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235章 色衰爱弛

正文 第235章 色衰爱弛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陈滢目视明心半晌,面上的笑容便加深了些。

    明心的伤感,有点假。

    不过,这也不算什么。

    她又不是何家亲眷,那种主死奴从的忠仆,其骨子里的奴性陈滢一直是很反对的。她情愿面对如明心这种胆大包天的真小人,也不想眼睁睁看着一个人在精神上被他人奴役。

    再者说,何老太爷的死对明心也着实是个打击,让她不得不更改了目标,从这个角度而言,明心也是受害者。

    “你就没想过帮着何大人东山再起吗?”陈滢问道。

    这纯粹是她个人好奇。

    像明心这样有野心的人,应该更沉迷于这种亲手扶持起他人的乐趣,而不是跟着个聪明的主子,那样也太没成就感了。

    听了她的问话,明心面上的伤感便没了,洒然笑道:“何大人才能有限,婢子觉着,他这一生的才智,只怕都在这一次用光了。”

    换言之,她是瞧不上何君成这块“璞玉”,于是另寻明路。

    陈滢不由得叹为观止。

    这明心,大抵是整个大楚朝唯一一个敢于如此小瞧男主子的婢女了。

    “你离开何家,何大人舍得么?”她再度问道。

    明心没有直接回答,唯红唇轻翘,笑靥如花:“何大人是个好人。”

    只有这一句,再无他言。

    陈滢于是再度拜服。

    那何君成好歹也是考中举人的俊才,却也架不住这位明心姑娘的三言两语,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她算是活生生地见识到了。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明心姑娘特意选择了韩家,其实就是冲着裘四奶奶去的。”静了片刻后,陈滢又道。

    很突兀的一句话。

    明心微有些吃惊,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陈滢回视于她,笑容浅淡:“你自知在蓬莱已是人尽皆知,若留在何家,不仅再难有寸进,且往后就算去了其他人家,也未必还能有机会发挥才干。而韩家生活优渥不提,还有个能干的裘四奶奶。你知道韩家的花草精油乃是由裘四奶奶一手操办起来的,更知道只要跟着她,总有一日她会带你离开蓬莱这是非之地,予你展翅高飞的际遇,是不是?”

    房间里有了片刻的寂静。

    数息后,明心方才叹了口气,无奈地道:“姑娘真真聪颖。姑娘恕罪,婢子应该如实相告的。”

    陈滢嘴角一动:“我也只是好奇罢了。你所作的一切皆合法合理,我没有置喙的资格。”

    明心愣了愣,显然有点不大能跟得上陈滢的思路。

    若换个一般的贵女,这时候应该是会觉得不满的,身为人上之人,控制欲通常都比较强。

    可是,这位陈三姑娘,却出离了她以往对贵女的认知。

    半晌后,明心方才屈身行了一礼:“姑娘心地宽广,婢子心悦诚服。”

    陈滢笑了笑,把拈了半天的点心给吃了。

    明心立在原地,微垂着脑袋,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陈滢看了她一会儿,心头蓦地生出了一个疑问。

    说了半天,这明心到底是个什么来历,委实叫人好奇。

    观其言行,她应该不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小门小户也绝对培养不出一个对政事如此狂热的女子。

    莫非,她家祖上亦是高官?

    沉吟片刻后,陈滢终是问道:“我可以问一下明心姑娘的家族么?”

    这一问,仍旧还是出于好奇。

    或者不如说,陈滢就是如裴恕和叶青说的那样,是个“很爱问问题”的人。

    明心闻言,蓦地抬头,凝视着陈滢。

    她的神情在这个刹那变得古怪,既像是骄傲,又有几许怯懦,还含了一丝不甚明显的怨苦。

    “原来三姑娘还不知道呢。”她开口言道,面上那种复杂的神情随语声抹去,只余下了一片淡漠:“婢子父兄,曾在罪王麾下效力。”

    纵使早有预感,陈滢还是被这个答案给震住了。

    罪王?

    元嘉帝登基以来,罪王无数,这明心所说的罪王是哪一位?

    莫非

    “是康王?”沉默了片刻后,陈滢试着问道。

    “姑娘聪明。”明心苦笑了一下,说话间,挺立的身形莫名便有些佝偻:“婢子之父乃罪王僚属,后罪王伏诛,婢子的父亲也一并死了。今上仁慈,罪不及僚属家眷,婢子等人方得活命。只婢子命苦,生母早亡,家中亲戚又不愿照拂,便将婢子给卖了。”

    陈滢闻言,心下不由有些歉然。

    明心就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际遇委实堪怜。

    “姑娘请放宽心,婢子的来历我们奶奶尽知的,何大人也知道,婢子也愿意告诉姑娘。”这个聪明的丫鬟一眼就看出了陈滢的情绪,一时颇有感触,语气倒是真诚了好些。

    陈滢向她笑了笑,并未接话。

    明心却像是无所顾忌起来,笑着续道:“好教姑娘知晓,婢子幼时生得还算周正,婢子的父亲动过念头,欲将婢子荐于罪王。婢子满十岁那年,还曾随父去王府向罪王贺寿,罪王曾说婢子‘美且慧’,赐婢子小字‘舜清’。”

    说这些话时,她神情惘然,似是又重回当年那煊赫华丽的康王府,得享贵人青眼、众人艳羡。

    见她并不讳言当年旧事,似乎还沉浸其中,陈滢便又试探地问道:“你对政事的通晓,亦是当年家学渊源么?”

    “姑娘又猜对啦。”明心笑得无所用心,面上已不见半点伤感:“婢子小时候记性很好,先父很欢喜,便时常亲自教导,先父与同僚商议政事时,亦会时常叫婢子在旁听着。先父曾告诫婢子,‘以色事人者,色衰则爱弛,爱弛则恩绝’,若一味以色事人,终不得长久,还需读书明理、胸有丘壑,能够辅佐良人步步高升,方能善始善终。婢子牢记着这话,用心读书,渐渐地便懂得了这些政事。”

    言至此,她突然像是醒过神来,掩饰地笑了笑,道:“嗳呀,婢子这是在说什么呢,真真不知天高地厚,竟当着姑娘这样聪明人的面儿自吹自擂起来,实是太没脸了。姑娘恕罪,这不过是婢子胡言乱罢了,您千万别当真。”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