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281章 木质地板

正文 第281章 木质地板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略略平定了一番心神,将心思亦转回到了案件上,裴恕举目往左右环视了一圈。

    入目处,是大片黑色的焦炭与泥灰,空气中仿佛还余着焦糊的气息,荒凉而冷寂。

    这片废墟,完全枉顾了这季节应有的温情,以大片的灰烬,诉说着那凄惨的一夜。

    裴恕的面色渐渐也变得肃杀,沉下声音,续起此前的话题,道:“二锤死后,我便将他的口供速速报予了太子殿下,殿下极是震惊,随后传来口信,此案是否人为纵火,还需有实证才行,仅凭一个将死之人回光返照的口供,尚还不够。”

    “殿下是要将此案呈告陛下吗?”陈滢立时问道。

    太子特意言明要拿到实证,这应该是要有所动作了。

    裴恕点了点头:“殿下确有此意。所以,我便把你请来了。”

    陈滢了然,抬手紧了紧身上箭袖:“我可以试试,但,还是那句话,我不能保证一定会查到线索。”

    毕竟此案已过去将近月余,而在侦探先生的世界里,她接触到的纵火案也不多,经验方面有所欠缺。

    听得此言,裴恕露出了惯常的那种邪气的笑,将手扶向腰畔佩剑,微带戏谑地道:“三爷似乎很爱说这句话啊,我记着上回找迷宫的时候,你也这样说来着。”

    陈滢取出自制的手套,一面往手上戴,一面向他笑了笑:“我确实没把握。火灾现场的情形通常会很复杂,且时间又过去了很久,就算当时有证据留下,也很可能在这段时间里湮灭了。”

    裴恕一时未语,只微带讶然地看着她的动作。

    陈滢已经戴好了那个叫做“手套”的怪东西。

    他曾见她在凶案现场用过这种东西,以为这是用来隔开死人用物的,而现下不过是个残旧的火场罢了,也需要戴上这种东西么?

    陈滢知其所思,向他举了举手套,用很平实的语气道:“如果要找证据,就得把这片地方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翻上一遍。”

    裴恕“嚯”地叫了一声,那眉毛挑得老高,一旁的郎廷玉也是满脸震惊。

    火灾现场可是有十余栋木屋呢,这要是一点儿一点儿地翻,那得翻到什么时候去?

    陈滢一面提步往最近的那处废墟走去,一面便道:“方才听小侯爷说了那么多,却不曾提及这火是从何处、或是从哪一间屋子烧起来的,可见你们到现在还没找到这场大火的起火点,是不是?”

    裴恕怔了片刻,随后便跟上了她的步伐,道:“确实如此。”

    事实上,自走水之后,府衙只派员做过一次调查,便以事故结了案。这也很好理解,此处皆是木屋,本就容易着火,按照常理,事故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这回答正如陈滢所想,于是她便道:“所以我们要非常仔细地翻找。如果这是纵火,那么,最初起火的那个地点,便必定会与旁处不同。而只要找到了这个不同点,再仔细搜索,兴许就能找到一两样证据。”

    话说至此,她回头看向裴恕,问道:“我方才观察过外面几间棚屋,发现那屋中的地面是拿大块木板铺就的。起火的这片棚屋也与外头一样么?”

    “流民营的棚屋都是这样的。”裴恕说道,匪气十足的脸上,罕见地流露出了一丝感慨:“太子殿下生怕流民们受寒,特意叫人加铺了这层木板,却没料到,竟会走了水。”

    说罢此言,他的眉眼便又冷了下去,身上的气息亦随之肃杀,瞧来有些吓人。

    陈滢侧首想了想,便明白了他这杀气从何而来,亦终是弄懂了太子殿下如此郑重对待该案的原因。

    如果这是一起事故,太子殿下便难辞其咎,因为这种木结构的屋子是太子叫人修建的,这些流民死于大火,更是死于太子殿下的思虑不周;

    如果这是一起人为纵火案,那么,太子殿下便能从此事中抽身而出。而再进一步说,此案会否是有人在针对太子殿下?毕竟,太子殿下才打掉了一个贪墨集团,他督建的流民营便死了人,这两者的因果关系一目了然。

    陈滢虽然不太懂政事,却从中嗅出了派系斗争的意味。

    此外,还有个余孽未尽的康王,亦是极具嫌疑的对象。

    难怪太子殿下会把裴恕派来,原因尽在于此。

    “除了翻找废墟之外,便没别的法子么?”裴恕的问话声响起,拉回了陈滢的思绪。

    她向他启齿一笑:“小侯爷难道不知么?我从来就不是那种聪明绝顶之人,想出来的法子也通常都是笨法子。”

    “我却觉得,你的笨法子,倒是比那些所谓的聪明法子还管用些。”裴恕想也不想地接口道。

    话一出口,他才发觉这竟是在夸陈滢呢,一瞬间心头颤了颤,竟生出一股子说不出的感觉。

    鬼使神差地,他回头看了郎廷玉一眼。

    郎廷玉根本就没听见他们的对话。

    此刻的他正皱着张苦瓜脸东张西望,似是为马上就要到来的苦差事而烦恼着。

    这么大片地方,这要找到啥时候哇?

    郎将军痛苦地挠着后脑勺儿。

    裴恕见状,莫名地心头一松,旋即那火气便又“蹭”地窜了上来。

    这厮怎么跟过来了?

    谁叫他过来的?

    怎么一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

    那火气越窜越高,裴恕立时抬腿,一记窝心脚就踹了过去。

    可怜郎廷玉,正担着满肚子的心事呢,猛不防阴风大作,一只大脚陡然就到了眼前。

    好个郎将军,“哇呀”大叫一声,旋风般地一蹦三尺高,硬是凭借着无比精湛的空中技巧,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傻站着干嘛?”裴恕一脚踹罢,神清气爽,似模似样地将那佩剑正了正,没事儿人似地看着他:“还不快去找证据去?”

    郎廷玉心里这个苦啊,却也不敢说什么。

    他们家爷那脸上虽然在笑,笑里却是藏着刀呢,他还是有多远躲多远罢。

    于是,咱们矮熊般的郎将军,灰溜溜地滚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