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265章 查无此人

正文 第265章 查无此人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陈滢没说话,心头却是往下沉了沉。

    事情似乎变得复杂了。

    难不成,凶手真是郭媛?

    “三姑娘还没告诉我呢,您是从何处得来此物的?”郭婉此时又问道。

    陈滢回过神来,一时倒有些踟蹰,不知该不该说实话。

    也就在这个当儿,郭婉却是“呵呵”地笑了起来,摆手道:“罢了,我这话问得也真是傻,此物既在姑娘手上,只怕烟柳告诉我的就作不得真了。县主身在京城,根本不需要什么念想之物,不像我,整天都把这东西带在身边儿,巴巴的跟什么似的。”

    她笑着转首望向窗外,唇角渐渐拉直,神情落寞。

    春风缱绻,携来不知名的花香,西厢之中,一片寂静。

    良久后,陈滢方才轻嗽一声,道:“我想问你一件事。”

    郭婉像是回过神来,转眸一笑:“陈三姑娘请说便是,我知无不言。”

    陈滢张了张口,蓦地觉出了一丝惭愧。

    此时此刻,郭婉的心情一定很不好,可陈滢却要向她打听消息,似是残忍了些。

    然而,那无名女尸沉冤数载、无人问津,她的冤屈,总要有人替她昭雪。

    凝下纷乱的心绪,陈滢终是启唇道:“裘四奶奶许是不知,那兴济伯府的湖底,有一具无名女尸”

    她用简短的语言将沉尸案说了一遍,并未提及石锁与铁链等细节,只将重点放在死者“四年或更久以前便已死亡”这一点,最后说道:

    “这女尸的身份我们一直未曾查明,如今既知您是兴济伯府长房嫡女,我便想问问,您可有什么头绪?”

    郭婉闻言,面上顿时现出了一丝自嘲,道:“陈三姑娘太抬举我了,那兴济伯府现下连长房都没了,又何来长房嫡女一说?”

    她一面说话,一面便缓步踱至窗边,看着那窗外明媚的春光,神情怅怅:“那府里的人,我几乎一个都不认识,那府里知道我的人,怕也有限得紧。陈三姑娘的这个问题,我恐是回答不出的。”

    陈滢闻言,倒也未觉失望。

    以长公主对郭婉的忌惮,兴济伯府必定是不肯与这个嫡女联络的,府中的消息,想必也不会叫她知道。

    忖了片刻后,陈滢又追问道:“果真一点眉目都想不出么?方才不是说还有个烟柳互通消息?那府中情形,她也未没提过么?”

    郭婉叹了一声,回首望她,摇头道:“那烟柳四年前就”

    言至此,话声陡然顿住,她的面色一下子变得有些苍白。

    “怎么了?烟柳四年前出了何事?”见她神情异样,陈滢立时问道。

    郭婉嘴唇上的血色,正在一点一点地褪去,半晌后,方才呢喃道:“从从四年前起,烟柳她便没了消息。”

    “此话怎讲?”陈滢再问。

    郭婉的喉头吞咽了一下,声音有些干涩:“朱嫂子——那朱嫂子是我的管事——她每年都会派人去盛京,设法与烟柳见面。而从四年前起,就再也没有一个人见过烟柳。就像是这个人”

    “消失了。”陈滢接口道,面色凛然。

    消失的婢女湖底沉尸

    眼前的迷雾似是散开了些,露出了一条隐约的线。

    不管烟柳是被发卖了,还是得了重病无法见人,抑或是病死了、被打死了,在兴济伯府的仆役名册上,都没有记载。

    至少在陈滢的记忆里没有。

    这般想着,陈滢便紧接着问道:“烟柳的身契在谁手上?”

    郭婉下意识地抿了抿唇,声音变得流畅了一些,但面色却越发苍白:“她的身契在我手上。”

    陈滢一怔。

    她再也没料到,兴济伯夫人留下的这个丫鬟,竟然是不带身契的。

    而若照此说来,兴济伯府的名册上查无此人,便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原来烟柳根本就不是兴济伯府的仆役,怪不得查无此人。

    可是,这又带来了新的疑问。

    兴济伯夫人为何要留下一个没有身契的丫鬟?她就不怕郭婉动手脚吗?

    这也太不符合宅斗的规律了。

    便在她如此作想之际,郭婉已是开口解释道:“烟柳的身契为何在我手中,这缘由说来有些费口舌,里头还牵扯到我家中之事,详情我就不细述了。”

    她的声音变得艰涩起来,眼神黯然:“归拢起来只有一句话,因着某些缘故,我不得不让烟柳留在伯府,而祖母之所以一定要留下她,也有些缘故。”

    陈滢轻轻地“唔”了一声,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

    那个传闻,怕是真的。

    韩氏乃登州首富之女,以这个身份高嫁伯府,可想而知,那嫁妆必定极为丰厚。坊间早就有传言,道那兴济伯夫人一直扣着前儿媳的嫁妆不肯松手。

    烟柳被留在伯府,说不得便与这些嫁妆有关。

    思及至此,陈滢便看向了郭婉,低声问道:“你选的那条路,便是因此之故么?”

    “是,却不尽然。”郭婉毫不讳言,直视着陈滢:“除了这些之外,我心里还存着更大的疑问,如今再添上一个烟柳,理由便越发地足了。”

    她弯了弯唇,面上便有了一个空洞的笑:“人生在世,总有些事不得不做,也总有些因果不得不了。如今大好机会在前,我除了继续往下走,别无二路可选。”

    此言说罢,她便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似是在这个瞬间卸下了千斤重担,浅笑道:“陈三姑娘许是不知,原先我还有些举棋不定来着,总怕这一步走下去,便会”

    她咽下话声,轻轻摇了一下头,似要将某些念头甩开,面上的笑容越发清浅。

    房间里静了片刻,等到再开口时,郭婉的话锋已然转去了别处:

    “说来也真是巧,我这厢才说要去京城,三姑娘这里便问起了烟柳。如此一来,这沉尸之案我便也能帮些忙了,至不济去也能打听些消息回来。终究我与兴济伯府还沾些亲,此番回府,想必我在府里也能说得上话儿,有我在,总比三姑娘亲自去查更得便些。”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