郎廷玉叉手应了一声,一把便扯住古大福的发髻,将他的脸抬了起来。

    果然,古大福的脸上,挂着两行泪水。

    他方才居然真的在哭。

    陈滢摇摇头,上前一步,轻声地道:“先把他带下去吧,再把这地方封起来,叫人守着。”语毕,引颈向屋子深处望了一眼:“如果我没猜错,在他的住处,应该还能找到与那鞋印相合的鞋子。”

    裴恕安静地看着她,不动声色地挥了一下手。

    郎廷玉知晓其意,躬身道:“遵命。”

    这两个字,他是朝着陈滢说的。

    裴恕的手势他看明白了,就是让他照着陈滢的吩咐去做的意思。

    陈滢并未觉出任何不妥,此时又向门外聚集的人群看了看,低语道:“小侯爷若是有暇,便请再寻两个口齿灵便的胥吏来,将古大福犯案之事说一说,也免得这些街坊们惶惶不安。”

    说这话时,她的视线扫过裴恕的衣袖,犹豫着要不要让他把证据掏出来给众街坊瞧瞧,思忖片刻后,到底没开这个口。

    该案不存在任何冤屈,古大福家中的证物应该远不只这三件失物,陈滢相信一定能够找到更多,到时候一并公布消息,也好平息悠悠众口。

    郎廷玉很快便将人手分派了下去,古大福也被带走了,冯妈妈便凑到陈滢身边,轻声地道:“姑娘还要在这儿再呆着么?”

    说出这话,她便意有所指地抬头看了看天。

    她们此时正站在古记店铺中,这抬头望天的动作自不是叫陈滢去看天花板,而是在暗示她时辰不早了。

    陈滢深解其意,一面解下幂篱,一面便有些歉然地道:“劳烦妈妈多耽搁些时候,等找出了一应证物,我再把这案子前因后果说清楚了,我便回去。”

    言至此节,她不由想起了还留在何家的李惜,便转首去问裴恕:“小侯爷,请问我那表妹现在何处?”

    裴恕正在这狭小的屋子里来回走动着,闻言便不在意地道:“与本案无关者大部分皆离开了,李大人之女并非普通人,我留下了一名女侍卫护着她,如今她应是与何二姑娘在一起的。”

    见他安排得如此妥贴,陈滢便放下了心,道了声谢,便指了指店铺后堂的方向:“我们也进去瞧一瞧吧。”

    裴恕未置可否,脚下却随着陈滢的步伐,来到了后堂。

    古大福这间铺面儿乃是前店后住的规制,墙上开了一扇小门,门后便是穿堂,连着另一道窄小的院门,那门扇早就被郎廷玉等人推开了,露出了后面极小的一方院落。

    陈滢提步走进院中,四下观望,但见这院子不大,正当中是一口水井,东厢有两间屋子,后门旁种了棵石榴树,此时天寒,那树上只剩枝丫伸展,并无半点绿色。

    “却是个闹中取静之处。”裴恕毫无起伏的声音响起,便在陈滢的身后。

    陈滢没说话,在院子里转了半圈,便找到了她想找的东西。

    “那木盆里的衣物,怕是才换下来的吧。”她走到加盖的水井边,指着地上的一只大木盆说道,随后便蹲下了身子,闭着眼睛深吸了口气,复又看向裴恕:“有一点血腥气。”

    裴恕负在身后的手紧了紧,上前看去,果见那盆中的清水颜色微暗,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

    不待他作出反应,陈滢已经拿出铁筷子,将几件衣裳挑起来一一细看,不多时,便将其中一件抛在了井盖儿上,道:“这件还没洗干净。”

    裴恕眼力极好,一眼便瞧出,在这件短褂的下摆处,有几块很明显的深色印迹,似是血渍。

    “何廷正,过来。”他提声唤道,面色有些肃杀。

    何廷正本就守在院门处,很快便来了,裴恕便向着那堆衣裳抬了抬下巴,神情不虞:“把这盆衣裳带回去,水也留着。”

    这一盆衣裳便是古大福行凶的铁证。

    何廷正领命而去,很快便有一名兵卒跑来,把大木盆给抱走了。

    按理说,有了如此重大的发现,裴恕理应欢喜才是。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点不大痛快,脑海中一再闪现的,是陈滢方才拿铁筷子挑衣服的动作。

    他有点不太愿意看到这么个干干净净的女孩子,去做这些事情。可是,若问他理由,他却又说不上来,就是觉出一种难以言喻地别扭。

    见证物被收走,陈滢便自井边站了起来,往四下里看了看,一面不忘轻声提醒:“小侯爷别忘了叫人搜鞋子。”

    “我省得。”裴恕离开陈滢远了些,语声低沉,停了片刻后,又道:“陈三姑娘且回去罢。何廷正很仔细,他知道怎么搜证物。”

    陈滢闻言,唇边漾起了一个浅笑,微有些揶揄地道:“小侯爷这过河拆桥的本事,倒是渐长了。”

    这原是一句玩笑,然裴恕闻言,面上竟生出了些许不自在,咳嗽了一声,态度生硬地道:“陈三姑娘说笑了。”

    语中虽有个“笑”字,陈滢却觉得,他的脸色有点发黑。

    她不由莞尔,知道裴恕大约是觉得她管得宽了,好在此案已破,证据齐全,她也没什么好遗憾的,遂不再多言,行了个礼,便干脆利落地带着冯妈妈走了。

    接下来的事情确实与她无涉,审问人犯之类的,有刑名官员们在,总能查清原委的。

    直待走出古记葱饼的大门,冯妈妈方才低声嘟囔道:“小侯爷这时候倒知道多嫌着姑娘了。”

    这话直叫陈滢忍俊不禁,笑道:“妈妈也真有趣儿,我多呆一会儿你又不乐意,我早些离开了,妈妈又觉得委屈了我去。”

    冯妈妈一想这话还真说到了点子上,忖了再忖,也自笑了,作势打嘴道:“奴婢就是个两头倒儿,叫姑娘见笑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