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出闺阁记 > 第285章 第一丫鬟

正文 第285章 第一丫鬟

书名:出闺阁记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寻真光明正大地挡在车前,脸上的笑有点儿假。

    她是真的不高兴。

    莫名其妙地被人抢了差事,眼瞧着这什么小侯爷就把她们家姑娘给裹走了,这怎么得了?

    她紧赶慢赶还是慢了一步,姑娘已经上了车,她这个丫鬟没完成护送的任务,反倒淋成了落汤鸡。

    她低下头,从头发下头狠狠横了裴恕一眼,抬手就要去收伞。

    “寻真,上车。”车中传来清晰的声音,像是怕她听不明白,特意提醒:“把伞留给小侯爷,他们只有一套雨具。”

    寻真立时怏怏地起来,应了个是,胡乱把伞朝后一递,便爬上马车,“嘭”地一声把车门儿给关上了。

    这下好了,姑娘跟前儿只有她一个,她才是贴身第一大丫鬟。

    “姑娘快回吧,雨好大呢。”小小的报复得逞,寻真马上找了个很正当的理由为自己的举动背书:“夫人说了,若是姑娘生了病,要拿婢子是问的。”

    陈滢好笑地看着她,摇摇头,向着车门外提声道:“小侯爷留步,我先回去了。”

    门外很快便传来醇厚如酒的回音:“好,慢行。”

    陈滢笑了笑。

    纵使一个车内、一个车外,互不可见,可是,这个笑容还是浮上了她的面颊。

    寻真敲响车壁,马车缓步而行,“得得”蹄声,踏碎了这初夏的风雨,仿似亦踏进了人的心里去。

    这一场雨,直下到次日午后方停。

    勘查现场自然是不可能的了,陈滢便想着,趁着闲暇无事,不如多备点课,也免得几天后回了济南跟不上。

    可是,她这厢才一摊开课本,还没写上几个字,丫鬟大篆便挑帘走了进来,脆声禀道:“姑娘,丁六在外头候着呢,说是给姑娘带了封信。”

    这丁六是李珩身边的长随,据说极得信重,去年破获蓬莱县贪墨案时,便是丁六与韩端礼暗中接触,得到了这个地头蛇的大力支持,这才最终撕开了蓬莱县官商勾结的大网。

    他怎么突然来了?莫非李珩那里有事?

    陈滢心下狐疑,起身吩咐道:“请他去正房候着,我马上就到。”

    大篆领命而去,寻真便上来替陈滢梳头。

    因是在家,她今日只随意挽了个发纂儿,自是不能见外客的。

    “其实,要我说这真的没必要。”罗妈妈不在身边,陈滢终于能够小小地抱怨两声了,便看着镜子里的寻真笑道:“丁六又不能真的看见我,有屏风挡着呢,我就这么去正房也没什么。”

    寻真吓得梳子都快拿不稳了,软声央告:“好姑娘,您就当可怜可怜婢子罢,若是叫罗妈妈知道婢子不给您梳好头发,回去后又得罚婢子不许出门儿了。”

    陈滢也不过是随口说的罢了。如无必要,她是极不愿意为难这些下人的,此时便笑:“我白说说罢了,你怕什么?”

    寻真快手快脚地替陈滢梳妆完毕,又叫来几个婆子丫鬟守着,一行人前往正房。

    丁六此刻正立在堂下的屏风外头,依着规矩低头束手,静候主子的到来,耳听得一阵衣物窸窣之声传来,他知道这是正主儿到了,立时躬腰见礼。

    陈滢先叫了起,又客气地问了他旅途是否安好,丁六一一答了,方才说起正事:“启禀表姑娘,小的这回到蓬莱县,一是老爷原先任上有事儿尚未处置好,着小的收拾首尾;二是姑太太有封急信要转交表姑娘,叮嘱小的一定要亲手交给姑娘。”

    说话间他便自袖笼里取出信来,又道:“姑太太把话都交代给小的了,表姑娘且先看信,有什么不明白的,小的会说给表姑娘听的。”

    陈滢闻言倒有些诧异,命寻真拿了信进来,拆开匆匆扫了一遍,不由得先就叹了口气。

    李氏要回盛京了。

    许老夫人突然来信,说是陈濮——也就是国公府的长房长孙、陈滢的大哥哥——将在今年五月成亲。

    这可是国公府小一辈儿里的头一椿婚事,李氏身为二房主母,自不可缺席。

    而除此之外,陈漌的婚事也已经定下了,男方是光禄寺少卿袁大人膝下嫡长子,据说是个人物俊美、学识渊博的好儿郎,在京中素以端方著称,今年将满十八,堪为陈漌良配。

    按照许老夫人的意思,待陈濮的婚事一了,陈漌接茬儿就要出阁,国公府与袁家初步敲定的婚期就在今年的秋天。

    算算日子,这两宗大事儿之间也就只隔了三、四个月,接得还是挺紧的,国公府由夏到秋,将会有好一阵忙碌,李氏就算不管事儿,也不好置身事外。

    “母亲几时启程的?”陈滢将信收了,问道。

    丁六忙道:“回您的话,姑太太是在小的离府的当天启程的,也就是在四天前。”

    “你辛苦了。”陈滢笑道。

    丁六这一路定是快马加鞭、晓行夜宿,仅仅四天便从济南赶到了蓬莱,堪称神速。

    “我二姐姐与四妹妹呢?她们可与母亲同回盛京?”陈滢又问。

    李氏信中并未交代她二人的去向。

    丁六便躬身道:“两位表姑娘并没走,姑太太特为叫小的转告您,请您一个人回京就行,两位表姑娘还得继续呆在济南。”

    陈滢闻言,不由颇是讶然,问道:“这却是为了什么?”

    陈湘与陈涵单独留在济南,中间没个李氏转圜,陈滢这再一走,两边儿的亲戚关系可远了好多了。

    丁六干笑了几声,道:“姑太太悄悄告诉小的说,这是国公老夫人的意思,还说请表姑娘走的时候别太声张,能悄悄儿的就悄悄儿的。”

    这是铁了心要把陈湘姐妹给晾在济南了。

    陈滢哭笑不得地应下了,想想再无别事,便命人将丁六送下去休息。

    待从正房出来后,寻真便在旁轻声问:“姑娘这就要回府了么?”

    陈滢抬手捏了捏眉心,叹道:“可不是么,女校的事情只能先请人帮衬着了。”

    庇护所和幼儿园都好办,哪怕留个信得过的管事妈妈下来,再加上叶青从旁协助,总能周转得过来。可是,女校的课程却是死的,陈滢身兼数课,一旦她不在了,委实是没个替手之人。

    滢无奈地道,只觉得诸事纷纭,竟叫人有点手忙脚乱地起来。

    “只消我先把教案备齐了,她们照本宣科,也能凑和些日子。”她又说道。

    师资问题已经越来越迫在眉睫,陈滢此刻的感觉就是有力无处使。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出闺阁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