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271章 只为初衷

正文 第271章 只为初衷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说话之人,正是陈滢。

    那管事妈妈眯眼打量着她,却见她立在门廊之下,穿着一身精致的湖色衣裙,肤色匀净,眉眼不见得漂亮,却胜在有一种特别干净的气质。

    “奴婢冒昧了。”管事妈妈屈了屈身,礼仪很是标准:“奴婢不该当着贵人的面儿教训人,失礼了,奴婢马上就把人带走。”

    “尊驾是忠勇伯府的罢。”陈滢根本就没理会对方顾左右而言他的言语,直截了当地道,旋即便动了动嘴角:“妈妈贵姓?”

    管事妈妈的神情有些发僵。

    她自是识得陈滢的。

    就算不认识,只看对方从这女校里走出来,穿戴又极不俗,稍稍一猜便也能猜出陈滢的身份。

    然而,也正因知道来人是谁,这管事妈妈才会故作不识,甚至从头到尾都不肯正眼相视,其目的么,无非是想要把事情糊弄过去。

    可她却没料到,陈滢这一开口,就把话给挑明了。

    “姑娘真真好眼力,奴婢等正是忠勇伯府的。”管事妈妈的反应倒也不慢,开口便先请罪,接下来的话语亦说得自然而顺畅:“奴婢贱姓江,素常跟在老太太身边儿,不大往外走动。还请这位姑娘恕奴婢眼拙,奴婢瞧着您却是面生得紧,却不知姑娘是”

    “我姓陈,在家行三,我祖父乃成国公。”陈滢直言道,一面便抬手指了指那群仆役中的一人,面现浅笑:“前些时候,我在忠勇伯府见过这嬷嬷一回,所以认出了你们。”

    很坦率,没有一点藏着掖着,话都说在了明处。

    陈滢确实是记得那个被她指出来的老嬷嬷。

    那天忠勇伯府举宴,陈滢等人在向万氏告辞时,垂花门后头突然起了一阵骚乱,陈滢曾瞥眼瞧见过那老嬷嬷一眼,就此留下了印象,今日她一眼便认了出来,就此确定了对方的来处。

    江妈妈闻言,眉头一皱,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将那竹批子在裙边上拍了拍。

    那被认出的老嬷嬷顿时缩着脖子,脸都吓白了。

    江妈妈一向很受万氏赏识,在府中积威素重,这一府仆役的生杀大权几乎就在她一人之手,这老嬷嬷此时自是怕得很。

    江妈妈心下确实有些着恼,深恨那老嬷嬷竟被认了出来,如今“忠勇伯府”四字已经落在了明面儿,回去后万氏定要责她办事不力。

    她心下急急转着念头,面上却现出又惊讶、又抱歉的神情来,一连串的客气话直往外冒:“哎呀呀,原来是陈三姑娘,奴婢真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失礼了,请姑娘恕罪。”

    话说到此处,她忙自蹲身行礼,复又起身陪笑道:“今日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没的竟冲撞了三姑娘您去,奴婢这厢”

    “罢了。”陈滢打断了她这段言不由衷的请罪,视线转向被那几个婆子押着的女子。

    那女子显然已经力竭了,却犹在不住地挣扎着,全然不顾两条手臂已经被那几个婆子拧到了一个奇怪的位置。而乱发之下,她的一双眼睛更是直勾勾地盯着陈滢,目中射出出近乎于疯狂的光芒。

    “放开这位姑娘罢,再不放人,她的胳膊就该脱臼了。”陈滢看着江妈妈道,面上的神情十分平静:“或者我应该说,请你们放开这位招远县令家的姑娘——薛姑娘。”

    江妈妈怔住了。

    这平静的话语似在她的炸响了一道惊雷,炸得她有点回不过神。

    万没想到,陈滢竟是一眼就看出了薛蕊的身份。

    这才不过两句话的功夫,这位陈三姑娘是怎么瞧出来的?

    便在她愣神的当儿,陈滢的语声已是再度响起,冷若寒泉,嵌入那漫天细碎的雨声之中:“依大楚律,无故殴击他人致伤者,笞三十,赎银五钱;以下犯上者,笞两百,不得赎。”

    江妈妈看着陈滢,一时间竟有点反应不过来。

    她料到这位陈三姑娘很可能会管闲事,却不曾料到,对方管闲事的方法竟是这么的新奇。

    “如果江妈妈再不肯放人,我便要去府衙递状子了。”陈滢继续说道,直视着江妈妈的眼神平静得有点怕人:“只要状纸递到,忠勇伯夫人就必须过堂叙话,江妈妈是不是很希望事情走到那一步?”

    只看江妈妈此时的反应,陈滢已经百分之百地肯定,那被押住的少女,正是薛蕊。

    这个被乱匪坏掉名声的女子,如果被江妈妈等人押走,等待着她的,便只有一个结局。

    陈滢的眸光渐渐变冷。

    原本她还想着,等登州府裴恕事了,便派人去忠勇伯府别庄探探路,想法子把这姑娘救出来,可却未想,这姑娘竟出现在了女校的门口。

    如此也好,倒还省得陈滢跑一趟了。

    心下这般想着,陈滢凝目看向江妈妈。

    江妈妈还是没说话。

    此刻,她看向陈滢的眼神甚至有几分怔忡,显然仍旧没反应过来。

    陈滢便也安静地站着,留出空白让对方思考。

    依照陈滢的本意,以暴制暴才是更简单痛快的法子,但前提是,她必须具备强有力的善后手段,比如手握一支可能扯旗造(啊)反的强军,抑或是,她本身就掌握着极高的话语权。

    然而,很遗憾,这两者她都不具备。

    她既不是能够凭借武力打开新世界的女元帅,亦非站在权力顶点的女皇。

    至少,在大楚朝目前的社会条件下,这种逆天的人物,是绝不可能存在的。

    如今的大楚朝,就像是一片不适合新生植物成长的劣质土壤,而陈滢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去改善它,以潜移默化的方式,让这片土地变得宜于成长起女将军、女元帅、女官员乃至于女皇。

    这应该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在陈滢的有生之年,根本无法达成。

    但是,陈滢相信,只要她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去走,让一代代女校的毕业生、一批批在庇护所里学会一技之长的女性,融入这个社会、融入大楚朝的各个阶层,那么,终有一天,她们会变成改善这片土壤的阳光、空气、水与养料,一点一点地完成从量变到质变的全过程。

    这就是陈滢创立女校与庇护所的初衷。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