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279章 回光返照

正文 第279章 回光返照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方才从远处看时,陈滢只觉得这营地很是整齐,如今置身其中时,她却觉得,与其说此处整齐,倒不如说,是一种荒凉。

    积云密布的天空下,是一排排耸立的棚屋,一多半儿都是空的,偶尔有一、两个瘦骨嶙峋的流民出现,也是低着头、缩着肩,快速地闪进屋中。

    晨风拂来,带着初夏早晨的凉意,远处有婴儿的啼哭响起,那哭声在这片阴郁而空阔的棚屋中回荡着,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凄惶。

    看得出,那场火灾对流民营的影响,至今仍未消散。

    “自走水事后,营地余众十去七八,如今已然空了许多了。”似是察知陈滢所思,裴恕说道。

    漫不经心的语气,唯神情森寒。

    陈滢没说话,极目远眺。

    在这片棚屋的尽处,有一道临时筑起的铁栅栏,栅栏的另一面,是大片焦黑的土地。

    “那里……便是发生火灾的场所罢。”她轻声说道,视线扫过那片土地,却见在那焦土之上,已经有好几处生起了杂草,绿油油的草叶在风里摆动着,与那片焦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生命与死亡,在这片废墟中同时出现,难免让人唏嘘。

    裴恕亦正望向铁栅栏的另一面,面色越发凛然:“此事已过去月余,原本我也只是奉命过来瞧一瞧,顺带帮着殿下安置这些剩余的流民,只是……”

    他停住话头,侧首看着陈滢,语声压得极低地道:“……只是,出了些变故。”

    陈滢抬起头来凝视着他,却并未接话。

    这个变故,应该就是裴恕请他来的目的,她等着他自己说出来。

    停了片刻后,却闻裴恕继续低声道:“这场火灾除死掉的数十人外,另有三人得以活命,但因伤势太重,差不多都是一口气吊着,陷入昏睡之中。”

    原来还有幸存者,陈滢还是头一回听说。

    此刻,裴恕又道:“就在我来登州之前,这三人中的二人已是伤重不治,可是,有一个叫二锤的流民,却在前几日回光返照,竟清醒了半盏茶的功夫,且还交代了一件怪事。”

    在他低沉的语声中,一行三人已然行至那铁栅栏边儿上。

    此处原有几名差役守着,因见来人是裴恕,想是知道他的身份,问也没问便把他们放了进去。

    在两方交接的当儿,裴恕自是没有继续往下说,直到再往里走了一段路后,他才又开口道:

    “二锤说,就在事发当晚,他半夜起夜,恍眼瞧见有两男一女往营门那里跑。因他睡得迷迷糊糊的,也未当回事,回屋后便躺下继续睡觉,不想再睁眼时,那大火已经烧到了跟前。”

    陈滢的心头凛了凛。

    难怪裴恕会把她叫来,原来是拿到了幸存者的供词,且这份供词的出现,让火灾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小侯爷的意思是……有人纵火?”她看向裴恕。

    裴恕动作极微地点了点头:“我以为,有这个可能。”

    说完这句话,他的眉头便紧紧锁住,单眼皮的眼眸望着虚空的某个方向,好似有些迟疑。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事情发生么?”陈滢马上追问道。

    裴恕一时未语,神情犹自有些委决不下,数息之后,方才不太确定地道:“那叫二锤的流民在临死前还说,那逃跑的女子手中似还抱着个包袱,而那两名男子之中的一个人,含含糊糊地说什么北疆。”

    “北疆?”陈滢停住脚步,目中神色瞬间变冷:“是北疆那边的探子潜进来了么?”

    如果还牵扯到间谍,那事情就太复杂了。

    “并非如此。”裴恕摇头道,面带沉吟:“二锤只是听到那人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北疆什么的,因那人说的倒是官话,他勉强听明白了。”

    “是这样么……”陈滢放下心来,喃喃自语,总觉得,二锤听到的个地名,似有极大的深意。

    裴恕此刻亦与她是同样的表情,仿佛是要想起些什么来,却又怎么也想不明白。

    “听二锤这样说的时候,我脑中有一个念头划了过去,只是太快,一时间却叫人摸不着头脑。”裴恕给出的回答果然未出陈滢所料。

    他的眉心仍旧锁得很紧,面上有着极力回忆的神色,道:“北疆如今与大楚相安无事,边境那里传来的消息,亦是诸事平静。陛下对北疆从未放松过警惕,如果那边有异,陛下必定第一时间得知,因此,这北疆二字,应该并非边关战事,而是与别的事情有关。”

    他苦恼地皱着眉,面上有困惑,亦有茫然。

    陈滢轻轻地“唔”了一声,没再出声。

    一时间,两个人皆不再说话,唯那微带着潮意的风掠过身畔,几只麻雀扑棱着翅膀,在杂草间蹦跳着,很快便又飞了去。

    “此事我思之甚久,不得其解。”裴恕振了振衣袖说道。

    这几日他每天都在回想这其中关窍,可是越是努力去想,脑海中就越是模糊一片,直搅得人头疼。

    “二锤怎么样了?”陈滢换过了一个话题。

    裴恕俯下高大的身躯,自野地里拔起一根草,凝视着那草尖儿上缀着的晨露,淡淡地道:“死了。”

    这是意料中的答案。

    陈滢静默了片刻,叹了口气:“那一晚的事情,应该在他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所以他才会在昏迷了这么久之后,还能清楚地回忆起彼时情形。”

    言至此,她转眸看向裴恕,神情认真:“但是,我还要提醒小侯爷一声,人的记忆有时候是会出错的,二锤的供词很可能掺杂了他自己的想象,并不能尽信。”

    “我明白。”裴恕很快地接口道,将那根杂草抛在地下,负起了两手:“所以我请你过来,就是想要验证他的供词。”

    他抬起下巴点了点眼前的这片焦土,面色微冷:“纵火也罢、意外也罢,此事总不能含糊过去,必要清楚明白地了断才行。”

    语罢,他侧眸看向陈滢,语声柔和了下来:“还有那北疆二字的意思,也要请你帮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