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峨眉祖师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光阴岁月震万古,古往今来皆笑谈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光阴岁月震万古,古往今来皆笑谈

书名:峨眉祖师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封锁南原的天地枷锁正在崩溃,九华的影子越发巨大,烛火照亮了这里,把天上的昏暗驱逐,那种晦到极致的炁息也在被排斥,李辟尘的力量引得这里的山海不断升起,仿佛正在造化一片通天的原野。

    泥偶没有去阻止这种行为,他依旧在自顾自的说着,那八道天帝的影子开始逐渐模糊,最后,从第八位开始,终于是崩溃、消散。

    神火在七窍之中吞吐,白与炽把千古都照耀的尽是光明。

    【“阴中生阳的秘密,这是古来最大的难题之一,但却被第一代的天帝破解了,天主找到了关窍,从夹缝之中凿开了壁垒,引动了仙道的炁息,他所做的,是让阴之极动起来。”】

    【“把不可能变化为可能,正如你们所知道的,神本来是不能以后天之身存在的,那些是神吗?神的诞生本来就是不可知的、不可言的、不可名的......当在‘静’与‘不朽’、‘阴之极’中渡过一切,亘古长存,不可能出现陨灭、衰亡的征兆,这不是神性。”】

    【“只有仙才需要不断的修行,因为他们会死,因为他们属于阳,阳若动,必然有极。”】

    【“天主舍弃了自己的神性,从而换来了一半的仙道伟力,但这亦是有条件的,因为不朽的神性本身是不可舍弃的,这就是一个自相矛盾的故事,而让浑沦感觉厌恶....让我感觉厌恶的是,天帝并没有把这个方法说出来。”】

    泥偶的口中,神火喷溅,而此时,这片南原的封锁轰然炸开。

    九华的黑影通天而去,最后消失,李辟尘把四面八方的枷锁化作虚无,然而在这一瞬间,似乎在虚天之内,有某种寂静到极致的力量出现.....

    不,不能说是出现,而是它似乎本来就存在于此,只不过以往的境界太过低微而无法感知,甚至连这个力量的“存在”都难以明晓。

    如尘埃不会知道,其实自己能够化作山海。

    李辟尘呼出一口气,春回大地,宛如九华的伟力仍旧保持在身上一般。

    而泥偶依旧在开口,他似乎很久没有和人谈论过了,故而他的话....便显得有点多了。

    【“众生皆能成神,那么神还有存在的意义吗?失去了敬畏感,神也就没有了神性,古往今来,上溯到太古初年,甚至到这片不存在的地方之源头,神这个词汇最先出现的时候,代表着的,就是一切‘有形之物’对‘无形之物’的敬与畏。”】

    【“不可知者为神。”】

    【“那么,看着你打破枷锁,我们的问题再度回到方才,你可以把这当做是真正浑沦对你发出的询问,你的回答它会听见,同样,另一个存在也会听见。”】

    【“你所认为的神,该是什么样的?”】

    李辟尘没有正面回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

    “你自称为神祖意志,即一道被遗弃的念头化身,并且浑沦神祖没有打算把你收回去,那么这样一来,你也能够算作是神吗?”

    “神是不可知的,不可名的,不可探寻的,依照你口中所言,神祖本身更是不朽的,这与我所知的五仙中,天的威能极其相似,那么,如今你已经可知,甚至神祖的名讳都已经出现在世上,神祖还是你口中意义上的真正之神吗?”

    泥偶发出了咦的声音,他仿佛是在仔细琢磨,但很快,就给与了李辟尘肯定与回应。

    【“你说的很对,确实是这样,如果神祖本身都已经被人所知,明白浑沦所代表的意义,那么神祖还是神吗?”】

    【“但你要知道,神出现在人世间,包括这具泥偶,都不过是世人对于神的想象而已,你知道我究竟是什么吗?你不可能知道,也看不见,其实不要说是你,哪怕是九华上帝、摩天世君,亦或是龙师火帝....甚至是.....白骨道宫中的那个家伙,也难以看得见我。”】

    【“那么请回答,我这个事物,本身是存在的吗?”】

    李辟尘愣住,不假思索,此时回应道:“如果不存在,何以称神?我所认为,既然你出现了,那么在客观上,你必然是存在的,如果你不存在,这一切也应当不存在。”

    泥偶:【“说的好,很有见地,但还是有错误,因为如果这一切本来也是不存在的呢?”】

    【“万事万物都有其根源,我和你说过,这片不存在之地是有根源的,但我从没有说过,根源就是存在的事物,有些东西已经不能用语言去描述,只能用太古的第一道音节去打开。故而太上八十一化之中,出现了名为‘道隐’的人。”】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李辟尘忽然有所明悟,惊言道:“你的意思,神与仙,这两个字,都是最初被吐出的.....是了,神道与仙道,本身不就是浑沦与太一所留下的东西吗?”

    根源....是什么?

    无何有之乡?虚幻的梦境,真正可得大逍遥的地方,更是既存在又不存在的世界?

    泥偶看着李辟尘陷入纠结与思索,他眼中的神火跳动起来,开口道:

    【“你想不明白很正常,因为这是即将踏入无极者才需要思考的问题。”】

    【“如果把大道比喻成一棵树,修道正是攀爬这棵大树,而到了我们的境界,便是已经结成道果,然而还是有问题,如果不能解决面临的疑问,那么果子就会烂在树上,不能掉下去。”】

    李辟尘惊讶非常,脱口便道:“如果掉下去,会见到什么?”

    泥偶:【“不知道。”】

    不知道?!

    李辟尘顿时就是一愣,但又想了一下,忽然明白,无极之境从没有人达到过,纵然是无名之君,也不能说就是达到了无极之境,而且估计也没有人知道无名之君到底是什么样子,是否“存在”,还是说,它本身就是道呢?

    大道无名,而如果有名,正是第一道大音与大象,故而瞬间便落入下乘,再不复道的模样。

    无极二字,本来指的就是道的终极性概念,无法去描述,故而是真正“不可知”的境界。

    但李辟尘忽然陷入了巨大的疑问。

    既然到了这种地步,真的还有必要去追寻这个所谓的“无极”之境吗?

    理由是什么?为了什么?

    仅仅是想要观道?

    .......

    殷汤问于夏革曰:“古初有物乎?”

    夏革曰:“古初无物,今恶得物?后之人将谓今之无物,可乎?”

    殷汤曰:“然则物无先后乎?”

    夏革曰:“物之终始,初无极已。始或为终,终或为始,恶知其纪?然自物之外,自事之先,朕所不知也。”

    殷汤曰:“然则上下八方有极尽乎?”

    革曰:“不知也。”

    ........

    李辟尘忽然看向泥偶:“敢向神祖请教,有之一字,无穷否?无之一字,无穷否?”

    泥偶:【“皆为无穷。”】

    李辟尘:“既然已经没有穷尽,那么无极境想来也该是没有穷尽的,那么前面走向无极的路,自然也是不可能达到的!”

    “这是一个根本就没有的境界!不可以用‘存在’或者‘不存在’来指代,只能用最通俗的没有!”

    泥偶口中的火焰突然停滞了,不知道是惊讶,还是......感到一些兴趣?

    或许,难以想象,诸多尘埃之内,居然会有这么一粒,回应了天上照下的光芒?

    故而,尘埃扬起,踏出了迈向山海的.....第一步。

    尘埃尘埃,十二万九千六百年才成一山海,那么一个生灵,需要多久才能成为那些“胆小鬼”、“取巧者”呢?

    李辟尘陡然大笑起来,此时脑袋中似乎格外清醒,没有注意到泥偶的变化,而是朗声道:

    “没有根源,大家都在向着前面看,神祖虽然向过去在看,但也陷入了自己的未来迷障之中!但这个没有的境界根本没有意义,我们修行是为了得道,或者说‘得到’!如果什么都没有,我们去探寻的意义何在?”

    众生的行为,总归要有一个原动力,这就是李辟尘所认为的修行。

    但泥偶似乎有了动静,于是他发出了声音,浩大且不可计,直击心神。

    泥偶:【“不需要意义,这也是一个矛盾,如果一切都不朽,自然就不需要‘得到’,只要‘得道’就行了。”】

    是的,如果一切都有,那么还需要去寻‘到’亦或是‘道’吗?

    李辟尘摇头:“晚辈愚钝,可神祖不认为,道即是到吗?只要树在,到就在,道亦在。”

    “如果没有这棵树,那么......便不需要探寻,大家的目标错了,当然,晚辈只是一个地仙,看不见那么久远与广袤的东西,或许很多地方有着疏忽......但这是神祖您,或者说,也许是神祖与仙祖,第一次共同正视人间而发出的询问。”

    李辟尘笑了:“不知道对不对,您们遇到了壁垒,在万般无奈与妥协之下,终于准备把目光移到尘埃之中,又或者,我与龙师有相似性,同样带着不朽的天威,故而引动二位祖先前来询问?”

    “这就是我的回应,神祖如果不认可,那便当做笑谈一听。”

    从各个方面,乃至于之前的道果比喻都是如此,泥偶陷入了沉默,他似乎在思考,在探寻,又像是更加的感兴趣,直至忽然下个刹那,那七窍的神火澎湃的喷涌出来。

    【“有理,看来众生尘埃之中,也有不错的人,算是个蚂蚁吧。”】

    【“不过,还是片面了些许,但对于一个地仙来说,已经足够耀眼了。”】

    【“浑沦已经听到了你话,它很期待,你坐在无何有之乡内的那一天,火初红的母叶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希望你不要死去,最少.....在‘得到’之前。”】

    【“万古还是千年,都是一瞬而已,不会留下任何东西,但唯有音和道,是被永远记住的,你这一次讲的很好,不过,还要记住,这古往今来千万事,其实皆是笑谈。”】

    泥偶如此说着,忽然,这片天地之中,响起了一道宏伟的声音!

    不知道是钟声还是什么,更不能分辨,只是李辟尘被震的眼前一暗,届时,便看见这具巨大的泥偶在瞬间风化,宛如一刹那被数百万年的时间洗礼了一般!

    光阴!

    睁大了眼睛,李辟尘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同时更加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只是那道声音忽然在脑海中再度一震,紧跟着,李辟尘忽然见到了一副特别的景色。

    一株通天彻地的苍色桑树立在虚幻的云雾之中,而在上面,结有一颗碧玉般的果子,虽然还有些青涩,但已经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

    无数的天域,在这一刹那同时暴动起来,无数的大圣被惊醒,整个天上都几乎炸开。

    天河西倾,星辰移位,那浩大的星云也开始隆隆离去,诸多天域皆发出震动的轰鸣声!

    万世青城,有人抬起头颅!

    龙山之上,姜天崋浑身颤抖;

    榆惘之土,秦火神尊骇然难动;

    无欲天界,无欲大帝面如土色;

    蓼水之畔,九华上帝睁开双眸;

    白骨道宫,灵钟轰然而响;

    界海之中,太元面露不解;

    帝乡天庭,摩天世君惊而不能自已;

    坐胜高天,坐胜大圣几乎从圣位上摔下;

    他化神宫,他化自在大圣的亿万分灵同时寂静;

    不死之山,太古圣人吐出惊气;

    大荒之内,天墉城上光华震霄;

    浮黎境内,老农的锄头停止了耕耘;

    西天黄境,夕云大圣匍匐在地;

    北酆清净圣境,五神道魔大圣望向苍冥;

    岁时天境,白帝目中带上一缕震惊!

    天桑之上,金乌大圣振翅鸣啼!

    还有无数的,无数的大圣与古老仙人,都开始惊疑不定!

    因为他们俱都听到了一道爽朗的笑声。

    那是自无尽未来而传到这里的,是光阴的声音!

    轰鸣而来,如风雨滔天,寂静而去,留下漫世的尘土!

    一切都被冲刷与洗练,这就是光阴的滔天之威,而有一位新晋大圣此时妄图去探寻,只是一个刹那,他的容颜瞬间老去,宛如在转眼之间迈过了十二万个衍机,登时骇的面无血色!

    但随之而后,却又是第二道笑声响起,比起第一道的畅快与猖狂,而这一道显得平和许多,而且让人惊悚的是,上一道来自未来,而这一道........来自过去!

    岁月!

    无数的大圣战战兢兢,更是难以相信,而他们之中的古老者们被惊的魂飞天外,因为这太久远了,久远到很多事情都被忘却,对于他们来说,何曾再度听到过这两道声音?

    阳与阴,动与静,碾压四大众生的两位至高之人!

    是从无何有之乡内.....传出来的,那是太一与浑沦的.......大笑声!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峨眉祖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