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264章 四蹄踏吉

正文 第264章 四蹄踏吉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郭婉静了片刻,视线在那陈旧的物件儿上扫过,点了点头,用很轻的声音道:“这瞧着颇有些像我父亲的手笔。”

    话音落地,她的神色便平静了下来,自袖笼中将那小木马取出,与那木雕并列于案上。

    分开看时,陈滢还只是觉得这两者神似,而当它们同时出现,她便愈发觉得,此二物岂只神似,简直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三姑娘瞧着,是不是也觉得很像?”郭婉轻声问道。

    陈滢默然不语,视线不停地扫过两只木雕,心下不住忖度着,一时间还无法给出结论。

    郭婉便将两只木雕翻转过来,面上带着了然的表情,指着自己的那一只小马道:“三姑娘请看,我这小马的马蹄下头,各雕着祥云、蝙蝠、蜻蜓与卷草灵芝的纹样,据说此四物分别寓意着如意、平安、吉祥与聪慧。”

    她说着便又将陈滢的那只木雕翻转过来,指着四蹄道:“方才我大略看了一眼,便瞧见了这上头的纹样,虽然已经差不多磨得平了,却也能隐约瞧出个大概来,尤其是那蜻蜓与灵芝,与我的几乎是一样的。”

    陈滢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目色倏然一亮。

    那蹄底的花纹就算扫上一眼,也能瞧出其形神相同。

    为怕看错,陈滢又将两个物件拿在手中反复比对,最后终是得出结论:

    它们确实出自同一人之手。

    忖及此,她的眉心便蹙了起来。

    依郭婉所言,这是附马爷郭准亲手所制、并予赠爱女之物,非常具有纪念意义,那么,陈滢可以暂且认定,无名女尸手上的那个木雕,亦应是郭准赠予至亲之人、或是至厚之友的纪念品。

    可是,问题也恰好出在这里。

    郭婉属马,所以郭准便给女儿雕了匹小马,这是为了与女儿的属相一致;而据陈滢所知,郭媛属鸡、长公主属猪,女尸手上的木雕,分明不可能是鸡,若说是猪,似乎也不太像。

    亦即是说,女尸手中之物,并非郭准赠予妻女的物品。

    那么,这是赠于友人之物么?

    可是,这小木雕意趣十足,不太像是能够赠予平辈、长辈或成年男子的礼物,只能赠予给晚辈、或是平辈的女性。

    难道说,这是郭准送给好友子女之物?又或者,郭准还有个秘密的情人?

    陈滢一时间有些沉吟起来。

    “附马爷……经常会做这些么?”忖度再三后,她轻声问道。

    万一郭准是个雕刻爱好者,喜欢把作品到处送人,怀疑对象的范围将会更大。

    郭婉闻言,便将袖子掩了唇笑道:“自然不是的。父亲喜文厌武,平生最不喜做这些下里巴人之事。”

    陈滢“嗯”了一声,心下放松了些。

    若是如此,那木雕的持有者,便限制在了一个有限的范围,排查起来会简单得多。

    此时,便见郭婉展平衣袖,伸出一只手来,以指尖摩挲着自己的那匹小马,神情有些怀念:“父亲性喜诗书,认为除此之外皆为奇技淫巧。这些工匠们才会做的事,若没个完足的因由,他老人家是碰也不会碰的。”

    “原来如此。”陈滢颔首道,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接话。

    郭婉与她向来亲厚,也正因走得近了,有些问题反倒不好开口。

    “烟柳她……”

    郭婉突兀地开了口。

    只说了三个字,她便向陈滢歉然一笑,道:“好教陈三姑娘知晓,这烟柳原是先慈身边最得用的大丫鬟,先慈去后当年我便离了京,那些服侍的人全都发卖了,唯这烟柳因识字,又懂管账,祖母便把她留在伯府听用。”

    她的面上漾起些许惘然,语声迟迟,又续道:“外祖父原先是有几家铺面儿在京城的,最初,在每年过年的时候,烟柳都会让管事给我带信,通些消息。后来,京里的铺子撑不下去了,外祖父便把它们都卖掉了,这消息便断了一两年。好在后来我年岁渐长,开始学着打理庶务,手上又有些先慈留下的产业,遂又与烟柳走动起来。”

    说到这里,她便举袖掩了半面,自嘲地道:“说了这么多,我就是想告诉三姑娘,因了前些年来未断音信,我能够从烟柳那里听到些伯府的消息,倒叫我知道了一个关于这东西的笑话儿。”

    她拿下颌儿点了点女尸手中的木雕,眉弯着、唇翘着、那笑容似乎亦是甜美的,说道:

    “父亲为我亲手雕刻木马之事,不知怎么就叫长公主殿下得知了,殿下甚是不喜,只道父亲厚此薄彼。为平息殿下怒意,父亲便雕了一只雄鸡送予香山县主。结果,公主又恼了,道那雄鸡只有两个脚,比不得马儿四蹄踏吉,于是一怒之下,便将那雄鸡给扔进灶台烧成了灰。”

    她说着已是笑了出来,可面色却是冷的,语中亦带着凉意:“无奈之下,父亲不得不雕了个与我这个一模一样的小马儿,送予了香山县主,公主殿下这才回嗔作喜。”

    “就是这一只么?”陈滢指着案上的木雕,轻声问道。

    “约莫是的罢。”郭婉淡淡地说道,将自己的那只小马儿收进了袖笼。

    而后,她的心头蓦地生一个疑问,看向陈滢:“这东西怎么到了陈三姑娘手里?按理说,它该当在县主身边儿才是。”

    这也正是陈滢的疑惑。

    若郭婉所言属实,那么,无名女尸之死,就必定与香山县主有关,说不定她就是凶手。

    可反过来想,此事却有极不合理之处。

    以郭媛之尊,杀死个把婢仆,何需遮掩?

    那无名女尸被人拿铁链与石锁捆着,分明就是生怕别人知晓其身死,于是毁尸灭迹。若凶手与死者身份相同,此举倒可理解,可把凶手安在郭媛的头上,陈滢总觉得有点失真。

    莫非此物当时并不在郭媛手上,而是被其他人拿着的?

    这般想着,陈滢便没回答郭婉的问题,而是问道:“不知裘四奶奶可知,县主是如何收藏此物的?”

    郭婉掩唇笑道:“这我可就不知道了。不过么……”

    她拖长了声音,面上流露出回忆的神色,道:“……烟柳倒是说过,她偶尔见过县主拿着这东西向别人显摆,似是颇为爱惜。”js3v3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