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教师联盟网 > 楚臣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山中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山中

书名:楚臣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下载本书

教师联盟网提供免费小说阅读,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jslmw.com

    岳阳东南幕埠山中,有一座旧迹斑驳的庵堂掩映在山林之中。

    王积雄葬于庵堂不远外的山谷之中,王珺便寄居庵堂之内服丧守孝,每天或读书,或带着丫鬟拆解带上山的两架手摇纺机,琢磨纺绩印染之法,却也逍遥快活,直觉身在世外桃源之中。

    王珺带着丫鬟小翠,在溪涧边浣洗新染色过的黔阳布,林间鸟雀鸣叫,偶尔间杂林蛙鼓鸣,才省得马上就要立夏了。

    一道矫健的身影穿过山林,走到王珺跟前,垂首禀道:“信王在宝华山斩获大捷,以信昌侯李普所部为饵,重创南衙禁军。子珩先生恐怕潭王请韩谦出山,有可能会扣押小姐,特令我等护卫小姐离开岳阳。”

    “不要说杨元溥会不会请韩谦过来,韩谦之前没有到岳阳来,他现在也不会急着到岳阳来。再说我一个弱女子,他们扣押我做什么?”王珺端起装满染布的木盆,没有理会前来报信的斥候,带着丫鬟往山谷深处的庵堂走去。

    通往庵堂的路,经过王积雄的墓。

    王珺走到祖父墓前,看到报信的斥候已经消逝在山林的深处,她当然可以不用管子珩先生的意见,但要是父亲担心岳阳会扣押她,写信过来要这边的人将她带走,她还能留在这山水之吗?

    而信王殿下用信昌侯李普所部为饵在宝华山斩获,与潭王的结盟名存实亡,韩谦知道这事会有什么反应?

    他会来岳阳吗?

    虽然王珺知道岳阳绝大多数人都不希望韩谦过来,但韩谦真要过来,没有人能挡得住他,但他会来吗?

    又或者他会有其他的选择?

    “小翠,你去通知华叔,说咱们收拾行囊离开岳阳。”王珺似为了证明什么,下定决心吩咐丫鬟去通知守在山谷外保护她们的家仆。

    “小姐不给太公守孝了?说着留在岳阳守孝,却又随随便便的离开,那小姐不就成不孝之人了?”丫鬟惊诧的嘀咕说道。

    “我要证明爷爷看错了人,爷爷在天之灵,会原谅珺儿的不孝的。”王珺狡黠的一笑说道,催促丫鬟赶紧去通知家仆,她怕拖延下去,子珩先生接到她父亲的密信,一定要派人保护她,那她活动就没有那么自由了。

    …………

    …………

    冯缭到岳阳大半个月,日子过得还算滋润,十多天时间,便得潭王杨元溥召见四次参与议事,差不多是享受大臣的待遇了,但待林海峥跑过来,将今日承运殿议事的情形相告,冯缭吓了一身冷汗。

    他顿时感到再难在岳阳安如泰山的坐下去了,紧急收拾行囊,派人到沈漾府上通告一声,当天下午便带着扈随匆匆乘船离开岳阳,往叙州赶去。

    令冯缭坐立不安的不单单是信王杨元演如此神勇无比的重创南衙禁军这件事。

    虽然午前承运殿议事时,李知诰调任鄂州刺史等事都没有最终确定下来,但今日在承运殿之上,这么大的事情潭王杨元溥都没有说要征询叙州意见,到这时也不见杨元溥派人召他去王府,这意味着郑家及信昌侯府一干人,将韩谦排挤出核心的意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初步达成效果。

    冯缭察觉到这么关键的变化,哪里可能还坐得住?

    可惜三月底、四月初沅江已经涨水,水势湍急,两翼又受高山阻挡,逆流而行的速度更慢,冯缭一直到四月初五才赶到辰阳。

    到辰阳城后,冯缭带着扈随下船换马,沿辰水南岸的驿道西进,前往龙牙城。

    冯背面途经鸡鸣寨时,奚夫人与奚昌等人都在鸡鸣寨。

    冯缭便先去见奚荏、奚昌二人,才得知辰阳县令严寅亮带着十数随从赶到鸡鸣寨,要求奚氏族人全部撤出鸡鸣寨,将鸡鸣寨及附近的土地皆物归旧主。

    说到鸡鸣寨的归属,辰州洗氏则是一把辛酸泪。

    鸡鸣寨位据辰水中游,周边是相对开阔、宜于耕种的丘陵区。

    鸡鸣寨乃是辰州洗氏所建,也是辰州洗氏从叙州洗氏分出来后,在辰州境内、于辰水边建的第一座寨子,不过奚氏一族,以龙牙城(旧奚寨)为核心,曾将南到沅江江岸、北将辰水、横跨辰叙两州的这一片土地都收入囊中。

    辰州洗氏也于那时,放弃鸡鸣寨,东迁到溆浦扎根。

    奚氏被冯昌裕灭亡之后,辰州洗氏借口鸡鸣寨隶属于辰州,趁机重新夺回鸡鸣寨,还将包括老龙峡在内的大片土地都圈占过去。

    当时洗英已有数子崭露头角,冯昌裕、杨再立、向建龙等人也无意与辰州洗氏争这块地。

    逾十年经营下来,洗家打心底都认为已经彻底消化这片土地,打算往南将旧奚寨都兼并过去,未曾想韩家父子进入叙州。

    而之后老鸦坳一战,辰州大姓势力直接损失近三千精锐番兵,鸡鸣寨也便落入当时武陵军的控制之中。

    洗英之后选择归附朝廷,接受郑晖的节制,率领番营参与进攻沅陵、武陵等城的战事,洗英及其子洗射声、洗射鹏等人都得封辰州司马、溆浦县令、辰州番营兵马使等显职、要职,但鸡鸣寨则一直都没有回归到洗氏手里。

    一方面在削藩战事之中,无论是前期作为敌对方,还是中后期作为拥护金陵削藩的坚定参与者,辰州土籍健勇丁壮损失太过惨重,成年丁壮差不多有近三分之一战死在战场之上,而且还是最骁勇善战的那一批人。

    即便洗英及其子以及其他土籍大姓势力的代表,在削藩战事之后,在辰州的官位都得到一定的提升、强化,但土籍大姓势力实际上是消耗极大,没有十数二十年的休养根本无法恢复过来。

    即便战后潭王杨元溥同意辰州州营都用番兵,实际上想要维持两千番兵的常编建制,都会直接影响到各家各寨的耕种,更不要说征调丁壮修造寨城、道路,开垦更多的田地了。

    这也导致洗英及辰州的其他势力,一段时间都没有想着主动提及鸡鸣寨的归属问题。

    另一方面,由于直属番兵受损严重,迫使洗英不得不将有限的力量集中到溆浦盆地之内,确保洗氏对溆浦县的控制。

    溆浦县拥有雪峰山西麓最大的一座谷地平原,后世称之为溆浦盆地,目前开发出近百万亩粮田,拥有五六万丁口,实力足以思州一州。

    辰州洗氏精锐番兵在之前的战事受创严重,目前只能优先巩固在溆浦的根基,而此时即便将鸡鸣寨讨要回来,也只会便宜辰州的其他大姓势力。

    等到这事拖延到韩谦正式出任叙州刺史,叙州事实上成为韩家世领的地盘后,洗英意识到再不将鸡鸣寨讨要回来,时间再拖长下去,待韩谦不断从龙牙山南面迁入人口填充进来,就再难将鸡鸣寨讨要回来了。

    洗英这时候宁可便宜其他的辰州大姓势力,也要将鸡鸣寨讨要回来,以免韩谦将龙牙城的触手伸入辰州。

    当然,此时洗英也不可能用武力讨要鸡鸣寨,主要是强调老龙峡乃是官定的两州分界,要求恢复辰州对鸡鸣寨及周边地域的管治权,实在不行他就将官司打到湖南行尚书省去。

    针对于此,韩谦直接让奚昌带着百余户奚氏族人迁入鸡鸣寨,强调鸡鸣寨附近土地乃是奚氏的旧有领地。

    这是冯缭随曹干前往岳阳之后,近一个月所发生的事情。

    他今天赶到鸡鸣寨,辰阳县令、同属辰州大姓势力代表人物之一的严寅亮正好也带县里官吏赶到鸡鸣寨,要求奚氏族人立即从鸡鸣寨迁离出去。

    叙州这边另有信息传递渠道,早已经在七八天前,就已经知道信王杨元演重创南衙禁军之事,不过,还是冯缭回来后,奚荏、奚昌他们才知道岳阳那边对这事的反应,以致岳阳对叙州态度的微妙变化。

    冯缭的忧虑,奚荏、奚昌他们也深有同感,当下直接将辰阳县令严寅亮驱赶出鸡鸣寨,与冯缭一起赶往龙牙山去见韩谦。

    “我此去岳阳也差不多有一个月了,叙州这边有什么变化?”在途中,冯缭与奚昌御马并行,询问叙州这一个月来所发生的事情。

    这一个月来,有些事情冯缭是知道的,那就是韩东已经将第一批兵甲战械以及四艘双层列桨战船押运往松滋,等着长乡侯王邕派人马过来接走。

    当然,这批兵甲战械所交换的,也是蜀地所产,而叙州及黔中诸州所缺的大宗货物,互通有无。

    不过,叙州交付给思州所需的兵甲战械,时间要更早一些。

    而与思州方面更多的合作细节,也不方便直接写入书信告诉远在岳阳的冯缭,冯缭也是到这时,从奚昌嘴里知道双方合作更具体、更详尽的落实情况。

    削藩战事初期,三千人马的叙州州营改编为武陵军参与前期的战事,仅仅为控制叙州全境,前后就平灭潭州渗透进叙州的人马以及冯氏等大姓势力,之后又对辰州用兵,攻克鸡鸣寨、辰阳、沅陵等城。

    武陵军兵马随着不断的军事胜利,兵马人数一度扩张到上万人,而通过铸造及缴获,武陵军将卒的装备素来优良而齐全。

    削藩战事之后,武陵军重新缩编为地方州营,编制仅保留三千人马,多余出来的大量兵甲战械就收存下来——龙雀军当时攻陷岳阳、潭州,有大量的收缴,在刀枪矛戟等普通兵甲上,也不需要从叙州征调。

    收存下来的兵甲,都比较低劣,是叙州计划要分批淘汰掉的,或者计划作为废铁回炉重炼,但这些兵甲对目前主要以藤甲、藤盾为装备的思州兵马而言,却又相当的精良,韩谦便索性一次性将三千套兵甲折价都处理给思州。

    思州的动作也相当快,第一批八百名作工抵债的寨奴,已经集结送到龙牙城。

    韩谦自然不会让这些寨奴留在叙州境内作工,而是直接都送到雪峰山,参与雪峰山二期整修工程。

    除了每天到指定的工段参与劳作外,这八百寨奴还是由思州杨家派人督管,在不定的工段建立独立的寨奴营地,所供给的衣食、工具等物资,叙州工曹也都直接拨付到督管人员手里。

    原定计划中的第二批作工抵债寨奴,韩谦提出要在鸡鸣寨与思州杨家于武陵山东南麓的虎涧寨之间修一条道,叙州工曹会额外派出六百招募过来的匠工参与道路修造。

    虎涧寨又名虎涧关,位于武陵山东南麓两座险峰之间。

    倘若武陵山南麓小道,能取道虎涧关,道路要稍远一些,但要好走许多。

    同时还能保证从黔江东岸出发、经武陵山南麓运抵鸡鸣寨,再从鸡鸣寨运入龙牙城的大宗货物,始终位于杨家的监视之下。

    即便韩谦不提,杨家也会希望虎涧寨能成为往返叙思两州货物、商旅的必经之地。

    虎涧关极险,前后峡谷仅需三四辆马车并行,仅需要安排三百精锐防守,就能叫千军万马都攻不进来。

    即便要修虎涧关到鸡鸣寨的通道,也只是叫道路平整些,能叫车马勉强通过,并不会削减虎涧关在军事意义上的险要程度。

    所以,即便旧属辰州洗氏的鸡鸣寨实际还处在叙州的控制之下,思州也不会担心叙州会有别的企图。

    除了与思州的交易以及诸项正常推进的工作,近一个月来就是在鸡鸣寨的问题上,跟辰州及辰阳县扯皮。

    目前他们已经将百余户奚氏族人迁入鸡鸣寨定居下来,短时间内也不怕辰州以洗氏为首的大姓势力敢诉诸武力——鸡鸣寨作为辰水衔接思州、武陵山南麓小道、虎涧关与龙牙城的要冲,特别是已经在他们的实际控制之下,怎么都不会拱手让人的。

    “你们却是没有闲下来啊,我在岳阳却多少有些碌碌无为了。”冯缭暗感汗颜说道。

    他心想早知道如此,陪曹干到岳阳后,与潭王杨元溥见过面后就应该直接回叙州做些实事,而不是因为潭王杨元溥的几次召见商议事情,就得意忘形,觉得在岳阳能更加有用。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投一票 评论《楚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