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259章 开到荼蘼

正文 第259章 开到荼蘼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在这个春天温暖的午后,看着眼前的这十二个字,元嘉帝忽地便生出了一种错觉,仿佛自己重又站在了北疆的土地上,猎猎北风扑面而来,盔甲冻成了冰块、铁枪的枪尖儿上凝着雪珠,苍天如盖、四野苍茫。

    放眼放去,巍峨的群山之间,无数座堡垒高低交错,矗立于大楚朝的边境,互为守护、互为支撑,交织成一条条钢铁般的防线,守卫着身后的家园,守卫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父老乡亲。

    元嘉帝的眼角,渐渐地湿了。

    大楚是我的祖国。

    是的。

    大楚是他的祖国。

    不只是他的,亦是千千万万名将士的,是无数辛勤耕作、任劳任怨付出的农民的,还是那些怀满怀壮志、奋勇求进的士子们的。

    大楚,是他们每个人的祖国。

    是所有人会豁出命去守护着的祖国。

    是上至庙堂,下至黎庶的祖宗之国。

    “好,好,好。”元嘉帝的口中一连迸出三个“好”字,一声比一声洪亮,一声比一声高亢。

    当说到最后一个好字时,他的面上,竟同时涌起欢喜与悲壮的神情,瞧来颇有几分狰狞。

    贺顺安的腰弯得更深了,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元嘉帝的脾气自来十分温和,很少出现这样大起大落的情绪。

    一定是出大事儿了。

    这让贺顺安越发不敢出声,恨不能连气都不要出,就当个木头最好。

    元嘉帝这说的必是反话,所谓的“好”,其实就是“很不好”、“非常不好”的意思。

    应该是那个什么语文课本儿惹祸了。

    贺顺安想道,不由有些同情成国公府。

    国公爷好容易把位子摆正了,如今正得着圣眷,这下倒好,陈三姑娘整出个什么课本儿来,就把陛下给气成了这模样。

    唉,作孽哟。

    贺顺安在心底里一个劲地摇着头。

    正所谓花无百日红,他再一次深刻地认识到,老老实实地呆着比什么都强,这些出头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

    “贺大伴。”

    一声低唤传来,贺顺安忙趋前半步,应道:“奴婢在。”

    “去把裴恕找来,朕有话与他说。”

    说这话时,元嘉帝的神情平静多了,温和的脸上不见起伏,那双神采内敛的眸子,亦不再有情绪涌动,十分安详。

    贺顺安应了个是,无声无息地退了下去。

    元嘉帝自龙椅上站起身来,望向窗外。

    时近黄昏,残阳如血,金红的光束自窗格儿里透进来,洒落在那方雕着金龙的御案上。

    那本泉城女校的语文课本,仍旧摊开在第一页的位置,斜阳映照之下,纸上字迹,历历可见。

    元嘉帝怔怔地看了一会儿,收回视线,望着远处艳丽的晚霞,似有些出神。

    他信步朝前走了几步,仿若要赏一赏这春日烟霞晚照的美景,却又忽地停下,迟疑片刻后,回转到御案边,将那语文课本儿给拿了,淡笑着自语:“再瞧瞧吧,看还有些什么。”

    说罢了这话,他的视线又扫向了其余的课本,终是提声吩咐:“来人,把这些课本都给朕送到宣德殿去。”

    “是,陛下。”两名内侍小跑着进来,各自抱起了几本课本。

    “小心着,莫弄坏了,朕也只有这一套。”元嘉帝叮嘱了一句,语声很是温和。

    那两名内侍闻言,心下倒是颤了颤,也不知这些薄薄的小册子是何方宝物,陛下竟是如此上心。

    “是,陛下。”他们再度恭声应下,越发小心起来,捧着那课本儿就跟捧着易碎的玉器似地,慢慢地退了下去。

    元嘉帝笑了笑,翻开手头课本,就着窗边的脉脉余晖,仔细地读了起来

    三月末的天气,春风温软,正是一年中最好的光景。

    陈滢坐在校长办公室里,依窗伏案,埋头批改着学生交来的作业,手边则搁着一封拆开的信。

    这是裴恕写来的。

    他在信中请陈滢尽快前往登州府一趟,说“有要事相商”。

    这看似简单的邀请,却让陈滢察觉出了一丝反常。

    早在一个月多前,裴恕就曾来信说要去往登州府,调查流民营的火灾情形。

    可是,一个月过去了,陈滢却再不曾收到他的只言片语,郎廷玉也只来过一回,直道“我们爷有事儿,须臾不能离京”。

    裴恕应该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陈滢就此得出结论。并且,留住他的那件事应该还不小,至少比太子殿下督建的流民营更重要。

    就在陈滢以为,流民营的事情会永远搁置下去时,裴恕的信却忽忽而来,开口就要她过去。

    这是否表明,登州府那里又有大案?抑或是流民营的火灾调查,遇到了瓶颈?

    思绪辗转间,陈滢批改作业的速度却丝毫不缓,柔软的笔尖滑过纸张,其声轻柔,仿若一个不经意间,便要被窗外东风掩尽。

    待终于将最后一份作业改完,陈滢将笔洗净了,置于笔格儿,方才不甚优雅地伸了个懒腰。

    窗外阳光明丽,校园之中的那架荼蘼已将开尽,藤萝的长势却颇喜人,不少廊柱都蒙上了一层绿,行走其间时,碧影幽幽,越显出一种宁静来。

    自泉城女校开课后,陈滢便过起了两点一线的生活,几乎没有时间理会别的事。

    她一人身兼数课,工作颇为繁重,且校中庶务也很多,直叫她忙得不可开交,有时候来不及回府,便会在宿舍小院儿里过上一晚。

    这行径自然又惹来了不少非议,又因女校从不接待来访之客,除了手头持有出入证的少数人等,余者全都被挡在门外,纵使参议夫人来了,也同样吃了闭门羹,于是,陈滢便又被扣上了“不懂礼数”的帽子。

    反正已经足够离经叛道了,陈滢并不介意再多被人指摘几句。

    在她看来,学校本就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场所,不是供人参观的动物园。学生们的课业也并不轻松,哪来的闲功夫应酬这些贵妇?

    要培养出真正有用的人才,就只能狠抓教学质量,严守规章制度,至少以目前学生的水平,她们是不宜于分心的。

    等学校上了

    正轨,倒是可以适当安排这样的活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